53 遇见故人 (二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行人几个走到起冲突的地方,天气很热,又到了正午时分,人群散去了不少,只剩下这一处还有不少人驻足!几个挽着半截袖子的工人一脸气愤却又无奈的表情围在边上!地上一个嘴角还流着血的少年狠狠的盯着一个肚大头圆的中年男人!旁边一个比少年稍微小点的少女双眼通红的扶着倒地的少年!

只听那中年男人指着少年和站着的工人,“我请你们干活儿,你们却偷我的布匹,我要报官,把你们都关进牢里!”

那少女一听,眼泪流下来,紧咬着唇,一声不吭!

少年盯着中年男人,眼里要冒出火来!“我们没有偷你的布匹,你不要冤枉我们!”

中年男人得意的道,“哼,我说有就有!我大仁大义,不要你们赔了,但工钱,一分别想!”说罢挥了挥手,带着身后四个打手摸样的男子离开!

与秦星插肩而过,那中年男人一声轻笑,“一群傻不拉几的乡巴佬,跟我斗!”耳尖的秦星听到这不不屑的奸笑,轻喝一声,“站住!”

那中年男人听到呵斥声,转过身来,看到秦星,还有她身边的两男两女,穿着虽然都不是特别富贵,但看气度样貌都不像一般人,谨慎的道,“姑娘是叫在下?!”

秦星冷哼一声,“你就这么走了?!”说罢扫了一眼满脸气愤,却又拿这中年男人无法的少年!秦星轻叹口气,今日这“闲事”还真是要管到底了,这两兄妹居然还是熟人!大郎和二妞!暂且不管他们怎么从青阳那边跑到了这郡城,好歹与他们有些渊源,先帮了再说!而且她也还有需要他们帮忙的事儿!

中年男人看了看叫住自己的姑娘,又看了看已经被搀扶起来的少年,扬起下巴,虚着眼睛,“你们是什么人!?”

秦星淡淡的开口,“你别管我们什么人,有事儿咱们说事儿,没事儿,就爽快些结银子!银子不够,就打欠条!”

那中年男人也算是老江湖了,从那少年眼里的意外看出来,他们和这眼前的姑娘们不是一伙儿的,听了秦星这话,像似听到什么笑话,“我说这位姑娘,你这是狗拿耗子啊…”

秦星眉头一挑,拉长了音,“噢?”

这噢的一声,让中年男人心里一突,这姑娘怕不是什么善茬啊!“姑娘,你若真是要管闲事,那别怪我不客气了!”

秦星眯了眯眼睛,盯着中年男人,似笑非笑,“那你倒是说说,你想怎么个不客气法?!”

中年男人脸色一变,往后一退,手一挥,身后的四个打手便上前,朝秦星几个走过去!明辉将玉芊往后一拉,红鸢也一步挡到秦星身前!

秦星不屑的瞟了眼四个打手,暗嗤,对付这些没有武力值的工人还可以,真的遇上有身手的,一个人便可以打趴下!满不在乎的走向身后的兄妹俩和几个已经惊到的工人走去!秦星脑子里一晃,居然发现这七八个工人都是在不离村见过的!心下微微诧异!

红鸢一个闪身,不但不避,反而迎上去,一个出拳,一个勾腿,左右横扫,真的只一招,四个高大威猛的打手便哎哟哎哟的趴到了地上!

兄妹俩和他们身后的工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再看走过来的秦星,大郎一震,狐疑的看着秦星,这女子好生眼熟,却就是想不起来…二妞也一样看着秦星,忽而,迟疑的道,“你是…秦二?”

秦星笑着点点头,“好久不见…”

二妞破涕而笑,转头看向少年,“哥,这是秦二,秦二啊…。”见大郎还有些懵,直接道,“救咱们爹的秦二啊!”干脆跺了跺脚,“贤王!”

大郎恍然,他身后的几个工人也同时反应过来,“你…不是个男子吗?!”

秦星轻笑着摇头不语!

少女这时显然明白有了帮手,心情松快了许多,瞪了大郎一眼,“那日姑娘穿的是你的破烂衣服你都认不出来吗?!”

秦星闻言不禁深深的看了眼二妞,这姑娘挺不错,那么慌乱的时候,居然还能留意到自己穿的是从她家借的大郎的衣衫!忍不住开口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压根不去看红鸢他们如何了,她自信,只红鸢一个人便能制住他们!

