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愿意合作/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沿溪村没有多留,秦星也没有去看那些训练记录册,她相信林一的能力,更相信一个男人的血性!林三收拾了简单的包袱,也和明轩秦星他们一同出了沿溪村,他要快马加鞭赶去西山大营和林八交接!

秦星四个到清水镇的时候街道两边已经亮起了灯火!秦星看着熟悉的街道,看着那些昏黄的灯火,说不出的温暖,前世她从未如此眷恋一个地方,不论哪里都是来去匆匆,而现在,清水,不管她走到哪儿,都始终牵挂着这里,始终想要“回来!”

秦星跳下马,她一脸喜悦的看向明轩,“我们走回家去吧!”

对于秦星的任何要求,明轩都是不愿意拒绝的,嘴角含笑,衣袍轻撩,轻盈的跳下马。

秦星看着明轩含笑朝自己走过来,伸出手,牵住明轩的手,两人相互牵着手,慢慢的如散步般的走在清水的石板街道上!

红鸢也赶忙跳下马,去牵住秦星的马,脸微红了红,姑娘一向大胆,可这也太大胆了吧…红鸢红着脸四下瞄了瞄,不期然的对上林五的眼睛,不自在的撇过脸,一本正经的落在秦星们身后慢慢跟着!

林五牵过明轩的马,对红鸢的反应暗自好笑,搞得好像是她自己如此大胆一样!林五摸摸鼻子,看了看前方明轩和秦星交握的手,心里瞬间也有了想找个媳妇儿的感觉!

明轩和秦星两人旁若无人的走在街道上,边走,边四下里看看。街上还有不少人在行走,看着这对牵着手的男女,有羞红了脸的小姑娘,也有暗嗤伤风败俗的妇女,还有很想牵个小媳妇的男子!也有上了年纪的人了然的笑着!

秦星是没有想到她就这么心血来潮的一个举动会引起这么多的反响的,明轩心知,但却不愿意放手,随别人怎么看吧,他也不在乎…

路过暗香茶楼,明轩握着秦星的手捏了捏,笑的意味深长。

正在看两边摊子上的小玩意的秦星察觉到明轩的举动,偏头看了他一眼,见他一脸笑意,回头看了眼,发现正是自己扮成神算子给陈仁善算命的地方,也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次遇见明轩的地方!

秦星眨眨眼,打趣道,“公子可还要算上一卦?”

明轩牵着秦星的手,“不必了,我家有娇妻,从来处来,到去处去,就不劳烦你算了!”

秦星笑着拍了他一巴掌…两人嬉笑着往镇东走去!

茶楼的二楼,站着一个身影,眼里泛着幽暗不明的光看着慢慢走远的明轩和秦星两个人…

“殿下,依属下看,这个秦星真的是非常坏事…”玄铁看着楼底下,一脸笑容走远的秦星!

赫连明德嗅着手里的茶香,掩下眼帘,让人看不清他的心思!

玄铁有些着急,紧跟着道,“殿下,属下查到了,清州近日四处新开的铺子,都是这个秦星开的…照这样下去,整个清州的兵力在贤王手里,经济在这个秦星手里,再要想动他们,就难了!”

赫连明德依旧不做声,端着茶杯的手却是紧了紧,透露出他也并不是像表面上这样无动于衷!

“殿下,贤王如今已然占了先机,从陛下给了他兵符让他整顿清州军营开始,他便在储位的争夺上占了一席之地了!若是,他再在清州做出成绩,更甚至找到宝藏,那…”玄铁略有些焦急!

说到储位,赫连明德将手里得茶杯重重一捏,瞬间七零八碎!从小到大,在他的心里,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太子,是继承大统之人,后来有了赫连明晨,虽然是皇后的儿子,是嫡子,他也依旧信心满满,努力表现,母妃说父皇喜欢沉稳有头脑的皇子,他便努力,成为那样的人,按照母妃预定好的路线,娶妃生子。可当他成年,孩子也生了,却依旧没有等到父皇立太子的圣旨,他才开始意识到,他要做的,还很多!谋划了这么多年,若是被一个他一直瞧不上眼的人给抢了,他还真是不甘心!微闭了闭眼,看向那对背影时,多了一丝杀机!

那带着凌冽杀气的目光让秦星和明轩同时回头,朝暗香茶楼看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两人对视了一眼,秦星挑挑眉,没说话,继续走路!明轩转身,远远的朝林五打了个手势。

明轩和秦星走到幸福成衣店的时候,门口的灯笼已经挂上去了,一圈一圈昏黄的光,照的人心里暖暖的!

秦星上前敲门,来开门的是白婶儿,一瞧见秦星,惊喜的道,“是二姑娘回来了?夫人念叨好几天了,就说怎么还没回呢!”

白婶儿看到明轩,忙恭敬的行了礼,有些踌躇,又有些纠结的欲言又止!明轩淡淡的道,“白桃很好!”

白婶儿满脸感激的笑着,连连道,“王爷的大恩大德,我们这辈子也报答不完!”

