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忙活一晚/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城外耽误的时间不短,进城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路上已经看不到什么人,除了一些越晚越热闹的地方灯火通明,其他的地方都已经安静下来!

秦星坐在马车里,看着外面,从郎平嘴里得知这郡城原本没有这么大的,只是把附近的一些镇,村都框在了一起才这么大了,十几年前,郡城也就是清州差不多。为了方便管理,郡城分为城南城北城东城西,分别设有镇长,城南城北又合为县管,设有县令。再然后是府尹。郡城之下的村镇也不少,因沿着江,土地肥沃,是以百姓生活也是比其他地方相对要好上一些!

玉芊看着马车外一晃而过的青砖房屋,还有宽阔的街道,撇了撇嘴,“真不知道这个南璃的皇帝在做什么,大好的南璃居然已经这么…这么…。”这么半晌,也没找个合适的词语,皱着眉,转头看向秦星,“星儿,我看这南璃…”

后面的话没完,秦星已经明白玉芊要说什么,在矮房子里她瞪明辉的那一眼,秦星看懂了,玉芊气愤,但又没有办法表达,只能迁怒到明辉身上,毕竟,他也是皇室子弟!叹了口气,“任何国家,多少都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的!一个地方的发展,也无可避免的会发生一些冲突,若是遇到好官,就是想尽办法解决问题,若是想庄严那种,便会不折手段,去达到目的!要发展,也要打击不良的官员!”说罢,看着玉芊,“明辉他还年轻,以前从来没有出过京城,这些事,他并不知道!但他现在知道了,一定会处理的很好的!”

玉芊有些难为情的从马车前面的窗口看了眼正在和郎平一起赶马车的明辉,一时呐呐的,“我…也不是真心怪他,只是…”

明辉察觉到身后的目光,回头看到玉芊,讨好般的露出个大大的笑容!玉芊一呆,看到那裂开唇的笑,嗔了他一眼,“好好赶车…”

明辉看玉芊没给他脸色看了,轻松的道,“好嘞…”转过身去,半是无奈,半是难过!越想保持距离,越想靠近…

到城北那乌癞子的府邸时,已经是夜深时分,这一片宅子处陷入沉睡!

几下跳下车,秦星看着那府邸上乌府两个字,不免有些好笑。郎平说的这个乌癞子之所以叫癞子,一是他头上有个不长头发的癞子,另外,是说他是个地痞无赖。而他说白了就是城北的一霸,早前跟着个师傅学了三招两势,有些身手,到处为非作歹,欺行霸市,也弄了些银子,慢慢的就有些小喽啰跟着一起,队伍大起来,正事儿不做,靠着收保护费居然也买起了大宅子…秦星看着这一处宅子,想来,这城北的商户们给他贡献了不少!

“四嫂,我们现在怎么做!”明辉站在宅子前,看着秦星!

秦星周围看了看,对郎平道,“你和玉芊在马车上等着,我和明辉红鸢三个人进去!”

玉芊很有自知之明,她没有武功,进去也是拖累,便点点头,“你们进去小心些!”

明辉转身对玉芊叮嘱了一句,“若有什么不对劲,赶着马车就跑,知道吗?咱们在城南的地址可有记着?直接回去找鲁邢。记住了?”

玉芊看明辉叮嘱的认真,也认真的点点头,“我记住了!”

等郎平和玉芊上了马车,将马车停在了一旁的巷子里,秦星三人才从旁边的院子墙翻过去!明辉和红鸢有轻功,轻松便上去!秦星虽然没有轻功,也没有内力,但这种翻墙的事儿对她来说不要太简单!徒手攀岩那是最基础的训练项目!

三人不多时便进了乌府,院子里静悄悄的,明辉和红鸢看秦星迅速的闪进了一个屋子,他们俩也随即跟上!刚进去,秦星已经一手掐住了一个下人模样的小厮,正惊恐的看着秦星和她身后的两个人!

秦星压低声音,“乌癞子今日带回来的两个人在哪儿?”

那小厮战战兢兢,“在…在后面柴房。”

“乌癞子住哪个屋?”秦星又跟着问!

小厮不太愿意说,秦星手里加重,小厮的脸瞬间成赤红色,“说不说?”