二妞愤恨的看了眼已经被红鸢提着衣领走过来的中年男人,恨声道,“这个人,自称是什么布庄老板,有一船布匹要我们帮忙搬运,说好一个人五文钱。一船货,我们十个人整整搬了两个时辰,他的三辆马车来回各拖了五十趟,每一趟都点了数,都是七十匹布,可这最后三车,他点数的时候,硬说少了十匹!不仅不给我们结算工钱,还让人打了我哥!”

秦星暗暗赞许得看了眼二妞,时间,布匹数,还有趟数,都很详细,点点头,看向一边的中年男人,皱了皱眉,一次性能进一万多匹布,也不是小老板啊,怎么贪这么点工钱?!而且这工钱也实在是太低了,一上午的时间,这么多货物,才五文钱!忍不住鄙夷的看着男人,“我说这位老板,这几个工人加起来也才五十文,你至于吗?!”

那中年男人一个大男人被红鸢像提小鸡似的提着,却又动弹不得,脸红耳赤的道,“我才不会贪什么工钱,是他们弄丢了我的货,我才扣他们的工钱!没要他们赔就已经算是仁义了!”

秦星示意红鸢放手,红鸢手一松,那男人咚的一声摔倒地上!指着秦星几个,嚷嚷道,“你们,你们,你们等着,我要去报官!”

秦星眉一挑,慢悠悠的道,“那好吧,你去报官吧,我等着!不过,别忘了和官大人说明情况,若是有半句谎言,那才真是别怪我不客气…!”不客气三个字说得尤为突出,盯着中年男人的眼睛冰冷,让他在额头上汗不停,心里却是一阵发凉!有些拿不准秦星几个人身份,还在想要如何,红鸢上前,一脚踢到那男人的胸口上,“是要报官,还是就地解决?!”

中年男人哀嚎一声,周边还没离去的一些工人指指点点,交头接耳,“这下遇到硬茬儿了!”

“现在这码头上除了外来的,还有谁结他的活儿…”

“也亏得他每日的货都得找新来的…”

秦星耳尖,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眼睛眯了眯,看着地上的男人!看来是个惯犯!漫不经心的开口,“红鸢,既然他要去官府,咱们就去,看看那官府的人还要命不要…”说罢扫了一眼一直没说话的明辉一眼!

明辉抱着胳膊,冷冷的看着地上的男人!那男人也是贼精,看着不像一般富贵公子的明辉,眼珠子一转,心里有了计较,哆嗦着从怀里掏出银钱,嘴上却还是硬着道,“喏,这是工钱,我还急着有事儿,今天就先饶了你们!”

红鸢一把接住银钱,恶狠狠的道,“打伤了人不用看大夫吗!?”

秦星看着此刻充满匪气的红鸢,好笑的摇摇头,这一路,这妮子就像释放了天性,再也不是那个一开始看到的有些腼腆又倔强的摸样!

男人一愣,咬着牙,又从怀里掏出一些铜板,还没开口,红鸢盯着他道,“一两,拿来!”

男人一听要一两,头摇的像个拨浪鼓,叫道,“一两银子…”

红鸢瞪了他一眼,转头对秦星道,“姑娘,看来他想去官府…不如奴婢跑一趟吧!”

不用我,用奴婢,目的是想给这男人一些压力!秦星嘴角含笑,红鸢也聪明着…想到前几日在浮香楼楼下混在人群中,煽动人群,引导围观的人散播流言,忍不住配合道,“去吧,告诉官大人一声,要保乌纱就快着些!”

红鸢嘴角一翘,身子就要动!中年男人一把抓住红鸢的腿,红鸢脸一红,一脚踢出去,男人趴到地上,“我给,我给,姑奶奶别踢了!”说罢,用衣襟里哆哆嗦嗦掏出一两银子,不甘不愿的递给红鸢!

秦星看着地上的男人一脸肉疼的摸样,皱了皱眉,这么大的老板还在意这么点银子?!

红鸢几步走到大郎和二妞面前,笑盈盈的将手里的银子递到大郎手里,“喏,这里是工钱和看大夫的银子,快走吧!”

大郎呆愣愣的看着面前笑面如花的姑娘,一时有些晃神,也不伸手去拿银子,就那么呆愣的看着红鸢!

