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半路遇伏/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辉和玉芊并排走着,秦星走在玉芊另一侧,红鸢走在秦星一侧,她也察觉到了有若有似无的目光跟着他们!

几人警惕的一直走到办事处门口,也没有任何事情发生,都觉得奇怪的相互看了一眼!

其他人进了屋之后,秦星和明辉在门口朝身后看了一眼,转身往大门处走!忽然,身后一阵风袭来,明辉身子一动,挥掌而出,堪堪要迎上来人,只听一声,“主子!”

明辉连忙收回掌,“天磊?!”

来人噗通一声,单膝跪地,“殿下,您可真是让属下好找!”

秦星仔细看去,和明辉差不多年纪,脸色激动,看着明辉。

明辉也是无比激动,上前将天磊扶起来,“天佑呢,怎么就你一个人?!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话一问完,明辉松开天磊,退了两步,戒备的看着天磊,“我母妃是不是也知道我在这里了!?”

天磊眼神一闪,“殿下,庆妃娘娘很担心您!”

明辉神色不明,“本王有什么好担心的,好的很!”

天磊看着明辉的脸,“您瘦了!…”

明辉摸摸自己胡子拉碴的脸,“瘦了才好,更帅了不是?!四嫂,你说是不是?!”

天磊听明辉叫一旁的女子为四嫂,眼里一阵惊讶,却还是抱了抱拳,“属下是殿下的贴身侍卫,天磊,见过姑娘!”

明辉刚想给天磊说秦星的身份,想了想,知道秦星也不喜欢,便挥挥手,作罢!

秦星打量了天磊一眼,既然是明辉的伺卫,便也不多说,转身往屋里去!刚走了一步,玉芊跑出来,“你们在磨蹭什么呢,还不进去!明辉,你今天要好好睡一觉!”刚说完,就看到多了一个陌生人!

明辉和秦星都还没有开口,天磊便上前一步,“天磊见过玉姑娘!”

玉芊吓了一跳!“你是谁?”

秦星眯了眯眼睛,看了眼天磊…

明辉却是皱着眉,看向天磊,“你怎么知道她是玉芊?!”

天磊一愣,眼神闪了闪,摸了摸后脑勺,“属下刚才跟着殿下的时候,听到你们叫来着!”而后对玉芊道,“属下是孝王殿下的贴身伺卫!”

秦星眼神微微暗了下,未置可否,转身拉着还一脸意外的玉芊进了屋!

明辉点点头,也跟着一起进屋,进了他的房间,问天磊,“你如何找到这里来的?天佑呢!?”

天磊这才道,“属下这次不是一个人,还有天佑和嬷嬷。”

“嬷嬷?!嬷嬷出来做什么?!”明辉惊讶!

天磊道,“庆妃娘娘十分担心您,让属下和天佑来找您回京,怕您不听属下的,想亲自来,但陛下身子越发的不好,娘娘走不开,嬷嬷便一起来了!”

明辉低下头,对庆妃,他还是放在心里的,毕竟那是他的亲生母亲,就算她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就算她逼他娶自己不喜欢的人,但她始终是自己的母妃!抬起头,轻声道,“母妃,她,还好吗?!”

天磊快速的道,“不太好,自从殿下离开京城,庆妃娘娘便一直挂心不已,茶饭不想,身子并不太好!”

明辉脸上一阵内疚,“是本王不好!”

天磊安慰道,“殿下不必自责,娘娘不会埋怨殿下!等殿下跟着我们回去,娘娘见到殿下,自然也就好了!”

明辉点点头,随即又想起了什么,道,“本王暂时不能回去!”他怎么能就这么回去!?四哥清州的事儿都还没有解决,四嫂这边的事儿还一大堆,而且,还有玉芊…。若他这次回去了,还什么时候能再见到她?!想到此,心口一阵疼…

天磊笑着道,“不急,殿下,天佑和嬷嬷还在半路,属下是从清州沿途过来的,她们还要两三日才会到!”

明辉疑惑道,“为何他们不和你一路?!”

天磊看着明辉,“嬷嬷久在宫中,这乍一出来,水土不服,便在路上病了!”