小厮挣扎着连连点头,“住…住最后的小院,青姨娘和艳姨娘院子里…”

“府里还有没有其他人?!”秦星盯着小厮。

小厮也顾不得许多,“还有…有另外的兄弟住在西院厢房里…”

秦星不再啰嗦,一个手刀下去,小厮立马晕了过去!转身对明辉道,“先去把厢房的人解决!”

明辉收起惊讶,他这是第二次见识秦星的彪悍,心里的佩服已经变成了膜拜,转身紧紧跟上!

三人到西院,一看居然七八个厢房,秦星使了个眼色,三人分开行动,各自进了一间厢房。秦星一进去,便看到大床上躺着一个光着上半身的男子,还搂着一个女人,睡的正香,丝毫没有讶异,上前就是一个手刀,女人的惊叫声还没出来,便也被打晕了过去!就地取材,用床单将人捆了个结实,看了一眼晕过去的女人,没理会,将困住的男人提溜到院子里!又进了另一个厢房,如此几番出来,院子里用绳子捆的,床单捆的,还有蚊帐捆的,堆了个小山!

红鸢脸色红红,好奇的看了眼秦星,姑娘咋像没看见似得,那一个个大男人抱着个女人…她实在是说不出口!

秦星踢了踢地上的人,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才放心的对明辉道,“你去把肖东和小楠弄出去先,我和红鸢去会会这个乌癞子!”

明辉皱眉,“四嫂,咱们把肖东和小楠弄出去就算了,这个乌癞子改天再收拾他!”

秦星摇头,“他明日一看肖东和小楠不在了,肯定会去报复,我倒要去看看,他怎么个癞法儿!”说罢,转身直接往最后的小院去!红鸢连忙跟过去!

明辉只得去柴房救人!

秦星和红鸢到了后院,还有个屋里隐隐有灯光,秦星小心谨慎的轻步闪过去,附耳听了听,除了均匀的呼吸声,没有其他任何声音,用匕首轻轻撬开门栓,闪身进去!

屋里桌上还摆着小菜,三个酒杯,一壶酒…满屋子的酒气,还有…糜烂的气味!秦星皱了皱眉,用手挥了挥鼻尖…拿眼去看床上的人,这一看,饶是秦星一个现代人,见惯了场面的人也不禁红了脸,一个男人,两个女人,都光着身子,楼做一团!

红鸢一看,呀了一声,脸红耳赤,不再上前!

秦星随手拿起椅背上的长衫,手臂一挥,长衫搭上床上三人的身上,没盖全,但该盖住的都盖住了!

秦星这才慢悠悠的坐下,四周看了看,房间摆设一般,没有很奢华,但也看的出费了心思!扫了床上的人影一眼,嗤了嗤,两个姨娘安排在这一起,这乌癞子也还真是重口味!看了看摇曳的灯光,看来,夜路走多了怕黑…

朝红鸢摆了摆手,红鸢会意,走到床边,也不看床上的人,伸腿踢了两脚床架。红鸢本是习武之人,脚劲儿大,这一踢,整个床一晃动,乌癞子一个惊醒,坐起来!

等看到红鸢和秦星,先是一惊,等看清模样,裂开嘴笑起来,邪里邪气的用长衫随意在腰间一围,慢慢下床,“两位姑娘这么大半夜的到我乌某的府上,是因为寂寞难耐?”

红鸢脸一红,迅速站到秦星背后警惕的盯着乌癞子!

乌癞子看着红鸢殷红的小脸,笑的更是邪气,不知死活的就往前想去摸红鸢的小脸!

秦星坐的稳稳的,伸出腿,乌癞子往旁边一跳,居然只被绊了一下,秦星挑挑眉,确实还有两小子!

乌癞子改看向秦星,“姑娘绊我莫不是心急了?!…”嬉笑着上前,还没靠近,秦星站起来,一个出腿,乌癞子脸色一变,身子一转,避让过去,秦星很快一个转身,又出一腿,咚一下,只见乌癞子脸色赤红,捂着下半身,弯下腰,狠狠的盯着秦星!他这才反应过来,避过的第一脚其实没什么,第二脚才是重点!

红鸢惊讶的看着疼的弯下腰的乌癞子,她都没看清秦星是怎么出的腿…看乌癞子疼的脸都变形了,忍不住叫好!

