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码头开工/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午时分,秦星安排了鲁邢手下的另外两个人,和大朗他们弄了三辆马车,跟着肖东他们一起去接城北城外的其他人!二妞自告奋勇的去收拾其他空屋子。

一下午的时间,谁也没闲着!

秦星和张恒鲁邢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将郡城附近所有的码头都列了出来。按照秦星的想法,暂时以肖东他们为首,以一号码头为起点,成立一个码头运输队,从下货到送货上门,商户不用费心,只需要提供到货时间,码头,数量,其他的他们来完成!而他们就根据货的数量大小来报价格。肖东他们十来个人是肯定不够的,但做起来后码头上那些零散的劳力自然也会加入到他们!

鲁邢神色激动,握紧拳头,“秦姑娘,师兄,若是这码头的事儿弄好了,那我们…我们…”

张恒笑着摆摆手,“你啊,先别激动,等第一笔订单接到了你再高兴也不迟!”

秦星说的口干舌燥,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才道,“第一笔单子就要靠张老板了!”

张恒一愣,“靠我?”

秦星挑眉,“梁老板那船货…”

张恒一拍头,“差点忘了大事儿,快,鲁邢,给我安排辆马车,约好申时去听答复的…瞧我这记性!”说罢,急急站起来,就往外面去。

秦星看看天色,起身去后院,看了看玉芊,喝了两次药了,脸色恢复正常,只是,还在昏睡,估计是昨天晚上累到了,早上又为明辉受了惊吓。

秦星看了看一步也不敢离开的明辉一眼,摇摇头,回了自己房间,这本来没在计划之内的运输队还要完善一下才行!他们这运输队一旦做起来,码头上以前的零散劳力绝对会受到冲击,搞不好会起冲突,所以这招收的事儿也得想好,怎么付薪酬,怎么签订劳动合同,也得弄好!写着写着,秦星突然想到,这肖东们出现在一号码头,引起官府注意怕是少不了的!但秦星也不担心,合理合法,正当的生意,怕他不成!?只是这庄严要办了他,就一定要拿到证据,如何拿到证据呢…。秦星停下笔,却一时也没了办法!

天色很快暗下来,一直到戌时,肖东大朗他们才回来,三辆大马车,挤满了人,一下车,看到高门大宅,都惊呆了,不敢上前!鲁邢出面迎的他们,秦星避着没见,她不习惯这种肯定又是感恩戴德的场面!

“鲁掌柜,咱们一共三十四个人,除了两个老人,五个孩子不能干活儿以外,其他都可以干活儿!”鲁邢刚他们安排下来吃饭,肖远山便站起来给鲁邢道!

东子奶奶大声道,“谁说我老婆子不能干活儿,洗衣做饭,缝缝补补,都是可以的!”

大丫也站起来,一脸的不服,“大爷爷,我也能干活儿,我力气大着呢!”另外几个小孩子也纷纷嚷嚷道,“我们也可以干活的!”

鲁邢便笑着道,“秦姑娘说了,老奶奶以后就好好安享晚年,咱们这几个小娃娃啊,得送去书院,好好学习!另外,在还没找到做饭的婆子们之前,还请大家伙儿要自己动手了!今儿啊,还幸亏有二妞,不然,咱们这会儿啊,还吃不上饭!”

大丫的娘马上就站起来道,“找什么做饭的婆子,只要不嫌嫂子我做的难吃,以后的饭,就由咱们几个嫂子们做了!”

另外几个妇女连声道,“是啊,外面咱们使不上力,但这家里啊,你们就放心,一定收拾的妥妥当当!”

鲁邢有些为难,正想要不要去问问秦姑娘,张恒的声音响起来,一脸的笑意,看的出他的事儿也顺利的很,“鲁邢,这事儿就按几位嫂子们说的。”说罢,喜形于色的对肖东他们道,“你们啊,好好吃饭,吃完好好睡上一觉,明儿咱们就要开始干活儿了!”

肖东肖远山们一听有活儿干,神色就激动起来,他们乞讨了很多年了,在庄严发现他们之前他们还能找些零活儿干,但庄严发现他们之后,就再也找不到活儿干了,只能靠乞讨过活!都激动不已的端起饭碗,看着桌上有鱼有肉,都眼眶红红。

“张先生,那咱们呢,明儿有活儿干吗?”大朗在一边儿急急的问。

张恒摆摆手,“你们啊,不急,也快了!不过,明儿也可以去帮忙!”由于有了码头这一头的事儿,肖东他们便从快递网点的计划中划出来,由大朗他们补上!

大郎含着饭菜,连连点头,“有事儿做就好,老这么白吃饭心里不是个滋味!”

二妞便道,“鲁掌柜和张先生自有安排,到时别偷懒就是!”说完对鲁掌柜道,“鲁大哥,我把左边的院子都收拾出来了,我们有十个人,肖东大哥他们有三十多号人,只怕是不够住啊!”

鲁掌柜笑着道,“没事儿,右边下午也收拾了,也可以住!”

