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配合演出/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脚步奇快,很快就把红鸢甩在后面,红鸢心里担心,只能用上轻功,等追上秦星,发现她正坐在路边的茶摊喝茶。

红鸢小心的观察着秦星的脸色,想安慰一下,又不知道怎么安慰,想说点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纠结的皱着眉,定定的看着秦星。

秦星忍不住好笑,“你看什么呢?!我脸上有花儿?”

红鸢苦着脸,“姑娘…。你还好吧?”白桃说的那些话,就算不是真的,也让她听了都恨不得抽她耳刮子。

秦星悠哉的喝了一口茶,“有什么不好的?”

红鸢认真的看了看秦星,看她确实没事儿,便放心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愤愤的道,“姑娘,你为啥要掐我,咋不让戳穿白桃这个妖精!”

秦星慢悠悠的道,“戳穿了就不好玩儿了!”

红鸢偏头看向秦星,“玩儿?姑娘,你当她是在玩儿呢!她可是想要和您抢男人呢!”

秦星噗嗤一声,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苦笑不得的看着红鸢,“红鸢,你刚开始跟着我那会儿可不是这样的啊…怎么跟红衣一样了!”

红鸢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但还是辩驳道,“我咋就和红衣一样了!那丫头可是个小疯子!我才不和她一样!”

秦星笑着摇摇头,红钗和红丝她暂时还不太清楚性子,但红衣她最先认识,性子泼辣,又热情,整日笑眯眯的,红鸢一开始给她的感觉沉稳,办事稳妥,话也不多,但越相处久,越发现红鸢其实也挺活泼,这样挺好,年纪都不大,何必整日老气横秋的!“红鸢,我给你找个婆家吧!?”

红鸢一听,脸一红,又羞又急,“姑娘!这在说正事儿呢!咋又扯我这里来了!”

秦星看红鸢真急了,摆摆手,“好了好了,不笑你了!说正经的,你跑一趟沿溪村,让林一在队里给我找十个人,我有事要办!”

红鸢听见有任务,点点头,“姑娘,师兄们今日就来吗?”

秦星想了想,“嗯,天黑就过来,直接去张恒那里等我!”

红鸢便放下茶杯,快速出去!

等红鸢离开,秦星又坐了一会儿,出了茶摊,往成衣店方向走!一路上走走停停,脑海里想着该如何和白老爹和白婶儿说这事儿,是要继续演下去,还是强硬一些…。没想个所以然,一辆马车擦身而过,突然停下来。

秦星皱眉,抬眼看去,帘子刚掀起一角,秦星便看到了一双精致刺绣的暗紫色靴子,心里明白了几分,暗道,来的还真快…。脸上带着几分阴郁,站在原地,看着车上的人下来!

“秦姑娘这是怎么了?!”带着几分了然的问候,赫连明德眼睛看着秦星,丝毫不错过她脸上的表情!事情这么顺利,他还不太放心,迫不及待要来证实一下!

“多谢德王殿下关心,我没事儿!”秦星撇了下唇,嘴角微微的讥屑在赫连明德看来就是故作坚强的表现!

上前几步,离秦星更近了一些,“秦姑娘似不太高兴!”

秦星抬眼看向赫连明德,随即又耷下眼殓,“有什么高兴不高兴的…德王殿下若没事儿,我便要走了!”

秦星那双能说话的眸子,往日里带着的都是冷漠和难以靠近,可刚才那一眼,让赫连明德却看到了欲说还休的意思,他眼神暗了暗,盯着秦星,“秦姑娘若有什么委屈,可以向本王讲…”

秦星低下头,眼里隐隐带着笑意,嘴里却道,“我没有什么委屈,多谢王爷关心!我先走了!”说罢,从赫连明德身边快速离开,只徒留下一阵不似胭脂水粉的香气萦绕着赫连明德!而秦星的这一“落荒而逃”却让赫连明德心情大好!看着秦星远去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几步上前,上了马车!“玄铁,事情安排的如何了!?”

