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分工行事/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罢张恒的话,秦星挑挑眉,不置可否,微微翘了翘唇,转头对鲁邢道,“你们如今在郡城的落脚点在哪儿?!”

鲁邢恭敬的道,“按照张老板的吩咐,置了个大些的宅子,既可以住人,也可以作为郡城其他商铺的联络点!”

秦星点点头,“你先将大朗和二妞他们带回去安置下来,”而后又转头对大朗道,“好好问问你的那些同乡,若是愿意跟着我们,就留下来,若是不愿意,不勉强!”

大朗认真的点点头,感激不已!

二妞站起来,“秦姐姐放心,我们一定会忠心耿耿绝不二心!”

秦星眼神一闪,这个二妞到真是心思通透的很,一般都说一定任劳任怨好好努力干活儿,她却偏生说会忠心耿耿!笑着摆摆手,示意他们先下去问其他人!而后对鲁邢道,“你把肖东他们的具体地址告诉我,我去会会他!”

鲁邢脸色不太好,皱了皱眉,“姑娘还是暂且不去吧,就算不收编这些人,我们也可以雇用其他人。”停了停,又道“属下去过两次,两次都被赶走了…话都没说几句…”

看着鲁邢抑郁的脸色,秦星好笑的道,“他们为何赶你?!”

鲁邢认真的道,“我去给他们说给他们安排另外住的地方,花银子请他们帮忙干活啊!”

秦星摇头,“你一个陌生人,这么贸贸然的跑去跟他们说要给他们找地方住,还要给他们银子…换做我,也会赶你走!”

鲁邢一脸不解,“可是,我们找他们本来就是想这样!”

秦星看鲁邢一脸耿直像,只得又说,“我想,他们这些年日子并不太好过吧!”

鲁邢点点头,“是不太好过!他们三十来个人,能干活儿的只有十多个,另外十多个不是老,就是小,还有的被那一把火给烧落了残疾!而且,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到城里来。当初那一把火,外人不知道,但他们心里是清楚的,不会是天灾,只能是人为!眼看着这庄严步步高升,就算想报仇也是没法子!还不敢堂堂正正的在郡城生活,谁知道这个庄严会不会暗里收拾他们!”

秦星沉默了片刻,“那他们平日里怎么过活。”

鲁邢挠挠头,“这个属下还不清楚!”

秦星摆摆手,“你去安置大朗他们吧!晚点我们再过去!肖东那边,你不用管了,我去看看!”

鲁邢看秦星坚持,说不定她有好法子也说不准!他是外地到郡城来的,这个快递网点本地人之前闻所未闻,这么久了还是只有他们从沿溪村来的三个人,听说其他网点的都已经建立起来了,他这心里也急!便把两处地址都留给了秦星!

等鲁邢下楼,秦星又对张恒道,“你去办那梁记的事儿,我和明辉他们去会会肖东!”

“那咱们晚上在联络点碰面!”张恒也不啰嗦,他心里惦记着梁记的那一船布,若是这一船布吃下了,成衣店的第一批布就不用愁了!迅速起身,下了楼!

张恒也走了,明辉这才问秦星,“四嫂,你倒是说说,那证据到底会在哪儿?!”

秦星笑着瞥了明辉一眼,看样子,这事儿他是要管定了,也好,灭了这个庄严,也算为民除害!“刚才说的三处宅子,你可都记好了?!”

玉芊抢着道,“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分别三处!”

红鸢皱着眉头,“为什么不会在其他地方呢!?”

秦星便道,“这个庄严,这么多年战战兢兢的爬到这个位置,有些重要的东西,不放到他眼皮子底下,他不会放心!”

玉芊便得意的道,“那肯定就是我之前说的三夫人那里了,他最近不是日日在那里吗?定是放在那里了!”

明辉摇头,“我倒是觉得最有可能的是二夫人那里,连鲁邢刚到郡城这么点时间就知道他并不常去那里,肯定是掩人耳目!”

红鸢睁大眼睛看向秦星,“姑娘,玉姑娘和殿下,哪个说的对!”

秦星手里拿着筷子,沾了点水,在桌子上画了三处位置!而后自信满满的道,“明辉,晚上去探一探大夫人府!”

明辉玉芊还有红鸢都惊讶的看着秦星!

秦星点着手里的筷子,对明辉道,“你晚上先去探一探,具体原因,咱们晚上再来说!”说罢,也不理会几个人抓心挠肝的眼神,径直站起来,手一挥,“我们现在去会会这位倔脾气的东子!”

一行四人,下楼的时候大朗和他们的同乡都已经走了,想来,是要留下来了!刚下楼到大厅,还没出门,耳尖的秦星听到三三两两的说话声。

“哎,想不到这大皇子居然喜欢男人…”

“原来只听说这个三皇子不着调,没想到,这个大皇子更是不着调啊!”

另外一个桌上的人干脆愤恨的道,“哎,原以为这个大皇子会是太子的…”

“是不是太子的,你气愤个什么!”

