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帮忙治伤/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人坐着说话,一直到天色彻底暗下来,才远远的听见说话声,很急,还有呻吟的声音!

秦星心里一沉,站起来!

明辉红鸢自然也是听到了,习武之人,听力本也要好上几分!

玉芊茫然的跟着在起来,“是不是回来了!?”

明辉秦星还没搭话,听见传来喊声,“大丫他娘,大丫他娘,快…丫他爹出事了!”

身后矮房子处的简陋的木门轰的一下打开,跑出来一个人影,急吼吼的往路这边冲,看身形是个小孩子!“四叔,我爹咋了!”随后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起,矮房子那边陆续出来七八上十个人。老的少的,还不少!

玉芊目瞪口呆,还以为这村里只有几个孩子和妇女呢,原来还有这么多人呢…

陆续几个人从秦星他们面前跑过去,连看都没有侧脸看他们一眼,除了最开始的那几个小孩子转头看了看他们,估计在好奇他们怎么还不离开!

秦星看着从面前跑过的几个人,就着微弱的光,意外的发现,这些人不是少了胳膊,就是腿瘸了,最后被扶着的一个老人,双手茫然的往前伸着,一看就是眼睛看不见了!心里震撼,这些人…。她忽然就不想去利用他们造什么势了,眼见他们急匆匆的赶到回来的那些人那边,秦星拍了拍明辉,“东西放在这里,我们走吧!”

明辉虽有不解,但秦星现在说的话,他一律是照办的!只是突然嗅了嗅空气,皱眉道,“有很浓的血腥味!”

玉芊有些意外,“你怎么闻到的?我怎么闻不到!?”说罢看着秦星,“我们等了这么久,就这么走啦?!”

秦星没答话,抬步往马车方向走,意外明辉的鼻子这么灵光!不过,若是真有血腥味,怕是出事儿,隔的太远,她暂时还没闻到!刚走了两步,一声凄厉的哭声响起,“丫他爹,丫他爹,你这是咋了,这到底是咋了?!”

停住脚步,秦星皱着眉头看着脚步不停往这边走来的一群人。便随着哭声,喊声,脚步声,纷纷杂杂!她心里一个声音在说,走吧,不要管闲事,另一个声音在说,留下看看,或许能帮上忙!就这样愣怔着,那群人越走越近。

一个稍微年长一点的声音道,“都别慌。”

另一个老妇人的声音,“他大伯,东子呢?我咋没听见他的声音!”

有一瞬间的沉默,而后还是年长的声音,“东子奶奶,东子一会儿就回来了,他不跟我们一起,和楠楠在一起,您别担心!”

声音虽然沉稳不变,但底气不足,秦星肯定他在撒谎!眼神闪了闪,转身去看已经靠近的那一群人。之前的跑出来的都是老弱病残,围着一群抬着一个人的男子,匆匆往矮房子处走。天色太暗,还没有月光,看不太清楚,但此起彼伏的哭声,还有心焦的哭吼声,都能说明被抬着的那个人不太乐观!

明辉几个看秦星不走,便也停了下来!

抬着人从秦星们面前走过,一年长的男子看到秦星他们,明显愣了下,却也没说话,匆匆而过,一晃而过的膀子上一大片的烧伤痕迹,那走路一高一低点的身形看的出他的脚有些问题!

待他们走过,一阵更浓的血腥味飘过来,明辉担忧的看着进矮房子的人道,“受伤不轻!”

玉芊这时候也是闻到了,“这么重的血腥味,肯定流了不少血…要请大夫才行啊!”

秦星看着地上一路滴下来的血,叹了口气,转身对红鸢道,“去附近找个大夫来!”说罢,抬步向矮房子处走去,这样一群人,怕是连大夫都请不起,秦星无奈的皱了皱眉,这闲事,不管也要管了!

明辉和玉芊也赶紧跟上。

还没走到矮房子处,又是急吼吼的哭声,“丫他爹,你不能死啊,不能死啊!”

