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君子一言/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乍一听陈仁善失踪了,秦星愣怔了一瞬,但见赫连明晨不似说谎的样子,眨了眨眼去看红袖,但显然她也一脸意外的样子,说明她之前也是不知道的!秦星清了清嗓子,“难道不是明王殿下贼喊捉贼?!”

赫连明晨一听秦星喻他为贼,被气笑,“这样对本王有什么好处?!”

秦星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若不是用这样的方式把他捞出来,你们还能把他从大牢里弄出来?!”

赫连明晨脸色一阵青,前些日子秋田来清水确实没有把陈仁善弄出去!不过,若不是这个女人从中作梗,也不是难事!一个小小的镇衙门而已,他还不放在眼里!可秋田却一再的说什么不可鲁莽,舆论的力量不可小觑,他早就给那姓丁的衙门头儿施压了!他有些懊恼的闪了下眼神,早知道如此,还不如自己安排人把他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弄出来得了!哪里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看着面前貌似清新脱俗满肚子鬼主意的秦星,赫连明晨咬牙切齿的道,“秦姑娘好手段,怪不得本王四弟被你迷的神魂颠倒!”

秦星不客气的顶回去,“不如明王手段高明,借刀杀人用的炉火纯青!”

赫连明晨脸色一沉,“你!”

红袖一把拉住赫连明晨绷紧的身子,软软的道,“王爷,您不是和秦姑娘谈合作的事儿吗?怎么又上火了…不急,不急啊…”

秦星第一次听到红袖的声音,软糯娇媚,若黄莺婉转,连她一个女人听了都心酥了!

赫连明晨脸色稍微缓和了下,身子软下来,重新靠到马车上,恢复成一个纨绔的模样,不耐烦的催促道,“秦姑娘想好了没,能不能合作?!”

秦星低吟了一瞬,抬头,看着赫连明晨,“明王何以觉得这陈仁善一定是我弄走了!”

赫连明晨嘴角歪了下,“这清水,除你们,还有谁有这么大本事?”

秦星明白了,这赫连明晨不是真的认为是她弄走了陈仁善,而是矛头在明轩在那里,知道找赫连明轩没什么用,或者说根本找不到他,便来找自己了!

秦星心思百转,明轩很显然是不会去劫囚的,那…。秦星想到了秦夏,若秦夏有心不让陈仁善回府,最大可能就是她找人把她藏起来了。而秦夏要做这件事,便只能找余盛他们了。

秦星觉得,余盛他们也是极有可能这样做的,因为掌控一个蠢女人比掌控一个狡猾的男人要容易多了!

秦星皱眉,不动声色的道,“我如何知道你拿来交换的秘密可以和陈仁善的价值等同?!”

陈仁善的价值,秦星不会怀疑,在赫连明晨眼里,那绝对就是一棵摇钱树,就是他的钱袋子,所以,陈仁善失踪了,他才如此着急!

赫连明晨听秦星的问题,略带犹疑的表情身子往前倾,看着秦星,“陈仁善真是被你们弄走了!?”

秦星轻笑了一下,“我想知道的,你还没说呢!”

赫连明晨盯着秦星看了半晌,意味不明的道,“赫连明德和本王说不要小瞧你,本王还真是不敢小瞧你!”到清州来了后,没有一件事办成了,还栽了两个大跟头,一个是那男女通杀的流言,一个就是这陈仁善了。没想到都是坏在了这个女人手里!赫连明晨想到那到现在都还在盛传的流言,他就便又气又好笑,真不知道这女人脑子里是怎么长的!居然一次算计了两个皇子!再一想到母后在京里都气炸了,他便正色了几分,紧紧的盯着秦星,“本王若是说了,你可以告诉本王陈仁善的下落吗?”

秦星点点头,肯定的道,“当然!”

赫连明晨一听,身子坐直,神色认真,“当真?!”

秦星再次点头,“君子一言!”

红袖有些诧异的看了秦星一眼,赫连明晨却是信了,挑了挑眉毛,道,“好!那本王就信你一次!”说罢,带着些得意的神色道,“你那个堂姐,居然是假怀孕!哈哈…。”

秦星淡淡的看着赫连明晨笑的肆意,而后道,“然后呢?”

“你不惊讶?”赫连明晨懵住!

秦星极不文雅的翻了个白眼,“我说明王殿下,你不会以为一个能和我当街争吵的堂姐我能有多关心吧?!她怀孕不怀孕的,与我何干?!”不过,秦星虽然之前就知道了,但这会儿从赫连明晨嘴里说出来,她还是有些意外的,按理说,他知道了,就代表陈家都知道了,那秦夏应该不好收场了吧?

赫连明晨听了秦星的话,想了下,好像确实是这个道理,便又道,“不过,这却是不算什么,本王要告诉你的是,她可是把主意打到一个叫程树的那里去了,本王好像听说,这个程树是你的准姐夫吧!?”

说完,赫连明晨紧紧的盯着秦星的脸,生怕又看到一个无所谓的表情,在看到秦星变了脸色之后,赫连明晨暗里松了口气,道,“这个秘密可有价值?!”

秦星盯着赫连明晨,“她打的什么主意?”

赫连明晨看到秦星有了反应,漫悠悠的拿起红袖的小手把玩,“秦姑娘,所说君子一言,可本王已经说了这么多了,你好歹也先透露一点吧!也好代表你的诚意啊!”

秦星沉声道,“她若是紧紧只是打主意,我管她做什么?反正程树也还不是我姐夫!”耸耸肩,露出无所谓的表情。

赫连明晨握着红袖手的身子一僵,似笑非笑的盯着秦星,“秦姑娘还真是…铁石心肠啊…”

秦星捋了下光洁的额头,“本就还不是我的姐夫,就算成了我姐夫,别的女人要打他的主意,难不成我还能杀了她不成!?所以啊,若是你知道,就快点说,若是不知道呢,就别耽误时间!我也不是非要知道不可!”

