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做该做的/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连安远远的看见上善大师在向自己招手,小跑着上前,这才诧异的发现康顺帝在躺椅上睡着了,笑着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搭了件披风在他腿上!

上善走出凉亭,回身看了看还在小睡的康顺帝,笑着摇摇头,和自己说着说着话,居然睡着了…

连安颇为宽慰的道,“陛下好久不曾如此高兴了..”

上善慢慢往御花园外走去,连安要相送,“连公公回去吧,一会儿陛下醒了该找不到人了!”

连安便住了脚步,“那大师一路好走!”

上善点点头,抬步出去!刚出了御花园,还没走多远,一个小太监上前,“大师,延庆宫庆妃娘娘有请…”

上善一愣,继而笑了下,也不多话,看着小太监道,“有劳公公带路…”

小太监在前带路,上善跟着一路而去!不用多想也知道这个时候庆妃让人在外等着自己是要做什么…

远远的另一个小太监看到上善朝延庆宫去了,忙转身快速朝另一边跑去!

上善刚进延庆宫,庆妃便迎出来,笑容满面,“劳驾大师跑一趟…”

上善亦笑着道,“娘娘客气,贫僧不敢当…”

庆妃一挥手,小太监转身退下!“大师请上坐!”对这个和尚,她还是要客气三分的!毕竟这和尚在陛下面前能说上话,甚至是有影响的!

上善也不多话,径直往一边的红木椅子上坐下来!“不知娘娘请贫僧来是有何事!”

庆妃莞尔一笑,略一思索,便径直道,“大师,实不相瞒,本宫是想问问陛下身子近来可有起色!”

上善心下微微笑了下,面上不显,“陛下最近气色不错…”

“那就好,那本宫也就放心不少了…”庆妃仔细看着上善的面容,想看出些什么端倪,却见上善一片沉静淡然…

如今外面关于德王明王贤王的流言不少,就算陛下不全信,但也还是有影响的,这个时间,若是陛下身子有什么变化,那明辉一定要在身边才行…

闲话一盏茶的功夫,上善一直避重就轻,无关痛痒的话让庆妃禁不住有些恼怒!却又发作不得!只得吩咐人送出去…

等上善一出去,庆妃便沉下了脸,她是不想康顺帝这个时候身体有恙的,这倒是实话!她想的很好,等明辉赶在德王明王之前回来,她再“运作运作”,让他们的流言更甚一些!或者,坐实了也未尝不可!明辉回来后,就娶了太尉府的小姐,陛下一高兴,说不定更喜欢明辉!

庆妃越想越觉得这真是天助她!想到关于德王明王的那些流言,庆妃眼神闪了闪,嘴角讥笑的撇撇,这赫连明轩也没傻到任人宰割的份儿嘛…又想到她收到的消息,说明辉喜欢上一个农家女的消息,眼神暗了暗!看了看天色,随口对身后的小宫女道,“嬷嬷有几日没来信了?!”

小宫女恭敬的道,“娘娘,嬷嬷前两日才来过信了,说找到殿下的下落了呢…您就放宽心等着殿下回来吧..”

庆妃疲惫的揉了揉眉,“本宫这两日这心中是跳的慌,眼皮也跳个不停…”

小宫女上前轻轻槌着庆妃的肩膀,“娘娘是太挂念殿下了,没有歇好!您可要好好歇着,殿下回来,还指着您给张罗和太尉府的亲事呢…可有的忙…”

庆妃一听这话,又来了精神,风风火火的道,“去,叫李公公去钦天监查查近几个月的好日子..”

小宫女笑着道,“哎,奴婢这就去!”说着转身跑出去!

庆妃这里憧憬着一切按照她的预想发展!

皇后张岚听了小太监说上善去了延庆宫后,铁黑着脸,“李庆这个贱人,可真是会瞅时机,…这会儿还指不定怎么高兴!”罢了,又恨恨的道,“这个明晨!真是气死本宫了!”

张嬷嬷在身后劝道,“娘娘不必如此,三殿下是怎样的性子,也不是这一天两天的..您还不知道吗!?”

张岚便是恨铁不成钢的道,“本宫就是知道!所以才恨!本宫为他操碎了心,他却依旧我行我素…”

张嬷嬷小意安慰,“三殿下有分寸的,您就别气坏了身子!再说,昭阳宫那位想必是比您更急!德王平日里一副稳重正经的模样,这私底下竟是这般样子,您想,萧妃如今怕是上火的厉害!”

