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另有所/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午后不久,红鸢从沿溪村回了成衣店,在门口却遇到了赫连明德!

红鸢心下微惊,规矩的上前行了礼。

赫连明德似乎心情颇好,扬了扬手,直接道,“起吧,本王来找你家姑娘!”

红鸢疑惑的看了眼赫连明德,半俯了下身子,“民女这就去叫姑娘…”

赫连明德示意玄铁在门口等他,而后朝红鸢摆摆手,迈着大步,径直进去,“无妨,本王进去找她!”

赫连明德的步子很大,径直进了大厅,又进了院子,似知道路似得,又往后院去!

红鸢心里微惊,紧紧跟上,嘴里道,“王爷,这样不合规矩…。还是民女进去叫我们家姑娘…”正紧跟着赫连明德的步伐,试图阻止赫连明德再往里走,话未完,意识到他停下了脚步,心里一喜,偏头去看,才发现赫连明德正出神的看着院子里的人!

只见院子里的桂树下,秦星正躺在躺椅上,闭着眼睛,有微风轻轻吹过,披散着的如瀑布般的发丝轻轻飞起,阳光穿过树叶,落下星星点点在她的脸上,如瓷的肌肤泛着健康的红润,长而卷翘的睫毛,樱桃红的唇微微上扬,安静而美好,桂花树上桂花正盛,香气四溢,更是让人心旷神怡!

红鸢看着也失神片刻,转头去看赫连明德,讶异的发现他看着秦星的脸色沉静且带着几分温柔……红鸢低下头,匆匆朝秦星走去,暗恼白婶儿怎么任姑娘一个人在这里睡着了,身子刻意的挡住了赫连明德的视线!

就那么一瞬的时间,秦星猛然睁开了眼睛,看到朝自己走来的红鸢,身子又软下去,带着几分慵懒的嗓音,嘟囔道,“唉…我居然睡着了…”

红鸢微微偏了偏身子,秦星一下子便看到了远远的站在院门口的赫连明德!皱了皱眉,这里已经是后院了,他怎么进来了?!慢慢坐起身子,稍微理了下头发,站起来,朝赫连明德俯了下身子,淡淡的道,“德王这是找我有事儿?!”

赫连明德回过神,露出一个笑容,“本王来看看你!”

秦星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眉头紧皱着,不解的道,“看我?!”随即却反应过来,自己这会儿应该还在受到的打击中痛苦不堪呢…

赫连明德不紧不慢的迈动脚步,“你平日里就这么睡吗?这样容易着凉!”

秦星讶异的看向赫连明德,他这是在关心自己?!“多谢德王提醒,我很少如此!”今日只不过是刚好洗了头发,湿湿嗒嗒的,她趟在这里晾这一把的长头发呢!哪知这午后的不骄不躁的阳光让她慢慢又了困意!

红鸢走过去,拿起放在石桌上的梳子,给秦星梳头发!姑娘什么都好,就是对她这一头长发没有任何办法!

赫连明德带着笑意,慢慢走到已经自觉坐到石桌旁让红鸢给她梳头发的秦星面前,仔细看着她的脸,轻声道,“太累了就要好好休息!”

秦星有些不适应赫连明德这种语气和说话的方式,敛下眼眸,淡淡的回了句,“谢谢。”

赫连明德瞧着秦星低眉顺眼的坐在那里,由丫头梳着头发,显得无比的温柔乖巧,完全不似之前每次见到她的那般泼辣冷漠,忍不住勾了勾唇,衣袍一撩,坐到石桌的对面,带着些倨傲的语气,“女人,就应该留在后院,梳妆打扮,由男人护着养着…”

秦星听了此话,愕然的抬起头,看了眼坐在对面的赫连明德,那眼里赤裸裸的对自己占有的神情让她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情况?她虽然一直觉得这个赫连明德或许对自己另有目的,但从来没真的想过他是看上自己了!不仅皱着眉,“德王殿下,你跑到我这里来就是说这个?!”

