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火烧庄府 (二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庄戚氏压低了声音,“老爷,长石为何要派人刺杀孝王?!”

提起长石,庄严便恨的要命!“前几日不是有人夜闯咱们府吗?!我让那小子去追查来人的踪迹,结果,查到是刚到郡城来的秦氏商行中的人!而这个秦氏商行又和沿江村的那一帮子乞丐在一起!本官哪曾想到这秦氏商行会是孝王的产业!”一脸的悔恨,恨不得捶胸顿足!

庄戚氏默了默,摇头,“长石的能力你知道,追查个把人,难不住他,他也不会弄错!这个闯府的人,一定是孝王无疑!”

庄严听庄戚氏说的有道理,坐直身子,皱眉,“这孝王为何要夜闯咱们府邸?!”

庄戚氏便道,“老爷刚才不是还说沿江村那些乞丐如何和孝王在一起吗!?”

庄严一听,神色更加严肃,“夫人的意思是?!”

一听夫人二字,庄戚氏眼神闪了闪,看着这个早已不在意自己的丈夫,在心里叹了口气,身子往庄严那处靠了靠,压低声音道,“那个孝王会不会是来追查沿江村的那件事的…”

庄严心里一个咯噔,他其实有往这个方面略想了一下,但是自己和李家这么多年来下来,李家早已经默认自己是他们的人…这个孝王如何能自断羽翼?!可这个孝王自己并不是很了解,若是他真是…。庄严眯着眼睛,看向窗外,眼里明灭不定…

庄戚氏看庄严的神色,估摸着他在想到了什么…。轻声道,“老爷,也不必太过担忧!您为李家鞍前马后这么多年,就算孝王要想动您…那也得掂量掂量!”

庄严转头,看向庄戚氏,“夫人说的对!是我一时乱了阵脚!”

庄戚氏摇摇头,“老爷,依为妻看…不如,咱们这样…。”

庄府的下人们都离主屋远远的,多少年没见老爷和夫人在一起说过这么长时间的话,所以都识趣的不上前!

刚过申时,天色渐晚,一辆很低调的马车停到了庄府门口!

庄严带着全家老小迎在门口,看到赫连明辉下马车,都规规矩矩的跪下,高呼,“拜见王爷…”

明辉冷着脸,想到这庄严居然如此胆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对自己下杀手,心里就是一阵恨意!扫了一眼跪在门口的人,淡淡的道,“庄大人不必如此多礼!本王只是代替外公来看看你。”

庄严紧着身子,颤颤巍巍的道,“下官不敢…。能劳王爷和李大人挂念,是下官天大的福气。”

明辉懒得跟他虚伪客套,摆摆手,“都起吧!这大门口的,不安全,本王近日在郡城刚遇刺…这郡城,不大太平啊…。”说罢,颇有深意的看了眼庄严!

庄严心知肚明,却又不敢有任何表现,只得低着头,惶惶的道,“是下官的错,下官失职,罪该万死…”

明辉瞥着庄严,“庄大人严重了!你可是本王外公最重视的门生,这郡城,可少不了你!你就起来吧,跪在这大门口的,不好看!”

庄严这才带着家人小心谨慎的站起来!仔细的打量这位少年王爷,器宇轩昂,自是气度不凡!想到夫人说让他效仿清州陈开富,将女儿嫁进孝王府…转身将还未出嫁的小女儿喊上前,正要向明辉介绍,明辉衣袖一挥,看都没有看一眼,径直进了府!身后跟着天磊和天佑!剩下庄严尴尬的僵在原地!

李嬷嬷从知道明辉的心思之后,就不再相劝,却对明辉进庄府不带天磊和天佑百般的不同意!天磊更是一步不离!天佑则是觉得这庄严能下杀手杀自家主子,那这庄府一定不安全,所以无论如何他要跟着!

明辉态度坚决,天磊天佑也坚决,僵持不下,秦星却突然让明辉答应了!明辉虽然不解,但依了秦星,带着天磊天佑进庄府!

马车停在门口,自有下人万般恭敬的来请马夫,牵马!马车是鲁邢赶的,一脸高冷的驾着马车随在下人后面将马车绕到后门进去,停好!下人热情且小心的将鲁邢请到一个偏房里安置,那桌上的热菜,酒水已经准备好了!笑容满面,陪着吃菜喝酒!只是平日里酒量不浅的人,却只喝了一杯,就倒在桌上,不省人事!

鲁邢闪出屋子,轻步到马车旁,小声道,“姑娘…”

应声而出一个身影,两人快速朝另外的院子窜去!

秦星和鲁邢在后院一路畅通,居然连守卫都没有…秦星皱眉,稍微一想,便猜到,估摸这个庄严把守卫都调到前面去负责明辉的安全了!连下人也都不在后院,这下也不躲躲闪闪了,大摇大摆的在几个院子里找东西!