张岚便露出些许笑意,但随即又皱起眉,“嬷嬷…本宫总觉得这事儿怕是有人作梗!晨儿再胡闹,也不至于闹出如此荒唐的事情来!”

嬷嬷便道,“无论是不是有人使坏,现在重要的是三殿下要赶紧回来才是…别让人先到了陛下面前,失了先机!”

张岚点点头,担忧的道,“唉,也不知道父亲安排的人有没有到!”

嬷嬷小声道,“丞相大人做事是稳妥的,娘娘放心就是了!”

此刻的昭阳宫里确实气压很低!萧妃已经一连几日在宫里发脾气,谁人也不见!她让人送了好几次信到清州让明德回京,可到现在还没见到人!她恼怒不已,这个儿子真是大了,不听她这个娘的了!眼神暗了暗,明德还未回京,那她一定也不能让其他人先行回京!想到此,赶紧招呼嬷嬷,让去请萧书焕!

郡城,秦星从客栈出来的时候,日头已经偏西!

她站在客栈门口,等小二给她牵马过来,深深吐了一口气,察觉到上方的视线,秦星抬头看去,姜寒凌在二楼的房里定定的看着她!秦星朝他露出一个笑容,可这样的笑容不是姜寒凌想要的,压下心里的心痛,也露出一个笑容。

秦星低下头,利落的上马,头也不回的打马而去!她要尽快回清州,从姜寒凌嘴里得到的消息太可怕了。她要赶紧和明轩商量商量!

姜寒凌看着秦星的背影越来越远,消失不见!他苦笑一下,转身道桌边坐下!想到她临走时说的话,“师兄,我很高兴在这里与你再次相遇,你永远是我的兄长,亲人!但若一日,你带着你的兵到了南璃的土地,我们就是敌人!”敌人….他怎么能让他们成为敌人?!

秦星赶到办事处的时候,红鸢等在门口,看到秦星,紧皱着眉头上前,“姑娘,你这是去哪儿了?大半日都不回来,我都要出去找了!”

秦星下马,向屋里走去,“收拾收拾,让鲁邢和张恒来,我们合计一下了赶紧启程去下一个地方…”

红鸢紧随其后,“这么急!”

秦星点点头,“在这里耽误的时间已经很久了!而且大姐马上要出嫁了,我得在那之前赶回去!”

红鸢笑起来,“对哦,大姑娘要成亲了!我都差点忘了!那我赶紧去收拾!”说完,快速的往前去,刚走两步,又倒回来,有些犹豫的欲言又止!

“说吧,什么事!”一看红鸢的样子,秦星就知道怕是和明辉有关!

果然,红鸢小声道,“姑娘去瞧瞧孝王殿下吧…今日晌午醒了,可这一下午又喝上了,我听天佑说孝王之前不怎么喝酒的…我担心…会不会出事啊..”

秦星皱了皱眉,略略想了下,“你去收拾,我去看看!他这会儿在哪儿?!”

“在玉芊姑娘房里呢!”红鸢说完便先转身离开。

秦星刚一进玉芊的屋子,里面一股浓烈的酒味便扑面而来。秦星狠狠皱了下眉,抬眼看去!

赫连明辉趴在桌上,头发散乱,胡子拉碴,一点点意气风发的样子都没有!拿着酒杯,自顾一杯接着一杯,天佑在一边眉头能夹死蚊子,哭丧着脸,显然是劝阻没有起到作用。忽然看到秦星进去,本能的就认为秦星是一棵救命的稻草,连忙上前,带着哭音,“秦姑娘…您行行好,劝劝我们家殿下吧!他这样喝下去,会死的!”

秦星一阵气恼,看了眼眼睛都睁不太开的明辉,恨声道,“幸亏玉芊看不到你这个样子,要不然还真是死不瞑目!什么烂眼光,看上这么一个经不起事的家伙!”

天佑一愣,听秦星这么说自家殿下,心里一阵不满,刚想说什么,又听到秦星道,“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秦星往前几步,坐到明辉对面,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杯子,“你在这里喝死了算谁的?!”

天佑终于忍不住,“姑娘,你咋能这么…”

秦星回头瞪了他一眼,“我都不屑说你,你怎么当侍卫的,不知道夺了他的酒壶?!还是你想看着他死!?”

