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危机出现/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肖东他们领着一群十多个码头零散的工人回到住处的时候,正遇上秦星和鲁邢在门口说事情!鲁邢看到众人,忍不住高叹,“秦姑娘果然是料事如神!”

秦星看了眼那些带着不满,也带着好奇,又带着期待的眼神的众人,微微笑了笑,她一点儿也不神,只是人心看的比较透彻而已!当自己的利益受到了威胁,当然会有不满!但是商户显然更喜欢这种有组织性的队伍,速度快,更便捷!交给鲁邢处理,自个儿又回了后院,玉芊这过了一日,还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她有些放心不下!

不需要费很多的口舌,鲁邢便又招收到了十二名工人!问询了这些工人,得知都有住处后,鲁邢便给他们每人发了一纸合约,都是秦星白日里拟定好的,规定什么时间上工,什么时间放工,什么时候发银子,每日还管一顿午饭。并且一个月可以有两天的休息,只要提前和队长肖东打好招呼!若是不打招呼又不上工,就要扣钱!

一开始拿着合约一脸懵的工人们在听了鲁邢的解说之后,个个喜逐颜开,喜不自禁,这等于是以后都有了保障,还不用他们自己去揽活儿,合约上写的清楚明白,就算没有活儿,银子也会照给,以前做了今天愁明天,早上天刚亮就出门,晚上天黑透了才能回家,有时候银子挣不了几个,连中午饭都不敢吃,现在又这么好的事,一个个二话不说,便拿起笔,鬼画符似的签了个所谓的字,一式两份,带着自己那份合约兴冲冲的回了家!

肖远山苦着脸对鲁邢道,“鲁掌柜,今儿咱们午饭都吃了一两多银子,太贵了,明儿又多了人,那要更多!”一两银子放在以往,他们三十多个人,可以吃上个把月!现在他们十几个人,一顿就吃了一两多,他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鲁邢笑着摆摆手,“姑娘说了,咱们都是下力气的人,不吃饱怎么干活儿!今儿中午在酒楼给大伙儿定餐也是暂时的,等咱们在码头那里租到地儿,就在那里做饭,也就省多了!但是,姑娘说了,不管咋样,都得吃好,吃饱!”

肖远山这才笑了,心生感慨,“像秦姑娘这样的东家真是很难找了!”

肖东便道,“大伯,咱们干活儿不含糊就行了!以后姑娘让我们干啥,我们就干啥!”

鲁邢也跟着感慨,“你们啊,算是跟对人了!”说罢,又拿出一张合约,“来来来,你们也有合约!姑娘说,你们的工钱呢,和其他人一样,不过你们呢,我们提供住处,一日三顿,都归咱们管!”

肖东皱眉,“我们不用签,姑娘怎么说怎么好!”

鲁邢笑着摇头,“你们啊,虽然和外面招收的不同,但该有的权益还是要有!所以这合约签了对你们是有好处的!”

小楠便道,“我们不需要什么好处!姑娘给了我们安身立命的地方,又让我们能堂堂正正活着,我们只想努力干活儿,报答姑娘!”

肖远山点头,身后的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鲁邢一脸为难,张恒从停下的马车上跳下来,笑着道,“什么事儿都站在门口啊!”

鲁邢走过去,“师兄,姑娘给拟的合约,他们不想签…”

张恒摆摆手,笑道,“肖大哥,你们啊,就签了吧,不然姑娘心里不舒坦啊!过些天,这边的事情一了解,我们就要回清州去了,这郡城还得你们撑着,若是你们不签这合约,姑娘走的不安心啊!”

肖远山郎平小楠都一脸为难的模样看着肖东,肖东沉默了一会儿,“那咱们就签吧!不是为了什么好处,就是想让姑娘放心!”

鲁邢便高兴的上前,“就是嘛,来,东子,你是队长,这合约,你代表!”

张恒便转身去取马车的东西!“肖大哥,郎平,过来,帮我把马车上的东西拿下来!”

肖远山们过去帮忙取东西,两大包布料,三四个人合力才弄到门口,小楠不解,“张老板,咋弄这么多布料?!”

张恒笑道,“这一包是咱们的工作服布料,这一大包是姑娘说给你们做衣服的!”

“工作服?!给我们做衣服!?”小楠惊到!

张恒又转身去取东西,边道,“咱们啊,以后在码头上都穿有咱们标志的统一工作服!人家一看啊,就知道是咱们秦氏运输队的!”说着又从马车里拿出一大块招牌,向门口走来!“另外那一包啊,是姑娘专门给你们选的布料,一人两身衣服,到冬天了,再弄冬衣!”