赫连明晨咬牙切齿的道,“她打算要怀上程树的孩子,以此来坐稳陈家主母的位置!”

秦星心里一咯噔,果然被她猜中了,她不露声色,继续道,“明王真是说的轻巧,这怀孩子,就凭她秦夏自己,也不太可能吧!?难不成她还能赶鸭子上架,硬来!?”

红袖听了秦星这一番话,看着她半晌没反应!倒是赫连明晨,嘴角直抽抽,赶鸭子上架,硬来…这话说的也太露骨了些!不过,他咋就感觉相当的对味儿呢!?嘴角带起邪笑,“说不得那程树也乐意着呢!”

秦星本来要斥责的话到了嘴边又变了,“那若是他也乐意,我就更没必要在意了!一对狗男女,何必要介意!”

赫连明晨终于绷不住,“狗男女…哈哈…。秦姑娘,你还是真会形容呐!”

红袖掩住嘴,轻笑了笑!

秦星看着赫连明晨笑,心里却转开了,若是秦夏真的打主意到程树头上了,那唯一的就只会是用些下三滥的手段了,她心头沉了沉,这事可不能让秦月知道…。

赫连明晨见秦星不说话了,收了笑,手一挥,“算了,本王也不和你兜圈子了,据本王所知,这个秦夏是打算在你大姐成亲那日,弄走这个程树!具体要怎么弄,本王也还不得知,但,要弄走一个人,和他成其好事,在是在对方不愿意的前提下,那方法就只有一种了…”

赫连明晨暧昧的眨眨眼,秦星视而不见,心里把秦夏骂个半死,脸上却不显,捏着手指,淡淡的道,“这些明王是如何得知的?”

赫连明晨得意的摇摇脑袋,“这清水有什么事情是本王不知道的?!”

秦星便直接道,“那秦夏身后的人,明王知道吗?”

赫连明晨拉下脸,“你知道余盛?”

秦星轻笑,“我还知道琅野!”

赫连明晨阴沉着脸,看着秦星,“你如何得知?”

秦星没好气的道,“我说明王殿下,这清水可不是你的地盘…”

赫连明晨了然,“看来本王的四弟还真是开始费心思了…”

秦星瞥了他一眼,“这沧澜的大将军在背后做的这些小动作,明王不会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吧?!”

赫连明晨嗤了一声,“就凭他们?想通过陈家来掌控住我?真是痴人说梦!”

秦星紧跟着问,“明王殿下打算任由他们继续?任由秦夏掌控陈府的产业!?”

赫连明晨不屑的道,“陈府的产业除了陈仁善,谁也真正掌控不了…”

秦星愣了愣,看来,这个陈仁善抓了什么东西在手里!怪不得这余盛没有第一时间弄死陈仁善一了百了…“那你打算对付余盛他们?!不打算把秦夏赶出陈府!?”

赫连明晨嘴角带着邪笑,“本王留着他们还有用…眼皮底下,更好掌握!至于那个秦夏,赶出去做什么,留着她才能一网打尽…很好的一个诱饵…”

秦星眼神闪了闪,说了两个字,“卑鄙…。”

赫连明晨对秦星的两个字不置可否,手一挥,“本王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你是不是该兑现诺言了?!”

秦星双手一摊,“什么诺言?”

赫连明晨脸色一变,“你刚才亲口说的,君子一言!”

秦星轻描淡写的道,“是啊,快马一鞭啊!然后呢!?”

赫连明晨意识到又被秦星给骗了,阴鹜的看着她,“你是不打算说了?”

秦星摊着手,“首先,我并不是君子!我只是个女子!明王难道没听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看着赫连明晨明显黑下来的脸,又道,“不过,我倒是不介意提醒你下,你应该好好查查是不是被秦夏他们把陈仁善给藏起来了,毕竟,陈仁善对他们来说也很重要!”

不等赫连明晨反应过来,秦星忽的一下跳下马车,小雨已经停了,秦星站在马车外,对一脸气急败坏的赫连明晨道,“明王殿下,谢谢您告诉我的秘密,多谢了!”说罢,转身便快步离开!

赫连明晨气急,拉着马车门帘,对着秦星的背影吼道,“秦星,本王不会放过你!”

红袖将赫连明晨拉回进马车,小意的劝着,“殿下,依奴家看,这秦星是真的不知道陈仁善在哪儿!您想,这陈仁善对她来说确实还不如对秦夏的作用大!不如,让秋大人查查余盛那边!”

赫连明晨缓和了一会儿,才道,“秋田已经查过了,陈开富也安排了人进陈府,一有动静便会知道!”罢了又恶狠狠的道,“这陈府的人都是脑子坏了,居然让一个女人给耍了!”

红袖继续道,“那也是沧澜人还卑鄙,谁会想到他们会打着这样的主意?!”

赫连明晨沉默下来,虽然他在秦星面前说的硬气,但心里却是没底的,陈开富拿这些生意没辙,陈仁善又不知去向,就算秦夏没有绝对的掌控权,但也禁不住一个不懂的人胡乱经营…想到母后来信,说若是一旦陈府垮了,他们将会失去一只臂膀的话,他不禁有些烦躁!从前他从没意识到这清水的陈家居然能占到他半臂的地位,如今看来,必须想办法保住陈家保住陈仁善才是!可如今这陈仁善在哪儿都不知道,怎么保?!

赫连明晨有些阴郁的盯着秦星坐过的位置,眼光晦暗不明!

------题外话------

状态不好,慢慢来!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