天佑呆住,随即低下头,半晌才喃喃的道,“殿下,殿下他心里难受…”

秦星懒得理天佑,道,“你出去吧,我和他聊聊!”

天佑有些不放心,但又没有别的办法,只好一步一回头的走出去!

秦星定定的看着明辉,他没了酒杯,直接拿着酒壶往嘴里灌,灌的急了些,一下子呛住,连连咳嗽!秦星真是气不打一处来,端起桌上的凉茶就往明辉脸上一泼!

冷水打在脸上,明辉愣了愣,看清是秦星,咧开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是四嫂啊…”

秦星冷冷的看着明辉,“你是打算喝死算了吗?!”

明辉晃了晃手里的酒壶,发现里面没有了,站起来,想出去再弄一壶,刚站起来,腿发软,又坐下去。

秦星看着他,冷声道,“赫连明辉,玉芊真是看错了人!她用命救回来的人居然是如此无用,早知道如此,救你做什么!”

明辉愣住,怔了怔,才道,“是啊,救我做什么…救我做什么…还不如让我死了…”

秦星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赫连明辉,你害死了玉芊,就想一死百了吗?!”

天佑在门外听到秦星拍桌子的声音,暗暗咂舌,这农家姑娘可真是彪悍,直呼殿下名字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在殿下面前拍桌子…

明辉脸上浮起一个凄凉的笑容,“四嫂…我该怎么办…?玉芊她死了….四哥他…我也无脸见他了…四嫂以后也不会再理会明辉了吧…

秦星听的纳闷,自己确实是挺恼他的,但….而且,明轩那里,还不至于让明辉无脸见他啊,忍不住道,“你没脸见明轩是何意!”

明辉醉意朦胧,嘲讽的笑容泛起,“四嫂,你可知道嬷嬷给玉芊下的毒药的来历?!”

秦星愣了下,怎么又说到那毒上去了..但还是问道,“说说看!”

明辉也不知是真的醉了,还是就是想说出来而已,断断续续的道,“那药,是沧澜秘药…常用在后宫…”

秦星点点头,后宫女人多,血崩,一尸两命,很完美!忽的,脑子里一闪,她想起明轩曾和她提起的,他的母妃血崩…虽然没有一尸两命,但林嫔确实是因为血崩而死!不可置信的看向明辉!

明辉趴在桌上,神色凄凉,“四年前,林嫔娘娘在碎玉轩生明瑶的时候,突然血崩了…我在门外看着四哥隐忍不哭的样子,心里难受,不敢上前。”说着,闭上了眼睛,轻声道,“直到今天,那浓重的血腥味,我都忘不了…还有那被血腥味压住的淡淡的香味…”

秦星心里大骇,林嫔的死,不是意外,是人为!明轩他…他知道吗?!她敏感的听到香味两个字,皱眉道,“香味.?”

明辉声音有些发抖,“是的,淡的不能再淡的香味,我闻到了…那香味和那日嬷嬷指甲里的药一个味道…不仔细闻,是根本闻不到的香味…我从小嗅觉就比其他人更灵敏…”明辉痛苦的抱住头,缩成一团。

秦星心跳如鼓!庆妃..秘药…林嫔….她的心里此刻充满了愤怒和心疼,对后宫残酷的愤怒,还有对明轩的心疼!

她看了眼抱住自己的明辉,又是气恼又是无奈!

明辉对明轩的心,她是看的到的,所以在知道这一切后,才如此痛苦吧!

想到昨日他刹一闻那药的时候震惊的模样,忍不住也对明辉多了几分同情,这一切,对他来说太残忍了!亲生母亲不仅杀了自己心爱的姑娘,还得知是杀了自己亲兄弟的母妃的凶手…对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来说,太沉重了!

秦星叹口气,站起来,看着痛苦的泪流满面却又哭不出声的明辉,想了又想,才道,“我把玉芊交给她的哥哥了!我和她哥哥说,若是,你能振作起来,做好你该做的,希望他能把她还给你….他答应了!”

明辉身子一震,缓缓抬起头,醉意朦胧的眼里迸发出无限生机!

秦星却不给他说话的计划,快步出了屋子!她此刻更加想念明轩,她想抱抱他,想给他这个世界亏欠他的温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