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残酷真相/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佑,肖东和小楠都不知道拦停他们的马车从哪儿来,是什么人,但秦星只看到了那马车上车帘掀起露出的半张脸,便激动的跳上了那辆马车,一炷香的时间,便又什么事吗,没有的回了自己的马车!

肖东和小楠都很好奇那个马车上是谁,但都默契的谁也没有问!

天佑却是丝毫不关心,他一门心思想要快点回去!

他此刻心里只有他的主子赫连明辉,虽然他也很好奇天磊去哪儿了,但平日里天磊也会单独有任务,所以他更担心还是那半个主子,玉芊!

尽管天佑觉得庆妃一定不会答应,但看明辉那样在乎的样子,而且听了明辉说玉芊连命都不要的保护了主子,他心里就认下那半个主子了!

这会儿主子有危险,可这个秦星还跑到另外的马车上呆这么久,他心里是一千个不乐意,一万个想丢下她先走!可不管是真是假,她都是贤王妃,他也得罪不起!所以当秦星一上马车还没坐稳,他便冲了出去!

秦星因为惯性往后一仰,惊呼一声,若不是她定力好,指不定就摔了!秦星知道天佑着急的心,也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倒是天佑听到惊呼声,有些不好意思了!也不做声,闷头赶马车!

秦星将怀里的一颗药丸收了收,看向坐在对面的小楠,严肃的问,“玉芊是怎么回事!?”

小楠一颗心一直悬着,她知道这个玉姑娘和秦姑娘是姐妹,秦姑娘是他们的恩人,玉姑娘一样也是。这会儿秦星一问,她就忍不住红了眼睛“晚上还好好的,还喝了大半碗粥!喝完粥,我和二妞一直在房里边做衣服,边陪她说话,红鸢姑娘在门外熬药!都还挺好的!喝药之前,李嬷嬷还拿了京城的糕点给我们吃…玉姑娘觉得香,也想吃来着,可红鸢姑娘不让,说对伤口不好…。喝了药后,玉姑娘就睡了,可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玉姑娘下身开始出血,因为天气热,该的很薄,所以我很快就发现床单都染红了,而且血越来越多…”小楠一脸的惊恐!

秦星皱着眉,“下身出血?!”只有怀孕或者生孩子难产才会这样大出血啊…

小楠肯定的点点头,“就是下身出血!和虎子娘生他时一样,虎子娘就是因为出血…。而…而…”小楠带着哭腔,话说不利索!“姑娘…玉姑娘,玉姑娘她是不是…是不是…”断断续续的欲言又止,小楠不知道该怎么说!“是不是怀…”

秦星沉下脸,斩钉截铁的打断小楠的话,“不可能!”虽然自己是个现代人,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玉芊她了解,她不是这种随便的人!她就算再喜欢明辉,也不会就这么随便!更何况她还是个公主,哪怕再不受宠,她的骨子里也是皇室的血液!

小楠被秦星的呵斥吓了一跳,但反而又松了口气,若是不是怀孕,那就应该不会有事,可这样出血,也不像来月事…。小楠怔怔的看向秦星,看她低头不语,脸色沉着!也不再说话!

很快便到了办事处门口,张恒等在门口,脸色焦急,看到秦星,明显松了口气,他有些担心秦星在后面遭黑手!毕竟他们刚一把火烧了这郡城的庄府!

秦星跳下车,看到张恒,径直往里走,“玉芊如何!?”

张恒跟着一起,“大夫已经找了好几个,其中一个大夫说是中毒…”

秦星一点也不意外,脸色铁青着往后院走!走到院门口,东子奶奶和大丫娘都在门口等着,大朗二妞他们也都守在那儿!秦星没多说,让小楠也留在了外面,直直进去。刚一进去,一眼就看到李嬷嬷的背影,瞟了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凌厉。

红鸢迎过来,急急的道,“大夫说玉姑娘是中毒!可今天姑娘入口的所有东西都是经过我的手…”

秦星黑着脸,没说话,几步过去,几个大夫在一边似乎在商量对策!明辉趴在床边,双眼通红,看着玉芊,拉着她渐渐凉下去的手,像个孩子似的手足无措!

秦星过去一把推开他,明辉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李嬷嬷眼明手快,一点也不像上了年纪的老妇人,一把扶着明辉,对秦星心生不满,“姑娘就算着急,也不要这么推我们殿下!”

秦星转头狠厉的看了她一眼,扫了一眼满脸担忧,又惊慌无助的明辉,狠狠的咬牙,“若是她有个好歹,我跟你没完!”说罢,掏出怀里的小药丸,塞到玉芊的嘴里!

明辉挣扎着扑过去,不拦着秦星喂玉芊吃那他没见过的药丸,急急的问秦星,“四嫂,这是不是解药,是不是!?”

李嬷嬷没有拉得住明辉,在看到秦星往玉芊嘴里塞药丸的时候,眼瞳缩了一下,上前一步,“姑娘,大夫都还没商量出结论,你这喂的是什么药?若是玉姑娘有什么好歹,怎么能算到我们殿下头上!”