明辉心生愧疚,嬷嬷年纪大了,还为了自己千里奔波…叹口气,“你也先去歇着吧!等他们到了再说!”

这日晚,明辉心思起伏,一晚上难入眠!玉芊更是辗转反侧,明辉的侍卫找来了,是不是意味着他要回去了…心一直揪着,落不了地!一直到天微光都没有睡意,让原本病着的身子,更是弱了几分!

秦星却是在回房后交代了红鸢几句后,便睡去了!

翌日,肖东他们去了码头,大朗跟着鲁邢去了郡城所在的快递点商铺!东子奶奶和大丫娘和另外四个妇女忙着赶做工作服!天蓝色的工服,穿在身上,精神抖擞!

院子秦星陪着玉芊坐在一边看她们忙碌。玉芊苍白的脸色让秦星很是担心!但她也明白,只怕玉芊这不是身体的病,而是心病!

红鸢端着熬好的药,走到玉芊身边,皱眉道,“玉姑娘,咋吃了两日的药,反而像更坏了呢!”

玉芊笑了笑,“是我的身子不争气!平日里也挺好的…”

红鸢将手里的药吹了吹,递给玉芊,“刚刚好…”

玉芊笑着接过来,“辛苦红鸢了…”一口气喝完,拿出怀里的帕子,擦了擦嘴,对红鸢道,“你不用守着熬药,昨日鲁掌柜不是找了两个婆子来了吗?让她们熬就好了!”

红鸢扫了眼秦星,笑着道,“我们家姑娘又不用我伺候,我这几日就负责玉姑娘了!”

玉芊回头看看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东西的秦星,这人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不管对谁都不会表现的太过热情,却总是会想的周全,会心的笑了笑,“我一定会快点好起来的!”

东子奶奶手里不停,笑着道,“玉姑娘,你啊,这就对了,你心里要想快点好,就一定会好的快!”

玉芊看东子奶奶眼睛看不见,但手里却熟练,佩服的道,“奶奶,您手艺可真是好!”

大丫娘便道,“东子奶奶年轻时候做的衣服,四邻八乡,个个都夸呢!”

另一个妇女便道,“尤其那嫁衣,绣的可好看了!”

大丫娘笑道,“可惜这么多年都没见过婶子的手艺了!”

东子奶奶脸上带着微笑,“赶明儿,楠楠那丫头的嫁衣,老婆子来绣!”

大丫娘一脸喜色,“东子他松口了?!”

东子奶奶满是皱纹的脸笑成了一朵花,长舒了一口气,“哎…松口了…这孩子,倔的像头驴…”说罢,转头望向秦星的方向,小心的道,“姑娘,老婆子想厚颜无耻的和姑娘讨个吉利…”

秦星抬头,看向东子奶奶,慈祥的面容看了很暖心,“奶奶向我讨吉利?!”

东子奶奶点点头,“我听鲁掌柜说郡城的事情了解了,您就要走了。所以老婆子我想在您走之前,把东子和楠楠的婚事给办了,您是富贵人,又是咱们的救命恩人,老婆子厚着脸皮想请姑娘给他们啊,做个主婚人…”

秦星一听,有些懵,主婚人…这个要怎么做?还没反应过来,玉芊已经笑起来,“奶奶,星儿她也还没成婚呢!”

东子奶奶不在意的摇摇头,“咱不在乎那个,姑娘救了我们大伙儿,就如同再生父母,请姑娘主婚,咱也是诚心的!”古时,成亲的时候,都会有个主婚人,这个主婚人一般是一个家族里最德高望重的,或者受人尊敬和敬仰的长辈,是不会请一个未成婚的小姑娘的!

大丫娘也跟着道,“秦姑娘,您的大恩大德咱们一辈子也报答不了,东子和楠楠能由您来主婚,那也是他们的福气!”

秦星想了想,看东子奶奶她们一脸希冀的模样,便豁出去了,点点头,“那行,具体要怎么做,奶奶和婶儿们要教我!”