秦星在后院忙活,明辉在前院前厅坐着与庄严假意客套,食不知味!从出门,离开玉芊,他这心里就总觉得不安,却又说不上,只希望秦星鲁邢能顺利找到东西!

明辉有一茬没一茬的应付着,天佑尽责的在一边儿守着明辉,一步也不离开!天磊中途出了前厅,几个闪身,也蹿到了后院!

正在庄戚氏房里的秦星忽然听到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她停下手里的动作,猫下眼,从窗子里看出去,月光下,一眼就认出是天磊!眯了下眼睛,很快就明白,这李嬷嬷不愧是常年浸淫在宫中的人,知道明辉要动这个庄严,首要便是找到证据。而她又不能直接提醒这个庄严明辉要来寻证据,不然,不管这是不是李家的主意,庄严都要算在李家的头上,会猜想是不是李家要灭他的口!如此一来,只会将事情弄糟,不如就让天磊进来找,先掌握到手里,不管是庄严也好,还是明辉也罢,没了证据,什么都做不了!

秦星看着天磊已经朝鲁邢所在的屋子去了,不禁冷笑了一下!转身闪出去,果然,天磊扛着昏厥的鲁邢从一旁的书房出来,应该是要把他扛到马车外院的马车那里去!高门大户招待客人,都会请跟随的下人喝酒,天磊是了解的,弄晕鲁邢,把他放到马车边,别人只会以为他是喝多了…。

秦星眼睛一闪,掏出怀里的火折子,看了眼这装的富丽堂皇的屋子,不免有些可惜!刚才她在庄戚氏房里看到了不少好东西,按照庄严的俸禄,是不可能买的起这些好东西的!还有他两个女儿的房间,与公主相比也不遑多让!一个小小的府尹,若不是靠着贪墨,如何能有这么奢侈…事不宜迟,趁着天磊还没回转,火折子丢进去,火轰的一下燃起来!

天磊,包括李嬷嬷都不知道秦星藏在马车里跟来了,所以当天磊看到内院起火的时候,一点也没怀疑是人为。

古时的房子里大都是木制品,这火一燃起来,便一发不可收拾,秦星根据明辉画的图,知道在这几个院子的另一边有一个小门通往街上,秦明快速过去,打开门,肖东郎平,肖远山他们都候在门口,看到门打开,脸上一喜。肖东抱拳,“多谢姑娘今日帮我们报仇!”

秦星神色未变,回头看了看那火光,冷着声音道,“庄严今日杀不得,他还有用处!其他,你们随意!”

话语落,一阵高呼声传来,“失火啦,失火啦…”

秦星率先朝里面跑去,刚才她已经几个院子都看了一圈,证据就应该在庄戚氏房里,带着肖东他们冲向已经乱成一团糟的院子,在一片慌乱的下人中飞快的进了庄戚氏的屋子。

肖东带着他们一起的十多人,在着火的院子里飞速的跑着,嘴里喊着,快救火啊…。失火啦…但却不去打水,也不想办法救火,反而不断的撞向提着水要救火的下人身上!左一撞,右一撞,地面湿透了,一滴水也没淋到火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势越来越大…

下人们越来越多,几个连着的院子火都着起来…。肖东他们混在下人中,不时的进这个屋子揣点好东西,进那个院子扛点好东西弄到停到街上的马车上…

明辉从火起的那一刻开始,就知道这是秦星动手了,心里一片荒凉,回头看了眼严阵以待的守在自己身后的天佑,闭了闭眼睛!秦星的话还在他耳边,“若是天磊出现在了后院,我会一把火点了庄府,若是他不出现,我和鲁邢安静的拿到东西就走!”

天磊出现在后院,意味着什么,他心里再明白不过,忽然想起秦星问他的那些蒙面人!明辉的身子一震!

庄严一家子陪着明辉坐在前厅,后面着火的声音他都听见了,可孝王在这里坐着,他又不敢离席!一张脸上又是急,又是慌!他的小女儿更是肉疼般的看着他,这一失火,损失可就大了!

庄戚氏看明辉稳坐的样子,又看天佑一脸戒备的瞪着他们,而另一个侍卫不知去向,心头一跳…。看向庄严,眼里的神情看的庄严心下一惊,到底是几十年的夫妻,只这一眼,便知道了她想说的意思!

庄严沉下心思,看向明辉,却见明辉一脸震惊的坐在那里,忍不住开口道,“王爷,今日蔽府遭此劫难,实在是招呼不周,吓到了王爷,还望王爷包涵!”

明辉被心里的想法惊骇到,此刻听庄严说话,压下心里的情绪,“大人不必客气!是本王冒昧来打扰,既然府上遭遇变故,那本王也就不多留了!”