二妞看看红鸢,又看看一脸傻像的大郎,噗嗤一声笑出来。大郎如梦初醒,反映过来,脸一红,连忙作揖道谢!

红鸢双眼闪着笑意,将银子往他手里一放,转身朝秦星走去,大郎捏着手里的银子,眼光紧紧的追随红鸢!

秦星看大郎的摸样,这种眼光她在古力看秦怜的时候看到过,明辉有时候看玉芊也这样,再想到明轩,不禁眼神闪了闪,带上笑意,看向一无所知的朝自己走来的红鸢。

红鸢走到秦星面前,指了指已经趴起来往大街上跑的男人道,“姑娘,那个人…”

秦星看着一瘸一拐的边跑还往后面看的男人,匆匆上了停在街边的马车,轻声对红鸢道,“跟着去看看。”

红鸢会意,快步赶过去!秦星不担心她跟不上,红鸢的身手目前是她身边最好的一个,轻功尤其好!红衣身手也不错,但轻功比红鸢差了许多,这也是现在秦星为什么总带红鸢出来的原因!她自己没有轻功,身边有个轻功高手弥补,也很好!

看红鸢追出去,转身看向大郎和二妞!

二妞脆生生的道,“多谢秦二姐姐相助!”

秦星轻笑,“不必客气!…”

明辉也认出来眼前的几个人,不解得道,“你们如何会在这里?”

玉芊也反应过来,“你们…对啊,你们怎么在这里!?”

那日张恒去的时候大郎他们已经走了,并没有遇上,所以这会儿只有他不认识这几个人!

大郎二妞还有另外几个老乡,眼里一阵悲愤!

秦星心头涌上不详的念头,“出什么事儿了!?”

二妞眼眶一红,快速道,“那日我们回去后,过了七八日的一个晚上,几个打扮怪异的男人,进了我们村…当时村里只有我们的父母和爷奶,我们年轻人都去不离村帮忙重新建房屋。当我们得知消息的时候,他们…都死了!还是狗子他兄弟吊着一口气告诉我们,是一个没了胳膊,还有一个只有一只眼睛的人领着人屠了咱们村…”说罢,泪珠子在眼眶打转,却又生生的忍住,接着道,“我们不敢留在家乡,便出来找活儿干,一路走,听人说江南富裕,便走到了这里,昨日晚上才到的!听说这里活儿多,便来了这里,哪知…。”

秦星听明白了,心下却是大骇,想到那和善的大婶,心里顿时不是滋味!转念,缺了胳膊的人不难猜,一定是那余盛。可缺了一只眼睛的人…秦星脸色一变,琅野!忽然便想起了那日在清水镇,戏班子唱戏那日看到的背影…那是琅野的背影!他居然没死!眼睛一眯,他们怎么和秦夏又勾搭到一起了!?难不成跟赫连明德闹翻了又和赫连明晨联手了?!甩甩头,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了!却还是第一时间转头对张恒道,“给林九去信,让他盯紧陈府,顺便告诉红衣,注意秦夏的动静!另外,告诉明轩,余盛和琅野都没有死,还在清州!”

明辉和张恒闻言,同时一惊,他们是知道这两个人的。

明辉惊道,“余盛还在清州!?那琅野不是说已经死了?!他们居然还敢留在清州?!”

秦星眼神沉下来,“若是我估计的不错,这个琅野的心脏在右边!”

明辉一愣,忽然就想起了赫连明轩那当胸一剑,喃喃的道,“原来还真有人心脏长在右边的…”

秦星没理会明辉的喃喃自语,看了看四周,对大郎他们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在前面酒楼定了房间,你们大概也没吃饭,一起先去吃些东西!”

大郎他们都是认识明辉的,知道他也是王爷,都有些拘谨。

秦星有留意到大郎他们本是要向明辉行礼的,被二妞拦住轻轻皱眉摇了摇头!心里暗赞,好一个心思通透的姑娘,心知他们无意透露身份,便拦着了大郎他们!笑着道,“无妨,我们好歹也是故人,一起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二妞点点头,“那多谢秦二姐姐了!”大郎他们也便纷纷跟着说了谢谢抬步一起往酒楼走去!

------题外话------

二更到…

又降温了,真冷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