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利益权衡/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闹哄哄的结束一个简单又温馨的婚礼后,秦星他们在肖东和大朗他们的目送中踏上了下一站!

明轩其实是不想秦星这么疲惫的赶路的,可是她执意如此,也只得依了她!

为了让秦星能休息会儿,明轩坚持和她共骑一匹马!此刻秦星懒懒的闭着眼睛窝在明轩的怀里!

“星儿,你从哪里学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话!?”马背上,明轩一手拥住秦星,一手拉着缰绳!

秦星闭着眼,“什么奇怪的话?”

“你是否不管他贫穷还是富裕,都始终忠于他?你是否不管她是否健康或者疾病都对她不离不弃…。”明轩轻喃,这样的话,他从前没有听过,虽然道理浅显,但不得不说,对他的震撼是很大的!他低头吻了吻秦星的发顶,神色动容!

秦星没有察觉到明轩波动的心绪,她在想怎么解释…。随口道,“书上看到的…”

明轩追问,“哪本书?”

秦星身子一缩,往明轩怀里靠了靠,“不记得了…”

明轩心里微微叹息,他有种不能完全读透秦星的感觉,但正是这种总是不停的让他有发现的感觉让他对她更是爱的不能自拔!

秦星敏感的察觉到明轩瞬间低落的心思,有些不忍,可她确实还没拿定主意,要不要告诉他这一切…

她还从来没有对一件事情如此优柔寡断思前想后过,明轩看似淡然,其实心思极其细腻,他对自己一定有很多的困惑,却从不问出口…轻轻抱紧明轩的腰身,靠在他的胸口,忽然道,“明轩,你的心脏在右边?!”

明轩身子一紧,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低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从小只知道我似乎和其他人不同…嬷嬷说,太医院的老太医看过我以后便一病不起了…。都说父皇是因此而不喜欢我…因为我是不详之人…”

秦星轻嗤,“愚昧!”

“嗯?!”明轩没听清,低头询问!

秦星抱住明轩,“心脏长在右边,也是很正常的,只不过,比较少而已!那个老太医绝不是因为看过你而一病不起,若不是巧合,就是人为…!你可还记得那个琅野?!”

明轩听了秦星的话,心里升起一股浓浓的暖意,他知道她不会因为自己有些不同就有异样,这样的安慰,让他觉得心脏就算在右边也不是什么大事!“琅野?怎么提起他了?!”

秦星便道,“这个琅野心脏也在右边…”

明轩不解,低头看向秦星,“星儿如何得知?!”

秦星眼睛眯了眯,“那日我的金针是进了他的心脏无疑,但这样都没有死,除了心脏在右边,没有其他解释…”

明轩点点头,“不管他心脏在哪边,下次见到,必不饶他!”

秦星也是此意,这个人,不管如何,都要除掉,还有那个余盛…只是他们躲在暗处,怕是不太容易出来就是!不过没关系,她会逼着他们出来的!小小的打了个哈欠,“明轩,清州的事情你处理的如何了?等到了下一站,你先回清州吧,军营的事情也是大事!”

明轩点点头,姜寒凌带来的消息虽然他有所防备,可是,也必须提早安排,如今的南璃经不得一点波澜!

快马加鞭,在日出时分到了下一站,紧挨着郡城的商城!干净的街道,往来有条不紊的行人,热情洋溢的吆喝声,在阳光下冒着热气的早点摊子,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

刚一进城,负责商城商铺的梁睿就接上了他们,同样一处宅子,秦氏商行商城办事处的牌子似刚挂上去不久,黑色沉稳的在太阳下泛着光泽!

梁睿引着秦星他们进宅子,一脸喜色,笑眯眯的道,“王爷,秦姑娘,咱们在商城的订单已经做起来了,除了带来的四个人,在商城一共招收了三十七名人员。其中三十名是本地人,有七名外地逃荒来的,都按张师兄的安排,签订了劳动合同,也去官府做了见证!如今都已经上手了!”

秦星走进宅子,比郡城的相对小一些,少了一个院子。打理的很干净,此刻很安静,没有看到其他人!不禁问道,“人呢?怎么一个都没看到?!”

梁睿便更是笑意掩不住,“咱们商城没有郡城码头多,只有两个,但往来货物多,这几天的订单主要集中在码头那一块,我们负责运送,今天订单多,所以都已经去了!”

