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前因后果/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轩和秦星共骑一乘,大半夜的,不能跑快,以免惊扰了已经休息的人,只任由秦棕带着慢行!

秦星坐在明轩身前,好奇道,“黑煞呢!?”

明显拥着秦星,“跟着林五一起!”

秦星这才又想起还有好多问题要问,特别是白桃…想到白桃,秦星心里酸酸的,回身用手指戳了戳明轩的左胸口,手指底下那一条长痕很明显,“哼,你这伤口有人心疼呢!”

明轩嘴角含笑,捉住秦星作乱的手,“星儿心疼我,我很高兴!”

秦星撇撇嘴,“我才不心疼呢!是白桃,她可心疼呢!”

明轩低下头,在秦星耳边道,“星儿信了?!”

耳边呼出的热气让秦星下意识的嗯了一声,察觉到明轩的身子僵了一下,连忙道,“我有那么傻?”

片刻后,明轩才恢复,无奈的笑着看了眼秦星的头顶,“嗯,星儿很聪明,那你说说,你为什么没信她?!”

秦星便道,“本来呢,她一开始说的,都是没有破绽的,甚至我差点都信了!”说罢,回头瞅了明轩一眼,语气里不经意的带了一丝埋怨,“你都没有告诉我你要去哪里!”

明轩拥紧秦星,“是我的错。”明轩叹口气,他不告诉她,是怕万一自己又遇到什么事,她会以身犯险去找自己…所以,便什么都不告诉她!

秦星听明轩在认错,便好脾气的不再追究,继续道,“结果那白桃最后还说什么你伤在胸口那么凶险的位置都没有事之类的…我一听,便知道她在撒谎…”

明轩有些不解,“为何?!”

秦星似有些生气,又似有些羞恼,“你说你们若是都那么亲密了,都…。都…。”虽然她是个现代人,但有些话,仿似受了些影响,也或者是女子特有的羞耻心,让她有些说不出口,都了半晌,说不出来,便跳过去,“既然都那样了,你如何会不告诉她那个位置其实不是你的心脏位置呢!?”

虽然秦星说了半截,还有半截没说,但明轩也听明白了,叹服秦星心思细腻的同时又起了捉弄的心思,轻声道,“星儿说的我没懂,那样了,是哪样了?!”

秦星惊讶的转头白了明轩一眼,脱口道,“就是睡一起了!”

明轩低笑声从喉间溢出来,愉悦的笑声再次遭遇秦星的白眼!

明轩低下头,停住笑,“我不会和别人睡一起,我只想和星儿睡一起!”

秦星身子僵住,听着明轩的低笑,半晌才极不自然的回了一句,“又不正经!”好半晌才又轻声又坚定的道,“最重要,是我相信你!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

明轩收起笑,抱紧秦星,这句我相信你包含了多少情意自是不必言明!心里涌起无数的柔情,只想狠狠的抱住面前的人儿!

秦星察觉到明轩的波动,扭了扭身子,换了话题,道,“你不打算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你不是在莱阳吗?”

明轩脸上柔情似水,将秦星往怀里捞了捞才道,“我是去了莱阳,只不过,刚一到,便收到明辉的传信!”

“明辉?!”秦星更是惊讶!从明辉在郡城不辞而别之后,她便没有他的消息了!

明轩点头,“我当时便让林五扮作我的样子留在那里,而后我出了莱阳,去相助明辉!”

秦星越听越糊涂,“林五扮作你?!你去相助明辉?明辉怎么了?!”

明轩用手拍拍秦星,示意她别着急!“林五之前在京城便常常扮作我,我出京或者做别的事,他便易容成我的样子,留在府里!”

秦星明白了,林五擅长易容她是知道的,像明轩这样的身份,盯着他的人不少,林五在身边确实方便很多!

“收到明辉的信已经是午后,他在清州遇到追杀…。出不去清州!只好让林二传信给我!”明轩接着道!

“他为何会在清州?谁要追杀他?!”秦星拽住明轩的手,回转身子,仰头看向明轩。

明轩反握住秦星的手,低头看着她的眼睛,“他在清水大牢弄走了陈仁善!”

“陈仁善是他弄走了?!”秦星讶异!

明轩显然很是高兴,眼里带着星光,点头道,“他带走了陈仁善,又趁陈开富他们到了清水来,把之前你捉住的两个地狱门的辽人给找到了,然后也给弄走了!可是,他身边只有天佑一个人,他们还没有出清州,便被陈开富发现了!幸亏有人暗中帮助,才躲过了第一次拦截!”

