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改变战术/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婆子我命苦,儿。儿媳妇儿…不养我就算了,孙女儿出嫁,我这个奶奶添箱还被拦在门外,唉哟…。”门外断断续续传进院子里的哭嚎声让红衣几个傻了眼,秦柳氏愣在门口。

后院正不知道什么原因从上午收到了明轩送来的添箱礼就开始紧张的秦月听到隐约的哭声,心里一惊,腾的站起身,满脸担忧就要往外去!秦星一把拽住秦月,“姐,你不要出去了,好好呆着!”而后看向绷着小脸,收起手里的纸牌要出去的秦钰道,“你们几个就在这里陪着大姐,不要出去了!”

秦钰想了想,点点头,“二姐,她们很讨厌!”

秦星翘了翘嘴角,“她喜欢折腾,让她躺回去就行了!”

秦钰一听,双眼亮晶晶的,不住的点头!

秦星又安抚了下秦月,“大姐,你不要担心,好好呆着,明天做美美的新娘子!”

明瑶跳到秦月身边,笑的眼睛弯弯,“美美的新娘子哦…”

秦月僵硬着缓缓坐回去,揉了揉明瑶的肩,朝明瑶温柔的笑了笑!

秦星在院外的哭声第二次又传进来的时候,匆匆出去!刚走到屋门口,秦罗氏那粗嘎的嗓门又是一阵哭嚎,“乡亲们啊,你们给我评评理哦…。我家兴业走的那么惨,我老婆子命苦啊!儿媳妇儿不养我,我老婆子也不计较,现在我只是来给我孙女儿添个箱还不让我进…这是何道理哦…”

秦星皱着眉头,这秦罗氏学聪明了,不胡乱骂了,知道求同情了,冷哼了哼,加快脚步走过去,因为她已经听到有些指责秦柳氏的声音!

“娘,您身子还不太好,不要坐在地上了!”秦胡氏的声音,低眉顺眼,表现的无比的孝顺!一点也没有之前那副说话不经大脑的蠢样子!

这一幕落在秦星眼里,她不屑的扫了一眼周边一些不明事理的乡亲,也可以说不一定是不明事理,就是想跟着看戏的一些人,她走到秦柳氏身边,扶住了她的手臂,轻声道,“娘,别担心!”

秦柳氏本有些慌乱的心安定下来,“娘不担心,只是,她这样,不吉利啊!”

秦星笑了笑,“娘,过日子的是大姐,怎么会被她们影响到!”

秦柳氏长长叹了口气,“星儿,庄户人家,都忌讳着呢!”她倒是不担心,怕是传到程家耳朵里,会让他们心里膈应!而后纠结着对秦星道,“星儿,不如…”

不等秦柳氏不如完,秦星斩钉截铁的道,“不可以!娘,若是程家有意见,我去说!可是,银子咱们之前已经给了,现在绝对不能给!”

“罗氏,你说说,你这样好看不好看,这是想闹什么?月儿明儿要出嫁,有你这么当奶奶的!?”李村长唬着脸,不高兴!

“村长啊,我老婆子也不是有意如此,我就是想着伤心,我儿子没了,可我还是我孙女她们的奶啊,我来给我孙女添箱,如何就不行?!”秦罗氏字字句句说的深情。

秦星暗暗惊讶,这是哪位高人给指点了?!换了战术啊,这是有备而来!

“那也没你这样闹的!你说老三媳妇儿不养你,当初那五两养老银子可是我交给你的!”村长心知秦罗氏是在混闹,可这话也没有太过,自己也不好开口赶她走!毕竟她也确实是秦月的奶奶!

秦胡氏扶着秦罗氏,胖胖的身体蹲在地上,似累的慌,脸憋的通红,“村长,您不知道,我娘前些日子在床上躺了好些时日,若不是有好药,到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那五两养老银子,连药钱都不够!但我们想着老三媳妇儿不容易,炸锅卖铁,也没寻上她拿一分银子!”

秦胡氏这一番话下来,周围的乡亲们都纷纷交头接耳。有乡亲甚至指着秦柳氏道,“三嫂子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老人再怎么样,那也是孩子们的奶奶,你该养的还是要养!”

秦罗氏听到有人帮她说话,更是大声哭喊着,“从前,是我老婆子的错,不该那么对你们,我也后悔了,老天还惩罚我,让我差点就瘫了瞎了…可我现在好了,那就是说明连老天都是原谅我老婆子的!”

这话,说的水平真是高的很,乡下人又信因果,秦罗氏之前瘫痪在床,大部分都是知道的,现在见她好着,自然是觉得她说的话是可信的!又指责秦柳氏,“老三媳妇儿啊,快把你娘扶进去吧,老人家也不容易…”

秦柳氏僵硬着身子,不动弹!村长一脸的为难,这秦罗氏不乱骂了,他反而不能直接斥责她了!