秦星慢慢走到乌癞子身前,那头顶果然有一片没有长头发的地方,“我初来贵地,想到这里做点小买卖,可惜没有钱交保护费,听说所有到这里做生意的人都要先给乌大爷见面礼,我今儿是专门来送见面礼了!”

说罢,手快如闪电,一捏,一拉,啪,咯吱,只听见几声微小的声音,等红鸢看清,这乌癞子的下巴已经歪了很远,两条胳膊也软软的搭着…脸上半是兴奋,半是不解,“姑娘,这是…”

乌癞子转着眼珠,疼的只冒汗,想喊喊不出,想动动不了,只能呜呜呜…又恨又怕的看着秦星!

秦星不再多留,转身便走,走到门口,转过身,“对了,你府里的人都被我弄走了,反正你也不需要了…。”

红鸢临走看了眼疼的只差打滚的乌癞子,走过去又补了一脚!转身了看床上的两个女人,一点反应也没有,红鸢撇撇嘴,睡的可真够踏实的…若是自己跟了这种人,怕是一个晚上都睡不着,看秦星出去,跟着追出去!

秦星大摇大摆的从乌府大门一手提溜着一个男人,丢了出去,刚丢手,明辉和玉芊跑过来,“四嫂,你这是?”

秦星看了他一眼,“人弄出来了?”

明辉点头,“让郎平驾马车带他们回去了!我让郎平明天把马车送还到码头上去!”

秦星拍拍手,“去把府里的人弄晕了都丢出来…”说罢又转身进去。

明辉不解的跟上去,“这是做什么!?”

秦星吐了四个字,“混淆视听…”

红鸢便在后面给明辉和玉芊说秦星最后给乌癞子说的话,明辉和玉芊也不傻,当下便纷纷把府里的人弄晕了给弄出了府,男的女的,如此几番往返,才算弄完…

等忙完,已经是月上中天,四人坐在路边的台阶上,看着天上眨个不停的星星,不约而同的笑起来!这大夜里的,在别人府里从床上把这些人扒起来,也只有他们做的出来了!

“明辉,你去府衙庄府去一趟…我们三个,回城南!”歇了一会儿,秦星对明辉道!

明辉点点头,“那你们怎么回去?!”马留在了码头,马车又给了郎平送人回去…

玉芊摆摆手,“不用管我们,这么好的月色,逛一逛也可以!”

“大半夜的,有什么好逛的…”明辉不满的看着玉芊!

红鸢笑起来,“我说孝王殿下,您就放心的去办您的事儿,我们自然不会走丢就是了…”

明辉看秦星不做声,便起身道,“那我先走了,咱们联络点碰面!”

玉芊跟着站起来,“你小心着点!”

明辉点点头,身子一动,上了屋顶,飞快的远去!

玉芊叹道,“有轻功可真好啊…”

秦星站起来,看了眼地上七零八落的人,“把这些女的都弄到巷子里去!”

红鸢和玉芊点点头,天亮了,被人看到这些女人躺在大路上,不太好!

她们不知道,这一晚上,她们可没白忙活。

暂且不说她们从这乌府里弄出来的这些人等天一亮,居然发现自己出了府,纷纷怀疑还在做梦,使劲儿拍了拍,感觉到了疼,这才又是忐忑,又是激动的连跑带爬的离开这条街…这乌府里一半儿的下人都是或抢或抵债弄来的,平日里连府都出不了,更别谈跑。另外还有些抢来的女人,更是喜极,顾不得衣衫有没有穿好,爬起来就跑!等天光大亮,乌府里只剩下平日里跟着乌癞子为非作歹的那些混混小流氓,看着乌癞子流着哈喇子,耷拉着胳膊的样儿,都是一副惊恐的模样…谁也没去在意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的肖东和小楠!

再说肖东和小楠,还没从被一个陌生人救出去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便已经上了马车,明辉一脚踢到马屁股上,郎平驾着马车飞奔而去!在路上听郎平说了这几个人不仅救了自己和小楠,还仗义出手救了江生叔!

肖东眉头紧锁,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满是疑惑,“他们是什么人?叫什么?住哪儿,你们都不知道?”

