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水到渠成/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说秦星,玉芊还有红鸢三人,这一路上是连个问路的人都没有,从城北走到城南,一直都到天微光,早餐摊子都摆了出来,才看到城南两个字。

玉芊扑上去,抱着那界碑,激动不已,“我长这么大,还没走过这么多路…”

秦星和红鸢其实还好,见玉芊这个模样,忍不住好笑,“你啊,平时锻炼少了!每日早上锻炼的时候,你偷懒了?”

玉芊撑在界碑上,“我才没有偷懒…你们知不知道我们走了多久啊…有两个时辰吧…都可以从咱们村儿走到镇上去了!”

三人说着话,又在已经摆出来的早点摊上各自吃了一碗面,问好了路,直奔鲁邢那儿!

到了地方,不是很起眼的一处宅子,什么门匾都没有,周边倒是不冷清。

红鸢上前去敲门,刚抬手,门吱呀便开了,大朗探出身子,看见红鸢,惊喜的道,“红姑娘。你们回来了?”后面呼啦一声,围上来好几个人!

张恒和鲁邢迎出来,“你们可算是回来了,我们刚准备去城外找你们!”

秦星和玉芊对看一眼,玉芊连忙道,“明辉还没回?!”

张恒是知道秦星让明辉要去探庄府的,这会儿一听说还没回,心里一咯噔,还是沉稳无比的道,“进来再说!”

众人一起进了门里,秦星扫了一眼,一进去是个小院子,左右有几间厢房,走进中厅,坐下,看到后面又是个院子,左右各有两个门,想来后面还有地方。也不急着去看宅子,皱眉,“明辉一直也没回?!”

鲁邢站在门口,“孝…”接收到秦星的示意,改了口,“公子没有和姑娘一起吗!”

玉芊心里慌起来,“我们事情办完就分开了…”几步走到秦星身边,“星儿,你说,他会不会出事了?”

秦星沉吟了一会儿,“应该不会,他的身手你应该信的过!”

玉芊心提着,但还是点点头,“对对对,那么多杀手他都没事儿,这只是去探一探路,能有什么事儿…”虽然自己安慰自己,但还是忍不住心慌意乱!

红鸢走上前,“姑娘,不如我出去打听打听?!”

秦星默了一瞬,“先不着急,暂且等一等…”说罢,对大朗他们道,“你们先出去吧,先歇着,后面还有很多事!”

二妞立马道,“走吧,咱们去把院子都收拾收拾。”转身带头走了出去!

鲁邢看着秦星,“姑娘,城外那…”

秦星摆摆手,三言两语把昨日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

鲁邢和张恒睁大了眼,这么一晚上的时间,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张恒看了看秦星,关心的话没有说出口!看着众人有些沉重的表情,有心缓和一下,于是颇有些自得的道,“那船布,应该问题不大了!”

秦星闻言,看向张恒,“哦?!怎么回事!?”

张恒便道,“我没有去找梁老板,我直接找了他的夫人…说我愿意给他加一层的利润,全部吃下,连货都不用铺下去,我直接提走!”

秦星不禁挑挑眉,张恒去找梁老板的夫人确实要好多了。缺银子,有孩子,又刚死了婆婆,这女人肯定想把银子拿在手里稳妥,尽管梁老板估计想靠着这一船布翻身,但摊子铺大了,能不能成的还不一定!被小妾卷了银子跑了,夫人不仅没闹,还拿出了私房银子,这时候梁老板对他的夫人想必是言听计从。

张恒接着道,“而且,他名下的四间铺子,我说动她卖给我两间!”

鲁邢跟着笑起来,“姑娘,我们如今在郡城有三间铺子,还有这处宅子,若是再加两间,咱们就有五间铺子了!”

秦星看向张恒,“你可想好这铺子弄来做什么?!”

张恒自信的道,“这个昨个儿路上我就想好了,姑娘放心!”

秦星听他这么说,便也放了心,这些事儿她不操心,她提供点子,不管操作!“这些事,你处理!”秦星转头看向玉芊,她正焦急的在门口走来走去,适才在路上还嚷着回来就要睡觉的人这会儿满脸的担忧。

“玉芊,你别担心…。”后面的话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安慰!若是换成明轩,她也肯定担心!