那庄严一听明辉要离开,这心里是松了一口气,深深的看了眼这小王爷,实在是拿不准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从进来到这会儿,没有一句重点,弄的他心里是七上八下,坦白交代不好,不坦白更觉不好,这心里实在是难受的紧!

而庄戚氏给他的那一眼,让他想到了更严重的事情,那些他用来保命的证据…他忽然意识到,李家是不是不打算留他了…想到此,更是迫不及待的要把这位祖宗送走!他要去看看他留作保命的东西…可明辉嘴上说不留了,却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这庄严和庄戚氏是着急又无奈!

正急的要命,大门外进来一个下人打扮的人,道,“王爷,庄府失火,您改日再来拜访吧!”

明辉定睛一看,哪里是什么下人,是秦星!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身男子的下人服,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

明辉连忙起身,“那本王就走了!”天佑在明辉身后一脸戒备的看着庄严他们,紧跟着出去!

庄严快步跟上,将明辉送到府外,“王爷恕罪,改日,下官再来赔罪!”

明辉辉辉手,“大人回吧,去看看失火的情况!”

庄严看着明辉上了外面的马车,这才着急忙慌的转身进去!

庄严一走,秦星也跟着蹿上马车去,天佑哪里肯,一把拽住秦星就要往外拉!

明辉伸出头,看向天佑,没了往日的亲近,冷着脸,“不得放肆!”

天佑一惊,撇撇嘴,“他一个下人,怎么能进殿下的马车…”

秦星回身看了眼似受了大委屈的天佑,笑着一把拉掉头上的包巾,露出一头长发,在天佑目瞪口呆的惊讶中,快速道,“若不想有危险,快回去!”

天佑虽然还在发懵,但他听到了三个字,有危险,立马跳上马车,飞快的朝办事处奔去!

秦星一坐好,将的手的一个小盒子拿出来,递给明辉!

明辉不解的看着秦星,“这就是!?”

秦星摇摇头,“不清楚!”

明辉讶异,“不清楚?那费这么大工夫,弄个没用的小箱子出来!?”

秦星将箱子拿过来,摆弄着上面的锁,“直觉告诉我,这个里面就是…”众多的小盒子里,她直觉就是这个!摸出一枚针,三两下就弄开了那把紧致的小锁,咔擦一声,箱子打开。里面几本账册静静的躺着!

明辉眼里一喜,伸手去拿出来,刚翻了几页,身子便不动了…。这仅仅开始几页上的内容就让他没法儿再看下去了。秦星拿过来,只扫了一眼,“南璃251年,京城李家,纹银四十三万两!”

秦星了然,看了眼僵直不动的明辉,似笑非笑的道,“四十三万两…。这郡城还真是遍地黄金啊…咱们要发财了…”

明辉呆愣的拿过其他的账本,越看越心惊,越看心越凉…。

秦星有些不忍心,将账本拿过,放回箱子,扣上!“这个庄严,如何处置,你自己看着办,这些账本,我觉得我收着最好!”他身边的天磊和李嬷嬷可不是省油的灯,不过,这个天佑似乎和他们不一样!“天磊去后院直接弄晕了鲁邢…”

明辉抬起头,“鲁掌柜如何了!?”

“无妨,天磊只是把他弄晕了,肖东他们已经带着他回去了!”秦星撩开窗帘,看了看外面的天佑!“天佑和他不一样!”

明辉苦笑了下,用手捂住脸,不再言语!

秦星知道他此刻心里不好受,一边是自己的母妃,一边是他的正义感和善良,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秦姑娘…。秦姑娘…。”远远的,秦星便听到一阵叫自己的声音,仔细听了下,是小楠的声音!秦星探出身子,看到肖东骑着马带着小楠向自己奔来!秦星皱起眉,他们怎么一起来了?!算时间,肖东应该刚到办事处!她临走时,让红鸢,小楠和二妞一起陪着玉芊,三个人轮流,一步也不能离开!不是她太小心,只是,她心里生了疑!而这时候小楠着急来找自己,让她的心里一咯噔,“小楠,你怎么来了!?”

小楠脸色一片着急,大声道,“秦姑娘,玉姑娘,玉姑娘出事了…”

秦星心里一紧,自己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明辉一把撩开帘子,吼道,“玉芊怎么了!?”

马车和马堪堪相遇,便停下来,小楠眼里,脸上全是着急之色,“玉姑娘喝了药以后,出血不止…”

明辉眼眶发红,“出血不止?!…。”顾不得小楠回答,一把拉过肖东,翻身上马朝办事处分奔而去!

秦星急忙拉上小楠上马车,肖东跳上马车头,天佑一扬鞭,也跟着飞奔!只是刚奔出几丈远,马车便被另一辆马车逼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