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哀默神伤/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身灰头土脸的天磊回到商行办事处的时候,月上中空,整个宅子里都静悄悄的,却能让人感觉到蔓延着的悲凉氛围!

天磊心里惊讶,脚步不太轻松的径直往嬷嬷的屋子去,他得赶紧告诉嬷嬷,他什么都没有找到!庄府会失火,他是没想到的!更没想到他只是把鲁邢弄出去了一会儿,再回去那火势就已经烧的看不清路!他叹口气,还不知道嬷嬷接下来要怎么做!

天磊想着心事,刚进院子,意外的看到明辉坐在石桌上饮酒,身子一颤,僵在原地!

天佑神色无助又无奈的站在明辉身后,皱眉看他一杯接着一杯!

天磊脸色一僵,连忙上前,“殿下,您一直不善饮酒…”

话未完,明辉睁着明显略带朦胧的眼神看向天磊,这眼神看的天磊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发慌!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不自觉的看了眼嬷嬷的房间!

天佑满脸的不可置信和受伤,看向天磊,就是定定的看着他,什么话也不说!

天磊压下心里的异样慌张,轻声道,“殿下…属下去查殿下那日遇刺的事情…”

明辉面无表情的看了天磊一样,抬头看了看漫天的繁星,轻声道,“一晃十二年了…”

天磊和天佑心里同时晃了一下,十二年,正是他们到明辉身边的时间!

十二年前,天佑四岁,和明辉同岁,天磊七岁,家里孩子太多,找了中间人,把他们卖进宫当太监,但他们俩虽然小,心里却很是清楚,所以进了宫是百般的不愿意,净身前的某日,兄弟俩躲着管事太监在一个废置的院子里哭,被贪玩的明辉撞见,问清缘由,缠着庆妃把他们俩从敬事房领了出来,跟在明辉身边,同吃同住,还一同学武!所以,天磊和天佑在明辉心里,说是伺卫,其实更像是兄弟!

天磊和天佑怎么会忘记这一切,同时低喊了一声,“殿下…”

明辉扬起手,打断他们要说的话,“你们俩,送嬷嬷回京吧…。”

天佑急了,“殿下,天佑不走!殿下去哪儿,天佑去哪儿!若是殿下不要天佑了,就一剑杀了吧!”说罢,噗通跪到地上,抽出怀里的剑,一脸坚决的看着明辉!

明辉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里一片清明,“我不会回京了…以后或许就浪迹天涯了,你也要跟着吗?!”他是相信天佑的,天磊和嬷嬷做的事儿,天佑什么都不知道,但他再也回不去了,他无法去面对他的母妃,更没脸去面对…四哥…想到明轩,他心里一痛!

天佑还没答话,天磊几步上前,急道,“殿下,您怎么能不回京?庆妃娘娘还在京城等您…太尉府…。”意识到说错了话,赶忙停下,看着明辉,“殿下,您不能不回去啊!”

天佑跪着往前几步,扒开天磊,看着明辉坚定的道,“不管殿下以后去哪儿,浪迹天涯也好,四处漂泊也罢,天佑都要跟着!”

天磊一把拉过天佑,气吼吼的道,“天佑,你胡乱说什么!”

天佑气恨的回头看着天磊,双眼瞪着,“你们想逼死殿下吗!?哥!当初我们发过誓,一辈子跟着殿下,绝不会背叛殿下,你为何要这么做?!”

天磊一愣,随即气急败坏的道,“我做什么了?!我现在也是这样说,一辈子不会背叛殿下!”

天佑看天磊还在狡辩,又是痛心,又是气恼,忽的站起来,盯着天磊的眼睛,“哥,庆妃娘娘是不是交给你和嬷嬷另外的任务!?”

天磊眼神一闪,左右忽闪,就是不看天佑,兀自强辩道,“没有的事儿!”

天佑忽的就笑了,笑的神色凄凉,这是他的亲哥,可殿下在他心里既是主子,也是兄弟,他不能不仁不义还不忠!“哥,你从来不会撒谎,只要一撒谎就不敢看我的眼睛…”

天磊脸色一沉,“天佑,不要胡闹了!殿下不可以不回京!”