二妞有些为难的道,“可是,姑娘她们…”秦星她们住在右边,他们这些人住过去,怕是不好。毕竟有外男!

鲁掌柜摆摆手,“姑娘说了,无妨,后院有独立的小门,进出也方便。而且姑娘说了,她这里没这么多规矩,大家都随意些!”

东子奶奶叹口气,“想不到老婆子我老了老了还能过上这样的日子…”

小楠安慰道,“奶奶,咱们以后的日子会更好的,您可要好好的保重身体!”

这日,宅子里热闹的很,四十多号人,住的是满满当当,除了最后的小院还是一样的安静。

半夜玉芊醒了一次,明辉喂了一次水,依旧守着不敢离去!

秦星在郡城忙着她的商业帝国,明轩在清州看似淡定却心焦的等着林十,林十去了十日了,最迟,也就在这两日就该回了!

赫连明德看着手里萧妃写来的质问信,脸色铁青,玄铁在一边大气不敢出!主子已经一连几日都是这种面无表情的模样了,准确的说就是青山那事儿之后就是这样了,今日收到京城来信以后,更是脸色铁青的吓人!

赫连明德将手里的信轻轻的放到桌上,身子靠向椅背,低头沉默了一会儿,仰头突然笑了,“想我赫连明德处处算计,处处谨慎,没想到被个小女子给算计了…”嘴角含着笑,颇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玄铁瞄了一眼桌上的书信,一看,皱眉道,“主子,我们这就回去?!”

赫连明德扫了眼书信,沉默片刻,“不回…!”

玄铁微微惊了一下,那信他看清楚了,是萧妃亲手书写的,想必青山的事儿已经传到京城去了!“主子,属下认为,这个时候您还是回去的比较好!陛下那里…”玄铁见赫连明德没有说话,继续道,“清州这边,有明王在这里,咱们只要盯住了他就可以了…”

赫连明德扬起手,“这事儿不要再说了,本王自有分寸!”

玄铁皱眉,看了赫连明德一眼,心道不好…。

清州最大的酒楼里,赫连明晨搂着红袖,看着对面的陈开富,“我说陈大人,你不好好在府衙待着,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陈开富看着赫连明晨搂着的红袖,带着审视的目光看了一眼红袖,才道,“王爷,卑职有重要的事情跟您说。”

赫连明晨知道陈开富是让红袖出去,他无所谓的楼着红袖,“陈大人尽管说…无妨!”

陈开富想了想,便道,“王爷,今年这征兵的事儿,可能有变动…”

赫连明晨眼一瞪,“怎么变?”

陈开富便道,“贤王盯得紧,不光是征兵,还有马匹的买卖。如今,我们要赶紧摸干净这一切,以免…。”

赫连明晨满不在乎的道,“盯得紧又如何?!我怕他不成!”

“王爷,卑职担心的是陛下那里…。”陈开富脸色纠结。

赫连明晨摆摆手,满脸鄙夷,“我说岳父大人,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如今你倒是担心上了?”

陈开富神色一僵,“往时不同今日!从前这清州没有贤王!”

赫连明晨不耐烦的道,“什么变动不变动的,本王不管,本王只要银子!”

陈开富僵住,半晌说不上话来!陈仁善被赫连明辉弄进了大牢,到今天也没有放出来的意思!陈家大部分的生意都停滞不前,清山陈府也是一团糟,没个主事的!若九月征兵的银子也弄不上来,那哪里来的银子给这位大祖宗!

赫连明晨看陈开富的神色,浑不在意的撇了下嘴,迎上红袖含情脉脉的眼睛,心头是一阵荡漾!正要挥手让陈开富出去,就听他道,“王爷,近日这传的沸沸扬扬的流言…”

赫连明晨一愣,笑起来,“哈哈,我说岳父大人,这种无稽之谈你也信?!”

陈开富神色认真起来,“王爷,您得注意着些,若是传到圣上那里,对您可是不太好!”

赫连明晨摆摆手,“父皇还不知道本王?他听到或者不听到本王都是这样,本王早习惯了!”赫连明晨心里是懒得理会的,在康顺帝的心里,他始终是冥顽不灵只知道玩乐的纨绔子!但那又怎样,他无所谓!他是南璃的嫡子,这南璃的天下迟早是他的。若不是母妃非要他来找什么宝藏得父皇欢心,他才不来这鬼地方!

七月底的郡城码头,如往常一样,天刚刚亮,便陆陆续续的停靠了许多的船只。又和往常不一样,因为这日,这码头上来了一支雄赳赳昂昂的队伍,抬着一张桌子,摆放在码头显眼的位置,两盏茶的时间搭起了一个棚子,一大桶的凉茶,一个高大的汉子还抗了一大块牌子,鹰字号运输队!

天光大亮的时候,陆陆续续的有商户和零散的劳工,找活儿的,找人的,络绎不绝!

