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贤王威武/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和明辉聊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天佑正担忧的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见秦星出来,想说什么,又不敢问,只得神色纠结的看着秦星!他很遵守一个侍卫的本分,一个字也没敢偷听!

秦星看了眼天佑,淡淡的道,“好好照顾他!他只有你了!”停了下,又道,“他也需要你!”说罢,朝院外走去,她得去找鲁邢和张恒商量一下尽快回去!

天佑神色坚定的点点头,“我会照顾好殿下!”转身进屋里去!

秦星刚出了小院,红鸢急匆匆跑来,一脸掩饰不住的笑意,“姑娘,你猜谁来了?!”

秦星抬眼偏头看去,前院拱门处,虽然天色暗沉,但那一身玄色长衫,挺拔的身姿,掩盖不了的风华,都不用仔细看,只一眼,秦星就翘起了唇角,快步上去。走近,秦星定定的看着这张她挂念的脸,丰神俊朗,好看的眉眼染着淡淡的担忧,嘴角噙着一丝笑意,满脸温柔的看着她!

秦星一步上前,不顾矜持,踮起脚尖,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将脸埋进明轩的肩膀!

明轩感受到怀里的柔软,紧紧的环住秦星,将他收到张恒的信之后的所有担忧和心疼都释放到这个拥抱里!

红鸢偷偷笑着,轻步转身去收拾行李!这都接来了,怕是明日一早就要启程了!

张恒站得远远的,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两个拥抱的人,眼神里带着些隐秘的疼痛!闭上眼,再睁开,眼里一片清明淡然!笑着摇摇头,转身去找鲁邢,郡城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也是可以走了!

明轩和秦星两个人在渐暗的夜色里,就那么紧紧地拥抱了一盏茶的功夫,明轩忽然道,“星儿,你又长高了…”

秦星听言,爱娇的用脸在明轩的肩膀处蹭了蹭,撇了撇嘴,好像是长高了,之前自己还是齐他的胸口,这会儿头可以窝在他的肩膀了!

明轩被她蹭的心头一阵无力,宠溺的轻声道,“星儿,我从早赶路到现在,很累。”

秦星连忙松开手,嘴上却道,“你嫌弃我重吗…”伸手拽过明轩的手,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进了房间,将明轩推到桌边坐下,给他倒了杯茶水,“是把饭菜端进来吃,还是出去吃!?”秦星怕他不喜欢与生人一起用饭!

明轩眼睛一直看着秦星,摇摇头,“不用麻烦!”张恒和他说了大朗他们也在这里,他也该见见他们!他们的父母虽不是他杀的,但也是受了他的牵累!

秦星坐到明轩对面,看着他的眼睛,想问他知不知道林嫔的死因,又怕他不知道反而徒增悲伤,还有明辉…。若是他知道了,会不会迁怒于明辉?明辉是他的兄弟,她还真不想看他们兄弟反目!虽然依她对明轩的了解,他不会气明辉,但还会这样毫无芥蒂吗!?秦星有些拿不准,看着明轩能溺死她的眼神,不知道从哪儿说起!

明轩温柔的看着秦星,轻声道,“你还好吗?!…”

秦星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不敢置信的道,“你不会是专门来安慰我的吧?!”

明轩脸色更柔,“接到张恒的信,我怕你会难受…”

秦星感觉到眼里的湿润,眨眨眼,压下喉间的酸涩,“所以你快马一日赶来?!”

明轩轻轻抚上秦星的脸,爱怜的看着她!她看似随意淡然,任何事都不关心,但只要是她放进了心里的人,她就会拿出一百倍的真心去对待!她和玉芊虽然相识不久,但一直以家人相处,如今她遭遇不测,她又如何会不难受!?“我只想在你需要的时候,守在你身边!”

秦星湿润的眼染上笑意,轻拍他一巴掌,“傻瓜!”

明轩捉住她的手,放在唇边,“星儿,任何时候,我都会在你身边!”

秦星笑眼弯弯,“明轩,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

明轩身子一紧,一股暖流穿过全身,他有一种得到了全世界的感觉,怔怔的看着秦星,半晌才低声道,“至死不渝…”

秦星长叹口气,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溢满胸腔,满满当当。

明轩轻声道,“我听张恒说你把玉芊送出去了…”

秦星眨眨眼,“明轩,你可知我把她送哪儿去了?!”