郎平驾着马车,苦着脸,“我们都被江生叔的伤给吓傻了,当时他们忽然出来,我们…也没来得及问…”

小楠看肖东还是皱着眉头,拉拉他的袖子,“东哥,别想了,回去见着大伙儿再说!”

肖东回头看了看小楠,白净的小脸上脏兮兮的,用手指擦了擦,点点头!

三人到城外的时候,除了孩子们睡了,其他人都还没睡!这么多年来,他们就如同一家人,只要有一个出了什么事儿,那就会都担心着!

东子奶奶也没睡,她越想越不放心,东子和楠楠不会整晚不回家,江生受的伤不轻,那不是一般的打架造成的,但她不多问,静静的坐着,任大伯肖远山如何劝说就是不去睡!

肖远山正无奈,突然听到一阵马蹄声!心下一喜,几步出了门,从小路奔出去,月光下的马车很清晰,其他守在门口的人也都站起来,锤着发麻的腿,伸长脖子看着那过来的马车!

马车停下,郎平就喊起来,“东哥回来啦!”

萧远山和一起从城里回来的众人便都松了口气!江生的伤有了药之后他们就提着心担心肖东了,得知郎平跟着一起去救肖东了,都巴巴儿的等着…

等肖东进了屋,东子奶奶沉着脸,一声呵斥,“东子,你给我跪下!”

东子也不反驳,噗通跪下去!

“东子,你可知错?!”东子奶奶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听力却很好,看着东子跪下的方向,严厉的问!

“奶奶,孙儿知错!”东子低着头认真认错!

“错在哪儿?!”

“孙儿不该莽撞,应该有冲突就离开,不该让江生叔受伤…”一连几个不该,周围的人都看着东子!想劝东子奶奶,却又不敢开口!

东子奶奶听东子极为孝顺的在认错,叹口气,“东子,你爹娘临死前,虽然含恨,却一再叮嘱,不要报仇,要好好活着!但你几次做的那些事儿,我都没有多说,因为你是个有骨气的男子汉,爹娘这么被奸人害死,你理当为他们伸张。但奶奶也不想让你凭白的去了这些不值得的事儿而丢了性命啊!”

“奶奶…孙儿知道!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肖东跪着行了几步,到奶奶身边!

小楠跪下,“奶奶,今天都是楠楠的错…楠楠以后一定会小心的!”

东子奶奶朝小楠招招手,小楠也上前,“奶奶知道你们青梅竹马,感情好,可是,还是那句话,无论什么时候,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东子和小楠点点头“奶奶,我们以后一定小心谨慎!”

东子奶奶挥挥手,“起来吧!今日多亏了有恩公搭手相救,咱们可一定要报恩!”

东子这才问肖远山,“大伯,今日救我们的人,您可问了姓名!?住哪儿?”

肖远山一脸后悔的模样,“都怪我糊涂,当时也是一心挂着江生的伤,也担心你们俩吃亏,居然也没问句恩公的姓名!”停了下又道,“不过,听口音,并不想郡城当地人!”

江生的娘子,大丫的娘道,“她们下午就来了,一直在村口等着,还带了大包小包的东西来,”说罢,指指角落堆着的东西,满脸难为情,“我看他们穿着贵气,以为她们不是好人,连门都没让他们进…”

郎平过去翻了翻那堆东西,惊喜的道,“有吃的,还有米面…还有布!”这些都是他们缺的…

众人一听,顿时满脸喜色上前去翻看!

只有肖东眉头更是紧锁,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到这里来,还带了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目的?!

东子的沉默让本来高兴起来的大伙都陷入了沉默!

东子奶奶站起来,“东子,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是什么目的,今天两次帮了我们,那就是我们的大恩人!人一定要知恩图报!”

一席话,让肖东舒展了眉头,是啊,管他们想干嘛,他们能这么帮自己,那就是他肖东的恩人!紧跟着又皱起眉,“可我们连他们在哪儿都不知道,怎么感谢?!”

郎平这才道,“这马车是他们的,让我明日还到一号码头去…”

说到一号码头,众人都沉默下来…。

东子奶奶年纪最大,心知大伙儿又触到了伤心事,摆摆手,“不早了,都去睡吧!明日再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