秦星点点头,看了眼梁睿,个子不高,看起来像个书生,但这么快能让商城的事情上轨道,应该也是很有能力的!

几人又聊了几句,有两个婆子便端上了早餐,明轩和秦星他们一起用过早点后独自带着秦星给他写的一摞练兵计划回了清州!

明轩一走,秦星心里又开始空落落的,越发的想尽早回去!算算时间,再过十天就是大姐出嫁的日子,她得加快速度了!这商城除了网点,没有其他的商铺,几个人去了两个码头巡视了一圈,虽然没有郡城热闹,但人来人往的,也很是繁荣的样子!

看着发展不错的商城,秦星也暂时没有想在商城扩张的想法,便在商城停留了一日,看了梁睿的账册,又交代了一些细节后,又再次启程往风城和乌城去!

此刻的清州,八月上旬,日日烈日炎炎!热的人心烦意乱!而明轩带着兵符将各大军营里的将领都重新大洗牌的消息更是让赫连明德和赫连明晨着急上火!

一直都不将明轩放在眼里的明晨刚刚听说明轩手里居然有清州的兵符,结果就听陈开富说他带着圣上的旨意进了军营!

赫连明德黑着脸,看着同样脸色不好的赫连明晨,还有嘴角已经上火起泡的陈开富!阴测测的道,“三弟不是一直说清州在你的掌控之中呢!?”

赫连明晨沉着脸,咬牙切齿的道,“大哥出手几次,折损那么多人手,为何没弄死他!?”

赫连明德一噎,脸黑的吓人,眼神不善的看着赫连明晨,“三弟费心心思把他都引到了沧澜,不还是一样没伤他皮毛!?”

赫连明晨啪的一声,拍了桌子,站起来,“你什么意思?是想一拍两散?!”

秋田暗里摇头,上前打圆场,“两位殿下都先消消气,这天儿本来就热,都先冷静下来!咱们再来好好商量商量!”

秋田看的明白,现在是绝对不能和赫连明德闹掰的时候。他的背后是镇国将军府,萧家在南璃各军营都有人,若是这清州的军营他们掌控不了了,那还得指望着其他的地方能有所希望…。陈家如今少了陈仁善,生意上的事陈开富和陈贤进一头雾水,看着每况愈下,现在又被一个女人掌了家,怕是…。所以,这军营一头的进项是无论如何少不得!现在那宝藏还连个影子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若是断了银钱,在京城那才真是寸步难行!不得不说,秋田实在是理智型的!

赫连明晨虽然很多时候自大狂妄,但头脑还是有一些的,秋田最近在他身边也给他灌输了不少,所以秋田此刻能想到的,他也能想到。秋田一打圆场,他便也就势黑着脸坐下不说话!

赫连明德不屑的轻哼一声,他当然知道赫连明晨他们想什么,无非是若是清州万一实在无法,攀着自己还有其他的地方!赫连明德心里冷笑,还真把自己当傻瓜了!但此刻也确实不宜翻脸,这宝藏寻了这么些日子,一点点线索都没有,赫连明晨在清州人手多,而且又熟悉,比自己盲目的去安排人手去找要有效的多!况且现在余盛和琅野还躲在暗处,他也不宜过多的出去暴露自己,这清州府衙挺不错…

清州府尹陈开富满脸沉重,他的这些事情,若是追究下来,诛九族怕是不为过,虽然他名义上是赫连明晨的岳父,可用的上的时候,是岳父,用不上…。大义灭亲也未尝不可!

低着头,眼神暗沉,心里有了计较,却并不显现出来,寻思着清水那边要如何找机会把陈仁善弄出来!

陈家这么大的家业被一个女人掌着像什么话?!但他们为了掩人耳目,所有的生意都是暗地里和陈府绑在一起,在外,清水陈府一直是独立的,此刻他们也不好去指手画脚,不让那个什么秦夏来掌家!陈开富暗自伤神,只希望这个女人长点脑子。军营这边捞不上了,若是陈家再没了这些产业,那可真是都完了…。这赫连明晨如今肯叫自己一声岳父,无非也就是每年送进京的银子让他们满意了,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犹豫的半晌,才在沉默中开了口,“德王殿下,明王殿下,卑职有个不情之请。”

赫连明德瞥他一眼,没理会他,赫连明晨皱了皱眉,不情之请?那就是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也不乐意开口!

