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意外之人/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站在主屋门口的台阶上,眯着眼睛看着门口已经被乡亲们围绕的住的大马车!这一马车堆放的大小箱子,比之前的更甚!

啧啧的称叹声,还有羡慕,疑惑的议论声,都窜进秦星的耳里!秦星瞧着赶马车的人眼生的很,仔细想了下,也没有任何的线索!抱着胳膊,靠在门边,不上前!

秦柳氏和右相夫人相互搀着走到院门口,王白凤也好奇的看着这一马车的大小箱子!

张谦上前,抱拳向赶马车的人道,“这位兄台,不知您是哪家?”

赶马车的人利落的跳下马车,抱拳,笑着道,“在下奉德王之命,前来给秦家大小姐添箱礼!”

德王…秦星心里一毛,从门边立起身子,这是何意?!冷眼看着院门口,还是不上前!

张谦心里不光是诧异,更多的是震惊!赫连明德,怎么也来给秦月添箱!?张谦回头看了眼秦星,秦星脸上的表情显然也是很意外!

右相夫人和王白凤都是震惊不已,德王是谁,他们是最清楚不过了!

秦柳氏听到德王二字,压根都没有往什么王爷方面去想,本能的以为就是叫德王的人!外面的村民乡亲也是一样,以为这个德王就是秦家的一个什么亲戚,压根连点是不是什么王爷的念头都没有!

秦柳氏作为主人,虽然并不知道这个“德王”是什么人,她下意识的觉得,是不是弄错了,但人家指名道姓是给月儿添箱,想必,是不会错的!虽然弄不清楚状况,但是最起码的礼节要有,于是上前,“请问这位德王家住哪儿,如今在哪儿?是何时认识我家什么人?!添如此贵重的礼,我们怕是担待不起!”

赶马车的男人脸上扯了扯,居然连德王都不认识,这家人还真是…于是清了清嗓子,上前,打算详细的说下德王的身份!

秦星快速走过去,拦住要开始介绍的赶马车的男人,“这些礼,你都带回去吧,这太贵重了!”

赶马车的人被秦星吓了一跳,上下打量了下秦星,“这位可是秦家二小姐?”

秦星皱着眉,“你这从哪儿来的,便拖到哪儿去!”

秦柳氏不赞同的拉了下秦星,虽然她也觉得这礼来的不妥,但最起码的礼貌还是要有的!“这位公子,这礼实在是太贵重,我们受不起,还望德王公子能谅解!”

赶车人一愣,实在是很诧异,她们是不是没弄清楚这个送礼的德王是何人啊?可玄铁大人说秦家二小姐是知道的啊…他疑惑的看了眼秦星,带着不解和疑惑!

张谦笑着上前,“这位兄台,还望你多多谅解。我们这庄户人家,实在是受不起这么大的礼!”张谦从秦星的表现看来,她定是认识这个赫连明德,或许还有些渊源,但这么直接的拒绝,怕是也不太好!

赶车人愣了愣,被这一家子弄的十分的意外,他本以为他报上名号,不说受到很大的礼遇,最起码不是应该这般杵在门口连杯茶水都没有吧?!他环视了一下面前几个人,不敢小瞧,能让德王如此上心送来添箱礼,应该也不是一般人家!压下心里的心思,抱着拳,“在下奉命前来,而且这是给大小姐添箱,断然没有再带回去的道理!”

秦柳氏皱着眉,一脸的为难,确实把别人的添箱礼拦在门外是不应该,可这个德王,她们家根本就不认识!想到此,她走到秦星旁边,拉了拉秦星的袖子,小声道,“星儿,你认识这个德王吗?!”

秦星思索了片刻,“算认识吧!”

秦柳氏连忙摇头,“收不得,收不得!这么贵重的礼,收不得!”

一连几个收不得,不仅赶车人脸色又变了,门口一直围着的村民也都惊讶,这么大一车礼,该是值多少啊…秦柳氏居然就这么说收不得…看来这柳氏是见了大钱了!看向秦柳氏的眼神,都变了!

秦星不喜欢这种被人围着的状态,声线低了几分,“不管你是受何人之命,我说不收,就是不收,你快走吧!”她从大约知道赫连明德的心思之后,便只想着能避就避!这一车礼,肯定是不能收的!

赶车人看秦星似铁了心,而显然其他人也都是一样的心思,这心里便恼了几分!这一家子也太不识抬举了!他站在原地愣了片刻,一抱拳,转身上了马车,临走时,道了一句,“在下奉我家王爷之命来送礼,如今却被拒之门外,既然如此,那在下便回去复命了!”说罢,驾着马车掉头而去!

看着那一大车子的大小箱子远去,村民们半是遗憾,半是叹息。但有那么几个心里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那最后一声奉我家王爷之命,他们是听懂了!