秦星笑了笑,往前走了两步,大声道,“那就麻烦大娘把奶给扶到院子里坐吧,既然是给大姐添箱的,我们自然以礼相待便是!”她有意收拾这对堵心的婆媳,当着外面这么多人,她还不好下手,而且她也想知道知道她们到底是想做什么?!她可绝对不会相信,她们忽然转性了!

秦柳氏听了秦星的话,眼神里有些意外,脸上的担忧明显更甚!压低声音,“星儿,不能让她们进来,她们肯定没安好心…”

秦星心里便松快了好多,秦柳氏终于不再一味的软弱了,安抚的拍了拍秦柳氏的手臂,“娘,放心,不会让她们作乱的!”母女俩话还没说完,上一刻还在地上的秦胡氏和秦罗氏已经利索的爬了起来。

秦罗氏毕竟是之前中过一次风的人,又在地上嚎了这半天,站起来后有些踉跄,秦胡氏丝毫没有顾忌秦罗氏,松开之前扶着她的手,径直往院子里去,一进去,便被院子一角堆的像小山似得大小箱子惊的合不拢嘴!没有形象的擦了擦嘴角,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慌忙的四下里瞄一眼,遇上秦星似笑非笑的眸子,更是手脚都不知该如何收放!只得转身去寻秦罗氏,这才发现秦罗氏还在院门口扶着门,连忙几步退回去,“娘,您慢着点!”

门外的乡亲看这婆媳俩进了院子,纷纷伸长了脖子,也不愿意散去,哪怕听不到里面在说些啥!这大乡下的,没什么别的娱乐,有热闹看,自然是不愿意放过的!

院子里已经张罗好的座椅板凳都已经摆好了,秦胡氏扶着秦罗氏坐到了其中一张桌子前,这一坐下去,秦罗氏便不自觉得想到了上次秦柳氏他们乔迁宴席时挨打的情景,不禁打了哆嗦!

张谦要上前说些什么,王白凤拉住他,低声道,“你就不要上前了,这种人,女人对付就行了!”

张谦点点头,退到了屋门口站着!王白凤和右相夫人退到井边,观望着,不上前!红衣她们盯着秦罗氏两个,一点也不放松!

秦星看着秦罗氏和秦胡氏,刚想开口说话,院子里又进来几个人,秦星回头一看,哟呵,赶情秦罗氏和秦胡氏是打头阵的?!只见秦震和秦放抬着一个旧的不成样子的箱子,后面秦良和秦顺也各自提着一个都已经看不出原样的箱子来!

秦星抱着胳膊,意味的笑着,“这就是你们给大姐添的箱?!”

秦罗氏神色自如的道,“我们穷,只有这些…”

秦胡氏连忙补充,“我们现在穷的可连饭都吃不上了,这些都是娘花心思给月儿添置的!”

秦柳氏木着脸,看了眼那些个明显就是老宅家里的旧箱子,甚至其中一个小的还是她当初用过的,这心里就像吃了苍蝇般恶心,淡淡的道,“我带月儿谢谢你们了!明天来吃酒席。”

村长也挥挥手,“那既然已经添完礼了,便走吧!”

秦星好笑的看着坐着不动弹的秦罗氏和秦胡氏!秦胡氏不停的瞄着那一堆的箱子,秦罗氏虽然没有刻意去看,但那眼角的余光,是刚好刻意瞄到的!

秦罗氏瞪着村长,“我说你这个村长,我在我儿媳妇儿家,你总催我走做啥!?”

村长一噎,回瞪着秦罗氏,他现在肯定是要帮着秦星家的,这秦星可是他们清水村的财神!而且,就算是以前,村长也是帮理不帮亲!更何况这秦罗氏既没理,又不沾亲!“我说秦老二家的,你又打算犯浑不是!?”

秦罗氏架势一起,就打算回过去,秦胡氏连忙拦住,小声在秦罗氏耳边说了几句,秦罗氏瞥了眼秦柳氏,又畏畏缩缩的看了眼秦星,闭了嘴,不做声!

秦胡氏这才道,“村长,您啊,也别和我娘置气,我娘她病了些日子,病糊涂了,我见天儿的照顾她,是最了解我娘的,她没坏心思!就是月儿明儿就要出嫁了,这想在这里多坐会儿!”

秦柳氏皱着眉头,看了眼似乎变了个人似得秦胡氏,“这会儿天都黑了,娘既然还没好利索,就早些回去吧,免得路上磕了碰了!”