明辉又灌下一杯酒,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提着酒壶拿着酒杯,神色淡然的对天磊道,“带上李嬷嬷,回京去吧!本王不想再看见你们!和母妃说,原谅我不孝…”说罢,摇晃着走出院子!天佑狠狠的瞪了天磊一眼,转身跟上去扶住明辉!

明辉的话语气不重,苍凉坚决的意味却让天磊心惊,“不想再看到你们…”,殿下这是不要他再留在身边了?!天磊心里发慌,要去找嬷嬷问个清楚,匆忙抬步进屋,却在看见嬷嬷浑身是血的躺在床上后,呆住,那发白的脸色看起来就像一个无血的死人…。

天磊脚步有些打颤,慢慢挪过去,探过手指到嬷嬷的鼻息间,全无一点气息,让他惊骇的瞪大了双眼!什么人,这么大胆,在这里杀了庆妃娘娘身边的贴身嬷嬷?!天磊转身出去,要去找明辉!刚转身走两步,天佑面无表情的进来!

天磊快步走过去,脸色焦急,“天磊,嬷嬷这是怎么了?!”

天佑偏头看了眼死去多时的嬷嬷,将手里明辉给他的玉牌递给天磊,“殿下说他不回去了,你把这个玉牌交给庆妃娘娘!”

天磊看到玉牌,眼睛发直,这个玉牌他们兄弟都知道,是明辉十岁的时候,庆妃专门让人给他打造的一方母子玉,明辉的是一个小的,庆妃手里是一块大的,镶嵌在一起就是一块完整的玉!“天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佑意味不明的看了眼天磊,“你不清楚吗?!”

天磊双手捏住天佑的肩膀,眼眶发红,他实在是搞不懂,怎么就一会儿不在,就成了这个样子,忽的一个念头闪出,脱口而出,“玉芊死了?!”

天佑痛惜的道,“你们怎么能这么狠心!你们是真的想逼死殿下吗!?你们怎么能这样?”

天磊双手无力的垂下,神色木讷,呐呐的道,“我和嬷嬷说不用弄死她的…就算殿下带回京也没有关系…等殿下娶了太尉府的小姐,再将玉芊纳进府也是可以的…。嬷嬷为什么就一定要弄死她呢…。”

天佑不敢置信的看着天磊,他实在是难以想象,一直在他眼里都是可亲的哥哥居然可以脸不变色的说着弄死她…闭了闭眼,盯着天磊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因为嬷嬷她知道,依殿下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娶太尉府的小姐而委屈玉姑娘的!哥,你跟了殿下这么多年,难道还不了解殿下的性子!?”咬牙道,“殿下不会再原谅你了,我也不会原谅你!你带嬷嬷的尸体回京吧!她不是殿下处死的,是自杀!自作自受!”说罢,头也不回的出了门!眼里的泪一下子飙出来!这是他的亲哥哥…可是现在殿下更需要他,而且这件事,确实是哥哥背叛殿下在先!踩着重重的步伐,出了院子!

直到脚步声听不见,天磊才转动已经僵硬的身子,走向一动不动的嬷嬷,深深的叹了口气,艰难的俯身抱起嬷嬷,一步步走出去…。

翌日,秦星从房里出来,便看到明辉醉倒在玉芊的房门口,胡子拉碴的模样,就一个晚上,就似苍老了许多岁!天佑正在费劲的搬动明辉,看到秦星,抬眼求助的看着她!

秦星撇了一眼,没有任何表情,径直出了门!

秦星到外院的时候,红鸢已经按她的吩咐,将所有人都集中起来了,看到秦星,迎过来,“姑娘,都到了!”

秦星点点头,走过去,扫了众人一眼。

肖东和大朗他们看了眼秦星的脸色,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张恒面色带着担忧看着秦星,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

鲁邢更是几次三番欲言又止!

他们都不知道秦星把玉芊送到哪儿去了,那么年纪轻轻一个姑娘就这么香消玉殒,他们都感觉痛心,更别提和她亲似姐妹的秦星!他们想安慰,又怕惹她伤心,想劝说,又不知道该如何劝说!

秦星看了一眼众人后,才开口,“今日起,每天早上早起半个时辰,进行体能训练!一会儿计划红鸢会给肖东,你们要严格按照上面的来训练!”停了一下,才沉声道,“我们,不仅要保护好自己,还要保护好自己的家人!无论什么时候,活着,很重要!”