东子奶奶顿时便喜极,“哎!”擦擦发红的眼眶,转头对大丫娘道,“大丫娘,明儿你和柱子娘便去给楠楠扯几尺红布,我要给她缝嫁衣了!”

秦星看着她们一个个喜笑颜开的模样,心里也跟着有些温暖,这种感觉可真好!

“玉芊,你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由于天亮才睡,明辉起的晚了些,等用完早膳,跑到后院,却没找到人,这会儿在院子里看到玉芊,却被她苍白的脸吓了一跳,心又慌起来,“是不是又加重了?!红鸢,找了大夫没有?”

秦星看了眼明辉着急的模样,暗自摇摇头。

“公子,我家姑娘早上给玉姑娘把脉了,没有大事儿,就是昨个儿夜里没睡好,药已经喝了!”红鸢看秦星和玉芊都不说话,只好开口了!

明辉一听玉芊昨夜里没睡好,心知肚明的看了玉芊一眼,蔫蔫的头一搭,一屁股坐到玉芊身边的屋檐下的台阶上!

天磊眼神闪了闪,看着歪坐在台阶上的明辉,再看看这院子里穿着补丁衣服的妇女们,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

秦星抬头瞄了眼矗立在院门口的天磊,对玉芊和红鸢道,“今儿天气不是很热,咱们出去转转吧!”

明辉也站起来,“我也去…”

天磊眉头一皱,“公子…”

秦星没错过天磊的表情,不做声,出了院子。红鸢扶着玉芊往外走,明辉扶住玉芊的另一只手!玉芊动了动,想抽出自己的手,明辉却紧紧抓着不放。

玉芊看了眼明辉,看他坚持的模样,心里叹口气,罢了,随他吧,不定哪日他就走了!就当她贪心…。

天磊在最后,看到这一幕,深深的看了玉芊一眼,低头跟在身后!

几人上了马车,先去了另外的几个铺子。成衣铺子家具店,超市,都还在加紧装修!另外张恒又买下的两间铺子一间作为新的快递点,另一间秦星有心弄一个甜品店,她打算回去后招一批会做糕点的女子跟着红琦好好学上一段时间,然后各地也都可以开起来!

几间铺子一一看过,一行几个人去码头!

到码头的时候正是午饭时候,二十多个人,正热火朝天的忙碌着!一号码头已经没有了他们第一日看到的嘈杂和混乱,肖东将二十多个人分成了三拨儿,上船的,下货的,往马车上扛的,有条不紊!

棚子里没看到小楠和郎平,肖东远远的看到秦星们过来,小跑着过来,“姑娘,您们怎么过来了!这多热啊!”

秦星看着码头上穿梭往来的工人,除了他们的人,看不到其他的零散工人了!笑着道,“小楠和郎平呢!”

肖东用肩膀上的毛巾擦擦汗,“三号码头上有几船货,他们去点货签合约去了!”

明辉惊讶的道,“咱们这生意都做到三号码头去了?!”三号码头在城东,不小于一号码头!那边的货物都是大件。

肖东点点头,“离秦姑娘要吃下整个码头的目标还远着呢!”

明辉看着一片繁忙,却并不嘈杂的码头,“指日可待!”这样的场景是他没有想到的,码头本就是一个混乱的地方,所以很多的大商户根本不愿意来,都是让手下人来这里找人,找车,搬货,而现在有了他们的运输队,什么找车,找人的事儿都不用操心了,全权由秦氏运输队完成,按时按量送到点,又方便又快捷!

“饭来了,…”一声唱和,旁边酒楼的小二扛着三个大桶出来,一荤一素,还有一个汤!后面的小二抬着一桶米饭,还有一篓子馒头。

“姑娘,明儿个咋就不在这里吃了,江婶子她们都在家,鲁掌柜昨儿个又找了两个婆子,可以做好了送来,这也不是太远!”肖东皱着眉对正在看菜做的如何的秦星道!

秦星看了看菜,点点头,“也可以,咱们自己做,也吃的放心些!”说着,拿了个碗,“我饿了,先吃了,你喊他们快来吃,吃了再干活儿!”