赫连明德摇摇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我只是来看看你!”

秦星意识到赫连明德对自己的心思,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

坐在秦星对面的赫连明德眼尖的看到秦星打了个冷颤,脸上带着担忧,“是不是冷了?!”

红鸢也感觉到了秦星的冷颤,偏头去看秦星,她知道秦星的身体底子好的很,而且这会儿天并不冷…

“我不冷…德王看也看过了,没有其他的事,就先走吧。毕竟男女有别!”秦星压下心里的情绪,冷声道。

沉浸在离秦星更近一步的喜悦里的赫连明德似乎没有察觉到秦星的语气冷了几个度,依旧很是感觉良好的道,“这是你的丫头吗?”而后看向红鸢,“给你们家姑娘拿件衣服过来…”

红鸢愣了愣,放下手里的梳子,偏头去看秦星!

秦星低头朝后面的红鸢说了句,“不用了!”站起身,对赫连明德道,“我累了,想去休息会儿,德王慢走,不送了!”

赫连明德这才意识到秦星又回到了之前对他的状态,看她丝毫不拖泥带水,转身便走!赫连明德皱眉看着秦星的背影,沉声道,“本王再来看你!…”

秦星身子顿了顿,加快步子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红鸢也不跟着秦星走,就留在原地,朝赫连明德做了个请的手势,似有不送走他不去伺候秦星的架势!

赫连明德只好迈步出了成衣店!

送走赫连明德,红鸢快步朝后院跑去,一路上却没瞧见白老爹和白婶儿!

推开秦星的房间门,发现她正坐在窗前的书桌前发愣,走上前,轻声道,“姑娘?!”

秦星抬眼看了眼红鸢,“红鸢,你有没有觉得这个赫连明德有什么不对劲?”

红鸢直接道,“姑娘,这么明显,你看不出来?”罢了,又迟疑道,“姑娘,您不会被白桃气着了,用德王来气咱们殿下吧…?”

秦星挑挑眉,“这个主意似乎不错…”

红鸢急了,连连道,“姑娘,这都是这个白桃不知羞,和殿下没有关系呀…”

秦星瞧着红鸢着急的模样,抱着胳膊,兴味的道,“你挺护着你们家贤王的嘛!”

红鸢一听,连忙单腿跪下,“姑娘,红鸢…。”

这一举动倒把秦星吓了一跳,一把拉起红鸢,“你这是做什么?!”

红鸢苦着脸,“姑娘,红鸢要护也是护着您啊…只是,红鸢不想您和殿下闹别扭了…”

秦星无奈的摆摆手,哭笑不得,“唉,你呀,一点意思也没有!真是没趣…。我什么时候说和他闹别扭了…”

红鸢意识到秦星好像还真没这个打算,松了口气,语气也轻松起来,“姑娘,这个德王一点儿也比不上我们殿下!”

秦星似乎来了兴致,“哦,说说看,哪里比不上?!”

红鸢不高兴的道,“姑娘,你又逗我呢!这么明显,贤王殿下可比德王俊多了…而且,咱们殿下没有娶亲呢!”而后又皱了皱鼻子,“而且,我总觉得这个德王,假的很…”

秦星站起来,戳了戳红鸢的额头,“你啊,反正就是你家殿下,各种好!”说罢,径直往门外走去!

红鸢连忙跟上,“姑娘,你不觉得殿下好吗?!”

秦星停住脚步,扬起脸,“我当然觉得他是最好的!”转身时的发丝飞起,脸上明媚的笑容让红鸢看直了眼。红鸢意识到自己居然看姑娘看晃了眼,连连摇头,怪不得德王都看上自家姑娘了…。

出了成衣店,秦星带着红鸢去视察清水的铺子。

先去了超市,货都已经铺上。说白了就是杂货铺,只不过把许多个铺子的货都综合到了一起,成了现代的超市。能想到的米粮油,各种杂货,除了不卖菜…。其实若按秦星的想法,连菜都是可以卖的,只是情况不允许,她觉得暂时还是就以杂货为主!这些货物基本都来自于周边几个城,她有意将以后的货源全部从乌城直接运过来,虽然远了些,但她们如今自己有人,这样可以省去中间一大笔差价!