说到白桃,秦星也有些好奇的看向明轩,她从那日后好像也没见着她了,不知道林三把她送哪儿去了!看了眼明轩,想着一会儿问问他!秦星径直往后院去,“我娘呢,大姐她们呢?!”

白婶儿笑着道,“后日就是十五了,夫人和大姑娘回去收拾去了,说是等你二姑娘回来,就都一起回清水去过十五了!过了十五,就要送大姑娘出嫁了!”

秦星懊恼的拍拍脑袋,“对啊,再过两日就是八月十五了!”

明轩笑着问秦星,“你连十五都不知道?”

秦星撇撇嘴,转身继续往后院去,她一个人,过个什么八月十五,对她来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都是一样的!不过,八月十五啊,这个八月十五一定要好好过!便回身道,“你这两日可有事情安排?”

明轩想了想点点头,“六叔那边有发现,我去看看!”

秦星站住,回身看着他道,“消息可准确?”

明轩上前,揉了揉她的头,“放心,是我和他约定的暗号!”

秦星这才点点头,“那十五那日能回来吗?”

明轩略一思索,“能!”

秦星便高兴的道,“那好,你一定要回来啊!八月十五呢,要一家人团圆才好!我到时候提前把明瑶和嬷嬷接过去,你回来就直接去清水!”

明轩笑着点头,“嗯!”一家人团圆…他很喜欢。以前每年的这个时候,宫里都有宫宴,貌合神离的人,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推杯换盏,不知道有哪些真话,又有哪些虚假的话!

秦星进工作间看了看,大部分成衣都已经拿走了,这里只有她设计的一些与众不同的衣服挂在这里。“星儿,这里如今也用不上了,不如,重新置个大些的宅子吧!”明轩看着秦星!

秦星摇头,抬步出了工作间,朝住的院子去,“用的上的,我娘估计也不会再给我找个后爹了,秦钰还小,一时半会儿她也抱不上孙子。这里若是不用了,她便要想回村里去了,可村里只有她一个人,我们也不放心的!所以,这里就让她来打理吧,做一些定制的衣服什么的,她手艺好,就算没有什么订单,让她也有事儿可以打发下时间!再说,以后大姐嫁人了也可以来这里做一些衣服什么的,也好给娘做伴儿!”

明轩对秦星就这么随意的说找后爹什么的已经不会感到惊奇了,她向来言论大胆的很!对秦星的想法,他也很赞同。

两人去了后院,秦星看着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小院,往院子里的躺椅上一躺,舒服的叹谓一声,“还是家里舒服…”

等着秦星收拾洗漱完,明轩才出了院子,回别院去!

林五等在成衣店门口,见明轩出来,牵着马走过去,压低声音,“是德王…”

明轩神色不变,眼底却是一闪而过的气恼,上了马,直奔别院。

第二日,清水淅沥沥下起了小雨,用过早饭,秦星站在房门口,被风一吹,感觉到了一丝凉意!

白婶儿在院子里摆弄花草,嘴里嘀咕,“这天儿啊,真是变的快…昨儿个还热的慌,今儿就感觉到凉起来了!”

秦星看到白婶儿,才想起昨天忘了问明轩白桃的事儿!抬眼看着暗沉的天色,不觉间,就来这里三个多月了,不知道该说慢还是快…。“白婶儿,我娘她们今儿回来不?”

白婶儿抬头,摆摆手,“刚才桃他爹已经回来了,说是今儿下雨,便不来镇上了!”

秦星伸伸胳膊,这雨怕得下一阵子,转身进屋去套了件薄衣衫,打算去书院看看几个小的,再去看看红英她们,然后也回清水去!想到红英,忽然想起刚来的红钗红丝,走到门口,“白婶儿,红钗她们也回清水了吗?”

白婶子笑着道,“红衣和红钗跟着呢!红丝跟着三姑娘在!”

“跟着秦怜在潇湘坊?!”秦星撑起伞往外走!

“二姑娘这是出去啊?三姑娘在张府,上次大姑娘和玉姑娘出了事儿,夫人心里就老膈应着,红丝姑娘有武艺,夫人便让她在三姑娘身边照应着!平日里红钗姑娘都是跟在大姑娘身边儿的!”白婶子见秦星往外走,连忙放下手里的铲子,往外走!

秦星示意白婶儿继续忙自己的,“我出去办点事儿,您不用管我!”

白婶子忙道,“外面下雨,姑娘要出去就让白老爹送!”

秦星点点头,走到前厅,红鸢正在一脸好奇的看工作间里展示的那些衣服!瞧见秦星出来,“姑娘,这些衣服…咋这么奇怪?”

秦星扫了眼,那都是给红英她们准备的跳舞的衣服,荷叶边的衣袖,大大的裙摆。“正好,把这些衣服收起来,去找白老爹,一起给红英她们送去!送去后回来和我一起去清水!”

红鸢连忙哎,她也有些日子没见着师姐她们了!

秦星独自一人撑着伞出了成衣店!书院不远,雨不大,慢慢走过去也很快!

