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爱之深切/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在御书房看奏折的康顺帝突然的打了个喷嚏!

连安连忙上前,将意见披风搭在康顺帝的背上!“陛下,先休息休息吧!”

康顺帝似心情挺不错,揉了揉鼻子,“这好好的,怎么就打了个喷嚏…”

连安笑的像朵花似的道,“那肯定是有人想陛下了…”

康顺帝挥挥手,笑着道,“依朕看,怕是有人骂朕了…”

连安连忙道,“那哪儿能呢…”

康顺帝放下手里的奏折,看了看窗外的阳光,“去把上善请进宫来,好久没和他下两盘了…”

连安笑着应道,“好嘞…”看着康顺帝心情好,他这做奴才的,心情也好!

午后,上善便快马加鞭的进了宫!

康顺帝坐在御花园的凉亭下,研究着面前的棋子!看到上善过来,招着手,笑眯眯的道,“上善大师快来,朕已等候你多时!”

上善一掌竖起,行了个礼,才道,“陛下这是棋瘾又犯了?!”

康顺帝手里去摆棋子,嘴里不满的道,“这满宫上下,没一个能下的尽兴的!”

上善坐到康顺帝对面,将宽大的袖子收好,笑着道,“贫僧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康顺帝摆摆手,“来来来…先杀上一盘,再传膳…”

上善意外的道,“这个时辰了陛下还未用膳?!”

连安在一旁上好茶,心里有些不赞同,但脸上还是笑着道,“陛下是想等着大师来一起用膳…”

上善忙到,“贫僧罪过…。”

康顺帝眼一瞪,“什么罪过不罪过的,来,下棋!”

上善有意让棋局快了些,一炷香的时间,康顺帝以胜半子的结局结束了棋局!

康顺帝满脸笑意,嘴上却道,“你莫不是让着朕了!?”

上善笑着摆手,“贫僧已经拼尽全力…陛下的棋艺高超,贫僧甘拜下风!”

康顺帝笑眯眯的站起来,转身对连安道,“传膳吧…”

连安连忙上前,“哎哟,我的陛下哎,都准备好了,是去宫里用还是在这凉亭?”

康顺帝四处张望了一眼,一挥手,“就在这儿吧…”

上善陪着站起来,略有些意味的笑了笑…

膳食很快传上来,康顺帝和上善对面而坐,连安忙着上前布菜,康顺帝摆摆手,“你也不用忙活了,去用膳吧,这里不用伺候了。”

连安为难的苦着脸,“奴才还是伺候着吧…”

上善估摸着康顺帝是有话和自己说,便笑着道,“连公公想必也还没用膳吧,快去吧…陛下这里有贫僧!”

连安跟在康顺帝身边几十年,如何不知道康顺帝的性子,于是笑着道,“那奴才托大师的福,去歇上一会儿…”说罢慢慢的退下去!

连安一走,御花园的凉亭里只剩下康顺帝和上善。

康顺帝不说话,上善也不做声,安静的用膳!

午膳用完,自然有隔得远远的小太监上前收走餐具!

康顺帝随手拿起一边儿的湿毛巾擦手,上善才笑着道,“陛下今日心情似乎很好…难得见陛下吃这么多…”

康顺帝瞄了眼走出凉亭的小太监,这才慢悠悠的道,“确实不错…”

上善将茶杯倒满,笑着道,“贫僧猜是贤王有动静了!?”

康顺帝孩子气的白了上善一眼,“朕不信你不知道?!”

上善哈哈一笑,“贫僧是知道一点,但不如陛下知道的多!”

康顺帝便有些得意的神情,“那小子总算是知道还击了。”罢了又凑近了点,神秘的道,“最近的流言可是不少啊…”

上善看着康顺帝颇有些孩子气的神情,不免好笑道,“这流言可是几位王爷的,陛下就不着急!”

康顺帝手一摊,“朕有什么可着急的!自己造成的局面,自己收拾!”

上善低眉笑了笑笑,试探的道,“关于贤王的流言可不太好…”

康顺帝满不在乎的道,“天下人如何说那是天下人的事…那小子什么性子,你和朕还不了解!?”

上善的心便松了松,又道,“关于德王和明王的…”

康顺帝更是笑意染眉,“这次恐怕是惹恼了四小子!”