话一出,天磊和肖东都愣住。天磊道,“公子,我看旁边就有酒楼,不如,属下去定一桌!”

明辉看了秦星一眼,笑着道,“不用了,这么多菜,也多不了咱们几个人!”说罢径直拿了个馒头啃起来!

天磊一看这样,眉头能夹死蚊子!

肖东也吃惊不小,虽然秦星和明辉他们没有说过他们什么来历什么身份,但能在郡城买下这么多铺面,一定也是富贵人家,居然能这样降低身份和他们这些工人在一起吃饭,他心里是很震动的!由于从小的经历,让他受了许多常人没有受的苦,更是受了许多的白眼的羞辱,而这些白眼和羞辱,大多来自于那些有钱有势富贵人家!更多的有钱人,连和工人一起吃饭都不愿意,更不谈还在这路边吃大锅菜…深深的看了眼秦星,大步向还在忙碌的工人走去!

秦星端着碗,给玉芊盛了汤,明辉知道玉芊不爱吃馒头,给她盛了一碗米饭,红鸢忙着在工人来之前打了两份菜出来!

天磊看着明辉自然的啃着馒头,喝着那桶里的汤,眼神晃了晃,杵在一边,不上前!

秦星瞄了他一眼,坐在凉棚下的桌子边,自顾和玉芊吃着碗里的饭菜。

不多时,其他的工人就都回来了,看到在棚子里吃饭的明辉秦星他们,都有些意外,心里都是多少有些震撼的。特别是那些新加入的工人,昨天秦星虽然没说话,都是鲁掌柜在和他们说,但一开始他们就发现了,这个姑娘应该是鲁掌柜的东家!东家在工地上和他们一起吃同样的饭菜,这让他们的心里是又惊又喜!

小心谨慎的一个接一个去打饭菜,旁边酒楼的小二一边帮忙打菜,一边笑着道,“各位大哥的东家可真是大方的紧,这些饭菜啊,我们平日里都吃不到!”

肖远山接过饭菜,与有荣焉,“那可不是,咱们东家那可是鼎鼎好的…”其他人也都跟着附和!

秦星向来吃饭快,那还是前世带来的习惯,吃完,看小楠和郎平还没回,便问肖东,“小楠和郎平怎么还没回?!”

肖东脸上闪过一丝担忧,随即笑着道,“这里离城东还远着呢,走路得一个时辰,不过,估摸着也快了!”

秦星心里一动,想着要买几辆马车才行,这郡城大,靠走路,那时间可都浪费在路上了!

工人们都吃完饭,按秦星的要求,各自找了阴凉的地方歇了半个时辰,才又继续上工!

肖远山精神饱满的对众人道,“看来啊,这半个时辰不白歇,这精神头儿比上午更好了!”

大伙儿都笑起来,速度比上午还更快!

红鸢惊奇的对秦星道,“姑娘,红鸢以前在京城的时候,看好多掌柜的都不让工人休息来着,早上上工早,中午吃饭都很不多催着吃…您到好,要求他们必须休息…不过,这么看来,这半个时辰还真是休息的好!看他们这会儿的样子,比早上刚上工的时候精神都好!”

玉芊便笑着道,“你们姑娘可精着呢!这就是她常说的,磨刀不误砍柴工!”

明辉和秦星就都笑起来!天磊还是一副高深的模样!

肖东有些担忧的眼神落到了秦星的眼里,她知道他在担心楠楠和郎平,秦星也有些担心,去了一上午了,也该回来了!正思量要不要安排人去找,远远的看见楠楠和郎平回来了!

肖东欢喜的迎过去!楠楠笑眯眯的和郎平走过来,看到秦星,有些意外,随即又高兴的道,“姑娘,我们今儿又接了好几个单子!不过,在三号码头和四号码头!”

肖东开心起来,“咋还到四号码头去了?!”

郎平最快的道,“就是昨个儿咱们的第一笔生意,那杨老板介绍的,好几船呢!还说了以后的货都交给我们了!”

小楠眼睛亮闪闪,神秘的笑道,“我和郎平今儿又招到了十几个工人呢!”