从杂货铺出来,红鸢便道,“姑娘,这里负责的师兄说陈家的铺子这几日天天有人时不时的来看一看…师兄担心开业那日,他们会来捣乱!”

秦星笑着道,“你师兄们若是连几个捣乱的人都搞不定,那可就白费了‘鹰部’这个词了!”

红鸢语气便带了些得意,“几个小混混,师兄们还是不惧的,这不是想着咱们开店做生意,以和为贵么?!”

秦星不以为然,“对于上门挑衅的人,尽管揍!出了什么事,有…贤王呢!我的人,可不能由着别人来欺负!所以,来一个揍一个!来一对,揍一双!”

红鸢失笑,她还以为姑娘会豪气的说,出了什么事,有我呢!不过,姑娘这明摆着护短的话,让她觉得受用的紧!高兴的道,“那我得回去和师兄们说一声,免得他们怕影响了生意,任由着人欺负!”

秦星点点头,“我上前面的成衣店,你随后来!”

从和王白凤合作了之后,便让张恒把买下的一处大的铺子改成了成衣店,成衣厂做的衣服,都在那里卖!

想来最近的衣服应该也都挂起来了。原先的秀坊如今改成了专门教刺绣的地方!在秦星的建议下,收一些喜欢刺绣,家境又不太好没有条件学艺,性子纯良的姑娘,跟着学习!秦星很欣慰,秦怜现在不仅自己学的快,还在秀坊负责教一些刚刚学刺绣的小姑娘!听王白凤和自己说的,这丫头如今再也不是最开始那个唯唯诺诺,动不动就一包泪的小丫头了!

秦星抬头看了看已经西下的夕阳,干净而湛蓝的天空,嘴角翘起,脚步更加轻松!不大会儿,身后响起踏踏的脚步声,不用回头,知道是红鸢跟上来了!

“姑娘,我咋没看见白老爹和白婶儿?!”红鸢看着秦星的脸色,她在想姑娘是不是把他们赶出去了…可依着姑娘的性子,也不会啊!

“大姐后日要成亲了,虽然说不会办的很隆重,但最起码的还是要的,流水席什么的,家里家外也要收拾,我便让他们回去帮忙了!”秦星边走,边看着街道两边的小摊。

“咳…我还以为…”后面的话红鸢没说完,秦星知道她的意思,也没多说。

走了几步,秦星才问,“你去沿溪村事儿办的如何?!”

红鸢一拍脑门,“正事儿还没说呢!都怪那个德王,突然出现,把我给弄懵了!”而后压低了声音,正经的道,“我和林大人说了,他说他会抽调十个人,戌时来清水!直接去张师兄的铺子!”

秦星点点头,“今天见过他们之后,我便要回清水去,你就留在镇上,十八那日,红英她们要演出,你要帮忙!”

“听姑娘的吩咐!”红鸢点头,从跟了秦星那天开始,她便一切都听姑娘安排!

秦星想了想,“若是秦冬醒了,便问问她的想法,若她要回去,记得安排人送她回村里!”

红鸢依旧点头,只是嘴里确定,“我估计她不会回去了,从昨日中了毒还能那样,就说明这姑娘倔的很…”

秦星没说话,不回去也好,秦夏的事儿,说不得就要牵扯上那一家子。想到那一家子,秦星便又想到了江成义和秦连枝,最近事多,居然把那两个人给忘了…。

------题外话------

昨天…真是没脸说…在办公室写好了章节,没有网,就想着回来传…结果,去托班接了孩子,又送去上英语课,然后回家伺候她洗澡,复习,然后,把正事儿给忘了…对,就是忘了…忘了…直到半夜里口渴醒来喝水,才猛然想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