陈开富一阵尴尬,秋田又连忙道,“陈大人不妨说出来,咱们一起合计合计…”

陈开富感激的看了眼秋田,开口道,“不满秋大人。陈府…”陈开富稍稍思索了下,接着道,“卑职的侄子,如今还在大牢,陈府的产业大,没个主事的人,卑职是担心…最近清州新开不少新奇的商户,卑职是怕担心陈家的生意会受到冲击!”

秋田听明白了,赫连明晨也听明白了!之前不出手,一是不想明着和明辉那小子扛上,能让那小子拿了人关进大牢,定是得罪他了,万一他出手将陈仁善捞出来,明辉那小子犯起混来,闹到父皇那里不好看!二是那时候军营还没兵符这档子事儿,他也没放在心里,可如今…。眼神一闪,大手一挥,“秋先生去办这事儿吧!但一定不能落人口舌,最好悄无声息的做好!”

秋田心知肚明,现在一定不能再有什么不好的舆论出来,点点头,“这事属下去办!”

陈开富略有些激动,陈仁善能出来,最少陈家便有了希望!哪怕只能在家拘着,最起码也有个懂生意的主心骨!

一直没说话的明德端着茶杯,想着自己的心思,眼角却瞧见窗外一闪而过的身影,快的让他几乎以为看花了眼!眼神一沉,这府衙内有奸细?!不动声色的扫了其他人一眼,似都没有发现异样,想了想刚才的谈话,也并没有什么机密之事,除了秋田要去救陈仁善之事…。这与他关系不大,便又低头,不提起!

秋田从清州出发去清水的时候,林二得到了他要去救陈仁善的消息!是红袖让人送来的消息!他匆匆报给从回来就脚不沾地的明轩!

明轩略一沉吟便道,“陈仁富留给星儿处理!你马上告诉星儿,看她如何说!”

林二得令转身去给秦星传信!

清水,秦星躺在湖边的翠柳下,吃着冰镇的水果,伺候丫鬟在一边打着扇,好不惬意!

秦刘氏满脸的笑意,坐在一边将那红红的西瓜肉仔细的片下来!

秦夏看了眼秦刘氏的动作,皱眉,“娘,这东西府里多着呢,你不用如此!多难看啊!”

秦刘氏脸红红的有些不自在的道,“咳,这上面还有很多肉呢…太浪费!”

从几日前被秦夏把她接来到现在,她都如同在做梦一般!身上穿的绸缎,日日吃的是鱼肉大米饭,啥活儿不用干,有小丫鬟伺候着!

“娘,我跟你说了,现在整个陈家都是我的,你知道这陈家有多少银子吗?说出来吓死你!哪里还在乎这点西瓜!?”秦夏不耐烦的道!

秦刘氏看秦夏不高兴,连忙道,“我不弄了就是了,你别不高兴,不然肚子里的孩子也该不高兴了!咱们得好好的生一个白胖的小子出来…”

说到白胖的小子,秦夏更是一阵烦闷,她其实是没想把秦刘氏接来的,可一来,她想让村里人都知道她现在不得了了,掌了这清水首富的家,二来,是想让这府里的人知道,她确实是怀孕了,而且很重视这孩子,让自己的亲生母亲来陪着自己安胎…可,这肚子里…

秦夏沉下眼神,盯着湖面,她现在非常非常想能真的怀上一个孩子,可陈仁善在大牢里,她如何能怀的上?!如今月份小,还能瞒得住,若是月份大了,…。

秦夏心思百转,虽然她想要个孩子,可陈仁善还是在大牢里比较好,不然哪有她掌家的份儿!孩子嘛…。秦夏眼前浮现出一张俊朗的面容,脸上几不可见的红了红!

------题外话------

非常非常非常感谢大家的谅解与鼓励!弯腰鞠躬感谢!

这本书是我写的第一本书,不论是从文笔还是构思方面,都是存在欠缺的,我很有自知之明,与其他写了几本书的作者比,我就是一个小学生!但,最起码的常识还是应该有的!有读者提出了关于秦月和秦星的年龄问题,我非常感谢,也很虚心的接受,在推算上出了错误,逻辑上出现了混乱,我接受批评!但也请不要太认真,小说嘛,看一个乐呵…

再次谢谢各位,谢谢大家,谢谢一直对我包容宽容的亲们!

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弃文,这是承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