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舍命之情/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辉和秦星同时一惊。“玉芊!”

红鸢应声而出,红鸢身手本不弱,长剑一出,面对这几个高手,高下立现,被逼的节节后退!

秦星心里一紧,玉芊不会武功,放在平日里,还能靠着那点太极抵抗一下,今日却是连缚鸡之力都没有!急忙一个措步,向马车窜过去!

明辉心里慌乱的不行,手里的招式凌厉,越是想要突围,越是不得章法。

天磊这时却慢了下来,手里的招式不再为突围而快,而仅仅是将自己保护起来。

红鸢面色沉稳,心里却是一片慌乱,玉芊和秦星,伤了任何一个,她都没法儿交代!孝王虽然没有明说,但看他对玉芊的在乎,搞不好以后就是孝王妃!而秦星更是不用说,妥妥的贤王妃!红鸢心里一急,脚下就乱了,一个不查,手臂被划了一剑,顿时血流如注!

秦星和一个蒙面人缠打上,秦星不会古武,但是她的近攻绝对是绝杀!近身搏斗,最是惨烈,却也是最快制敌的方法!眼见红鸢受了伤,大喝一声,“稳住!”

红鸢回神,凝神抗敌!

玉芊在秦星大喝的那一声之前,心里确实一片惊慌,但听到秦星的那一声高喝之后,反而安静下来,面色沉静的跳下马车!

蒙面人见玉芊下了马车,越发的要靠过去!秦星眼睛一眯,这些蒙面人的目标是玉芊!

明辉看到玉芊下了马车,心神俱裂,“玉芊,回马车上去!”

玉芊看向明辉,焦急的脸,溅上血色的衣衫,虽然在愤怒的朝自己吼着,但那眼里的担忧却是挡不住!

玉芊忽然就笑了,看了看秦星和红鸢怕是要挡不住的蒙面人,忽然就笑了,那笑容晃的明辉心里一窒,不要命的往后一退。在高手对决中,突然的后退,那就是自寻死路,就是给敌手下杀手的机会!明辉不管不顾,脚步连连后退,而后身子绷起,整个人拔地而起,冲向玉芊!

“公子!”天磊一看到明辉飞身过去,大骇,高叫一声!

玉芊也是心一紧,“明辉!”

明辉两个起落,飞身到玉芊身边,两步之遥,被身后的杀手赶上,那些杀手是不管这么蒙面人的目的的,他们的目标是除掉这个夜闯庄府的人,还有秦氏的东家。

而正对付秦星和红鸢的蒙面人看明辉过来,相互看了一眼,动作快起来,一门心思要去杀玉芊!

嗖的一声,长箭过来的声音,玉芊眼瞳一缩,那长箭直直的向明辉的后背而来!玉芊的心跳突然停了一瞬,她使出全身的力气,冲过去,明辉还没反应过来,玉芊抱着他,一个旋身,噗嗤一声,长箭末入身体的声音!

一瞬间,天和地都安静下来,明辉看着抱着自己的玉芊,丢了魂,也失了声!他都没弄清楚,玉芊哪儿来的这么大力气,那么虚弱的她哪儿来的这么大力气能抱着他转过来…

玉芊一倒,蒙面人忽然便迅速的撤了。

秦星眼神一凛,手里的长针飞射出去,明辉身边两个杀手倒地!秦星几步跑过去,“玉芊…”

那些杀手此时见他们死了好几个,手下越发的疯狂,天磊却又加快了速度,将几个杀手拦截在明辉之外!

秦星抱着玉芊,一把推开明辉,“将那些人解决掉,我带玉芊先走!”说罢,一把抱住玉芊,转身向马车跑去,“红鸢,驾车!”

明辉反应过来,眼眶通红的看向那些杀手,疯了样的挥剑而去!

长箭在玉芊的左肩,很深。秦星抱着玉芊,感觉到她越来越弱的气息,眼眶发红,紧紧抱住她,“傻丫头,傻丫头!”

玉芊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唇已经说不出话来!

到了办事处,秦星快速抱着玉芊进去,红鸢不用吩咐,快速去找大夫!