秦星看着玉芊已经吞咽不下药丸,急的双眼发红,情急之中,秦星将玉芊的身子半往上抬了抬,“红鸢,水!”

红鸢急忙把桌上的水递过去,秦星喝了一口,对着玉芊的嘴,狠狠一吹,药丸便顺着水,滑了下去!

屋里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秦星的动作,一个女子对着另一个女子的嘴,这实在是让他们难以想象,可用来救人,却也就不那么难以接受了!

在一边商量对策的大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约而同的摇头没说话,这毒霸道的很,大罗神仙也是没得救,这一颗什么药丸,也就是聊胜于无…

“你们三个,出去,这里不需要你们了!”秦星撇了眼三个大夫,冷声道!

红鸢便上前引着三个大夫出去,送到门口,又快速的转回去!

李嬷嬷深深的看了眼小心翼翼的放下玉芊的秦星,抿了抿唇,不做声!

但她不做声,秦星却饶不过她,径直朝李嬷嬷走过去,狠狠的盯着她并不闪躲的眼神,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扬起,厉声道,“解药!”

两个字一出,明辉一愣,李嬷嬷眼神飞快的闪了下,心一跳,但很快镇定下来,“姑娘说什么,老奴听不懂,老奴哪里来的什么解药!”

秦星冷哼一声,“嬷嬷可想清楚了再说!”手狠狠的捏紧了李嬷嬷的手腕!

李嬷嬷受疼,变了脸色,“姑娘休要冤枉老奴!这玉姑娘是殿下未过门的王妃…”

天佑在门外听到秦星在找嬷嬷要什么解药,赶忙冲进去,一进去便看到秦星抓着嬷嬷的手腕,着急的上去要拉开,刚冲过去,一直在发楞的明湖忽的站起来,“天佑,你站住!”

天佑惊讶的看着明辉,着急的道,“嬷嬷怎么可能下毒,殿下,嬷嬷可是从下看着您长大的!她刚病了几天…。受不住的!”

秦星回头瞥了眼天佑,冷声道,“病了几天?可曾看了大夫,可曾喝了药!?”

天佑愣了下,才呆呆的道,“嬷嬷…。嬷嬷说她就是水土不服,不需要看大夫…。慢点走,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就好了…”

秦星看着嬷嬷似笑非笑的道,“嬷嬷不是想休息,是想安排杀局吧?!那些蒙面人是嬷嬷带的人吧!?天磊能找到我们,嬷嬷事先也做了不少调查吧?!”说罢,转头看向似乎明白,又似乎没有明白的明辉,“你就一点也不奇怪他们为什么在一见到玉芊后,不曾有任何的介绍就知道哪个是玉芊吗!?你就一点也不好奇那些蒙面人为何要把玉芊做目标!?”

看明辉一脸震惊的模样,秦星不再刺激他,而是直直的看向嬷嬷,“解药,给是不给!?”

嬷嬷直直的看着秦星,一点也不胆怯,理直气壮的道,“这些都是姑娘的妄断!这种罪名,老奴不接!老奴没有做!也更没有解药!”

秦星冷笑,瞥了眼嬷嬷的手指,猝不及防的将她的手往她的嘴里一塞,而后松开手,后退两步!

这一动作,让所有人都呆住。

李嬷嬷却是脸色剧变,呆愣的看着从自己嘴里拿出来的手指,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指着秦星,“你…你…好毒的心思!”

秦星盯着李嬷嬷,“我毒?!我确实毒!你大约只有一盏茶的功夫!解药,拿出来!”

李嬷嬷阴狠的笑起来,“解药,没有!”说罢,看了眼躺在床上无声息的玉芊,“此毒无解,血崩而死,就是结局…”

秦星皱眉,“你现在自己也中了此毒,若是你不拿解药,你也只有一死!”

李嬷嬷笑起来,“我死了又有何妨!有这个勾引殿下的贱人陪我一起死…”

话没完,明辉噗通一下跌坐到地上…

天佑惊呼一声,窜过去,扶住明辉,抬头不解的看向嬷嬷,“嬷嬷,你为何要这么做!玉姑娘是咱们的王妃啊!”

嬷嬷看了眼明辉,眼里脸上皆是不忍的表情,随即又掩下,冷哼一声,“她怎么配的上咱们殿下!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农家女,勾引人的贱人!”而后,满脸慈祥的看着明辉,“殿下,娘娘已经给殿下在京里把婚事说好了,只要您一回去,马上就成亲!等以后您做了太子,想要怎样的姑娘都有的…”

嬷嬷明明一脸的慈祥模样,可明辉却只看到了一张恶毒的脸,眼睛通红的连连摇头,“我谁也不要,我只要玉芊,我只要她…。”

秦星凑到嬷嬷跟前,“谁说她是什么都没有的农家女?!她的真实身份是上雄太子的亲妹妹,你可知道?!也就是说,她是未来上雄皇帝的妹妹…。”

嬷嬷一脸震惊,呆愣住,半晌反应过来,厉声叫着,“你骗人!她就是你家的一个义女而已…逃难,寄住在你家里!”

