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复杂内情/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恒在酒楼的一楼大厅里给几个工人找了个大桌子,点好饭菜!

秦星他们带着大朗和二妞上了二楼原先的房间!

一进房里,二妞拽着大朗噗通一声就跪下,“民女二妞拜见孝王!”

秦星看了眼二妞,径直坐下,没说话。

明辉神色不变,却是一本正经的摆摆手,“这里也没有其他人,不必如此!”

二妞便也不再多说,扶着大朗站起来。

玉芊招呼他们坐下,“快坐吧!大朗得休息一下!”

大朗还是有些拘谨,二妞却爽快的扶着大朗坐下来!

“你们目前住在哪儿?”秦星端起茶壶给他们俩一人倒了一杯水!

大朗腼腆的道,“昨日刚到的这里,还没找到住的地方!”

二妞接过话,“昨日在乞丐窝凑活了一晚上!”

秦星心思一动,“乞丐窝?!”

二妞咕噜噜喝下一杯水,点点头,“是的,这沿途来,我们都是在乞丐窝凑合的!只有他们不会赶我们!不过,这郡城的乞丐不太好相与!”

玉芊不解,“不太好相与是什么意思?!”

二妞嘴快,撇撇嘴道,“这里的乞丐和其他地方的乞丐不太相同,他们有个头,天不怕地不怕…他们有二三十人住在城边一个很大的破宅子里!昨儿个晚上我们想在那里住一晚,结果差点挨一顿打…”

大朗不赞同的道,“你占你人家的地方,那人家肯定不愿意!最后不还是让你住了吗?!”

二妞翻了个白眼,“那若不是那个老奶奶说好话,他们能让咱们住吗?!”

秦星和明辉对看了一眼,眼里闪过沉思,张恒这几日收到其他各地网点的信,说当地的网点已经建立完善,按照吩咐,都是用的当地的一些乞丐。秦星他们径直到郡城来一是因为这里最远,二是负责这里网点建立的人迟迟没有信传给张恒,他们决定来看一看!

二妞眨眨眼,“说来也很有意思,那头头什么都不怕,好像却很怕他的奶奶…”

大朗又不赞同了,“那不叫怕,那是孝顺…你以前还不是一样,天不怕地不怕,只要娘一句你就…。”

说到娘,二妞眼眶又红了…大朗连忙拍拍二妞的背,“二妞…”

二妞甩甩头,将悲伤的情绪压进去!

秦星轻叹口气,“以后,你们就跟着我们吧…。”

明辉和玉芊看向秦星,心知她其实是有些内疚了,不管怎么说,他们父母的死也是受赫连明轩他们连累了…

大朗和二妞脸上一喜,但随即,大朗又正色道,“秦姑娘,您不要因为自责而收留我们!这事情谁也不想的!也怪我们受了诱惑,没仔细想天下哪有那么好赚的银子!”

二妞看了看大朗,也转头对秦星道,“秦姐姐,若不是你们,我们可能都死了…”

秦星摇摇头,“之前的事情就不说了,我有些铺子,都需要人手,你的那些老乡,愿意跟着我们的,都可以!”

大朗和二妞相互看一眼,当下双双站起来,噗通又跪下去,“大朗‘二妞’多谢收留之恩!”

秦星摆摆手,“快起来吧,一会先吃饭,吃完再说后面的事儿!”

大朗和二妞也确实是饿了,说到吃饭,都咽了咽口水!

菜很快上上来,因为多了两个人,又加了几个菜!

张恒随后上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二十多岁的模样,高个,黑皮肤!一进房间,见到秦星,双手抱拳,“属下鲁邢见过姑娘!”

秦星认出来,这个人是鹰部的人,心知是张恒分派到这里的负责人!此人没见过明辉,自然是不会给他行礼,明辉也不在意,吃着自己的饭菜,不说话!他只是来负责四嫂的安全的,其他的事儿他不操心!

张恒和鲁邢坐下,“秦姑娘,这边网点的乞丐收编遇到些问题!”刚坐下,张恒便迫不及待的道!

秦星了然的点点头,“说说具体情况!”

那鲁邢便道,“这郡城的乞丐分为城内城外两拨儿!城内的都是些外来的,很散,不成气候!城外盘踞着的是一伙,大约三十多人,为首的叫肖东,二十多岁,大都叫他东子!这东子就是这郡城本地人。

这个郡城一号码头原本叫沿江村,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码头就是他们之前的家,被修成了码头后他们就无家可归了。

这里之前居住的百姓一小部分去投靠了外地亲戚。另外一大部分的村民没有亲戚可以投奔,也没有其他的法子,而这东子一家也是其中没有其他办法的人!官府要收他们的村子,但也不安置他们,于是走投无路的东子父母便带着一群没有亲戚可以投靠的村民反抗官府,要求给他们一个安置的地方。僵持了半个月,官府一直没有答复!