秦柳氏再迟钝,那最后一句,也是听得真切!有些慌乱的拉着秦星的手臂,“星儿,他说啥?王爷?!”有了明轩这个贤王在前,对王爷虽然不像最初那般震惊,但这咋一听,又来了个王爷,这心里实在不得不震惊!

秦星看着远去的马车,眼睛眯了眯,暗恼赫连明德!听到秦柳氏明显有些急促的问话,转头柔下脸色,“娘,没事儿…不要多想!”

秦柳氏还是一脸的担忧,星儿显然是认识这个德王的,可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他们这样将德王送来的礼遣回去,会不会得罪他?若是得罪了王爷,会不会对星儿她不利?!秦柳氏越想越紧张,紧紧拽着秦星的手臂,慌乱的看着秦星!

秦星笑了笑,拍了拍秦柳氏拽着自己的手,“娘,没什么事!这礼本就不该收,咱们又和他没什么交情…”

王白凤上前拉住秦柳氏,笑着道,“大姐,你啊,不要想太多了,有什么事儿,还有明轩呢!走,咱们去看看几个孩子们在玩啥呢!”说完,拖着秦柳氏往屋里后院去!本来上午秦月还一直在院里的,晌午之后便在后院不出来了,秦怜他们便在后院陪着她一起,玩儿秦星教给他们的纸牌游戏!

王白凤拖着秦柳氏走了几步,给张谦丢了个眼色,张谦会意,也不绕弯,直接问秦星,“星儿,这德王…”

右相夫人轻轻搂着秦星,轻声道,“星儿,你是如何认识这个赫连明德的!?”

秦星本有些烦躁的心在右相夫人的轻声细语里平复了些,也知道张谦和梁氏是关心她,当下也不瞒着,把她和秦钰在路边如何救了他,这几日,他又频繁出现的事儿大致说了一遍!

张谦皱着眉,暗叹,这“缘分”,还真是阴差阳错!想了想,道,“这事,你和贤王说了没?!”

秦星点点头,“与他说过!”

张谦便也点点头,挥挥手,“那想必,明轩有所安排!不必挂心了!”

右相夫人梁氏轻声安慰秦星,“星儿,不要担心!”

秦星回头看了看满脸温柔的右相夫人,点点头,“外婆,我不担心,我是怕娘她多想…”

梁氏便笑着道,“有你舅母,放心吧!”

秦星宽了宽心,转身看了眼村民已经散去的院门口,这赫连明德到底是想做什么!?

天色渐暗的时候,村长行色匆匆的进了秦家,这会儿秦家所有人除了秦星带着秦怜秦钰明瑶古力在后院陪着秦月外,都在忙碌着,张灯结彩,张罗着院子里的桌椅板凳!

“李村长,您这会儿怎么来了?!”秦柳氏迎上前,有些意外!

“老三媳妇儿,我听说,白日里,德王来了!?”村长脸色有些复杂,又不信,又隐隐有些期待!

秦柳氏愣了下,下意识的摇摇头,“您打哪儿听来的,没这回事!”

李村长没想到秦柳氏会否认,急忙道,“老三媳妇儿,我也没别的意思,只是,这德王可不是一般人,若真是能认识他,那咱们村,以后…”

秦柳氏扬起手,打断村长的话,她知道村长也没有恶意,他一门心思的想让村子好,若是德王多照应一下,那他们村就不会这么穷兮兮了。“村长,德王那是什么人,咋会来我家,您真是说笑了…”

村长正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说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吵闹声!

“我说,善武叔,您这是啥意思!咋能不让咱们进去呢?我们可是来添礼的!”大嗓门的秦胡氏在门口嚷嚷!

王善武也不多说话,拿着扫把堵在门口,就是不让秦胡氏进!秦胡氏搀着秦罗氏,就要往里冲!

红衣领着红钗红丝,冲到门口,“这位大婶儿,这里不欢迎你们!”红衣在这里时间长些,对这两个人她是认识的!

秦胡氏讪笑着,一边在心里埋怨秦罗氏不得力,一边道,“咳,你这丫头,咋不认识我了?我是钰儿他大娘!”

红衣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嫌弃的道,“我就是太认识你了,所以才不让你们进!”

秦胡氏板下脸,想唬一唬红衣,哪晓得红衣压根不理会她,砰的一声,大门关上了!

秦柳氏走出屋,“红衣,咋啦?!”

红衣仰着下巴,笑眯眯的道,“婶儿,没事儿了…”

秦柳氏瞧着确实没什么事儿,转身进了屋,刚进去,门外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嚎声传进来!

------题外话------

明天将这一家子碍眼的收拾了先!别急哈!

等不急的,记得攒文呀!

今天带父母出去转了转,中午在外面吃了回来,回来又带孩子睡午觉,幸好晚饭是爸爸做的,然后妈妈收拾,妹妹照看娃儿,我便有时间码今天的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