刚走出不远,一辆马车停到秦星身边,秦星皱眉,因为马车的车轮溅起的泥水打到了她的衣裙上!

“秦姑娘,巧啊…”马车的门帘掀开,露出一张带着邪气笑容的脸!

秦星抬眼一看,正是赫连明晨!他的身边还坐着一个娇媚的女子!秦星脑海里浮出红袖两个字,想来,她就是红衣红鸢的师姐了!为了师妹们,去抛头露面,又为了明轩,潜伏在明王身边的那个果敢的女子!心里对她多了几分好感!淡淡的看了眼明晨,“明王这么闲?!”林二说秋田回了清州后一直没有动静,想不到这赫连明晨居然自己来了清水,难道他想去把陈仁善弄出来?

赫连明晨哈哈一笑,“本王近来确实闲的很,不如,秦姑娘陪本王玩玩?!”

秦星脸色一变,却还是淡然的站着,撑着一把油纸伞,站在雨里,不软不硬的道,“明王闲的很,可本姑娘忙着呢!”

赫连明晨用手杵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道,“本王倒是觉得你越来越有意思了!不如,咱们合作?”

秦星瞥了他一眼,捋了捋头发,淡淡的笑了笑,“明王真是会说笑,你觉得我们有什么可以合作的!?”

赫连明晨看着就那么轻轻撩了个头发都显得无比风情的秦星,眼神闪了闪,将身边的红袖搂了搂,破有深意的笑了笑,“你那个堂姐,可是让你操了不少心吧…。”

秦星一愣,转瞬道,“怕是明王要操的心也不少呢!”

赫连明晨怔住,颇有些哭笑不得的道,“本王说你这女人还真是尖牙利嘴呢!”

秦星不想和他周旋,淡淡的道,“明王大白天的拦住我的去路,泥水溅了我一身,还不想让我还嘴,是何道理?!”

赫连明晨扫了眼秦星的裙摆,不自然的咳嗽一声,“呃,这个,本王确实是无心的!不过,本王说的合作的事儿,你可以考虑一下!”

秦星抬眼看向赫连明晨,刚想开口拒绝,却见被明晨搂着的红袖几不可见的微点了下头,秦星略一愣怔,马上改了口,“明王倒是说说,如何合作法?!”

紧紧盯着秦星的赫连明晨似松了口气,笑着道,“秦姑娘不如上车来吧,这里实在是不太好说话!”

秦星左右看了看,量这赫连明晨也不敢把自己如何,便朝马车走了两步,收了伞。

有钱人家的马车又高又大,秦星正想着怎样上去,赫连明晨伸出手,要拉秦星一把!

秦星瞥了他的手一把,兀自拉住门帘,借着力量,一步便上去了!

赫连明晨的手尴尬的僵了一会儿,笑着道,“想不到秦姑娘还有些身手!”

秦星在赫连明晨对面坐定,整理了下衣衫,四下打量了下,这宽大的马车再坐几个人都没有问题!“花拳绣腿而已!”罢了,又假意不知道红袖般,问道,“这位漂亮的姑娘是?”

赫连明晨见秦星主动问起了自己怀里的美人,有些得意的道,“这是本王的红颜知己!”

秦星点点头,“明王好福气!”朝红袖点点头,又看向赫连明晨,“明王是打算如何合作?”

赫连明晨笑着道,“秦姑娘可真是个急性子!不过,本王也是个爽快人!本王刚刚得知了你堂姐,也就是秦夏一点小秘密,本王想用这点秘密换一个人!”

秦星皱眉,“我对她的什么秘密可不敢兴趣,再说,我这里有什么人值得明王如此费心思要换呢?”

赫连明晨身子往马车后一靠,盯着秦星,“本王想让秦姑娘高抬贵手,把陈仁善给放出来!”

秦星一听,失笑,“明王殿下,您是不是弄错了?我哪儿有这么大本事关着陈仁善?!”

赫连明晨皱了皱眉,还是笑着道,“或者说秦姑娘觉得本王不够诚意?!”

秦星直接道,“你诚意够不够的,我不在意,只是你说的这事儿我做不到!”

赫连明晨沉下脸,仿似失去耐心般,“若是本王给你的秘密关系到你的家人呢?!”

秦星变了脸色,“还请明王说清楚!”没有办法,说到家人,她就没法镇定!

赫连明晨见秦星总算是有了反应,脸色又缓和起来,“秦姑娘可愿意合作?”

秦星有些恼,“那陈仁善关在大牢里,你堂堂王爷都弄不出来,我一介草民,如何弄出来!”

赫连明晨黑了脸,“秦姑娘这是不愿意?!”

秦星烦了,吼道,“我说了,我没这个本事关什么陈仁善,他就在镇衙门,你想要弄出来,直接去啊!”

赫连明晨一呆,好家伙,长这么大,除了父皇,连母后都没有这么吼过他!一时有些新奇,又有些呆愣,还有些意外,好半晌,才道,“镇衙门大牢里没有人…前日夜里,陈仁善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