玉芊抬起头,看向秦星,隐隐有些要哭的表情,“星儿…”

秦星站起身,刚想开口安慰她,红鸢惊喜的声音传来,“殿下回来了!”

秦星和玉芊同时一愣,看向门口,只见那一身长衫,一晚没睡,略有些疲惫的样子,却笑意盈盈的模样,不是明辉是谁?!

玉芊一见,不管不顾的冲过来,一把抱住他,嘴里嘟囔着,“你到哪儿去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明辉手脚有些僵硬的任凭玉芊抱着他,缓了一会儿,才拍了拍玉芊的背,“我被人跟踪了,甩了几条街才回来。”

说的轻描淡写,却是让玉芊一阵心慌,慌乱的扶着他的胳膊,“什么人跟踪你?你有没事?是不是杀手?!”她第一反应会不会是在清州城外追杀他的人…

明辉看着略有些憔悴,眼睛里却盛满了担忧的玉芊,笑了笑,“不是…”

玉芊看到明辉的笑,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脸色一红,退后几步,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明辉却是上前两步,认真的道,“我没事儿…”而后上前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红鸢,快给我倒杯水来了,渴死我了!”转头看向秦星,“四嫂,昨儿个,庄严三个府邸我都去探了!你猜怎么着?!”

明辉安全回来,她也着实松了一口气,当下也不着急了,慢悠悠的道,“说来听听!”

明辉身子直起来,“看来四嫂说对了,这东西,应该就是在庄家大夫人那里!”

张恒,鲁邢,玉芊和红鸢都是好奇的看着明辉。

秦星却不甚在意,示意他接着说!

明辉一口气喝光红鸢递过来的茶水,这才道,“我昨儿晚上先去的二夫人府,因为我觉着那里最有可能,去了后,那府里巡逻的是一拨一拨的,我更是认定在那里了,结果,外紧内松,除了外围有巡逻的,里面压根儿没人…。那三夫人处同样如此,那守卫的,比二夫人处更甚!等我到了庄府,有了经验,小心的很,结果,外围没人,里面却是戒备森严,我还发现,居然有暗卫…。”说罢,有些沮丧,“而且,凭我的身手,进不去…。等我退出来后,发现有人跟上我了!”

秦星点点头,与她预想的差不多,其实一开始她也觉得有可能在二夫人那里,越是不受宠,越是可能为了掩人耳目!

但她听鲁邢提到,这二夫人有个儿子,便否决了这个猜想,古人最重视传宗接代,尤其是又有身份之人,重男轻女,那是骨子里的!

庄严这种人,自是不用说,那么他就一定不会让他的儿子陷入危险中…说白了,这些证据就是一个定时炸弹,若是一旦大白于世人,他庄严有可能就完了,但他可以完,儿子是绝对不能完的…。

三夫人那里不可能,因为他太宠爱她了,是真的宠爱,不然不会又有了小儿子…

那么唯一的就是庄府了,庄府里的人,一个人老珠黄的原配,两个女儿,两个年事已高的父母!秦星不会相信这个庄严会是一个敬重原配孝顺父母的人…所以,放在那里,是最有可能!而原配往往对自己的相公最是死心塌地,而父母也是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孩子,所以,放在庄府,是最有可能!

如此这般一分析,明辉连连点头!

鲁邢笑着道,“姑娘,您可真是妙算!”

秦星摇头,“这不是什么妙算,稍加细想,就能得出结论了!”

张恒这才道,“那就算知道了在庄府内,可进不去,该怎么办?!”

明辉也是有些恼火,“我试了几次,连内院都没有进得了!”

秦星却是问道,“你能确定是最后在庄府出来被跟上的吗?!”

明辉肯定的点点头,“我确定,而且身手不低…”

秦星眯了眯眼睛,“看来这郡城也不太平啊!”

玉芊在一边道,“不如,我们回去吧,这生意嘛,哪里不能做?!”她有些担心,心里总是有些不好的感觉!

明辉摆摆手,“你不要太担心,咱们若是能在郡城站上一席之地,四嫂的商业王国,会如虎添翼!要知道,郡城再过去,就是南璃最大的凤城…。这一路做过去,咱们就可以挥师京城了!”

玉芊皱眉,“可是…”哪怕明辉现在回来了,她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也说不上是为什么!