玄铁正看着秦星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听到赫连明德的问话,连忙道,“殿下放心,准备好了,已经在布置!只要进去,绝对逃不出!”

赫连明德心情颇好,嘴角勾了勾,“本王还是提醒你一句,这是最后的机会!”

玄铁沉声道,“是。殿下!”驾着马车,沉默了一会儿,又道,“殿下,有句话,属下不知当讲不当讲!”

赫连明德在马车内闭着眼睛,嘴角含笑,听到玄铁的话,身子顿了顿,淡淡的道,“不当讲的话便不讲!”

玄铁一噎,僵了一下,还是道,“殿下,属下认为,您没有必要这样大费周章的去对付秦星!”

赫连明德睁开眼睛,“你觉得我是在对付她?!”

玄铁驾着马车,朝镇东去,“殿下,你难道真的想把秦星带回京城去!?”

赫连明德声音里多了几分冷漠,“有何不可?!”

玄铁似乎没想到赫连明德真有此意,回转头,虽然看不见赫连明德,但还是道,“殿下,这个女人狡猾的很,您带她回去很危险!”

赫连明德轻声笑了笑,“再狡猾,她也只是个女人!若她愿意跟我回京,我许她侧妃之位又何妨?!”

玄铁更是一惊,“殿下,萧妃娘娘不会同意的!”

赫连明德更是带了几分得意,“母妃已经同意了!”

玄铁不可置信的道,“娘娘同意您带秦星进京!?”

“玄铁,最起码你应该称呼她一声姑娘!”赫连明德的声音里明显有些薄怒!

玄铁尽管不愿,却还是很快认错,“殿下!属下知错!”语罢,又道,“殿下,这秦姑娘只是一个农家女而已,您把她带回京去,对您没有任何好处!”

赫连明德眼神闪了闪,“本王不需要她有任何好处!”

玄铁彻底没了声音,心里却是把秦星暗自恼上了,眼里闪过杀机!

好半晌,马车内又传来赫连明德的声音,“玄铁,你跟着我十几年了,该清楚本王的性子!我要做到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秦星,我一定会带回京去!你也许会觉得她对我没有任何好处,但你可知道她目前手上有多少家店铺?凭着她的头脑,南璃今后的半壁商业江山,必是她的!”

玄铁心知这是赫连明德在提醒自己,秦星不是他能动的!听到后面,关于南璃商业江山的事儿,玄铁还是很震惊的,他实在是看不出来这个秦星还如此能耐!他一直都认为秦星只是一个凭着几分小聪明而引起了殿下的兴趣而已!“属下明白了!”

赫连明德重新靠回车壁上,想到赫连明晨,忍不住嗤了嗤,居然被人在眼皮底下烧了院子,还真是…眼里闪过不屑,“今日赫连明晨那里有什么动静?!”

玄铁连忙道,“早上赫连明晨发了脾气,要把秋田赶回京城去!”

赫连明德脸上浮起鄙视的笑意,“还真是愚蠢的很…若是没有秋田在身边,他成不了任何事!”

“殿下,这个秋田回去了,对我们有好处吗?!”玄铁拉着马车缰绳,语气里也带着不屑!

“好处…。有,但也有不好…。”赫连明德思索着。

“属下不明白!”玄铁一脸的不解!照说,秋田回去了,凭赫连明晨的脑子,怎么也算不过殿下才是!

“秋田若是走了,赫连明晨脑子一犯浑,清州咱们就算是彻底没戏了!有个秋田在一旁提点着,说不着还有机会…。”赫连明德摆弄着衣袖。“不过,清州对于我们来说,也没有要的意义了,等事情办完,我们就回京!”

“殿下,明王失去了清州,想必,损失巨大…。”玄铁语气里隐隐有些兴奋!