“我们可都是南璃人!若是大皇子不是太子,那就是三皇子,可听闻那三皇子更荒唐…这次啊,就是他们兄弟俩在一起找了两个倌倌…”

“啧啧…我跟你们说…我表哥的姐夫,那是亲眼看见了…当众搂抱着,还亲嘴呢…真是伤风败俗…”

秦星听到了,玉芊他们也跟着听到了,彼此对看一眼,不动声色,出了酒楼的大门,都忍不住咧开了嘴!

红鸢笑道,“表哥的姐夫…这关系绕的可真是。”

“哎哟,笑死我了,还搂抱…还亲嘴…我的妈呀…这传的可真是。”玉芊笑的蹲到地上起不来!

明辉一把拉起玉芊,拍了拍她裙子上沾的灰,弯了弯眉,“有什么好笑的…笑成这样儿!”

玉芊杏眼一瞪,“怎么不好笑了!而且,这才几日啊,连这里都这知道了,想必,够他们恼上一阵子了!”

秦星没说话,但她知道,这种时代,流言是最可怕的,就算最后伤不到根本,也最起码可以损他们一半的元气!至少,暂时没工夫来找麻烦不是!?

码头上很多租马车的,他们便租了辆马车,明辉赶车,将马匹存放到租马车的地方,几个人向城外奔去!路上秦星又买了不少吃的用的,算是带些礼物好登门。

大半个时辰过去,还没到城外,玉芊扒在马车窗户边,看着外面依旧热闹的大街,忍不住叹道,“这郡城得有好几个清水镇大吧?!”

明辉驾着马车,头也不回,“岂止是几个清水,一个清州府连这郡城一半儿都没有!”

玉芊咂咂舌,“那怎么不把这郡城化为贤王的封地?”

明辉一愣,不知道该怎么说,索性不做声!

秦星的眼里却是闪过一丝讥讽,若是这郡城真的成了明轩的封地,那盯着他的人只怕早就不像现在这般了…

千里外的明轩奔波了几日,总算回了贤王府。

林二林五一脸喜色跟着明轩身后。

“四爷,外面的流言,您听到没有!?”林五的喜色掩都掩不住!

明轩嘴角勾了勾,很是含蓄的嗯了一声。他坐到书桌后面,似能想象到赫连明德和赫连明晨被两个男人抱住的一幕,终是忍不住眼里也染上了笑意,抚了抚额,低笑出声,他的星儿出手还真是…出人意料!

“四爷,这事儿真是王妃做的吗?!”林二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这么多年,明轩一直避让,就算到了清州,也一直避着,以防为主,并不去主动出击,但这次王妃出手治了他们一回,还真是出了口恶气!尽管不是伤筋动骨的事儿,但这流言有时候也可以媲美刀剑的!而且有了这新的流言谈资,明轩私自离开封地的事儿也没有人提及了!

林五像看傻瓜一般的看了林二一眼,“那日张恒来的信你又不是没看,说了就是王妃找的人使得绊子…”说罢又觉得不妥,连连摆手,“不,不,不,是使得计!”

林二瞪了林五一眼,转头对明轩道,“四爷,接下来,我们如何?!”这几日他们摸清了战马的来源,还有征兵换人的一些细节,可是现在掌握了这些还不够,明轩就算是一地封王,也是没有办法插手这些事的!

明轩眼神微凉,清冷的声音吐了一个字,“等!”

林二和林五对看了一眼,等?等什么?!

明轩看着他们俩,难得的多解释了一句,“等林十!”

林二林五恍然大悟,是了,林十进了京,不管如何,都会带回来旨意!只是不知道这旨意…林二心里打鼓,林五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前些日子刚传出四爷私自离开封地的事儿,还流出了私购马匹的事儿,暗指明轩要造反…若陛下听了流言…两人心下一骇,同时看向明轩。

明轩不甚在意,看着这几日张恒的来信,每一封信上都有秦星的内容,眼神闪了闪,忽然对林二道,“白鹰掌使给你的飞鹰还有几只没用?!”

林二愣怔了一会儿,怎么一下子又说道飞鹰的事儿了?片刻才道,“只有四只了。由于最近各地的联络多了起来,所以都分出去了!”

明轩直接道,“给我一只。”

林二更是不解了,“四爷,您这是?!”

林五脑子转的快,“四爷,您是想给王妃写信?!”

明轩没答话,但翘起的嘴角却是默认了林五说的话!

林二笑起来,“属下马上去准备!”说罢,补了一句,“依属下看,不如早点把王妃娶进来…这样您也安心了!”

明轩低头沉默。

林五用胳膊撞了撞林二,林二也意识好像是说错了话,正要说话,却见明轩嘴角含笑,抬起头,神色轻松的道,“你说的不错…。”说罢,身子往前倾了倾,一脸认真的道,“是不是还要去找媒人什么的!?”