明轩看着秦星俏皮的模样,忽然脑海里闪过个念头,脱口道,“玉芊还活着?!”罢了又自我否定,“那药霸道的很,不可能啊…”

秦星一愣,道,“你知道她中毒的药!?”

明轩眼神一黯,嘴角泛起丝丝不屑,虽然一闪而过,但逃不过秦星的眼睛…“沧澜秘药…千金难求!”

秦星心里一凉…呆呆的看着明轩。

明轩轻笑了下,笑容里些许凉意,指尖的凉意直直的触到秦星的心底!“星儿,我可曾和你说过…我的母妃,她…死于血崩…”

秦星脑子里一轰,他知道,他知道!急急的握住明轩冰凉的手,想给他些温暖!但她发现他的手冰冷的冻手,颤抖着声音,“明轩…”

明轩回握住她的手,“我没事…”停了下,又道,“当初,我也以为是意外,是难产引起的血崩…母妃去了以后,碎玉轩的宫女无故死了一个,是母妃的贴身伺候的宫女,我觉得蹊跷…便查了下去,最后得知…”似乎是说不下去了,握住秦星的手越来越紧!

秦星明白他的心情,心疼的看着他,沉默着!

沉默了半晌,明轩平复了下情绪,才又道,“在后宫,这种事情太常见了!越是表现的亲密,越是冷不丁的给你背后一刀…母妃在宫里没有什么朋友来往,唯一当做姐妹的人,却要了她的命!”

秦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语言在这个时候显得苍白无力!

明轩似乎也不需要秦星的回应,自顾道,“那个时候,我对那个皇宫厌恶到了极点,一刻不停的想要逃离!母妃死后第二年,我便请旨到清州,但父皇没有同意,只是从此更是对我不闻不问…”

絮絮叨叨说了许多,秦星一直安静的听着,一直等到最后,明轩轻声道,“这些事,别让明辉知道了,他心思单纯…庆妃在这点上,是个合格的母亲,把所有的阴暗都挡在了她自己身前,让明辉无忧无虑的过着一个皇子的尊贵生活!”

秦星呆愣的看着明轩,这一刻,她更是坚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这样的明轩如何让她不爱!宁愿自己承受着这样的痛苦,也不迁怒于他的兄弟!秦星看着明轩的眼睛,轻声道,“你恨庆妃吗!?”

明轩轻笑一下,“恨?!如何不恨?!只是又有什么意义?后宫的女人,都是可悲的!她的一生也是可怜可悲的!一辈子算计,没有真心相待的人…”

“那明辉…”秦星试探的问道!

“就算我恨着庆妃,那也与明辉无关…。”明轩摇头,说的很淡然!

秦星轻轻松了口气,慢慢的道,“明辉知道了…。林嫔去的那日,他在门外,他说他闻到的气味和给玉芊下的毒的气味是一样的…”

明轩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苦笑,“他对气味很敏感!我们记人看脸,他靠气味!”罢了,眼里闪过一丝不忍,“他很痛苦吧?!他对庆妃很孝顺!我母妃在时,也很孝顺她!”

秦星点点头,“今日喝了一日的酒,上午醉的不省人事!下午醒了又接着喝…他口口声声说无脸见你…。”

“他喝不了酒!”明轩摇头,难掩担忧,作势要站起来!

秦星拉住明轩的手,“这会儿当是没喝了!”停了停,又道,“若是他没傻透,应该能悟出我话里的意思!”

“你和他说什么了?!”明轩很好奇!

秦星压在心里的石头搬开了,轻松了许多,神秘的笑着把给明辉说的话,说了一遍!

明轩诧异的看着秦星,“玉芊真的会没事!?”

秦星点点头,又摇摇头,眉间还是忍不住担忧,“姜寒凌给了我一颗他们上雄的秘药,说是无论什么毒,都可以压制半个月…我给玉芊吃了,然后姜寒凌安排人送回上雄去了,那里说不定是可以配出解药!”

明轩眯着眼睛,语气颇有些意味,“姜寒凌…。上雄太子!”

秦星兀自沉浸在昨日忽然看到姜寒凌和信儿的回忆里,对明轩的异样毫无察觉!