上善笑着摇头,“贫僧以为,依着贤王的性子,不太会做出此事…”

康顺帝脸一垮,“难不成这流言自己跑出来的?!”

上善摇头,“贫僧是觉得贤王怕是不太会绕这个弯弯绕绕!”

康顺帝嘴角翘了翘,哼了哼,“林十回京来说了,他现在的不得了了,一去清州就看了个姑娘!。”

上善一愣,看康顺帝一脸不满意的模样,笑着道,“那姑娘陛下不满意?!”

康顺帝有些气闷,“满意不满意的,那小子还能听朕的!?”

上善失笑,“陛下一直都不过问他的亲事,他怕是以为陛下并不在意!”

康顺帝有些恼意,“不在意的话早就硬塞一个给他了!还让他跑去清州看上一个农家女?!”

上善愣住,“农家女?!”

康顺帝哼了哼,“可不就是一个农家女!”

上善心里一咯噔,拿眼去瞧康顺帝,虽然嘴上哼哼不满意,可脸上表情轻松,眼里也没有流露出其他的意味,心里稍微松了下,开口道,“说不定这姑娘有过人之处也不一定…”

康顺帝眼睛闪了闪,想到林十回来和他说的那些,带着点不情愿的模样道,“好像是还和一般的农家女不太一样!”

上善便笑起来,“那陛下也就不要太操心了…您既然答应林嫔轩儿的婚事他自己做主,又何必这样!”

提到林嫔,康顺帝泄了气,撇撇嘴,皱着眉纠结道,“可是…这南璃将来的皇后怎能是一个农家女呢!”

上善似乎一点儿也不讶异康顺帝的话,只是笑着道,“陛下可不要太贪心…。当初您可不是这么想的!”

康顺帝愣了下,不禁失笑,连连摇头,“是朕的不是…只是这身份确实是个问题…”

从生下明轩开始,他便有意封他为太子,可是想到他和林嫔第一个失去的孩子,又担心会给明轩和林嫔带来祸端,这后宫的争斗几百年就有,他如何会不知道!所以刻意的去疏远他们母子,夜深人静的时候去瞧上一眼。没想到,却还是让明轩几次三番遇到危险,还让宫里其他的皇子欺负他…康顺帝只好请上善大师相助,暗里授予他武艺。

明轩的一切成长,他都看在眼里,也知道他的优秀,可是,他却发现,他变得越来越隐忍,越来越沉默,林嫔走了以后更甚!对于阴谋和打压,除了避让还是避让,最后还在林嫔去了以后就要求离开京城,去清州!

一开始明轩提出去清州的时候刚十五岁,林嫔去后第二年!康顺帝听了以后是很伤心,也很生气的,所以他不但不同意,反而怒其不争。在明轩第二年生日时又提出来,康顺帝一气之下,将上善召进宫里,大骂上善教坏了他的儿子!记得当时和上善也是这样聊了很久,后来商量了一个法子,若是到是十八岁,明轩还是如此避让,坚持去清州,那就让他去!

上善到现在还记得康顺帝当时很沮丧的模样,低声和他说,他不希望明轩一直一副避让退让的样子,他是皇子,不能一点野心都没有,这南璃的天下,他始终只想交给他…

上善还记得,康顺帝当时和自己说,若是明轩能回击打压,能争上一番,那他也就能安心了…若是他一直无心这位置,就算自己留给他,他也坐不长…按他的性子,肯定是不会杀了兄弟而成全他的皇位!

康顺帝和上善同时想起了那一幕。

上善看向康顺帝,他正看着凉亭前一片月季出神。这位帝王,一生痴情,钟爱林嫔,对明轩更是爱之深。上善叹口气,他几次三番提点明轩,可他似乎是真的无意这人人想得的王位…

只是不知道明轩在清州做了什么,会让康顺帝心下如此宽慰!

康顺帝忽然转过头,“上善,你说,这百年又百年…。”

上善身子一紧,道,“陛下且不可思虑过度,这些都是没有影的事儿…南璃以后还会昌盛繁荣!”

康顺帝摇摇头,“最近啊,我这心里总是不安!南璃现在的状况,朕和你说过,实在是不堪一击!”

上善相劝,“陛下,这只是一首古诗,到现在,具体的意思都还没解开,您就不要太过忧虑了!”停了停,又道,“贤王在清州可有什么发现!?”