这下轮到林二林五目瞪口呆,还是林五反应迅速,连连点头,“对对对,好像是应该要找媒人…”

林二跟着反应过来,“对,还要长辈们定下日子…”话一出,林二又恨不得抽自己嘴巴子,明轩的长辈,林嫔去了,还有就是陛下。可现在陛下是个什么态度还不知道呢,万一不答应,或者信了明轩要造反的话,那…

明轩却是了然的点点头,自言自语的道,“看来要抽时间回趟清水村!”而后抬起头对林二林五道,“此事,本王要好好思量,暂且不要声张。”

林二和林五连忙点头,虽然明轩说的是他要好好思量,但他们俩还是明白的,这个时候多一个王妃,主子就多了一个软肋,尽管秦星一点也不像“软肋”,但能避免还是要避免的好!

两人又给明轩出谋划策,请那个做媒人,还有下聘,定亲…三个都未娶亲的大男人在书房研究了半日!

足足跑了一个时辰,秦星们三个才到了鲁邢说的城外肖东他们落脚的地方!

远远的,秦星便让明辉停下了马车,四人提着大包小包走过去!

两排矮房子,最简陋的矮土房,年代已久,墙体的缝隙几乎都挡不住风,这里是最城北了,一条废弃不用的官道就在不远处,只有附近一些小城小村子里走路进城的人才走这里!看不到人,安静的很,几块歪歪斜斜的小菜园子,有四五个小毛孩子在田间玩耍,黑黝黝,脏兮兮,看到秦星们走近,睁大眼睛防备的看着他们!

明辉将手里提着的油纸包包住的烤鸡烤鸭举起来,“看,哥哥给你们带好吃的来了。”

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充满了渴望,有两个小点的嘴角已经流下了口水,最大的大约七八岁,短发,打了补丁的长衫,脏兮兮的看不清原本的颜色,瞪着明辉,转头斥了两个小的一句,“大叔说的话你们都忘了吗?”

两个小的眼睛里面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看着面前的几个人,身子往大孩子身后缩了缩!

玉芊上前,脸上带着笑,“你们家大人呢?!”

大孩子盯着玉芊,“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找我们家大人?!”

玉芊看着这几个孩子,心里一阵难过,蹲下身子,招招手,“我们不是坏人,是你们的朋友!我们不会害你们的!”

大孩子看着玉芊温暖的脸,脸色有所松动,皱着眉,“你们为何要给我们买东西?是要赶我们走吗?”

玉芊一愣,摇头,“我们为什么要赶你们走?!”

大孩子刚想说话,从矮房子里走出来一个妇女,呵斥道,“大丫,带着弟弟妹妹们回来!”

秦星抬头看去,这妇女半边脸都是烧伤的伤疤,狰狞的盘踞了半张脸,看着非常可怕!

那看起来像个男孩子的大丫回头答应了一声,转身带着另外四个孩子像矮房子走去!

玉芊站起来,看着那妇女扫了他们一眼,面无表情的又回了屋里!

明辉转头看秦星,“四嫂,我们现在怎么办!?”

秦星看了看天色,想来这里的其他人应该是出去做活儿了,便道,“等着吧,总会回来的!”

四个人便在矮房子的入口的篱笆处的大石头上坐下来,有树荫,也有风,到也不觉得有多热!秦星一直有留意到那几个孩子不停的从矮房子处伸出脑袋来偷看他们一眼,也不做声,很有耐心的等着!风吹过来,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霉味,秦星皱了皱眉,四周看了看,叹了口气!

日头偏西,很快天色便暗下来,城外天色一暗更显荒凉,只有矮房子那处有一点昏黄的灯火!看起来不但不温馨,反而有那么些悲凉的感觉!

玉芊不满的嘀咕道,“怎么还不回来啊…?”

明辉安慰道,“估计是好不容易有活儿做,便做的晚些,好多些工钱!咱们再等等!”转头对秦星道,“四嫂,你还是想把这肖东为己用吗?”

秦星看着那排矮房子,神色不明,“张恒说商人无利可图不为商,我是赞成的!这肖东若是能用,我自然要用,若是不能用,不用也罢!”

明辉不解,“那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等着?!”

秦星看了眼明辉,看向远处的矮房子,“不管我们用不用这肖东,庄严都必须解决,既然要解决掉庄严,当然是要告诉最恨他的人。”

红鸢忍不住道,“那是为何?!要他感谢我们吗?”

秦星笑着摇头,“要他感谢做什么!?我们初来乍到,总是要造点势才行,解决掉庄严,这势就算起来了,可要造起来,需要人…”

红鸢还是一脸懵,可玉芊是听明白了,接口道,“哎呀,我的傻红鸢,你平日里做了大好事后,难道自己到处去说…哎呀,我做了大好事呀…”

简单直白的话,红鸢一瞬就明白过来,一拍巴掌,“我说姑娘,你这脑子里咋这么多…。”

玉芊笑嘻嘻的又接过话,“这么多花花肠子…”

秦星不在意的挑挑眉,她本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还不至于大发善心,跑到这里看望孤苦的乞丐!

------题外话------

今天真的是要崩溃了,一上午跑了两个派出所,事情也没办成!

回到公司,做了半个小时工作,娃儿开始扯皮,一直到现在,还在不停的哭闹,真是要疯了!

我觉得我已经忍到要吐血了!

有猜对的奖励明天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