大夫来的时候,秦星已经狠下心,将那已经没入一半的长剑拔了出来!大夫熟练的止血,上药,看着玉芊慢慢平稳下来的呼吸,秦星才松了一口气,“大夫,她没事儿了吧!”

大夫把着脉,半晌才道,“这伤口看着凶险,其实问题不大,只是病人之前身体太虚,这一箭若是拔的迟了怕是…。也救不回来了!”

冲进房间的明辉别的没听见,只听到了最后几个字,救不回来了…满脸血污的明辉脑子一轰,立在门口,双眼一是没了焦距,心跳瞬间停顿!秦星看到明辉的样子,半是气恨,半是无奈,叹口气,上前推了他一把,“她没事儿!”

明辉被秦星一推,恢复了神识,眨了眨眼,看向秦星,“玉芊…没事儿?!”

红鸢红着眼,“玉姑娘她没事儿了,救回来了!”

明辉脸上浮起狂喜,几步跑到玉芊身边,一把抱住玉芊,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在这一瞬,明辉做出了一个决定!

大夫看这场景,起身开了药方,递给红鸢,“按照这个方子抓药,一日三顿。病人在这期间需要卧床休养!”

红鸢拿着药方,点点头!大夫便拿了药箱,径直出门去!

秦星看着明辉像抱着失而复得的珍宝,眼神闪了下,一回头,对上天磊闪躲的眼神,漫不经心的道,“红鸢,这里让明辉照顾,我们出去吧!”

秦星走过天磊,没理会他!红鸢出门,转身将房门关上,对天磊道,“这里就麻烦天侍卫守着了!”说罢紧跟着秦星出去!

秦星刚回到自己房间,张恒和鲁邢匆匆赶来。张恒满脸的担忧,上下扫了秦星一眼,“秦姑娘,你没事儿吧!?”

秦星摇头,“我没事儿,玉芊受伤了!”

张恒脸色一变,“可有大碍?!”鲁邢也着急的看着秦星!

红鸢摇摇头,“已经没事儿。太凶险了,那箭再深一点,就要了命了!若不是姑娘当机立断把剑拔了,也怕是危险了!”

鲁邢这才松了口气,“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

张恒却是沉默了一会儿,抬头问,“是不是庄严做的?!”

秦星也不隐瞒,点点头,“就是他!”她不会看错,那个杀手在听到庄严的名字后的表情!只是那些蒙面人…。

鲁邢腾的站起来,“庄严!?他这么快就盯上我们了?!”

秦星冷笑了一声,“看来这个庄严在这郡城却是是有两把刷子!”看的出来他们最首要的目标是明辉,码头上的事情他并没有参与,那么就是他那日夜闯庄府被他查到了…能这么快就查到他们,还能这么快速的安排这样一出,确实厉害!

“那我们现在该如何!?证据还没拿到…。”鲁邢脸色略变!这样一来,算是和庄严明着杠上了,这对他们没好处!

傍晚时分,肖东他们回来了,肖东一脸严肃的找到秦星,“秦姑娘,下午的事情我们听说了,城内都传遍了…”

秦星神色不变,慢悠悠的道,“然后呢?!”

肖东一咬牙,“我们…还是回到城外去吧!”玉芊差点死了,他们也都知道了!

秦星认真的看着肖东,“我们一开始说的话,你都忘了?!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出尔反尔!”

肖东脸色一红,“可是…”他想简单了,他本以为秦星收下他们,是摆平了庄严,虽然她说帮忙报仇,但他从来没有想过是现在,他觉得几年或者十几年之后,他都愿意等!他没想到,这么快那庄严就出了手!

秦星摆摆手,“现在咱们这么多订单,你若是撂挑子不干了,我上哪儿哭去!而且我们是签了合约的,你若是跑了,我可是要告官府的!”

肖东神色一震,看了看秦星,不再多说,“我们不会跑!”

秦星点点头,“明天照样上工,该怎样就怎样!其他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

肖东回到他们所在的院子,众人纷纷一脸愁容的围上来!肖东把秦星的话一说,众人一阵沉默,东子奶奶深深叹口气,“秦姑娘是大仁大义之人,咱们一定要更加卖力的干活儿!”