秦星呵的一声轻笑,眼里没有任何的情绪,“逃难…你们都不查查她是从哪里逃难来的吗!?”

嬷嬷踉跄一下,一把拽住床柱,才勉强稳住自己的身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床上的玉芊,“公主?!上雄太子的妹妹!?…。”狠命的摇头,“不可能,不可能…。”

断断续续的话,听在秦星耳里,甚是讽刺!不耐烦的道,“我再问你一遍,解药!”

嬷嬷脸上一片死灰,终于是支撑不住,跌到地上,“没有解药…。没有…”

秦星心里一紧,嬷嬷到这种时候还在说没有解药,想来,是确实没有解药的…。可,她还是不甘心,上前用针尖在嬷嬷的指甲缝里一挑,一点白色的粉末落在针尖!脸上闪过不屑,转身走向明辉,蹲下身子。

嬷嬷看秦星带着毒药到明辉跟前,以为是要逼明辉也服毒,大惊,急道,“秦姑娘,是真的,真的没有解药,此药无解!”话落,下身慢慢流出血来…

秦星并不理会嬷嬷,拿着针尖,对明辉道,“你看看,认不认得这是什么东西?有没有解药!”

她知道此刻最难受的估计是明辉了,这么残酷的真相让他知道,任何人都会受不了!嬷嬷能这样做,必定也是受了庆妃的指令。自己的母妃杀了自己心爱的姑娘…。

明辉呆愣,眼睛失去了焦距,秦星一把拉过明辉的衣襟,大声道,“你再不快点,玉芊就真没有救了!”

明辉身子一震,抬眼看向秦星,看秦星一脸怒容,脑子里突然有了意识,凑近去看秦星挑的药,白色,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楚,再认真去闻了闻,只是这一闻,便仿佛被定了身,双眼涣散,呼吸急促,像是要失去生命体征!

秦星一看,丢掉针尖,上前一把掐住明辉的人中,狠狠的道,“明辉!赫连明辉!”

天佑也是急的双眼通红,扶着明辉,不停的道,“殿下,殿下…。”

嬷嬷着急的看着秦星的背影,她看不到明辉的情况,但听到秦星和天佑的喊声,自然知道明辉的情况不好,双眼鼓鼓的,指着明辉的方向,但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下身的血越来越多,殷红的血染湿了她的衣裤!

片刻过后,明辉有了反应,呼吸平静下来,却四肢无力的瘫软下去,眼睛盯着屋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一直到秦星抱着玉芊走出房间,他都处在涣散的状态…。直到秦星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他才猛的起来,扑出去,拦住秦星,“你要把她带到哪儿去…”

秦星冷冷的看着他,“她已经死了,我带她到该去的地方去…”

明辉抱住玉芊冰冷的身体,像个孩子般嚎啕大哭,“不能,你不能带走她…。我什么都没有了…母妃没有了…兄弟没有了…。我不能再没有了她…”

秦星丝毫不为所动,她没有意识到明辉说的母妃没有,兄弟没有了,是什么意思…只是淡淡的道,“你放开手,你给她带来了什么…我不能让她死了还呆在一个保护不了她的男人身边…”

保护不了她!明辉身子一震,退后两步,眼里的痛苦掩藏不了,看着秦星,一时失了言语!是他的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若不是他招惹到她,她不会有这种无妄之灾…她还这么年轻,充满了阳光,可都因为他…。明辉痛苦的抱住自己的头,蹲下身子!他的心里一片荒芜…

秦星抱着玉芊一步步走出去,明辉站起来,绝望的看着秦星的背影,大声道,“你要把她带到哪儿去?!至少,我可以去看看她…至少…。”他闭了闭眼睛,他还有什么资格去看她,还有什么脸去看他…对着那一座坟头,他又该怎样去看她…

秦星停住脚步,“你先好好想想你该怎么做,我再来告诉你…。”说罢,头也不回走了出去!红鸢紧跟着一起出去!

天佑紧皱着眉,扶着浑身都散发的痛苦悲凉的明辉。他还没从见到主子的喜悦中反应过来,便发生了这么多的变故,他一时也懵了!

屋里趟在地上的嬷嬷睁着眼看着屋顶,身下的血已经差不多停下…

她生命的体征也在慢慢的一点点流失…

看着屋顶的眼里带着不甘,也带着一丝丝后悔。

她估计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死在自己下的毒药下!更加没想到的是那个玉芊居然是个公主…。

听到外面明辉绝望的喊声,心里忍不住一痛!这孩子以后怕是,再也不愿意亲近他的母妃了…。

她慢慢闭了闭眼睛,累了般的叹了口气,手脚变的冰冷僵硬!

------题外话------

娃娃今天入托了,我却一点解脱的感觉也没有!一直提着心,七上八下,什么心思都没有!这么几千字,从早上九点写到现在…唉…不知道这种情况要持续多久!但愿一切顺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