“爹…爹…”

秦星加快步子,门没有关,秦星几步进了屋,与想象中的差不多,灶,床,桌子,都挤在一个屋子里,此刻屋子里站满了人,一盏昏黄的灯星照着屋子。

屋里的人都背着秦星,并未看到她进来,听着越来越大的哭喊声,秦星也顾不得许多,上前推开人,走到床边去,一看到床上的人,秦星的眼瞳极速的缩了缩!胸口一条长长的刀伤,血肉翻飞,血已经差不多要流不出来了,看不出来躺着的男人还有没有气息,秦星手一伸,手贴上脖颈,松了口气,气息还在,要先止血!转头喊明辉,“明辉,你过来!”

明辉几步蹿过去,一看这情形,不用秦星说,几指点在男人胸口周边的穴道,血便止住了!

秦星和明辉做这一切也就在会儿的时间,周围的人看着突然冒出的人,一时都吓傻了,看到明辉在男人身上点,脸烧伤的妇女一下子扑过去,“你们做什么?!”

年长的男子上前拉住妇女,“丫她娘,你别急,这位公子在给江生止血!”

妇女半信半疑的看着明辉和秦星!

秦星也懒得解释,直接对年长的男子道,“我现在要给这个人缝制伤口,你把人都疏散一下,挤太多人,空气不流通对他没好处!”

年长的男子看着这年纪不大的姑娘,说话却坚定沉稳,不自觉的就想按她的吩咐去做!当下点点头,对身后的人道,“快,听这位姑娘的,先出去!”

一个年轻的男子道,“大伯,他们是什么人?若是害了江生哥咋办?”

瞎眼的老妇人虽然看不见,但一直有听着,便喝到,“郎平,你说啥哩!人家要害江生,还给他止血作甚?!”

那叫郎平的男子便闭了嘴,但还是警惕的看着秦星他们,“不行,我留下来!”

秦星想着反正也要有人帮忙才行,便直接道,“速度都快点,留下两个人帮忙,其他的都出去!”

瞎眼的老妇人在另一个年轻的姑娘搀扶下率先走到门口,对着秦星的方向,弯下腰,“多谢恩公救命之恩!”说罢先走了出去!

大丫扶着她娘,也准备跟着走出去,秦星叫住她,“屋里有没有针线?!”

那妇人泪流满面,点点头,连忙从一个破箱子里拿出一个小团,很粗糙的线,秦星也管不了很多了,她的医疗包在马背上没有带,只能先将就了!

母女俩走到门口,转身看着秦星,妇人眼里还含着泪,对秦星鞠了一躬,什么话也没说便出去了!

秦星也不在意,屋里剩年长的大伯和郎平,还有明辉。玉芊站在明辉背后,看着那伤口,眉头紧锁!

速度的穿上线,秦星头也不抬,“两个人压住他的身子,一会缝针怕他会受不住疼!明辉,你注意他的气息,别让他晕过去!玉芊,来,帮我举着夜明珠!”将针放到油灯上烧着,一手从怀里摸出随身携带的夜明珠,这玩意儿照亮还是挺好的,虽然不足以和灯火相比,但是在这个昏黄的等下,有比无要好太多!

几人按秦星的吩咐准备好,都看着秦星!

秦星拿过针线,手下不停,开始缝伤口!一针下去,江生一哼,身子就动起来,大伯和郎平连忙按住他,震惊的看着秦星,这种治伤的法子他们第一次见!

明辉和玉芊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秦星,给伤口缝针,他们也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但明辉是习武之人,自然是知道先把伤口缝合起来的好处的,尤其是这种伤口很深的大伤口!再次看了眼秦星,心里对她的佩服是越发的深!

