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痴人美梦/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跳下马车后的秦星快速的转了几个拐角,走到了清水镇中心,清水酒楼那一整面的玻璃闪闪发亮,门口停着马车,几个小二模样的人在进进出出忙碌着搬东西!

秦星站在十字路口,看着因为雨停了而渐渐多起来的行人,心里平复了些!她抬头,看了看已经在发亮的天空,眯了眯眼睛,眼里闪过一丝杀机,她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家人,哪怕只是潜在的!秦夏她居然有如此肮脏的计划…。秦星似笑非笑的扯了下嘴角,心里有了主意!

定下心思,秦星看了眼清水酒楼,往书院方向去!自己出去了这么久,秦钰那小子估计该急了!想到秦钰,秦星嘴角不自觉的泛起笑意!

秦星温柔的笑容,还有低垂眼眸的那一霎那,都如一颗星辰落到赫连明德的心里!一晃而过的马车里,赫连明德闭上眼,才半月间,她越发的高挑出尘了,绿色的长裙,让人一看便心旷神怡,那挂着嘴边的笑,是因为想起了赫连明轩吗?!赫连明德猛的睁开眼,“赫连明轩如今在哪里!”

在前面赶车的玄铁立即道,“今日一早出了清水镇,往临镇方向去了!”

赫连明德沉默了一瞬,“事情都准备好了吗?!”

玄铁带着喜色,“主子放心,这次绝对万无一失!”

赫连明德揉了揉眉心,“玄铁,你已经无数次万无一失了!”

玄铁身子僵了一下,才道,“属下这次一定不会出错!”

赫连明德靠在马车车厢内,有些疲倦的道,“你只要记住,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玄铁绷紧脸,极为认真的道,“是!”

赫连明晨回到陈府,秦夏借口身子不舒服,安排了府里的管家招呼,躲在房里不出去!秦夏心里有些发慌,她有些拿不准为什么这个时候这个明王来了清水,还大摇大摆的住进了陈府。陈开富安排了人来,说的是伺候明王,可是整日的不离府,在陈府守着,是怎么个伺候法?!“难道他们知道了?”秦夏心里一惊,更是心慌不已!

秦刘氏端着一盏刚炖出来的补品,进了秦夏的院子,一进屋子,满脸喜色,“夏儿,明王他又回来了?”

秦夏心里正乱七八糟,哪儿有心情管秦刘氏,心不在焉的点点头。

秦刘氏心里却是乐开了花,王爷啊…她做梦也想不到,她家夏儿居然嫁进了和王爷有亲戚关系的人家!那可是皇帝的儿子…若是…若是…秦刘氏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忍不住道,“夏儿,这个明王娶妻了吗?”

秦夏莫名其妙的看了眼兀自激动的秦刘氏,“娘,那可是王爷,皇子,皇后的亲儿子,怎么可能没娶妻,您在想什么呢?!”

“皇…。皇…皇后?!”秦刘氏更是惊的话都说不完整,皇后的儿子啊…“那是以后的皇帝吧!?”秦刘氏脱口而出!昨儿个听说府里住进了一位王爷,她这心里就已经激动上了,这乍一听到秦夏说这个王爷还是皇后的儿子,这激动的心就完全压不住了!

秦夏好歹也在陈家呆了这么些日子,也受了之前被陈仁善关柴房的教训,对于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不能说,也还是分的清,听到秦刘氏的话,脸色一沉,“娘,这话也就在我这里说说便罢了,出去了可不要乱说!”

秦刘氏脑子一向也还是好使的,只是太激动了才脱口而出而已,当即点点头,“我不说,我不说!”完了又看向秦夏,神秘兮兮的道,“王爷一般很多妃子吧!”

秦夏看着今天这个格外激动兴奋的娘,皱眉道,“娘,你这是?”

秦刘氏将秦夏拉到桌边坐下,这才盯着秦夏道,“夏儿,把冬儿安排到这个王爷身边去吧?!”