小楠一下子就红了眼眶,看看身上的衣服,都是从大户人家门外的垃圾堆里找的丢了的衣服,洗洗干净,缝补缝补,穿了一年又一年。长这么大,都记不得上次添置新衣服是什么时候了!

肖远山如何不理解小楠的心情,拍拍她的肩膀,眼里的感激不用言语!

郎平到底年纪小些,一听有新衣服,立马乐起来,“那我是不是有新衣服穿了啊!太好了,我都还没穿过新衣服咧!”

张恒笑着将招牌放门口,笑着道,“一会儿吃过饭啊,还要请几个嫂子们帮忙给大伙儿量个尺寸,这做衣服的活儿,估计还得劳烦她们了!”

肖远山笑呵呵的道,“那这事儿啊,她们可厉害着,就是东子奶奶,那也是一把好手,就算眼睛瞧不见了,平日里咱们衣服要缝补的,那也是缝的细致的很!”

郎平蹿到张恒身边,看着那块竖着的招牌,念道,“秦氏商行郡城分部办事处”

张恒看着郎平,笑道,“不错嘛,能识字是好事儿!”

郎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跟着东子哥学了几个字!大伯以前在咱们村儿教书呢!”

肖远山感慨的道,“唉,这些孩子们都聪明,就是啊…。唉!不说了!”

张恒点点头,“识字好,不管男子还是女子,都要识字的好!”

小楠看着招牌,不解,“张老板,这办事处是个啥意思?!”

张恒笑着道,“咱们这商行啊,不仅郡城有,其他的地方也都有,每个地方都会有这么一个点,就叫办事处!”

郎平指着秦字上面一个圆形的像只鹰的标志,好奇的道,“张老板,那这是个什么?!”

“这啊,就是咱们秦氏商行的标志!以后咱们的任何一个商铺的招牌上面,只要有这个标志的,就是咱们的秦字号!”张恒想起秦星说的什么logo什么的,还有什么商标,专利什么的,他都不懂,但他对这个秦氏商行是很喜欢的,而且这个标又代表了鹰部,他笑眯了眼睛,转身对郎平道,“郎平,去找鲁掌柜要个锤子,几颗钉子,咱们把招牌给挂起来!”

郎平乐颠颠的向屋里去,“好嘞!”

等合力把招牌挂好,秦星出来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白色底的上好木材,黑色粗体的大字,很是醒目!特别是最上面那红色的一只鹰,虽然小,也一眼就能看到,在秦星的心里,这鹰是明轩的代表!

晚上吃饭的时候玉芊总算是可以出来了,明辉只一日一夜的时间,便瘦了一圈,胡子拉碴的,看起来有些不修边幅,但看到玉芊好多了,笑呵呵的和众人一起热闹这吃饭,一点儿王爷皇子的架子也没有!

玉芊看着明辉的样子,几次要说谢谢的话都咽了回去!眼里又是感动,又是心疼,又是纠结的复杂,看的秦星都是一阵累,拍拍玉芊的肩膀,什么话也没说!

大丫跑到玉芊面前,“玉姐姐,你好些了吗?!”

玉芊笑笑,“我好了!你们啊,可都要注意了,一定不要生病啊,生病太难受了!”玉芊一觉醒来,家里多了这么多人,惊讶不已,听明辉说了才知道,原来是城外的肖东他们都搬来了!

“玉姐姐,咱们吃完饭去江边走走吧,这样你就会很快好了!奶奶说生病了不能总躺着,不然总是不会好!”大丫认真的道!

大丫娘连忙斥道,“大丫,玉姐姐还病着呢,怎么能出去走!”

大丫不解,“可是我们每次生病,想躺着,娘和奶奶就说不能躺着,要多走动的呀!”

大丫娘一阵尴尬,东子奶奶却是叹了口气!

秦星便明白了,他们病了没银子吃药,大丫娘她们又怕他们就这么躺着躺着就去了,只好逼着他们起来活动,至少是活着…心下微叹,苦命的人,都是一样的苦命!笑着道,“等吃完饭,我们都出去走走!看看郡城的夜景!”

二妞笑眯眯道,“我带路!今儿啊,我们把这郡城都给走遍了!”

明辉惊讶道,“一日的时间,这城南城北城东城西都走遍了!?”

二妞点头,笑着道“对啊,可是,虽然我们走的快,但路可是都记住了!”

明辉竖起大拇指,“你们厉害!”

秦星却皱起眉头,扫了一眼他们的脚,果不其然,本就已经要破的鞋子已经露出了脚趾!二妞的脚上还红了一大片!“吃完饭你们就早点歇着。”不容拒绝的坚定!