秦星坐在窗边,脑子里一刻也不得闲,一时是那些蒙面,一时是庄严…一时又闪到玉芊扑向明辉的一瞬!忽然,一声轻轻的似敲打窗棂的声音,秦星脸上一喜,站起来,快步走向窗户,果然是青啸!

秦星伸手摸摸青啸的头,小心的解下纸条,拿起一看,却只有一句话,“亮出明辉身份!”没有前言,也没有后语,秦星皱了下眉,随即一丝喜色浮上!回身拿了白日里买的肉干,给青啸吃了些,等青啸离去,秦星才捏着纸条向玉芊的屋子走去!

明辉还守在玉芊身边,任凭天磊怎么劝,就是不离开,也不去洗漱,更不去吃饭!

秦星走到屋外,红鸢在屋檐下熬药!

秦星脚步轻松的进了房间,看了看躺着的玉芊,还没有醒来的迹象,流了那么多血,本就虚弱着,估计一时半会儿醒不了!但只要没有大碍就无妨了!

秦星转头示意天磊出去,天磊看到秦星的眼神,身子不动!秦星脸一沉,“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在我这里,就要听我的!”

天磊看一直淡然的秦星突然对自己黑了脸,心里禁不住骇了一下,但想到自己是堂堂王爷身边的侍卫,而她就算和贤王…。但也就是个农家女而已,更何况能不能成贤妃还未知!

一直看着玉芊的明辉抬起头,看秦星沉下的脸,再看看天磊,有气无力的道,“天磊,你出去吧!”

天磊才不情不愿的道,“是,殿下!”

秦星看天磊出去了,才略有深意的道,“你这侍卫,脾气不小!”

明辉歉意的看了秦星一眼,“天磊被我惯坏了,四嫂别在意!”

秦星不动声色的道,“你确实把他惯坏了!”说罢,像是不想再说这事儿,拿出明轩来的纸条,递给明辉!

明辉狐疑的接过纸条,一看,发现是明轩的字迹,认真的看了两遍字条上的话,眼睛一亮,朝秦星点点头!

秦星便笑了笑,“若是这位庄大人知道他居然对他的主子孝王下了杀手,不知道作何想!”庄严自称督察御史李开明的门生,也就是明辉外公的门生,自然明辉就是他的主子!

明辉眼里闪过一丝杀机,冷笑道,“他的那些杀手都死了,连个报信的人都没有…不如本王上门去给他说道说道!”

秦星认识明辉以来,多数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第一次看他这般样子,怕是玉芊的事儿给他影响太大了!“我们和张恒他们商量商量,看怎么亮明身份的好!”

明辉挥挥手,“就明天!让天磊拿着我的牌子,还有咱们秦氏商行的信物,去庄府下帖子,就说本王要去‘看望看望’他。”

秦星眼睛闪了闪,笑着道,“如此更好!就直接去他府上!咱们谋划一下,争取一举在他府里找到那些证据!”

明辉沉着脸,看着玉芊苍白的脸,心疼不已,“敢伤本王的人,本王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秦星摩挲着桌上的茶杯,漫不经心的道,“那些忽然出来的蒙面人,似乎并不是他们一起的…”

明辉一愣,“蒙面人?!”他一直还没想这个问题…

秦星看明辉一脸茫然的模样,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而道,“这事儿我们后面再来说,我现在去找张恒和鲁邢,看能不能安排出人手明天跟我们去庄府!”

“我和天磊去就可以了!”明辉看着玉芊,头也不抬!

秦星眼神一闪,不容拒绝的道,“我也去!你一会儿把你上去探的庄府的情况画下来,我们晚点来分析下看会藏在什么地方!”

明辉知道秦星的能力,点点头,不再说话!

秦星转身去找张恒和鲁邢。

鲁邢和张恒一听明辉要以孝王的身份去庄府,都觉得可行。鲁邢道,“明日我把班勇和善明带着一起,他们两人身手也算不错,至少找东西是把好手!”