“星儿,你是如何认识这个姜寒凌的!?”明轩实在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秦星脱口道,“我们认识很…。”意识到自己还从来没有和明轩说过自己的来历,她停住,有些纠结的看着明轩,她不知道该说不该说,若是说了,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怪物…会不会因此而害怕自己这个说白了就是个鬼魂的自己?!想了想,她还是决定暂时不说了,于是改口道,“我和他认识很偶然…以后有机会,再和你说!”这也不算说假话,她和姜寒凌认识确实很偶然!谁知道她在转换训练基地的时候会遇上他呢!

明轩看着秦星的眼睛,心知她没有说实话,心里微微紧了一下,但随即又恢复,他有自信,没有人可以从他身边抢走他的星儿!以前是不知道她的心意,现在知道了,他如何会给她离开他的机会?!更不会给别人抢走他的机会!他突然的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个姜寒凌此刻出现在南璃,只是来找玉芊吗?!“星儿,姜寒凌来南璃专程找玉芊的吗?!”

秦星脸色一沉,定定的看着明轩,沉声道,“他说他得到消息,西辽和沧澜要出兵南璃…”

明轩眯了眯眼,嗤笑一声,“南璃若是这么好打,他们也不用等到现在…”

秦星眼里一喜,“南璃有准备!?”

明轩看着秦星,诚实的摇摇头,“他们选择这个时机来打南璃,怕也是摸清了南璃的现状!”看到秦星眼里的失望,明轩紧跟着道,“翡翠山脉是南璃的天然屏障,连绵几千里,又有两大关拦着,那守关的人,可不是清州那些草包…”

秦星眼睛又亮起来,对啊,西辽和沧澜多平原和草原,想要穿过那陡峭难行的翡翠山脉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若是能在那里设些埋伏和陷阱…。秦星忽的站起来,丛林作战,最能体现出以少胜多的优势!她迫不及待的要把她以往的经验写成训练计划!

“星儿?”明轩看秦星一脸兴奋的模样,又不说话,有些奇怪!

秦星低头,对上明轩的眸子,肯定的道,“明轩,我们一定会守护好南璃的!守护好我们的家,我们的家人!”

明轩满脸动容,也点点头,“是的,我们的家!”

秦星转身去找纸笔,明轩一把拉住秦星,“星儿,你在找什么!?”

秦星一边找纸笔,一边道,“我要写一些丛林作战的训练计划出来,让林一带着飞鹰队去训练!”

明轩满脸惊喜,“星儿,你会练兵?!”

秦星神色坦然的笑了笑,“练兵倒是没试过…不过,若是有兵,也可以试试!”

明轩站起来,“星儿,林十带回了父皇的旨意!”

秦星忽的愣住,对,林十是进京了!该是回清州了,连忙看向明轩,“如何说?!”

明轩脸上便浮起一种被认同的淡淡笑意,“只带回了两个字,兵符!”

秦星细细一想,便揣摩出了里面的意思,有兵符在手里,清州的大小兵务便由明轩说了算!秦星哼了哼,这老皇帝还没老糊涂嘛!“林十有没有说老皇帝提没提关于你的流言的事!?”

听到秦星说老皇帝,明轩不禁失笑,无奈且宠溺的看着秦星,摇头,“你都说是流言了,他又如何会提起!”

秦星想了想,皱了皱鼻子,兴致勃勃的道,“那贤王殿下,您如今大权在握,有计划如何做了吗!?”

明轩听着秦星的打趣,也不在意,只是正色道,“几个问题严重的军营将领我已经撤换…九月的征兵由林十负责…。各地军营的战马我亲自督查!”

秦星听了明轩一系列的动作,一步垮到明轩身边,不顾矜持,看着明轩,“贤王威武!”

明轩只看到了秦星眼里的崇拜,这种眼神让他有些把持不住,一把捞过秦星,低声道,“星儿,我还可以更威武!”

秦星要反驳的话都被封在口里,只剩下一室的温情。

------题外话------

每天这四千字真是费尽心思找时间!

我发现娃儿就算上托班了也真是不一定就有了很多时间!她在艰难的适应,我也在忍受这分离的焦虑!一门心思的想要弥补和安慰她的小心灵!

最近真是不顺,门市后门的玻璃居然自爆…我也真是服了!

要慢慢收尾了,时间还真是快啊…

明天会带娃儿出去一天,若是今天没时间赶出稿子,明天更新就是晚上了!

大家假期愉快哦!mua…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