话音落,红鸢便上前将秦星写的计划分递给肖东,肖东郑重的接过那写满字的纸张,认真的点点头,“我们一定会好好的保护自己,保护家人!”他一直也是如此想法,他何尝不想去报仇,哪怕是和庄严同归于尽,可是,他不能,他还有这么多的家人,他若是死了,他们该怎么办…所以,这么多年,他苟且偷生,不就是想要活着吗!

大朗他们也是一脸的认同,要活着,要好好活着!

吃过早饭,秦星没去管明辉,红鸢也没带,径直出了门!

张恒有心问一问,可又没有立场,想作为兄长关心一下都觉得冒犯了!只能把担忧的关心深埋于心,把各地的商铺事业都做好,让她少操心!

肖东和肖远山扛着几个包袱到张恒面前,“张老板,这是昨儿个咱们在庄府带回来的,姑娘说让我们拣好的带,咱们也分不太清楚,反正乱的很,好的不好的,都弄回来了!都在这儿,您收着吧!”说罢,将几个大包袱小心翼翼的放到地上!

张恒眨眨眼,震惊的道,“你们趁火打劫?!”

肖东神色有些不自然,尴尬的道,“我们…我们…”

正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说好,张恒一声大笑,“打的好啊…。”罢了,又一脸遗憾,“可惜我没去,不然还能分一下,像这些个不值钱的,确实没必要弄回来!浪费力气。”肖东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张恒已经打开包袱在认真看,不时的嘀咕几句,又不时的惊叹一声!“这个庄严,好东西还真是不少啊…”

肖东他们看张恒的表情,这才松了口气,他们一开始还以为张老板会责怪他们!虽然这是姑娘让他们拿的,但毕竟这种乘火打劫的事儿确实是不地道的!哪怕对象是庄严!

郎平挠挠后脑勺,一脸贼笑的蹿到张恒身边道,“张老板,你说,这些东西能值几个钱?!”

张老板手里拿着一个看似不起眼的灯罩,瞥了眼郎平,“值几个钱?!你还真敢说…。这哪里是几个钱,你们弄回来的这些东西,最起码可以买像这样的宅买它个…这么多!”伸出一只手正反亮了亮!

肖东肖远山郎平几个都瞪大眼睛砸砸舌,看着地上的一堆东西,大气不敢出!

张恒一样样将东西分拣,这些东西可不能留在郡城,庄严那老狐狸说不准就查到了!还是要送出去,最好能脱手,换成银子!想着,便让郎平找来鲁邢,一合计,便让鲁邢带来的另外两个人用马车带着到风城和乌城去卖掉!

秦星不提起,所有人都不敢提起,只当玉芊是出了远门!都各自上工干活儿!码头上的业务越接越多,越来越顺,尽管有些找茬的,但个别人总是赢不过团队的!结果就是茬不找了,也进了秦氏运输队!

快递暂时发展还不是很快,秦星给鲁邢打过预防针,对新鲜事物,接受起来总是会慢一些的!码头上的运输队发展快是因为一目了然,一看就明白,可这快递,还需要时间来证明它的便捷性!

另外几个铺子的装修也在加班加点,各地的进度都张恒的掌控下,有条不紊的进行!家具厂已经开工,成衣也已经开工,餐具,窑厂那边第一批也准备妥当!只等商铺一装修好,统一铺货!酒楼,超市,每一项张恒的亲自过问,他人虽在郡城,但每日的信件往来却是必不可少!

张恒算了算时间,这一晃就到八月初了,郡城耽误的时间也不短了,还有另外几处都还没去看,也不知道秦星是打算如何安排…

张恒看了看手上的一堆秦星交给他的计划,无奈的笑着摇摇头,这个秦星脑瓜子里真是太多奇思妙想,他几乎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这南璃的经济将会被秦星占据半壁江山!

一切都在按照秦星的预想发展,除了玉芊的意外!

秦星出了秦氏办事处后,骑马径直去了城东,在一家很大的客栈前下马,抬眼看了眼已经升起的太阳,神色稍稍有些激动的抬步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