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上门挑拨/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趁着天还未大亮,明轩骑着红鸢的马去了清水村!

秦冬在温水里泡了半个时辰,还没有醒过来,红鸢和秦星将她擦拭干净,放回床上。

秦飞担忧的问陈大夫,“陈爷爷,我姐咋还没醒?!不是说药已经逼出来了吗?”

陈大夫皱眉看了眼秦冬,“这丫头倔的很,已经无碍了,只是,为何还不醒,我也弄不清楚了。”

秦星看了看闭着眼睛的秦冬,轻声对秦飞说,“她身体没有问题了,醒就是时间的问题了,你去书院吧,我会安排好她的!”

秦飞走到秦冬的床边,“二姐,你一定要醒过来…我会好好读书,等你醒了,以后我养你!”

秦飞走之后,秦星眼尖的发现秦冬闭着的眼皮轻轻闪了闪!秦星心里明白,她大约是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秦飞,又对秦刘氏和秦夏万念俱灰,所以潜意识里不愿意醒来,但对外界还是有知觉的!

秦星走到床边,“秦冬,我现在要把你带去一个地方,不会把你带回村去,一切等你醒了,再做打算!”

秦星和红鸢把秦冬带去了红英处,几天前,这处宅子刚刚挂上了门匾,红馆!到门口的时候。看到红馆两个字,秦星莫名的想笑…。

将秦冬交给红英她们后,秦星才带着红鸢在街角吃了碗面!这一晚上还真是够呛的,她得回去补一觉,然后再想其他的事情。

秦星和红鸢到成衣店的时候,意外的又发现门口停着白桃乘坐的那辆马车!

秦星皱眉,这大清早的,白桃怎么到这里来了?!

正疑惑着,听到大厅里传出声音来!

“桃桃,你这马车打哪儿来的?你现在在什么地方?”白婶儿显然是见到白桃激动完了,才开始询问。

“娘,我今天是来接你们的,以后,就不要再做别人家的下人了!”白桃似乎在四处打量着这成衣店!

“桃桃,秦家没有把我们当下人!而且,我们这是在报恩,不能走!”白老爹坚定的声音!

“爹,娘,救我的人是贤王,你们在这里报哪门子的恩?!”白桃不以为然的声音!

“桃桃,娘和你说过,真正救你的,其实是秦姑娘,贤王上次不是和咱们说的很清楚了吗?”白婶儿劝着!

“也姓秦?”白桃皱眉,重复了一句!

“什么叫也姓秦?!从始至终,都是秦姑娘出手相救,如今咱们才可以生活安逸!不然…不然…。”白老爹似乎有些生气!

“桃桃啊,你这是怎么了?我们当初不是说好了,一定要报恩吗?!你也是同意的啊!”白婶儿拉着白桃的胳膊!

“娘,我如今是在报恩啊!”白桃停了下,迟疑的道,“这个你们说救我的秦姑娘,她叫什么?”

秦星脸上微微笑了下,看来这白桃还不清楚自己是谁,慢悠悠的上前,在白婶儿还没有回话之前走到了门口,看着白桃似笑非笑的道,“白姑娘…。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

白桃虽然心里已经有了预感,但在这里见到秦星她确实受惊不小!“你…你怎么在这里?!”

秦星好笑的看了她一眼,迈腿进去,“这是我家,我不在这里在哪儿?!”

白婶儿连忙上前,“桃桃,这就是你的救命恩人,秦星!秦家的二姑娘!”

白桃不可置信的看着秦星,“当初,是你从陈仁善手里救了我?”

秦星挑挑眉,随意道,“顺手而已!”

白桃沉默一瞬,低头的一霎,眼里闪出一丝不屑,再抬头时,又恢复了如在别院时的那般自得!“娘,救我的人是贤王,你们在这里这么久,该报的恩也报完了,跟我走吧!”而后转过身,“秦姑娘,贤王以后有我,姑娘也就不要动不动就往别院去了,这样可不好!”

秦星一下子变的似不敢相信,“你真的和明轩他…。”

白桃扭着身子,脸上带着得意的笑,“秦姑娘为何就是不相信呢!我知道你不能接受现实,可我劝你,早些看清事实才好啊…。哈哈哈…不然等我生下小世子了,你还傻乎乎的…”

秦星似站不住,往后踉跄几步。红鸢连忙上前,扶住秦星,“姑娘,你怎么了?你不要信她,贤王他…”

秦星连忙掐了红鸢一把,她不知道状况,万一说出明轩刚离开,那就露馅儿了!

红鸢也聪明,被秦星掐了一把,就反应过来,接着道,“贤王殿下他不是这样的人…”

白桃盯着秦星,“贤王可是王爷,你以为就凭你一个农家女就能拴住他?他现在喜欢的人是我,宠的人也是我…你最好离他远点!”