秦罗氏硬是憋不住了,秦柳氏口口声声要她回去,这明显不把她放眼里的态度让她非常恼火!但想着目的还没达到,又害怕着秦星,还有这满院子的人,她硬生生的憋回去,憋了半晌道,“老三媳妇儿,我好歹是兴业他娘,月儿钰儿他们都是我的孙女,我这个做奶奶的,过问过问,没有错吧!?”

秦柳氏想了想,心里一百个不愿,还是木讷的道,“没错!”

秦罗氏满意的点点头,又看向村长,“村长,我刚才说的,没错吧?!”

村长也点点头,“话是没错!”

秦罗氏便正了正身子,看着秦柳氏一字一句的道,“子女孙辈成亲,家里的长辈同意,过问,那是祖宗传下来的的规矩!可你对我这个娘有成见,不乐意我过问,我便不问,聘礼是否和规矩我也不追究了,可明儿就要出嫁了,这添箱礼,总得让我老婆子过过目才是!”

话一出,村长和秦柳氏都愣住,秦星却是笑了,原来,又在打这茬主意!不过,今儿这老婆子明显是想以理服人,不像她往日的性格啊!秦星朝身后的红衣使了个眼色,红衣轻轻走上前,秦星在她耳边耳语几句,红衣点头,悄无声息的穿过院门口围着的乡亲们旁边出去!

秦胡氏跟着道,“老三媳妇儿,你也别多想,娘是担心你之前毕竟没有嫁过闺女,不懂规矩,要帮你把把关…”

秦星冷笑了一声,“帮我娘把把关是假,想趁机捞点啥才是真吧!?”

秦罗氏和秦胡氏同时脸色一变。秦胡氏连连摆手,“不是不是…”

欲盖弥彰的表情看的秦星反胃,继续道,“难道你们不是想把大姐的这些箱礼占为己有?!”秦星有了解,乡下闺女出嫁,外面来的添箱礼,有很多娘家会留下一部分,其他的再陪给闺女带到婆家去!她们家不会留下这些箱礼,所以连搬都没搬进去,就如此放在外面,明天接亲便直接带走了!

秦胡氏到底是年轻一些,这脸上不好看起来,一阵青一阵白的,但明显被人戳中了心思,又没有底气反驳的模样,让秦星不屑的眯了下眼!

秦罗氏则老练的多,阴沉沉的看着秦星,“星丫头,你这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占为己有?我是秦月正儿八经的奶奶,她的亲事,必须得有我说了算!但之前我没有过问,这事也就算了,可明天她要出嫁了,我要来过问,这就是合规矩的!”

秦柳氏沉下脸,“月儿的亲事,我说了算就成!与别人无关!这些添箱礼,明儿程家会一箱不少的带走!”

秦胡氏高声道,“一箱不少的带走?我说老三家媳妇儿,你是不是脑子坏了?这么多礼,都给一个赔钱货?!”

话一出,院子里的人都安静下来,唰的看向秦胡氏,包括门口看热闹的乡亲,有些脸上露出看戏的笑容,有些则还是有些意外…

秦柳氏愤恨的看着秦胡氏,上前,五指并拢指向院外,“你们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们!”

秦胡氏自知自己嘴快了,低下头,呐呐的不做声!

秦罗氏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秦胡氏,转头看向秦柳氏,“这些箱礼,留下一半,其他的,都给月儿!”

秦柳氏大声道,“不可能!这些都是月儿的,一箱都不会留!”

秦罗氏跋扈惯了,今天能憋着,也都是因着那堆的似小山般闪亮的箱子!这会儿被秦柳氏一呛声,当下也不憋着呢,直接道,“这个规矩,放到哪儿,都是合理的!除非,你不是我秦家的人!”

秦星当下道,“您大概忘了,现在我娘是这里的户主,和你们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

秦罗氏瞥了眼秦星,盯着秦柳氏,“你是真要和老秦家撇清关系?!”

秦柳氏直直的站着,不卑不亢的道,“我现在本就和老秦家没啥关系!”

村长也在一旁道,“我说罗氏,这个事情,之前就已经说过了!”

秦罗氏不理会村长,只幽幽的盯着秦柳氏,缓缓的从袖兜里掏出一张纸,“那好,这是一纸休书,你若真要撇清关系,这纸休书,你便接了!”

“休书?!”秦星有些不解,但秦柳氏却在看到那一张休书之后,踉跄不稳,明显有些慌乱!

秦罗氏很满意秦柳氏的表现,阴测测的道,“你应该知道,哪怕我儿不在了,但作为公婆,是可以给你一纸休书的!若你想和兴业彻底撇清,我也不拦着!”她似乎捏准了秦柳氏的短,她是怎么都不会和秦兴业撇清的,她算准了秦柳氏对兴业的感情!

------题外话------

好像一章搞不完,明天,一定!必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