秦星的速度很快,刚缝制好伤口,红鸢便提着一个大夫进来,那大夫留着八字胡,气喘吁吁的,一进屋子,便恨声道,“你…你…你这丫头。”话没说完全,看清站的屋子,眼一瞪,就要转身出去,“你怎么把我弄到这里来了?”胡子一翘,就要回转!

秦星擦干手,冷冷的看了眼那大夫,“红鸢,你从哪里弄来的骗钱的假大夫!?”

那大夫一听自己是个假大夫,还是自己骗钱,这就不依了,转身道,“你个小丫头,老夫行医几十年,看过的病人无数,你咋说我是骗钱的假大夫!?”

秦星瞥了他一眼,“都说大夫是救死扶伤的仁德之人,我看你一点仁德之心都没有,这么大一个病人趟在你面前,你居然视而不见,你还敢说你是大夫!?”

那大夫胡子一翘一翘,又气又无奈,手一摆,“我说不过你,我不说了,你让我走!”

红鸢手一拦,“不许走!”

秦星走到那大夫身边,“你有什么话你就说啊,怎么就想走?你现在若是走了,信不信我明儿就去砸了你的招牌!”

“姑娘,你就不要难为商大夫了,唉…”年长的老伯叹了口气,劝道!

秦星疑惑的转过身,看着大伯,“这是为何!?”

大伯看江生没有动的厉害了,便站起来,“姑娘有所不知,我们…。唉,这附近所有的大夫都是不会给我们看病的!”

玉芊不解,“为什么?”

红鸢小声对秦星道,“我一路去找了好多大夫,说是到这里来,都不愿意来,这个商大夫我没告诉他上哪儿看病,直接就将他丢进马车,拖来了!”

秦星隐隐猜到是什么原因了,便看着商大夫,“大夫不看病人,不做也罢!”

商大夫瞪着秦星,说不出话来!

大伯上前两步,“姑娘,不要难为商大夫了,这些年,多亏他私下偷摸着给我们些伤风咳嗽的药…”

秦星看着商大夫,“哦?既然私下都已经给了,也不差这一回了!伤不用你看,给我些退烧药,还有伤口愈合的药!”

商大夫气的胡子一翘一翘,脸红耳赤,憋了半天,“跟我来拿!”说罢,抬步出去,红鸢连忙跟上!

大伯心下松了口气,感激的看着秦星,“多谢姑娘,”又转身对明辉道,“多谢公子…”

秦星看了眼床上的人,“血止住了,一会儿敷上药,便可以包扎起来了!要注意他的体温,若是发烧,一定要先降温!过了今晚,就没什么事儿了!好好养着便好!”

大伯神色复杂,却还是感激的点点头,“多谢救命之恩!”

秦星摆摆手,指指大伯也在流血的胳膊,“你这也要包扎一下!”

大伯憨笑了下,“无妨,我这是小伤!”而后才道,“不知道几位到这里来是有什么事?”

秦星想了想,便道,“我们来找肖东!”

大伯明显一愣,郎平已经开了口,“东哥他…”压低了声音又道,“被城北的地痞乌癞子给扣住了!”

明辉看着郎平,“他为什么要扣肖东?!”

大伯看了眼明辉和秦星,还有玉芊,叹口气,“不瞒几位恩公,我们一直靠乞讨为生,今天城北的诚义酒楼有大户人家摆席,我们便都去了,想着可以多讨些回来,结果不知道小楠怎么在人群中碰撞到了人,便是这乌癞子,他非要将小楠弄回去,我们便和他理论,但是他身边一直有一群跟着的混混,二话不说,便打起来我们来,那几个混混手里都有刀,混乱中,江生便挨了一刀!可那乌癞子不罢休,不肯放过小楠,放话说要放过小楠也可以,要陪银子,让我们回来拿银子去换人回来!…然后带着小楠要走,东子不放心,便也跟着一起去了!”

一脸愁苦的说完,握紧拳头,却是无奈又无法!“五十两啊,。我们现在连五文都拿不出来!”