秦星知道玉芊的心思,离京城越近,她其实是越不安的…估计是怕明辉从此就回去了吧!站起来,岔开话题,“咱们先去睡上一觉,这郡城不来也来了,既然这么老远来了,咱们不干它一番,多不划算!”

玉芊压下心里的情绪,点点头!

鲁邢转身对红鸢道,“两位姑娘的房间在右边最后的小院里,劳烦姑娘带过去。”他一个大男人,不太好带路!却在思索要不要添个丫头在这宅子里。

红鸢便带着秦星和玉芊朝后面的小院走去!她们走的中厅后的右边的门,穿过去,是一个小院子,有假山,还有厢房,再穿过一个拱形门,便是又是一个小院子,是个房间,院子里打扫的干干净净。随意推开了门,有三个房间都铺好了床,各自回了房间!

秦星进了房间,合衣躺下,刚闭上眼睛,便听到似有什么东西在扑打窗户,起身,走到窗边,意外的发现窗台上一只小巧的鹰正盯着自己,秦星愣了下,看着这只陌生的小东西!

红鸢在听到声音的第一时间也起来了,这时看到这只鹰,惊喜的道,“姑娘,这是白鹰掌使驯养的鹰,宝贝的很!千里之外就能寻到人…一定是四爷给您写信了!”

秦星便也惊喜的看着这只鹰,真的在它的腿上绑着一个小纸筒!伸手去解下,那鹰居然还用头去触碰秦星的手臂,灵性的模样让秦星大为欢喜!一手快速的打开信纸,一手去抚摸它的头!

信很简短,第一句话便是,“吾爱,星儿。”

看的秦星脸一红,红鸢见此,识趣的退回自己的房间!

秦星将鹰抱回房里,放到桌上,坐到桌边认真的看信!“吾爱,星儿,一别几日,你可好?!莫要太操劳,多加保重!此鹰名为青啸,以后为我们二人传信专用。盼归!”

短短几句话,秦星看了好几遍,苍劲有力的字,仿佛映出明轩的笑容!

秦星翻箱倒柜的找出了纸笔,提笔回信,却想起明轩笑话自己“字不如人…”,好笑的提起笔,落下几个字,“信已收到,不日就归,勿念!”秦星将信绑上青啸的腿,笑着摸了摸它的头,“辛苦啦,小青啸…”将青啸抱到窗口,青啸拍拍翅膀,呼啸而去…不一会儿,便只剩下一个小黑点,然后消失不见!

秦星返回到床上,带着笑意,沉沉的睡过去!

这一觉,便睡到了晌午,起床,正是饭点的时候!

玉芊还没起,秦星带着红鸢四处走了走,左边和右边格局一样,红鸢看着那么多房间,“姑娘,这么多房间,再多十几个人也住的下了…”

秦星倒是不在意,郡城商铺若是多了,有这样一个联络点,也方便点!再说,她若是真的想吃下这里所有的码头,怕是这都不够!

两人慢悠悠的走到前厅,意外的看到了几个人!其中有两个秦星认出来,是大伯肖远山和郎平!另外还有一男一女…秦星看明辉正在和他们说话,秦星挑眉,暗想那应该就是肖东和小楠!

远远的看到秦星走过来,鲁邢喜形于色,“姑娘,肖东他答应跟着我们一起干了!”

秦星嘴角翘了翘,也不多说,走过去。

肖远山拉过肖东,“东子,楠楠,快,给恩公磕头!”

肖东皱眉看着秦星,神情倔强!

张恒拦住,他知道秦星不喜这个!“秦姑娘不喜欢,你们随意便好!”

肖东便颇为江湖的抱了抱拳,“姑娘大恩,日后一定加倍报答!”

秦星打量了这肖东一眼,浓眉大眼,身材高大,看起来似有一把子力气,旁边的姑娘,年纪看起来十八九岁,白净纤瘦,身上虽然打满了补丁,但干干净净,让人看了舒服!

最让秦星喜欢的是,这两人眉眼间没有被生活所压而带来的愁苦,眉眼舒展,一片坦然!有意想为难为难肖东,秦星不客气的道,“你打算如何报恩?!”说罢,还颇有意味的上下扫了他一眼!

肖东脸色一红,“我有手,有脚,也不怕苦!”

鲁邢不解的看着秦星,生怕秦星这一黑脸,吓坏了这上门来的肖东!