赫连明德叹口气,“对我们来说,也不小…。”不过,有了秦星,军营那些萧家的老部下,也就不算什么损失了…。

主仆二人说话间,到了镇东陈府门口!赫连明晨被刺客烧了院子,作为“盟友”的他是要来看望一番的!本应该早来的,只是赫连明德在听白桃“汇报”了她的成绩之后,迫不及待的想先看看“失意难过”的秦星,所以耽误了一阵子!

到了陈府门口,玄铁下了马车去敲门,来开门的已经不是昨日晚上守门的人,换了一个看起来五大三粗的练家子,看见玄铁,粗声粗气的道,“何人,有何事?!”

玄铁掏出腰间的牌子,“德王殿下来看望明王,速速让路!”

守门的汉子一听,连忙拉开门,噗通一声跪下,“小人不知是王爷,请恕罪…。”

赫连明德没有施舍给守门人一个眼神,径直进了府!

得到消息的秦夏带着下人,匆匆从后院出来,她这一晚上都没有睡,眼圈泛黑,头重脚轻的走路都似在飘,一旁的兰兰伸手扶住秦夏,眼里闪过不屑!

“民妇拜见德王殿下…”一看见赫连明德,秦夏带着众人纷纷跪下行礼!

赫连明德沉着脸,淡淡的道,“各位不必多礼,本王来看看本王的王弟…留下一人领路,其他人散去吧!”

秦夏小心翼翼的站起来,抬头去看这位从未见过的德王,一身暗紫色的长袍,威严的站在那里,和赫连明晨有几分神似的脸,却不似赫连明晨始终带着各种笑。这位德王看起来很不好相与的样子!整理了下心绪,上前两步,俯了俯身子,“德王殿下,就随民妇来!”

赫连明德瞟了一眼秦夏,“你就是陈府的主母夫人?!”

秦夏连忙道,“正是…”

赫连明德声音更是低沉了几分,“本王的王弟住在府上,该是何等的荣耀,为何还会有大胆的刺客烧了他的院子!?”

秦夏哭丧着脸,她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小院,别烧了,她也一肚子火!

昨日晚上她不在府里,和秦刘氏回清水村去找秦冬。秦飞那小子带着被下了药的秦冬跑了,她是又急又气,想着秦飞和秦冬也没别的去处,肯定会回家,便和秦刘氏追着回清水村。她想把秦冬送给明王,一门心思认为是为了秦冬好,也算是给她找了门好“亲事”,但她还真没想要了她的命!但若是下的那药不解,秦冬会没命的!所以她和秦刘氏火急火燎的回了秦家老宅!哪知她们在村里找了个遍也没找到人!天微亮的时候留下秦刘氏在村里继续找秦冬,她赶了回来,一进府却被下人告知府里进了刺客,明王的院子被烧了,她吓的差点晕过去…这会儿听着德王这责问的语气,秦夏心里惶惶不安,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王兄,本王这不是好好的…烧了院子而已,还奈何不了本王!”秦夏正不知所措,赫连明晨的声音响起,还是一如既往的邪气的语气,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赫连明德上下扫了赫连明晨一眼,“人没事就好!可知是什么人做的!?”

赫连明晨嘴角歪了歪,“秋田已经去追查了,暂时还不知!王兄这是专门来关心本王来了?!”

赫连明德神情坦然,点头,“那是自然!你出了事,本王也不好和父皇交代!”

赫连明晨哈哈一笑,“王兄还是和从前一样喜欢端着兄长的架子!”

秦夏听着这两位王爷你来我往的说着话,心里却在想着秦冬那丫头到底哪儿去了!刚才下人来说秦飞人在书院,那秦冬到底被他藏哪儿呢!?她要去问问秦飞,那药的厉害,她见识过,秦冬她…。毕竟是自己的妹妹!想着心事,没注意到院子里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声音,等四处看去,德王和明王都已经没了人影,只有兰兰在自己身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