郎平不满的道,“是我招到的!”

秦星看郎平求表扬的样子,开口道,“月底给郎平发奖励!”招人是必须的,这么多码头,每天都有活儿,人手少了根本忙不过来!

郎平便得意的晃着脑袋,“我要好好吃一顿!”

秦星失笑,却又能理解,挨饿久了,吃饱就是最大的愿望了!挥挥手,“红鸢,去给小楠和郎平点些饭菜过来!”红鸢应声便去了!

小楠忙道,“不用了,姑娘,我们吃些剩菜剩饭就好了!”说罢,责备的看了眼郎平!

郎平脸一红,喃喃的道,“我是说月底奖励。我大吃一顿…”

秦星心情颇好,这码头很顺利,一切在按照自己的方向发展,若是整个码头都吃下来,日进斗金也不为过了!摆摆手,“饭菜很快就来了,你们慢点吃,我们就先回去!”

上了马车,等了红鸢一会儿,一行几个人又回转!

“四嫂,庄严那儿…”明辉一脸愁容!

秦星默了默,“我也还没想到好法子!不过,我猜着,他应该也在查咱们!”

玉芊一惊,“为何要查咱们?!”

秦星便道,“那肖东他们是什么人?!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对他们下死手,但能肯定的是他是容不下他们的!而我们一来不仅收留了他们,还要统治码头…就算昨天他还没意识到,但今天,他肯定知道我们的意图了!从一号码头到四号码头,整个郡城也就七个码头…”

明辉玉芊红鸢一听,都点点头!天磊在前面赶马车,什么也没听到,但他的心里此刻很不是滋味!

“那我们按兵不动?!”明辉皱眉道!

“最近我们要小心…。”话没完,马车一个急停,马高声嘶鸣。

秦星眼神一冷,迅速道,“红鸢,保护玉芊!”说罢,跳出马车!

明辉握住惊慌的玉芊的手,“玉芊,别怕!”话落,外面已经响起刀剑的声音!明辉起身往马车外去!

玉芊惊道,“明辉…”

明辉看了她一眼,“别担心!”转身跳下马车,四下一看,来时走过的一条巷子,没什么人,离办事处大约还有一盏茶功夫!大约十来个杀手模样的人,正和天磊缠斗!另有两个在攻击秦星!

明辉抽出长剑,先去帮助秦星!“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这是要打劫吗?!”明辉上来,剑花飞舞,攻击秦星的两个人被逼的跳开,秦星得以脱身,大声喝道!

那些杀手中的一人冷笑,“你们自己得罪了什么人还不知道吗?!”

秦星脑海里迅速闪过一个念头,试探道,“我们刚到郡城,何曾得罪什么人!?”

杀手声音充满了讥笑,“那你们便去阎王那里问吧!”说罢,加快了手里的招式!

天磊全力抵抗,不忘大声道,“你们是何人?谁给你们的胆子!?”

那杀手干脆道,“甭管我们是何人!你们只要知道,你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怪不得我们!”

眼睛一眯,盯着那杀手,“庄严?!”

那杀手脸色一变,手里的招式一个不稳,被明辉瞅到时机,一剑挥过去,那杀手应声而倒,睁大眼睛,不敢置信!他查的很清楚,这些人就是普通的生意人,为何有这么高的身手,而且,还一下子就猜到了是大人要除掉他们…

其他杀手一看头儿死了,手下更是狠厉!

明辉是厉害,天磊也不弱,可奈何杀手人多。明辉又是连续几日没怎么睡觉,自是比往时差了一些!天磊也是一连赶了几日的路,疲惫劲儿还没缓过来!

秦星摸向怀里,那里还有最后两枚金针,她看着十几个杀手,这些人可真是胆大包天,大白日里,当街杀人,居然连面都不屑蒙一下…这庄严还真认为这郡城是他的天下了!眯眼看着越发凌厉的杀手,随时准备伺机而动!

秦星正看着与明辉和天磊缠斗的杀手,忽然身后又蹿出几个人,却明显不是一路的,四五个人,身手矫健,全都蒙着脸,不理秦星,直直攻向马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