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好久不见/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一进客栈,就有热情的小二过来询问是否住店!

“我不住店,天字一号房在哪边!?”秦星摇头!

小二一脸的笑意,“您右边上楼,径直往里,靠后第一间就是…”

秦星点头致谢,转身朝右边楼梯走去!抬步上第一步台阶,“上辈子”的往事如潮水般涌上来!一步步靠近了房间,秦星整理了下略有些激动,还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酸涩的情绪,抬手敲门!

两声叩门声过后,门被打开,一张温润如玉的脸出现在秦星面前,墨色的眼睛带着欢喜,宠溺,和感慨,柔软的看着秦星!

秦星偏头一笑,扬起声音,“师兄,好久不见…”

姜寒凌含着笑,“确实好久不见…”其实算起来,他们也才两三个月没见而已,只是那已经都是“上辈子”的事情!让开门口,将秦星迎进房里!

秦星四处环视了下,才转身看着姜寒凌,还是如从前那样散发着温暖的气息,“师兄,可还好?!”

姜寒凌笑了下,回到桌边坐下,打了个手势,示意秦星也坐下来。“星儿变了!”姜寒凌倒了两杯茶水,递给秦星一杯!

秦星将茶杯放到唇边,眨眨眼,“噢?我哪里变了!?”

姜寒凌含笑的眼睛看着秦星,这是他熟悉的秦星,却又不是他熟悉的那个秦星!二十八岁和十五岁还是有区别的,但是这张脸却是他一直牵挂的脸!她的脸上不再是一如既往的淡漠,眼里不再是除了凌厉就是淡然,整个人少了尖锐,多了几分灵动,还有温暖…这样的秦星,让他更加心动!“星儿,变的更好了!”

秦星噗嗤一笑,“师兄现在比从前会说话了!”停了下,看着一身暗紫色长衫更衬得他尊贵无比的姜寒凌,继续道,“也比从前更帅了!”

姜寒凌眼神闪了闪,心里有一丝别样,端起茶杯,漫不经心的道,“星儿从前从不曾认真看过我一眼!”

秦星脸色一僵,咳嗽着摆摆手,尴尬的岔开话题,“你这太子做的如何?!”

姜寒凌无奈的笑了笑,身手捏了捏鼻梁,摇摇头,“担子重,责任大…”

秦星了然的点点头,哪怕就是她身后的那一家子要养,也让她一开始觉得心里没底,有压力呢,更何况姜寒凌身后是一个国家!“听玉芊说你遇到了些麻烦?!”

“小麻烦,不足为提!你怎么样?听信儿说你在乡下过的挺好!”姜寒凌定定的看着秦星!

秦星想到家里人,脸上一片温柔的笑意,“是不错,挺好!很幸福!”

姜寒凌有些意外的看着秦星,从她的嘴里能说出很幸福,看来,她现在确实很不错!为了尊重她,他一直都没有去查她在清州的生活,此刻听她这么说,他也很欣慰!“我听玉芊说了,你的家人都很爱你…”

秦星点点头,“我也很爱他们!师兄如何会穿到上雄太子那里去?!”

姜寒凌沉着声音,“我也不清楚,但是炸弹爆炸以后,我便失去了知觉,再醒来时,便已经在上雄了!之前的太子被皇后毒死了…”

“皇后?”秦星惊道,“之前的姜寒凌不是养在皇后身边吗?”

姜寒凌嘲讽的笑了笑,眼里闪过不屑,“这个姜寒凌羽翼还没丰满,便想着要高飞,皇后怎么容的下一个她掌控不住的皇子…”

秦星愣了半晌,才点点头,看来这上雄的皇宫也不太平啊!“玉芊她很爱你,在你被皇后带在身边的那些年里,你一直是她的精神支柱!”

说到玉芊,姜寒凌的面色又柔下来,“玉芊,有时候很像你!坚韧,积极。有时候又不像你,虽然受不了少苦,但她很乐观。虽然封闭在皇宫内,却活的自在!”

秦星想到玉芊,心里一痛,接着道,“从前的姜寒凌对她这个妹妹很疼爱!看的出,你也很喜欢她!”

姜寒凌摇摇头,“从前的姜寒凌从进了皇后宫里,就一门心思的讨好卖乖的巴结皇后,靠着皇后,压根儿就忘了他还有个一母同胞的妹妹!”