张恒和明辉却是一脸笑意的看着肖东。

小楠走到肖东身边,一脸温柔的道,“姑娘,我们没啥本事,但有的是力气,也能干活儿,以后,一定任凭您差遣!”

秦星不看小楠,盯着肖东,“你不怕那庄严了?!”

肖东神色一僵。肖远山和郎平也是愣住!

鲁邢轻喊了声,“姑娘…”

秦星不搭理他,直直的看着肖东!

肖东神色坚定,看向秦星,“我既然跟了姑娘,那就是姑娘的人,姑娘自有法子解决!”

秦星哈哈一笑,转身看了眼鲁邢,“还不准备饭菜…客人们都该饿了!”

鲁邢一头雾水,却还是赶紧站起来,去后面厨房,因为人多了,二妞和大朗都去厨房帮忙去了!

肖东看着一脸笑容的秦星,“姑娘…”

秦星坐下,干脆直接的道,“你们明日都搬过来,这宅子虽然不能一人一间房,但几人一间,还是住的下的,以后,你们就是我秦星的人!”秦星很满意肖东的回答,既然要跟着她做事,若是畏手畏脚的,那能做成什么事儿?!一个庄严而已,她还不放在眼里,就是赫连明德,赫连明晨,她也并不担心!虽然她没有很高的身手,但她有脑子,她就不行,她一个在现代摸吧滚打的人还弄不赢这些古人!

肖远山神色激动,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放,“姑娘,这,这不太好吧!”

郎平机灵的道,“大伯,我们都已经是姑娘的人了,就要听姑娘的安排!”

肖东神色不变,看着秦星,“秦姑娘,我虽然答应跟着,但是,我们也有原则,第一,不给官府卖命,第二,不干伤天害命的勾当!”

秦星一愣,转头问张恒,“鲁邢还没给他们说要做什么?!”

张恒笑着摇头,“鲁邢去取姑娘们留在码头的马,不知怎么就把他们带来了,这几个人一来,就说要报恩!鲁邢就问他们愿不愿跟着我们干,然后他们就答应了…再然后你就出来了…”

秦星眼一瞪,“搞半天,什么都没说啊…。”而后看向肖东,认真的道,“你说的两条都可以满足你!而且,我还可以答应你,你们的仇,我们帮你报!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擅自说什么报仇的话!另外,以后,我可以帮你们在一号码头安家!”

此话一出,不仅肖远山变了神色,郎平,肖东,小楠皆是复杂的看着秦星,脸上的不可置信,激动,兴奋,感激,各种神情都有!报仇!这是他们无数次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若是能报了仇,那沿江村一村的冤魂就都能瞑目了!

噗通一声,肖东这次主动跪下去,神色动容,“不敢奢望能在那里安家,只是姑娘若是能帮我们报了此仇,我等必将当牛做马,忠心不二!”另外三人也一起跪下去!脸红激动,一号码头,那是生他们养他们的故土,多少次梦里回去!如今,若是真能在那里安下家…肖远山红了眼眶,恭敬的磕下头!

秦星皱眉,摆手,“这磕头的毛病要改改…”

张恒便上前,一一将他们扶起!“以后在这里,没有这规矩!咱们这里人多,以后就是一家人!现在这里还没有发展起来,等吃完饭,我再详细的和你们说说我们的计划!”

肖东便站起来,神色已经恢复自如,“好!我们一定听从吩咐!”

午饭是相当的热闹!坐了两大桌!

玉芊没有起床,红鸢去叫她的时候才发现她发烧了,明辉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跟在秦星身后就进了屋子。

鲁邢忙安排人去找大夫!

张恒站在门外不好上前!

玉芊的头发都汗湿了,脸色红的不正常。

秦星探了探温度,怕是三十八九度,皱眉,“红鸢,和二妞去弄一大桶温水来!”

红鸢转身便和跟在身后想帮忙的二妞一起出去!随后来的小楠也连忙一起!

玉芊烧的混混沉沉,明辉焦心不已。等水弄进来,一把抱起玉芊,将她放进大木桶里,闭了闭眼睛,转身出去!

秦星带着红鸢几个,合力给玉芊泡了个澡,喝下熬好的汤药,玉芊又沉睡过去!

留了明辉和红鸢照顾她,秦星和张恒出去安排大朗和肖东他们的事情!

------题外话------

大家周末愉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