秦夏不可置信的看着秦刘氏,“娘,冬儿才十三岁!”

秦刘氏不在意的摆摆手,“十三岁怎么了?先在身边伺候着,等冬儿明年十四了就可以收房了!”

秦夏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秦柳氏,“娘,你让冬儿去做通房丫头?!”到底是在大户人家做了夫人的,秦刘氏一说,秦夏便明白了她的意思!但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她的娘居然有这等心思!若说当初自己嫁进这个陈府当小妾有自己赌气的成分才闹到后面不得不嫁进来,可冬儿现在好好的,为何要去做什么通房丫头?再说人家明王现在有妃子有妾室,哪里需要什么通房丫头!若是真的进去了,被主母王妃发现,那还不给打死!?

秦刘氏一愣,“啥通房丫头,等冬儿十四了不就可以抬房了吗?”

秦夏看了眼秦刘氏,“别说王爷不会收,就算王爷会收,冬儿会答应?就算冬儿会答应,明王府里的那几个妃啊妾的能让冬儿好过?!”

秦刘氏手一摆,“只要冬儿抓住了明王的心,有什么好过不好过的,你这不是夫人当的好好的?那陈常氏不还是乖乖在柴房里呆着!?”

秦夏眼神一暗,扣住手心,沉声道,“我不同意!”虽然她对秦冬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感情,可是,那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

秦刘氏急了,“你傻啊…你现在男人也不在,能不能出来,还是未知…这么大一个府,你一个女人撑着多累!你就不怕有人和你抢家产?!”

秦夏脸色有些不好看,她现在担心的就是怕陈开富要把这些产业拽到手里去!虽然他不可能明着来抢家产,可陈开富毕竟是府尹,她怎么和他斗?余盛和琅野有胜算吗?她不得而知!

秦刘氏看秦夏不说话了,又道,“娘也是为了你好,你想想看,若是冬儿入了明王的眼,现在收不了她,以后也一定会收了她。那么你在明王身边也算有了人,冬儿是你的亲妹妹,她还能不帮着你!”

秦夏动心了,她有些动摇,可是,冬儿一个十三岁的乡下丫头,能入的了明王的眼?!想到秦冬那已经有些美人坯子的模样,秦夏隐隐感觉有了点期待!她知道自己长的好看,但其实秦冬比自己更好看,只是她平日里寡言少语,又要做活儿,不打扮自己,所以才看起来灰头土脸的!

秦刘氏双眼一直盯着秦夏的脸,知女莫若母,一看她的表情,秦刘氏就知道她在动心,又赶紧道,“冬儿的性子好,长的也乖巧,明王肯定会喜欢,到时候想必也是捧在手里,等以后收了房,做了姨娘,你在帮帮她,抬个身份也自然不是难事吧!那你想想,冬儿在明王府里有了说话权,这清水还有谁敢招惹你!”

这话一说,秦夏便心定了!她就是要在这清水没人敢惹她,她要把程树抢过来,要看着秦星和秦月痛苦,她要把秦星踩在脚底,把她受过的屈辱都加倍的还给秦星!眼神一闪,秦夏道,“娘这便回去把冬儿接过来吧!”

秦刘氏一听,喜上眉梢,“哎,娘这就去!”说罢就往外去,刚走两步,又倒回去,把桌上的补品往秦夏面前推了推,“来,这是娘炖了一早上的,这会儿正好,也不烫,快喝了吧!”然后才脚步轻快的往外去!

在回清水的马车上,秦刘氏的嘴角就没有合上过!