结果某一日夜里被一把火烧了这整个村子,村子烧没了,他的父母也烧死了!当时他才十岁,火起的时候,和他奶奶被父母拼命送出了村子,本来他们一家是可以活命的,但那些和他们一起反抗的其他人还在村里,于是东子父母又返回去救其他人!”

叹了口气,又道,“听这附近的老人说,那日可真是惨烈,屋顶都被淋了火油,虽然就在江边,但那火油起来,几桶水根本不管用!到处都是火,浑身是火的人一个接一个往江里跳,运气好的,还能上来,运气不好的,没有烧死,也被淹死了…两百多人的村子…最后,只剩了三四十人…。”

听得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秦星眼睛眯了眯,声线冰冷,“目前东子带的那一伙人,都是沿江村的人吧!?”

鲁邢点点头,“不错,大部分都是和肖东差不多年纪的…”

秦星叹口气,所有的父母在遇到危险的第一瞬间总是想把孩子们先救出去的!想来,沿江村的延续就是这些孩子们了!心里一阵堵的慌,“当时的负责码头修建的地方官员是谁?!”

鲁邢便道,“是现在的郡城府尹庄严!…”

明辉皱眉,“庄严?!可是之前郡城城南镇长,后来升成府尹的庄严?!”

鲁邢意外这个不认识的年轻少年居然还知道这个,点点头,“是的,十四年前,城南镇长庄严!这城南一共三个码头,都是他负责修建的!建成之后,给郡城的经济带了非常大的改善!而后升成郡城县令,四年前升成郡城府尹!”

秦星不太懂这个朝廷官员的结构,但她听明白了,因为建了三个码头,政绩突出,所以才一步步高升!

明辉沉默了一会儿,神色不明,他一直不关心这些事情,但这个庄严他是知道的,因为他是外公的门生!

有次舅舅家的表哥硬拉着他去喝酒,三个人点了一大桌子菜,那时候父皇正在皇宫提倡节俭,他看不过去,说了几句,结果他一个表哥揽住他的肩膀,颇有深意的道,郡城那么大个城都是他们家的…又哪里会在乎这么一桌酒菜!

他回去后专门去庆妃那里问了,得知这郡城的府尹便是外公的门生…

他记得很清楚,当时庆妃还一脸的得意,说那庄严不简单…还说谁能想到一个小小的镇长居然能坐到府尹的位置,要说门生什么的,也仅仅就是督察御史李开明到郡城的时候与之多说了几句话而已…。不曾想那庄严会做人,做了府尹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进京“孝敬”李开明…

此刻明辉心里翻腾起伏,这庄严如此草菅人命,又岂会是什么好官!说不得又是个大糊涂官!可外公和母妃显然是知道的!他心头一阵愤怒,阴沉了脸不说话!

明辉几番变换的神情落在秦星的眼里,她隐约猜了个两三分,这庄严定然与京城有关联!

鲁邢看明辉和秦星都不说话,又接着道,“这庄严至从做府尹,越发的顺风顺水,这郡城的七个码头可以说是日进斗金…前两年隐隐有往上升的势头,但这两年反而像不急着往上去的样子。要说这庄严也还真是不简单,这几么些年,郡城在他的手里逐渐发展成了南璃数一数二的繁华之地!只是这郡城表面一片繁华,但对商户的税收却是极重!所以这里的商户们都怨声载道。但是也有一部分生意做的大的商户老板喜欢他,银子给足了,什么方便都给,不管不合理还是不合法!惹得老百姓们也都是敢怒不敢言…”

秦星明白了,怪不得他们能在这里弄到铺子,想来虽然生意好,但因为上交的也多,不堪重负,也就是只能放弃了!

张恒接过话,“想来,如今我们若是想要好好在郡城发展,这个庄严是个大问题!”

秦星慢悠悠的道,“喜欢银子,贪官而已…自然有王法去治…”瞥了眼明辉,剩下的话不说了!

明辉坐直身子,“这个庄严我去处理!”

秦星看着明辉,“像他这种人,一定留好了后路,你就算去查,也不一定能查出个所以然来!但要治,就必须要有确凿的证据才能一次扳倒!”

明辉皱了皱眉,“四嫂,那你说要如何才能拿到证据!?”

鲁邢讶异的看着明辉,这个少年居然叫秦星四嫂,那他肯定就是贤王的兄弟…反应过来,站起来,抱拳低头,“请孝王殿下恕罪…”

明辉不在乎的摆摆手,转头看着秦星。

大朗和二妞也是一愣,四嫂…想起那日在不离村,贤王殿下和这个秦姑娘在一起…。难不成,是王妃啊!两人都惊讶的盯着秦星…

秦星也不在意大朗二妞的眼光,对明辉道,“证据这种东西,一定是不会随身带的…要想知道他一般把重要的东西放在哪儿,那还要查查他的生活习性!”