秦星惊讶的瞪大眼睛,“怎么可能,玉芊说他一直不停的在暗中救济她们,帮助她们!”

姜寒凌神色有些悲凉,“身在皇家,一个有野心的皇子,怎么可能还想着一个连皇帝都不记得的公主妹妹!”说罢,叹口气,“我醒来之后,查了下,那些年玉芊所说的姜寒凌给予她的支撑和帮助,都是她身边的嬷嬷给她制造的假象…那些哪怕一件能御寒的棉衣,都是嬷嬷帮别的宫的小丫头们做事而换来的!…”

秦星眼里闪过一丝愤怒看向姜寒凌!

姜寒凌摆着双手,“你可别这样看我,我醒了之后,便去看了她…”

秦星泄了气,但还是气鼓鼓的道,“想不到这个姜寒凌竟然是这么坏!亏的玉芊时时刻刻惦记着他!”

姜寒凌接过话,“姜寒凌是有问题,最初的伏低做小不过是他生存的方式,后来得到上雄皇帝的重视,变得狂妄,奸猾,野心极重,在有可能做太子之后,更是不把皇后放在眼里!但要说坏,还不至于,只是…”

秦星懒得听,不再说起以前的姜寒凌,想着他一国的太子,两次来到南璃,若这次是来寻玉芊,那上次呢?于是,试探的道,“师兄,你到南璃来,有什么事吗?!”

姜寒凌神色不变,“有些小事!”四个字带过,而后看着秦星,“星儿,跟我回上雄吧!”

秦星一愣,“回上雄?”

“你不属于南璃,虽然也不属于上雄,但在上雄,我可以保护你,毕竟,上雄太子的名号也不差!”姜寒凌说的认真无比!

秦星便笑起来,“岂止是不差…等你做了皇帝,在上雄横着走也可以吧!?”

姜寒凌期待的看着秦星,他对她的心,哪怕是穿越了,也没有变!

秦星看懂了他眼神中的期待,和那饱含的情谊,可她现在怎么能离的开?不说她的家人,现在她的心里已经住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一个让她想离也离不开的人。深深的看了眼姜寒凌,注定是要辜负他的…。扬起一个笑容,故作轻松的道,“我才不去呢!你大约不知道吧,我现在也厉害着呢!我可是要开拓我秦氏商业帝国的人!”

姜寒凌掩下眼里的失望,脸上浮起笑,“我不勉强你,但你记得,任何时候,上雄都欢迎你,而且畅行无阻!”

秦星俏皮的眨眨眼,“那你可要记住了!我以后若是把生意做到上雄,你可要给我大大的方便啊!”

姜寒凌含笑,眼神宠溺,“你要你一句话,在上雄,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秦星低下头,假装没有看到这另有含义的眼神!若以前她不懂,还可以无所谓,可现在她很明白,每次明轩这样看她,她就心跳如雷,像吃了蜜一般!这会儿被师兄这样看着,她很别扭,也很不自在!

一时,都不说话,房间里安静下来!

半晌,秦星才抬起头,认真的道,“师兄,你到南璃来真的只是小事吗?”

姜寒凌疑惑的看着秦星,“星儿,你这是…。?”按照秦星从前的性子,他若是一句话带过的事儿,她是不会再问的,而且,以秦星的聪明,他一个别国太子,几次到他国,还轻装简行,掩人耳目,肯定是有别的目的!

秦星坐正身子,干脆的道,“这对我很重要!”

姜寒凌看着秦星,也不隐瞒,“据可靠情报,沧澜和西辽蠢蠢欲动,要进攻南璃。这样的时候,上雄自然也是不想放弃分一杯羹的!”盯着秦星的眼睛,继续道,“所以,我才想带你回上雄!你也可以带上你的家人!”

秦星惊的呆住,沧澜和西辽要攻打南璃?!这个时候若是他们另外三国一同来犯,南璃必将尸骨无存…深吸一口气,压住慌乱的情绪,正色道,“南璃就这么好打?!它可是这四国中最大的!”

姜寒凌笑着摇摇头,“星儿,你的功课没有做好!南璃确实很大…可是,除了面积大,还有什么大?!…”别有深意的笑了下,继续道,“兵力早已不是从前的南璃雄兵了!而经济,你应该去上雄看看…。表面的强大,内里的空虚,不需要用很大力气…。”

秦星眼神晃了晃,盯着姜寒凌,“你也打算发兵?!”