明轩和秦星细细的说着,他也没想到之前在清州府衙里把他们带到陈开富藏着大量价值连城的字画的屋子里的府衙守门的人居然真的是故意的,也更没想到,这次他能豁出性命,帮助明辉!

秦星不解的问,“明辉把这些人要弄到哪里去?!”

明轩嘴角翘了翘,“这会儿他应该带着他们往京城去了!”

秦星哑然,长大了嘴,而后半晌才回过神,“带去京城?他打算去找皇帝老头儿?”

明轩对秦星嘴里的皇帝老头儿有些无奈,笑着摇摇头,“我猜他会有这个打算!他一并带着的还有你们在郡城拿出来的庄严的罪证…”

秦星愣了一会儿,明辉这是要大义灭亲了…。还真是难为他了!不过,他能顺利见到皇帝吗?毕竟…。“他怕是不会那么顺利吧!”

明轩眼神便沉下来,“赫连明晨为了拦截下陈仁善,连夜赶去清州,结果还是没有拦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更何况还有庆妃,她也不会让明辉自断手臂!”

秦星有些急,“那我们应该去帮他一把!你应该送他进京才是!这一路上怕是危险不会少!”

明轩扶住秦星的肩膀,“清州的事情现在也要尽快解决才是,这样一团乱,我如何安心!等把这里的事情解决,你便和我一起入京!”

秦星愣住,“我…?为什么要和你入京?!我不去!”

明轩掰过秦星的身子,温柔的看着她的眼睛,“你是我的王妃,不管如何,要和我一起去见那个皇帝老头儿!”

明轩眼里的温柔如一张无形的网,那深邃的眸子看的秦星浮浮沉沉,不自觉的点点头,“嗯!”得到秦星的首肯,明轩便露出一个得到了全世界的笑容,裂开的嘴角,白的晃眼的牙齿,让秦星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居然答应他进京,要知道她是最怕麻烦的一个人,那规矩复杂的要命的皇宫,她怎么可以去!还有那些个个“身怀阴谋”的各路后宫妃嫔,想想她就头皮发麻,可对上明轩那开心的笑容,再想拒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暗恼自己,美色误人…。

秦星看着明轩的笑,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罢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龙潭虎穴又如何,为了他也不是不可以!转过身子,坐好,才继续问,“那明辉那里该如何?!”

明轩心情颇好的拥住秦星,“我来清水的时候已经去沿溪村吩咐了林一,他安排了大飞带队,抽了五人沿途保护!到了京城,白鹰掌使会接应!”

秦星便放下心来,沉默了一会儿道,“明辉,他心里也难受吧!”

明轩想了想,“这是必经的路!以后,他会有更多的难以抉择!”

秦星没听懂,皱起眉,“嗯?!”

明轩没有解释,只是道,“白桃留不得!”

秦星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可是,白老爹他们…。”

明轩没有什么表情,“你当初救她,如今她反过来与你为难,你又何必顾忌!”

“我倒不是顾忌于他,只是白老爹和白婶儿他们…。”秦星皱眉,“不过,这个白桃能听赫连明晨的来挑拨与我们…还真的是愚不可及!这样一来,就算她还有希望,也被她抹杀了!”

明轩揉了一把秦星的胳膊,“什么希望!?根本不可能!这件事,也没有必要和白老爹他们说!白杨目前在不离村帮忙重建,表现的很好,等再过阵子,若是他彻底改好了,白老爹他们去不离村也可,让他回来也行!另外,你倒是冤枉赫连明晨了,白桃听从的人是赫连明德!”

秦星心里稍稍松了松,又反身看明轩,“赫连明德?可那辆马车明明是赫连明晨的!”

明轩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有些无奈,又有些酸,“若是我猜的不错,明日赫连明德便会去找你…。”

秦星更是一头雾水,“他找我做什么?!”

明轩神色不明,“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我感觉不太好!”

秦星抬手摸了摸明轩的脸,“找我更好,我便能知道他打什么主意了!”

明轩握住秦星的手,“他对你…。白桃若是成功了,你对我有了嫌隙,他…。”有些话,明轩不想说的太明白,当他得知白桃出现在清水时,他还真的害怕了,他担心白桃的挑唆会让秦星对他失了心,所以匆匆安排好明辉后便连夜赶回来。秦星的表现让他惊喜,更让他坚定,他们之间不会受任何外界影响!

秦星眼珠子转了转,微微笑了下,“明轩,明日起,你去清水呆着吧,不要在镇上出现,也别让其他人发现你的行踪,就让他们以为你还在莱阳!”