秦星低着头做痛苦状,还没开始发挥,突然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把秦星吓了一跳,抬头一看,白桃捂着脸,白老爹正气的直喘气,瞪着白桃,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本来被白桃的话惊的目瞪口呆的白婶儿一见如此,连忙上前扶住白桃,“她爹,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白老爹指着白桃,“你…。你这个不孝女,你怎么能在救命恩人面前说这种混账话!贤王殿下和秦姑娘…”

白桃放开捂着脸,秦星看见她脸上红红的五指印,忍不住看了眼白老爹,这还真是没有忍手啊!

“爹,救我的人是贤王,他喜欢我,我为什么不能也喜欢他!?”白桃狠狠的回瞪着白老爹!

白婶儿拉着白桃,“桃桃,你是不是弄错了,贤王他,他对秦姑娘…”白婶儿是过来人,贤王对秦星的心思,她都看在眼里,自家闺女说贤王喜欢她,她怎么都不能相信!

白桃转身也狠狠看着白婶儿,指着秦星,“她也不过是个农家女,凭什么她就能的贤王的喜欢!?”

秦星一脸的悲伤,站在一边,一个字也不说,她感觉有白老爹和白婶儿她完全不需要发挥她的演技!

白老爹一把拍下白桃指着秦星的手,秦星那一脸的痛苦模样,让白老爹的良心受到了极大的谴责!“桃桃,我们不能这么做人!贤王和秦姑娘本就是一对,你…如何能这么做!?”

“爹,那可是贤王!他难道喜欢谁还要经过允许吗!?”白桃吼道!“我已经是他的人了,你们都不要说了,你们现在就收拾东西,跟我走!”

白桃现在恼的很,难道她真的就不值得的贤王喜欢吗?德王允诺她只要挑拨了秦星和明轩,就一定会帮助自己进贤王府,最起码也是侧妃!

一大早上德王便让人来告诉她,她的爹娘在这家成衣店。现在她才明白,原来这里是秦星的店!想来这也是德王的计划,目的就是要自己来刺激秦星!想到此,想到贤王侧王妃,虽然她并不清楚德王为什么要帮自己,非要挑拨秦星和贤王,在她看来,她也不介意和秦星一同进贤王府的,但德王答应自己的要求就是挑唆秦星离开贤王,那她也不介意独占贤王府!想到此,也不和白老爹白婶儿生气了,转身走向脸色有些“苍白”的秦星,“我劝你趁早打消不该有的非分之想!不过,我也不介意你以小妾的身份在他身边的,男人嘛…我能理解!”说罢,还暧昧的朝秦星眨眨眼!

秦星满脸“悲愤”,“你死心吧,我就是一辈子不嫁,也不会做人小妾!”

白桃脸僵了一下,想起当初她宁死也不做陈仁善的小妾,现在她却劝人做小妾,还真是…不过,秦星说的话倒是正如她意!她还担心秦星会委屈求全的留在赫连明轩身边呢,毕竟那可是王爷啊!

显然,白老爹和白婶儿也是想到了此事,若不是秦星,白桃如今不仅成了小妾,还是一个丈夫在大牢里的小妾!白老爹脸色更是阴郁不堪,“桃桃,我不管你如今是不是贤王殿下的人,你都给我回来,以后不准离开我们的视线!”

白婶儿也连连点头,“我们不能做如此没有良心的事儿!”

白桃跺跺脚,“你们到底是谁的爹娘!?我跟你们说了,我已经是贤王的人了!你们听不明白吗?!”

白老爹气的又要上前打白桃,被白婶儿拉住!

秦星似受不了白桃说的话,悲愤的嗷了一声,转身飞奔出府!红鸢傻眼,连忙跟上!

白老爹和白婶儿也跟着奔到门口,却一转眼便没了秦星和红鸢的影子!

白老爹转身痛心的看着白桃,“桃桃,算爹求你了,咱回来吧,好好找个人家,好好过日子!”

白婶儿也哭着道,“桃桃,咱受了恩惠,反而恩将仇报,会遭天谴的!”

白桃正在得意秦星被自己气跑了,却听到自己的父母说这种话,心里气恼不已,“我的事不用你们管,你们要不要跟我走?不走,我便再也不管你们了!”

白老爹对白桃失望之极,痛心疾首,“我和你娘这辈子都不会离开秦家,当初你哥那般模样,你又进了陈府生死不知,我和你娘多难过你知不知道?!若不是秦姑娘相救,如今我和你娘,怕是…。再想想你,若不是秦姑娘,如今你就是在陈府任人宰割的一个小妾啊…。”他们听说了,陈府如今都是一个小妾掌家,其他的小妾都被赶出去了,一个小妾,赶出了府,还能怎么生活!

白婶儿也苦口婆心,“桃桃,贤王那样的人家不是我们能高攀的,你听爹的吧,好不好!”

白桃气极,深深吸了口气,平静了一小会儿,而后看了眼白老爹和白婶儿,不想再说话,往门外走去,沉声道,“我有时间再来看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