姜寒凌虽然惊讶秦星为什么会这么关心国家的事,她从前是除了自己任何外人都不关心的人…想到她收留了玉芊,猜想应该是变了吧,便直接道,“我不会发兵!”

秦星不理解了,皱眉,“你也不是也要分一杯羹吗?”

姜寒凌脸色也有些不解,但还是摇摇头,“分一杯羹,有时候并不需要发兵!”

秦星忽而明了,以姜寒凌的头脑和手段,在西辽和沧澜攻打南璃之后从他们手上得到他想要的,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姜寒凌看着秦星的表情,笑了笑,“星儿,不完全是你想的那样!”

秦星哑然,随即反应过来,师兄的心理学学的可是相当好的!脱口便道,“那是怎样?!”

姜寒凌略带苦恼的道,“说来我也很是奇怪不解,上雄皇帝也是很有野心的,他看重姜寒凌,也是看重他像他自己,有野心!但要出兵打南璃,却是怎么也不肯!我私下查过,也问过以前大臣,都不知道原因!据上雄皇帝身边的老太监透露了一点,说是两百年前,上雄的先帝有遗旨,上雄不得出兵攻打南璃!”顿了顿,“不过是不能出兵攻打,你知道的,攻打不一定需要出兵!”

秦星愕然,两百年前…那时南璃也开国不久吧…忽然有个什么念头在脑海里一闪,随即不见,怎么也抓不住!她听到了姜寒凌最后几个字,急道,“你不能攻打南璃!”

姜寒凌注意到秦星的表情,皱眉道,“星儿,你好像很关心南璃皇室!”

“这跟关心皇室没有任何关系!我现在是南璃人,这里有我的家,我的家人,我关心和我爱的人,难道师兄不知道战火带来的残酷吗?最受苦的可是我们这些最普通的百姓!”

姜寒凌怎么会不知道,他皱了皱眉,脸上泛起温柔,“星儿,这是在落后几千年的古代,打仗是为了更好的统一!就算我不打,还有西辽和沧澜!”

秦星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偏着头,想了一会儿,才道,“师兄,你可知道玉芊喜欢的那个少年是什么人?!”

姜寒凌摇摇头,“我不曾调查过!”

秦星叹口气,师兄到底是现代人,始终秉持了尊重两个字!“他是南璃的七皇子,孝王!赫连明辉!”

姜寒凌有片刻的惊讶,但很快恢复,姜玉芊就算再怎么不受宠,但她始终是真正的公主,眼光也不会差到哪儿去!能喜欢上一个皇子,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但他疑惑的是,秦星是怎么又和南璃皇室纠缠到一起了!他现在有些后悔不去好好查上一查了!

看着姜寒凌不再惊讶的表情,秦星狠了狠心,又道,“我也喜欢上了一个人!那个人是南璃的贤王,赫连明轩!”

姜寒凌脑子一轰,愣住,看着秦星满脸的认真,心里一阵发软!他终究还是来迟了吗…。一阵荒凉的感觉升起,“上辈子”错过了,“这辈子”又要错过吗?!眼神柔软且又受伤的看着秦星,惨淡的笑了笑,“贤王…南璃最不受宠,最窝囊的四皇子吗?!”

秦星脸色一沉,“他不窝囊!受不受宠的,他也不在乎!”

看着秦星为赫连明轩辩驳的样子,姜寒凌心里一痛,看着秦星,说不出话来!

秦星看他的模样,到底有些不忍心,轻声道,“我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他…这大概就是人常常说的宿命吧…”

姜寒凌平复了下情绪,艰难的开口,“南璃太复杂,皇室不团结,南璃本身也摇摇欲坠。这样的时候,不要这么轻易的下定决心!”一旦开战,南璃被灭,皇室成员首当其中,一个也不能留,这是惯例!不管是不是还想要争取,他都不希望秦星把自己的心交到一个没有未来的人身上!

秦星认真坚定的道,“师兄,我已经是他的人了!”

姜寒凌心里一阵刀割!他的人,三个字让他头上充血,恼怒道,“若我非要攻打南璃呢!?”

秦星从没见过姜寒凌发脾气的模样,似乎他一直都是温润尔雅的样子,乍一见,愣了下,随即又丝毫不让,一字一句的道,“他死,我死!”