明轩不解,“为何?我若不出现,他们的计划我们…”

秦星伸手捂住他的嘴,“我们将计就计,明日,我就让他们以为我真的受了挑唆…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明轩摇头,不赞同,“不行,我不想让你犯险!清州军营的事情解决,明辉那边顺利的话,赫连明晨在清州的势力将会连根拔起,我担心他们会狗急跳墙!”

秦星劝道,“我们不能把希望完全寄托于明辉那里,我们可以尽快解决更好!”眼睛半眯了眯,“秦夏还没有处理,她始终也是我心头的一根刺,她安分做她的陈家夫人也就罢了,可她居然把主意打到我姐夫头上,我不能再容她!”

明轩意外,“秦夏?她要如何?!”

秦星哼了哼,“不入流的手段,不值得说!秦夏已经坏了,救都救不回。还有余盛他们,也始终是隐患,不除不安心!”

明轩叹口气,将秦星搂进怀里,“终究还是让你卷入了这泥潭中!”

秦星拥住明轩瘦而结实的腰,“如今还说这种话做什么!”就算在泥潭,那也是自己心甘情愿的!

两人一路说着话,到双福大药堂时,还有好多话没说完,秦星记挂这秦冬,便也不再多说,两人一起下马,上前去敲门。

开门的是红鸢,脸色不太好,秦星心里咯噔一下,低声道,“秦冬如何了?!”

红鸢摇摇头,“不太好!”

秦星在红鸢的带领下,快速的朝药堂的后室跑去!

一间亮着灯的屋子里,秦星一眼看见躺在床上的秦冬,似刚从水里捞出来般,整个人都湿淋淋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眼睛紧紧闭着!

秦飞一看见秦星,泛红的双眼便落下泪来!

秦星有些不忍心,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冬儿会没事的!”

秦飞红着双眼,点点头,看到秦星身后跟着的赫连明轩,一瞬间的愣怔后,朝他说了声,“连大哥好!”他虽然没有见过明轩,但他从秦钰,明瑶还有古力嘴里已经听到过无数次了,面容俊朗,集威严以尊贵以一体!

明轩轻轻朝他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床上的秦冬,诧异的道,“媚药?!”

正在给秦冬扎针的陈大夫回转身,看了眼明轩,又看了看秦星,摇着头,“是什么人这么狠心?给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下这种霸道的混账药!?”

秦星上前一步,“陈大夫,她会没事儿的吧?!”

陈大夫叹口气,“这药性厉害的很,她这姑娘倒也心志坚强,硬挺了这几个时辰,再晚点,怕真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秦飞一听,脸上有一丝喜色,“爷爷,我姐姐是没事儿了吗?!”

陈大夫满脸痛惜,摇摇头,“她一门心思求死,陷入昏迷后,我连续扎了好几针都抗拒醒过来,可她不醒过来,我扎再多的针,这毒逼不出来,也没法子啊!”

秦星看了眼秦冬,也难怪她一门心思求死了,被自己的母亲和姐姐出卖,下这种药,送到一个陌生男人的房里,而自己还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虽然古时有十三定亲的,但那也仅仅是定亲而已!正常十四说亲,十五成亲,十六生娃,差不多就这样,十三岁圆房,真是少之又少,除非是童养媳,或者通房丫头…。“大夫,没有其他办法吗?!”

陈大夫叹口气,摇摇头!

明轩抿了抿唇,看着秦星有些焦急脸,“不如,我来试试?!”

秦星惊讶的回过头,“你会医术?!”

明轩摇摇头,“用内力逼出来试试!”

陈大夫闻言,站起来,“对对对,武功高强的人,内力深厚,可以一试!”

秦星连忙拉住明轩的胳膊,“那赶紧试试吧!她还是个孩子呢!”

明轩拍拍秦星的手,“别担心,会没事的!”

秦飞噗通一声,对着明轩跪下来,“连大哥的救命之恩,秦飞没齿难忘!今后一定…”

话没说完,秦星一巴掌拍到秦飞身上,“秦冬也是我的妹妹,你这是做什么呢!男孩子不要随便下跪!”

秦飞抬头看着秦星,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却还是很听话的站起身,默默的立在一边,看起来倔强又可怜!

红鸢走过去揽了揽他的肩膀,想给他些力量,说到底,也才十岁的孩子…

秦飞红着双眼,用袖子狠狠的擦了下眼泪,满脸坚定的看着秦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