玉芊也看到了他们的脚,皱了皱眉,“你们的脚都不能再走了,得歇着!”

二妞往里收了收自己的脚,有些不好意思!

秦星神色认真的对所有人道,“你们的心思我都了解,无非是想多做些。但我跟你们说,现在只是刚开始,我们未来还有很长的日子,不是这一日两日的事儿,若是一开始大家都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那后面该如何应付!?”

众人一听,纷纷低下头。

张恒笑着站起来,“大家都是好心,我们都看在眼里,但一定要量力而行!今后,咱们的郡城办事处,就要靠着大伙儿了!咱们的运输队,以后就是肖东的队长,快递就是大朗的队长!两位队长要多费心,不仅要带领好咱们的队伍,还要照顾好咱们的队员!”

肖东和大朗站起来,大朗不善言语,肖东便道,“秦姑娘,张老板,鲁掌柜,你们放心,我们一定跟着你们好好干!”

吃过晚饭,大朗他们都按秦星的要求,去休息了。秦星安排鲁邢去给他们一人买双新的鞋子!而后带着大丫,和玉芊明辉,红鸢,还有肖东,小楠郎平他们去逛郡城夜景!

出了办事处,走了两盏茶的功夫,便到了江边的街道。江风微醺,街道上琳琅满目的商户,灯火阑珊,人来人往,热闹的很!

“星儿,你看,这江面好多船啊!”玉芊指着江面道!

肖东眼神微暗,“那些船都是有钱人家用来消遣的画舫…”那众多的船里,说不定就有庄严!

秦星抬眼看去,被装点的很漂亮的船只停在船面上!婉转悠扬的丝竹声传到岸上,吸引了很多人驻足观望!

肖东的想法没有错,这江上最大的一艘船上,正是庄严,左拥右抱,乐不思蜀!坐在两边的,一看就是这郡城的官员,那巴结的样儿都在脸上!“恭喜庄大人啊…又得了小公子!”

“大人真是雄风不减啊,这小公子以后定然是封王拜侯!”

“那是自然,虎父无犬子嘛!”

众人马屁拍的响,庄严听的也开心不已!端起酒杯,示意了一下,其他人纷纷举杯!“庄某,多谢各位的吉言…”

又是一轮的马屁声起,酒过三巡,从船外进来一个脸色沉稳,似身手不凡的的男子,恭敬的站到庄严身边,以只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大人,查清楚了!”

庄严眉头动了动,示意身边的两个歌姬到一边儿去,才道,“说!”

那男子压低了声音,“是外地来的一个老板,在郡城购下了几个商铺,但还看不出是做什么营生!但肖东他们跟着他在码头上搬运货物,如今还将他们安置在城南!”

庄严皱眉,“那老板可有什么背景?”

男子道,“目前看来还不清楚,只知道是清州来的,而且来了之后连续购下的商铺都价值不菲!”

“郡城有接应的人吗?!”庄严又问!

“没有,没有任何接应之人!”男子肯定的道!

庄严虚着眼睛,沉默一瞬,“肖东这些人都给我盯紧了!”

那男子低声道,“大人,留着这些后患始终是不安心,不如…”干脆利落的做了个摸脖子的动作!

庄严摆摆手,“不可…。”六年前,他意外得知了沿江村那些逃出来的人下落,本想要斩草除根,但遇到个老和尚,说自己命里已经犯了血光,不可再对其后人赶尽杀绝,否则怕是不得善终!他别的不怕,最怕他唯一的儿子出了事儿没人给他送终…于是只好派人去游说他们离开郡城,去外地生活,哪知他们居然死也不愿意离开郡城!他只好将他们困在城外,不仅不让周围的大夫给他们看病,更不许商户给他们活儿干,也不许商户卖东西给他们,任他们自生自灭…没想到不仅生存了下来,如今还跑到了城南…“将那老板的背景查清楚,若是一般的商户,先理后兵!”

男子点点头,“属下明白!”而后看着庄严明灭不定的表情,又道,“大人,那日闯府的人,属下已经安排了人在城里寻找!”

庄严严肃的点点头,眼里透出狠劲儿,“这个人一定要找到,他能夜闯我庄府,此人一定不能留!”

男子迟疑,“要除掉吗!?”

庄严肯定的点点头,“除掉!”开玩笑,夜闯庄府,此人必须除掉,他又不是沿江村的后人,还能除不得!?

男子点头,转身出去!

秦星他们在江边走了半个时辰,便往回走!

往回走的路上,明辉始终觉得似有人跟着自己,却又不能确定!不动声色走到秦星身边,秦星看了明辉一眼,点点头,她也察觉到了,确实有人跟着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