姜寒凌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他知道秦星的性子,说的出,就做的道,只能放缓了声音,“那你的家人呢?那个最初给你温暖,让你感觉到幸福的家人呢!”

秦星眼神闪了闪,“他们会理解我的…”说罢,又带着乞求的眼神看向姜寒凌,“若是真有那么一天,请你把他们带回上雄…”

从来没见过秦星这般的眼神,那么低下的乞求!姜寒凌心里是既酸涩又无奈,还夹杂着些许愤怒,“值得吗?!”

秦星撇了撇嘴,“值不值得,要如何衡量呢!”语罢,幽幽的看着姜寒凌,“师兄,你刚到上雄的时候,有想过找方法回去吗?!”

姜寒凌看她一下子换了话题,叹口气,摇摇头,“这是穿越,又不是旅游,哪儿能说回去就回去!?”

秦星道,“可是我想过,而且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想要如何找到方法回去!因为那里有个我唯一牵挂的人,他如兄如父,关心爱护我,我不放心,想要回去看看!这个念头一直卡在我心里,使我在一开始遇到明轩的时候,都不敢放开心去接纳他…。一直忽视心里最真实的感受!第二次见到玉芊的时候,她带来了你的消息,还点醒了我心里一直都没有意识到的感情!在那一刻,我才真正的成为了秦星,南璃的秦星…。”

姜寒凌被这番话震惊,他感动于秦星穿到了这里还惦记着自己,又酸涩的听到秦星形容他如兄如父…。唯一的牵挂让他在心里叹口气,“星儿…。”

“师兄,我不要求你不攻打南璃了,这是国家的事情,我也没法干涉,只希望,你能护下住我的家人!他们,也是玉芊的家人!”秦星敛下眉眼,神色淡然!

姜寒凌失语,片刻后,“若有机会,我想会会这个赫连明轩!”多年前宫宴上的一面之缘,让他对这个四皇子记忆深刻,虽然他表现的一直很不起眼,但他一直认为这个四皇子不简单!现在秦星喜欢上他,还愿意为了连命都不要,更证明这个四皇子,的确是不简单…。

秦星这时便笑了,“好啊,我介绍你们认识…你们会做朋友的!”

姜寒凌失笑,看着秦星略带女儿娇羞的模样,心里苦楚,做朋友…。情敌能做朋友吗?!

“师兄,还有一事,我要拜托你…”秦星神色又认真起来!

姜寒凌眼神一闪,“什么事又这么严肃!”

“那条密道,不要泄露给西辽和沧澜!”秦星紧紧盯着姜寒凌,她要知道这条密道除了他知道,西辽和沧澜知不知道!

姜寒凌愣了一愣,“星儿知道那条隧道?!”

秦星皱眉,“我知道,就在我家后山!我当初就是在那里穿来的!”

姜寒凌正色道,“这条密道记载在上雄太子府的一本古书里,记录的并不详细,我也是凭着有限的资料找到的!据我走了两次后,我觉得,这条隧道的来历不简单…”

秦星更是惊奇,“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不简单?”

姜寒凌眯了下眼睛,“我在那里找到两处机关,你知道的,我一直有研究机关,可是奇怪的是,那两处,我怎么也打不开…”

秦星诧异,“还有师兄打不开的机关?!”

姜寒凌闻言,忍不住笑了,“我又不是万能的!而且古人的智慧不可小觑,这机关,说不定有大秘密!”

“大秘密?”秦星来了兴致!

姜寒凌想了想,“我猜想,会不会是南璃近来在秘密寻找的宝藏!”

秦星呆住,“师兄,你也知道这宝藏!?”

姜寒凌笑了笑,眼神不屑,“如何不知…这赫连明德可真是了德,不仅能联合西辽,还让人游说到了上雄…。”

秦星听明白了,锤了一拳桌子,恨声道,“猪一样的脑子!引狼入室!”

姜寒凌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星!

秦星连忙道,“师兄不是狼,不是狼…。”

姜寒凌便接着道,“赫连明晨也不遑多让啊…连勾结外族害自己兄弟的事儿也做的出!”

秦星便想到那次翡翠山脉的凶险!眼神沉下来,这样的南璃,还真是…。这个老皇帝,真是不知道他在搞什么!真是老糊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