她此刻的心里雀跃的很,一颗心砰砰的跳着,仿似看到了自己以后在清水,甚至清州都能神气的行走的光景!一个闺女是清水首富的主母夫人,一个是明王府的妃子…。这样的背景,还愁秦飞以后没有好出息?说不得那就是个大将军大官什么的了…

秦刘氏眼睛笑的眯起来,端坐在马车里,用手捋了捋头发,微微正了正肩膀,做出一个自认为很贵妇的动作和表情。

她有些兴奋的在马车里演练着各种表情,如何训斥下人,如何平和的和人说话,如何优雅的用饭食,如何尊贵的走路,乐此不彼!

行至一半,秦刘氏才停下来,靠在马车边上,想着如何回去把冬儿接来,本来上次就要带来的,可她不愿意,便作罢了,这次该想个什么借口把冬儿接过来才好!想到那个倔强的小女儿,她就头疼!

若是秦夏还没嫁人该多好,凭着她的样貌和头脑,会更快在明王府站住脚…秦刘氏被自己的想法弄笑了,若是秦夏没嫁人,怎么可能会和明王搭上关系?随即她又想到,若是秦夏没怀孕便好了,或许还有机会,可是现在连娃儿都怀了,怕是明王如何都看不上了!

此刻秦刘氏有些悔恨,咋不早一年生秦冬的…

秦刘氏到清水村的时候,正是晌午,因为早上下了雨,这会儿村子里空气格外的清新。秦刘氏是没有心思去管着空气新不新鲜的,她着急慌忙的回去接秦冬!

到了秦家老宅门口,马车刚一停稳,秦刘氏跳下马车,径直进了院子,“冬儿,冬儿!”

正在厨房里骂骂咧咧做饭的秦胡氏一听秦刘氏的声音,直起身子,手里还捏着锅铲,就到了厨房门口,看到穿着绸缎的秦刘氏,眼瞳缩了缩,大着嗓门,阴阳怪气的道,“哟,这不是陈夫人她娘吗?舍得回来了?”

在灶间烧火的秦冬听到秦刘氏叫她,淡淡的起身,走到厨房门口,“娘,你找我?”

秦刘氏懒得理会秦胡氏,上前一把拉住秦冬的手,“快跟我走,秦飞在书院出事了…”

秦冬一听秦飞出事了,一下子慌起来,脸上浮起哭意,紧紧抓住秦刘氏的手,“娘,飞哥儿咋了?他咋了?”

听着秦冬明显带着哭意的声音,秦刘氏松了口气,认真道,“娘知道你和飞哥儿感情好,所以他一出事,娘就回来接你了!”

秦冬急急往外走,“娘,走,快走!我们去喊爹,喊爹一起去!”

秦刘氏眼神一闪,“你爹就不用去了,帮不上忙,反而多一个人担心!”

秦胡氏看她们娘俩急急往外走,都不理自己,不乐意了,尖着嗓子道,“这秦飞是伤了还是死了!?”

秦冬一听,一向寡言的她转过头,“大娘,您不要乱说,飞哥儿他会没事的!”

秦刘氏扭头看了秦胡氏一眼,不跟她一般见识,等以后有她在自己面前低三下四的时候!转头继续拉着秦冬向院外走去!

秦冬心跳的厉害,不知道秦飞到底怎么了,只能不停的问秦刘氏,“娘,飞哥儿到底咋了?不是在书院吗?咋了?”

秦刘氏也编不出个所以然来,也不敢再说重了,毕竟秦飞那可是她的心头肉!只得到,“你去了就知道了,娘跟你说不清楚!”

“跟她说不清楚,跟我倒是说说!”秦刘氏正拉着秦冬出院门,身后传来秦罗氏阴沉的声音!听到秦刘氏一怔,只好停下脚步,转头去看秦罗氏,她知道秦罗氏要发作自己了,毕竟她去了这些天,不仅没回来接她,甚至都没回来看一眼…但转念想到自己以后的身份,忍不住又有了气势,抬眼去看阴沉着脸的秦罗氏,不咸不淡的露出一个表情,“娘,我现在着急,等空了再回来跟您说!”罢了又转身准备走!

秦罗氏大吼一声,“你给我站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