秦星点点头,“张老板明日在外做接应!咱们扮作明辉的侍卫一起进去!就这么找恐怕是不行,这样…。”三个人如此这般一商量,一个计划便出来了!秦星又把肖东找来,细细的叮嘱了一番,肖东神色激动,连连点头,返身回去!

张恒有些担心,“姑娘让肖东他们参与进来,怕是…”

秦星摇摇头,“你是怕他们乱…我要的就是这份乱…”

张恒和鲁邢看秦星自信的样子,便都不说话!

这日晚饭后,郡城办事处又来了两个陌生人,一个自称天佑的少年,笑嘻嘻的跟着大朗到了明辉跟前!

天佑看到明辉憔悴的样子,一个箭步上去,“殿下,您怎么这般模样了?!是不是天佑不在身边,没人伺候,吃不好睡不好了…您以后可不能丢下属下了,不然…”

话没完,被一边儿的天磊上前捂住嘴,“你给我安静点!”

天佑挣脱天磊的手,不满的嘟囔,“我这不是心疼主子嘛,这才多少日子啊,就瘦了这么大一圈!”

秦星看着这长的酷似的兄弟俩,眼神微闪,看向他们身后的一个老妇女!一身上好的服饰,看出身份不一般,想必就是宫里那位庆妃娘娘身边的嬷嬷了!

李嬷嬷一直留意着屋里几个人,察觉到秦星的眼光,收起眼里的审视,朝秦星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老奴见过姑娘!”

秦星不咸不淡的点点头,“嬷嬷一路辛苦了。”

李嬷嬷眼里闪过一丝冷芒,笑着道,“老奴不中用,路上耽误了!”

明辉这才站起来,看向嬷嬷,“嬷嬷身子可好些了!”

李嬷嬷看到明辉,眼眶一红,上前两步,跪下去,“殿下!”

明辉面色动容,自己也是嬷嬷从小看着长大的,这么大年纪,不辞辛劳来找自己,上前扶起嬷嬷,“嬷嬷先起来罢!”

李嬷嬷起身擦了擦眼,“殿下这些日子受苦了!”

秦星看着李嬷嬷的背影,神色不明!

明辉摆摆手,“不曾受什么苦!”话落,又道,“母妃,可还好!”

李嬷嬷眼眶又红了,道,“从殿下离开,娘娘没有一日不自责思念…也是瘦了一大圈!”

明辉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喃喃的道,“都是我不好…”

嬷嬷眼里露出欣慰的笑意,“只要殿下回去了,娘娘也就好了!”

明辉点点头!

秦星冷眼看着他们一来一往,看了看床上的玉芊,叹口气,差点丢了性命也抵不上他母妃在他心里的位置!眼神闪了闪,刚想起身出去!便听明辉道,“郡城还有些事没有处理完,过几日咱们就回去!”说罢,将嬷嬷拉到玉芊的床边,“嬷嬷,这是本王的孝王妃,我会带着她一起回京!母妃看到儿媳妇儿,一定会好的更快!”

李嬷嬷明显的眼睛一闪,明辉却没有注意到,他正一脸笑容的看着床上的玉芊!“殿下,这位就是玉姑娘吧!”李嬷嬷脸上浮上笑容,上前两步,“模样可真俊!”

秦星低下头,兀自好笑,这嬷嬷倒是真会说话,玉芊这会儿苍白着脸,哪里来的好看一说!而这个嬷嬷和天磊一样,没有任何人介绍,便知道谁是玉芊,这…。

天佑挣脱天磊的手,跳到明辉身边,一脸好奇的看着玉芊,“殿下,这是孝王妃!?真的吗?她是谁?姓玉吗?哪家的姑娘啊?”

明辉上前执起玉芊的手,看着她的脸,一字一句的道,“她是青州秦家三女,名玉芊,我赫连明辉未来的孝王妃!”

天佑疑惑的看着明辉,“秦家,哪个秦家?”

明辉看着天佑疑惑的表情,笑了笑,“就是普通的秦家!普通的农家女,没有任何身份背景…没有任何权势。”

天佑睁大眼睛,“啊!殿下,那庆妃娘娘不会同意的!”

众人都一瞬间安静下来,秦星却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