不多时,鲁邢带着肖东十五六个人,一人扛着一个大大的包裹向码头走来!虽然扛着大包,但一个个神色兴奋,脚步轻松,队伍整齐,速度也快,码头街边停着的三辆大马车,满满的货物不到半个时辰便搬完了!纷纷回到棚子里喝凉茶!

周围的人这才注意道,原来这些人都是这个鹰字号运输队的,原来都还搞不懂这个运输队是干嘛的,原来就是一样抗大包的啊!

零散的工人们虽然都觉得好奇,但也仅仅好奇而已!

那些商户们却都跃跃欲试,看到肖东他们速度快,人也多,还不用一个个人去找,省事儿,但又拿不准是怎么个弄法儿,踌躇着观望不上前!

小楠笑眯眯的对棚子外站着的一个商户道,“这位老板,您是要找工人吗?!来来,外面热,您到棚子里坐会儿,喝杯凉茶!”

小楠这一招呼,这商户也就笑着上前,坐到棚子里,“你们这个什么运输队,是怎么个请法儿?”

小楠便笑着道,“老板,那得看您有多少货,要搬到哪儿去…”

一来一往,聊了一盏茶的时间,那商户痛快的道,“好,那就这么定了,若是今儿合作的好,以后我的货就都交给你们了!”

小楠连忙道,“老板一定放心,以后啊,您只要有货,去城南的九街七十四号找我们掌柜定好时间就可以了,您都不用费心到这码头上来了!”

那商户一听,来了兴致,“哦?我只要告诉你们时间和货量就可以了?!”

小楠点头,“是的老板,您只要定好了,其他的不用您操心!”

那商户觉得还挺新鲜,“那成!今儿只要这事儿做好了,我还可以把我们的那些朋友都介绍给你们!”

小楠转身拿出一纸合约,上面注明了日期,时间,货物数量,及运达目的地!“老板,您看看这个协议,咱们是正规的队伍,每次您雇佣我们之前,双方清点之后,都要签下这协议!以免中途出错!”

那商户拿着协议,边看边点头,“不错,不错,这样就更放心了!”说罢,对小楠道,“那跟我去清点清点我的货物!”

小楠转身对郎平道,“郎平,你去清点货物!”

郎平便笑眯眯的上前,“好嘞!老板,您这边请…”

小楠和郎平一个负责接待,一个负责和商户老板交接,这是秦星安排好的!

这日大朗他们没有来,秦星给了他们一人一两银子,让他们去逛把郡城先熟悉起来!要把快递网点建立起来,首先要熟悉身边的环境,然后在辐射到周边地方!

这一日下来,码头上的订单是络绎不绝,闻风而来的,除了一号码头,还有另外几个码头!

日头偏西,拿着一叠订单,神色兴奋的小楠对肖东道,“东哥,你看,这些都是咱们的订单!”

肖东擦擦脸上的汗,眼里带着柔情,“我瞧见了!看你那兴奋样儿!”

小楠笑眼弯弯,又举起一包银子,“东哥,你看,这些,都是今天的订金,仅仅是订金呢!”

肖东一把将银子塞到怀里,四周警觉的看看,“小心点,这银子可不能给弄没了!”

小楠点点头,“嗯,秦姑娘信任我,让我收银子,我一定不能出错!”

肖东看着小楠,“小楠,姑娘说了,以后每个月都会发银子给我们,等我攒下银子,我就娶你!”

小楠脸色一红,又羞又急,“说正事儿呢,乱说个啥!”

肖东神色认真,“小楠,我肖东对不起你,我没用!是我太自私了,总想着报仇,总想着带着大伙儿挣银子,这么多年,也没给你个交代!如今,遇到了贵人,咱们总算是有希望了!昨天我给我奶奶说了,她也同意!”

小楠眼里含着泪,她已经十八了,平常这个年纪的姑娘都已经是几个孩子的娘了,可是她不后悔,看着肖东,点点头!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早就把自己当做他的人了!

“东子,这天儿还早,咱们再干一趟吧,我看那杨老板也挺急的!”肖远山擦着汗走过来,没注意道小楠激动的神色!

肖东摇摇头,“秦姑娘特意嘱咐了,太阳落山咱们就收工,再多的活儿也不干!这是一个队伍的规矩!”

肖远山无奈的点点头,“唉,我是想着,咱们不仅吃着姑娘的,还住着姑娘的,还每个月该发银子,咱们应该多干点活儿!”

小楠恢复好情绪,“大伯,姑娘说了,咱们工作的时候多卖力就行了!不差这一时,咱们时日还长呢,不靠这一日!”

肖远山这才点点头,笑着道,“那行,他们还有最后一趟,今儿就收工了!郎平那小子还在那边儿和几个老板交接呢!”

小楠收好订单,将棚子整理了下,等着其他人回来一起回家!

郎平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身后还跟着气势汹汹的几个工人模样的人,“东哥,这些人今儿一个活儿都没接到,这会儿找我麻烦呢!”

肖远山和肖东对视一笑,小楠也笑了,秦姑娘说的话果然应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