玉芊接过话,“一般重要的东西都是锁在书房吧!”

秦星摇头,“他这种人,害了那么多人,估计晚上连觉都不会在同一个房间睡觉,又怎么会把重要的东西放在书房那种都能想到的地方!”

鲁邢面露佩服,“姑娘说的不错,属下到郡城这些日子,也有查过这个庄严,发现他在城内最起码有三处宅子!”

秦星嘴角泛起笑,看向鲁邢,“说说那三处宅子分别住的什么人!?”

鲁邢想了想,道,“城中心的宅子最大,就在府衙旁边,那处宅子住的是庄严的大夫人,有两女,还有一个小妾,另外有庄严的父母二老。城东住着二夫人,带着一子一女,庄严去的比较少!城北住着三夫人,这三夫人最年轻,很得庄严喜欢,平日里去的最多…有一女,前不久刚又产下一子!最近这些日子庄严几乎都住在那里!”

秦星认真听完,低头,默不作声!众人都期待的看着秦星…

片刻后,秦星抬头,微微一笑,端起茶杯送到嘴边,自信的道,“三处,必有一处!”

明辉连忙道,“四嫂,你是不是想到他会放在哪儿了!?”

玉芊也急道,“你快说,在哪处?我猜是在三夫人那里…”

秦星笑而不语,抿下一口茶水,笑着道,“先吃饭…。”

看着她的其他人都急切的想知道,但秦星不说,大家也无法,只得都吃饭!

正吃着,红鸢脸颊红扑扑的进来,满头的大汗!

秦星连忙招呼她坐下,也不问跟的如何了!

红鸢一屁股坐到靠近门口的大朗身边的凳子上,“外面可真热啊!姑娘,这郡城比咱们清州热多了!”

玉芊给红鸢倒了一杯凉茶,“这哪儿算热啊,什么时候带你去我家乡,那才是真的热…”

红鸢一口气喝光水,好奇的问玉芊,“玉姑娘的家乡在哪儿?!”她只知道这个玉芊是夫人的义女,却是不知道她是什么地方的人!

玉芊愣住,明辉接过话,“她的家乡在长崎,那里靠海,冬天都不用穿棉袄!”

玉芊转头看了眼明辉,笑着对红鸢道,“是啊,长崎…海边!”

大朗跟着道,“长崎我知道…我爹曾经去过,说那里的海没有边…望不到头!”

二妞神色有些落寞,“爹还说带我去的…。”

玉芊连忙道,“没关系没关系,以后我带你们去,坐大船…不过,第一次坐的话会晕船…”

众人七嘴八舌的边吃边聊。

吃完饭,秦星才问红鸢,“那个商户老板是怎么回事!?”

红鸢吞下最后一口饭,才道,“那个老板是城东梁记布庄的老板…有好几个分店…生意做的挺大的!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年看他做的热火朝天的,可好像一年不如一年…一个月前,连他的娘生病了,都没银子医治…。前两日去世了!”喝了口水,又道,“我在附近打听了下,都说这个人啊,是可怜又可恨!生意做的挺大,人却不怎么地道!从前穷的时候有个青梅竹马的发妻,给他生了一对儿女,伺候公婆,孝顺贤惠,本来一家人也挺好!结果生意做大了后,便起了异心,连娶了两房小妾!结果两个小妾去年底卷了他的银子跑了!幸好他发妻又拿出了之前的私房钱和首饰,这才又支撑了下来!在他娘生病之前,家里刚把所有的银子都定了这船布…所以,就指望着这船布能赚回一些了!”

秦星明辉他们听完,怪不得连工人的这点小钱都要赖账的…可这么多布匹,要卖出去,那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儿吧!

大朗皱着眉,神色悲悯,“原来是这样…”

二妞拍了他一巴掌,“什么是这样,若不是他自己作死的娶什么小妾,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那是他活该!”

玉芊也点点头,“这种人,不值得同情!”

张恒若有所思,转头看向秦星,“姑娘,不如,咱们接了他这船货?!”

秦星淡淡了看了一眼张恒,似笑非笑,“你是想捡便宜呢,还是想解他的燃眉之急?”

张恒笑的坦荡,“商人嘛,无利可图就不叫商,若是又有便宜,又能解他之急,两不耽误!”

------题外话------

来来来,猜个五毛钱的…你们觉得庄严会把重要的东西放到哪儿呢?!

猜对的有奖!

你们好久都不理我了。写的好孤独,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