康顺帝摇头,带了几分得意,“那小子大约是知道林十是朕安排在他身边的人,让他回来讨我的旨意。还不算太笨!”明明刚刚还是得意的神情,转眼又变得凌厉,“宝藏倒是没什么发现,却发现了更大的蛀虫。”

上善心里一紧,“蛀虫?!”

康顺帝冷哼,“这宫里的人,手都伸到外面去了…”说罢,将林十回来说的关于清州军营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上善听的是连连摇头,“糊涂啊,糊涂!这简直就是自取灭亡…”

康顺帝的声音更是冷下来,“我南璃若是毁在这些人手里,朕实在是愧对南璃的列祖列宗!”

“明轩怎么说?!”上善紧问!

康顺帝脸色缓和了一点,稍有不满,“那小子离京时,朕给了他清州的兵令!但他居然不用,清州出了这么大事,他还让人回来问朕…”

上善又一瞬间的愣怔,清州的兵令给了明轩,若是被有心人知道,又怕是…。

康顺帝看上善愣怔住的模样,摆摆手,“朕有意让明辉给他的,明辉这小子对他这个四哥是死心塌地,但没心眼,肯定是会泄露出去…”

上善恍然,忍不住道,“陛下,莫不是那日晚上…”

康顺帝爽快的道,“对,朕是装病的…”脸上闪过不屑,“那俩小子都一反常态要去送四小子。若是一路走,他们哪有机会‘下手’?朕这一‘病’,拖了他们的脚步,他们自然不放心让四小子先去得了先机!又知道朕给了他兵令,只怕是更坐不住!”

上善听的是目瞪口呆,不过到底是出家人,喜怒平常,只是叹口气,“陛下这般想让明轩争上一争,他怕是一直都不明白您的苦心!”

康顺帝瞪了瞪眼,兀自强言道,“要他明白做什么!如今很好,他能让林十来讨旨意,就说明他不再是只想躲起来过日子的明轩了!”

上善无奈的笑笑,随即又道,“德王和明王他们…”

康顺帝听到这两个名字,恨得牙痒痒,“两个逆子!兄弟相斗,那是各凭本事!历代帝王哪个不是斗上来的?所以这么多年,朕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怕他们联合他们身后的力量一起斗,朕也是不管不问!可。这两逆子如今不仅勾结外族,还动了我南璃的根本!如何留的!”

上善一惊。“陛下,何来勾结外族一说!?”

康顺帝恨恨的道,“几个月前,兵部尚书王承林在朝上报说京城忽然多了许多别国商队…下朝后我让华生暗里去查了,哪里是什么商队,那其中就是西辽人…华生还查到,大皇子与他们暗里有接触,虽然只两次,但那也很能说明问题!那上雄的商队倒是只呆了两日便离开了…。”

上善长叹一口气,“唉,这大皇子糊涂啊…。”

康顺帝瞥了眼上善,“他才不糊涂!只是愚蠢!”罢了又道,“明王更是能耐的很,和沧澜人设了圈套,要拿了四小子…结果,被四小子跑了!”说到最后几个字,眼里眉间的得意之情真是压都压不住…

上善知道康顺帝铁了心要把皇位给贤王,他也是看好贤王的,但他看着明轩长大,又知道这帝王之位背后的辛酸,又纠结又矛盾!既想他能继承大统,又不想让他身处高位而处处不由己!

“你这和尚,想什么呢!?”康顺帝见上善不说话了,斜着眼睛看向他!

上善看的出,康顺帝今儿的心情是确实很好,处处表现的一副孩子气的样子,越老反而是越发的容易高兴!笑着道,“陛下的心事也算是了了一笔了…”

康顺帝便摆摆手,叹口气,“唉,只是,若是这样一个烂摊子交给他。朕又不忍心…这百年又百年的预言不解开,始终压在朕的心上!朕是想把南璃交给他,可也不想交给他一个摇摇欲坠的南璃!但,朕现在是有心无力啊…”

上善了然,而且,康顺帝老了,身体也大不如从前,说随时有可能驾崩也是说不准。更何况如今的朝廷大臣一半是德王的人,一半是明王的人,另外有一部分孝王的,只有一小部分刚正不阿的,这样的朝廷,明轩能上位,怕还需要好好筹谋一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