郎平也是一脸的愁容,眼眶通红!

明辉脸色不好,“这官府不管?你们为何不去找官府!?”

郎平愤恨的哼了一声,“你们可知道这附近的大夫为何不肯给我们看病?!”说罢,又自嘲的笑了笑,“不仅是大夫不给我们看病,城里的商户也不给我们活儿干,而且也不卖东西我们…。”

秦星挑眉,看着郎平。

明辉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玉芊则是惊讶的道,“为什么啊?不卖你们东西?不给活儿,那你们吃什么?怎么生活?!”

郎平头一仰,“饿不死就要好好活着!”

秦星眼里闪过赞许,什么都比不上活着好!“这些都是庄严下的令吧!?”

郎平和大伯眼里都划过一丝惊讶,“姑娘如何知道?!”

明辉也看着秦星,“四嫂,你为何这么说?!”

秦星不屑的道,“若不是官府有人打过招呼,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事情!?”怪不得鲁邢说要给他们银子找他们干活,被赶了出去…估计他们认为鲁邢是来糊弄他们的!

大伯点点头,“唉,恩公知道庄严,想必也知道我们和他的渊源…。那年,东子爹娘信任他,以为他真的能帮我们争取到安置地,结果,引狼入室,一把火把整个村子都给烧了!逃出来的那些年,最开始,孩子们还都小,我们避到这里不敢进城,为了活下去,苟且偷生。后来,孩子们大了,要去找他报仇,我们拦也拦不住。但他官越做越大,不谈报仇,就是找到他都难!前几年,倒是在大街上遇到了一次,结果,不但没伤了他,反而被他知道了我们落脚的地方,前后派了很多人来劝说,他要为他的儿子积德,不会杀了我们,但要让我们主动离开郡城…后来,见我们不肯走,也不派人来说了,但整个城北,我们不仅找不到活儿干,若要弄些吃食,都要去城南城东…还不一定能弄的到!”

虽然已经过了十几年,讲述这些话的时候已经很平静,但眼里的仇恨还是那么浓烈,想来也是,就算时间能冲淡一切,留在身上的伤疤还有亲人的坟墓会始终存在!

郎平到底年轻些,“郡城是我们的家,我们不会离开这里!”

秦星基本明白了,听了大伯的这番话,反倒对这群人起了些相帮的心思,不为感恩,只为他们这份努力要活的决心!沉吟的片刻,看向郎平,“郎平是吧?你和我们去接肖东吧!”

郎平脸上一喜,“姑娘愿意搭救东哥?”

玉芊难得沉着脸,“跟着我们去就是了!”说罢狠狠的瞪了明辉一眼,率先走了出去!

明辉被瞪的莫名其妙,摸摸鼻子也跟着出去!撞上提着药袋子进来的红鸢,红鸢一脸奇怪,“怎么走了?!”

秦星接过一包药,这商大夫看来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这一袋子药,完全足够江生康复了!递给大伯,“这里交给你了,我们会把肖东接回来!”

大伯满脸激动的神色,接过药包,不停的感谢,秦星摆摆手,带着红鸢出去!

门外的众人看秦星出来,都纷纷站起来看着她!

大丫一把拽住秦星,“姐姐,我爹是不是不会死了!”

秦星停住身子,下意识的想摆脱大丫拉住自己的手,又忍下来,声音放缓,“进去看看吧,已经没事了!”

大丫噗通跪下,“大丫多谢姑娘救我爹,我愿意跟着姑娘,当牛做马报答姑娘!”

秦星愣住,想到这古人报恩的方式,不禁摇摇头,“你还小,还有爹娘要照顾,我不用你报恩,快回去照顾你爹吧!”黑暗中看不见的地方,大丫的娘明显的松了口气,不管家里再怎么穷,总是疼爱着的,若真是去报恩,做了丫头,那就是下人了…

不等大丫继续说话,闪身离去,身后跟着红鸢和郎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