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解决老宅/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罗氏的声音不大,院子里的人都能听见,院外的人够着脖子还是什么都听不见!

不高不低的声音,带着些咬牙切齿的愤恨,还有些拿捏的痛快!

秦柳氏被秦罗氏几句话炸的心神慌乱,身形不稳!不可置信又急切的看向秦罗氏,“我行的正做的端,既没有犯七出之条,也没有败坏夫家的声誉,你为何要休我?!我不依!我生是秦信业的人,死是他的鬼!”越想越慌张,想到她再也不是秦信业的娘子,她就止不住的泪流!

秦星在心里叹口气,走到秦柳氏身边,和已经走上前的王白凤一起扶住她!轻声道,“娘,您先别急…”

秦柳氏在慌乱中拽住秦星,那秀美的脸上带着泪痕,连连摇头,“星儿,这休书,我不能接,你爹他,…我不能接!”

秦星稳稳的扶住秦柳氏,坚定的道,“这休书,除非我…爹,谁也没这个权利给您!”

王白凤也在一旁安慰,“大姐,您先别急,看看她们到底是想闹什么幺蛾子!”

秦柳氏稳了稳情绪,定神看向秦罗氏,“娘,这休书,我是绝对不会接的!我还是那句话,我死了,也是要和信业埋在一起!”

秦罗氏听秦柳氏软了口气,叫她娘,满是皱纹的脸上泛起得逞的笑意,抿了抿唇,故作为难的道,“这休书,我老婆子也不想给,可是,从我儿走了,你便不养我们了,这放到哪儿都是说不过去的!我和他爹念着老三,不和你计较,可现在我孙女的亲事,你凭啥不让我过问!?”

秦胡氏站在秦罗氏身边,脸上那已经按捺不住的激动让秦星真想给她几耳刮子!“老三家的,你说你这是何必,咱们都是一家人,我们也是关心你!你看你一个女人家,带着四个孩子,多不容易!娘过问过问,那也是帮你!再说,月儿的婆家,也不是什么大户,你把这么多的箱礼都陪嫁过去,万一他们打上你们家的主意可怎么办?!所以啊,娘说的有道理,咱过过眼,选一半,留一半…。你家钰儿还小,这些箱礼,正好给你几个侄子做聘礼!”这是太激动了,以为秦柳氏的示弱就让这事成了定局,所以把心里的心思都说了出来!

秦柳氏被秦胡氏的心思惊的说不出来话,秦星则是气极而笑,右相夫人和王白凤一时被秦胡氏这奇葩的心思给惊的半天回不过来神!其他人也都是一副被雷劈了的神情!院子里一时安静极了。

秦胡氏依旧带着激动的笑,她身后站着的秦家老宅四个小辈儿,秦震,秦放,都贪婪的看着那几个箱子,秦良和秦顺贼头贼脑的盯着秦星,就怕一个不查,又挨了打,他们俩本是怎么着都不来的,整个老宅只有他们俩最有记性!可禁不住秦胡氏的诱惑,那五个铜板,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秦罗氏也不拦着秦胡氏的长篇大论,显然是自以为捏住了秦柳氏的命脉!秦星正在想如何速战速决这事儿,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这些箱礼是我的陪嫁,就算我给了乞丐,也不会让你们拿走一件!”

众人回过头,秦月端庄的站在屋门口的台阶上,一脸的沉稳淡定,冷冷的看着秦罗氏,毫不含糊的道,“要给我娘休书也可以,咱们去官府凭凭理,我娘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儿,至于让公婆替已经去世的儿子给儿媳妇下休书!”一番话,铿锵有力,不避不让!

秦钰和秦怜分别站在秦月的旁边,一样的冷冷的盯着秦罗氏和秦胡氏!

“我们被你们赶出来的时候,你们为啥不过问!?赶出来没地方住,会饿死的时候,你们为啥不过问?!我二姐差点死了,没钱看大夫的时候,你们为啥不过问?!现在看我们家好过了,又来过问,有脸没脸?!”秦怜涨红了脸,带着满满的气愤!

秦星却是惊喜的弯了弯唇,看向满脸正色的秦月,还有脸红红的秦怜,以及像只小豹子般盯着秦罗氏的姐弟三个!她心里满满的骄傲,想当初,秦怜遇到秦罗氏只敢躲在秦柳氏身后一包眼泪,秦月虽然心里有气,却也是不敢如此对秦罗氏的,还有秦钰,平日里最冲动咋呼的他,居然学会的隐忍!秦星这心里,就充满了自豪,再回身看秦柳氏,看向秦怜和秦月的目光也满是欣慰,想必,她也看到了她们的改变吧!

秦柳氏正了正脊背,吸了口气,回头看向秦胡氏,嘴角嗤了嗤,“用我闺女的箱礼,给你儿子做聘礼?我说秦胡氏,你莫不是傻了吧!?!”

本以为秦柳氏已经示弱了,这会儿却又被她直接戳她的心思,她还是有些尴尬的,张口又止,站到秦罗氏背后!

秦罗氏瞪了秦月和秦怜一眼,“你一个要出嫁的姑娘,跑出来做什么?丢人现眼!还有你,小小年纪,就这么尖牙利嘴,以后还得了!?老三媳妇儿,你是怎么教她们的!?”

秦柳氏仰着头,回过去,“她们都很好,我很骄傲!她们都是最好的孩子们!”

秦罗氏不耐烦的挥挥手,“我不跟你废话,你就说,你是接这休书,还是给我这些箱礼!…。”

秦星觉得,她不想再看着一家子蹦跶了,“这休书你自己留着吧!”罢了,往前两步,双眼凌厉的盯着秦罗氏,压低声音,冰冷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罗氏,我真是发现你太没有记性了!不过,这大喜的日子,我倒是可以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给我娘一封分家书,要么,你继续回你床上躺着去…”

秦罗氏大骇,惊恐的看着秦星,一时失去了语言,嘴角蠕蠕的半天,哆嗦着说不出来话,回床上躺着,那比她要不得银子痛苦千倍万倍!一想到前些日子,嘴不能言,身子不能动的日子,她就连连摇头!

秦胡氏没听到秦星的话,但看见秦罗氏身子不停的往后仰,头也不断的摇,以为她是不打算要这些箱礼了,有些着急,大喊一声,“娘,你咋了?”

秦星退后两步,紧盯着秦罗氏。秦罗氏缩着肩膀,心里一阵寒颤,她再一次觉得秦星身上有股邪气…

“怎么样?想好了没有?两个选择!选哪一个?!”秦星大声道!

秦罗氏惊恐的不敢回话!秦胡氏嚷嚷着,“当然选第二个!”她的心思还停留在秦罗氏刚才说的两个选择,要么休书,要么箱礼!

秦胡氏话落,秦罗氏还没反应过来,院外又传来嚷嚷声,“选二!选二!”

秦星转头看去,好家伙,秦家老爷子带着秦兴业,秦发业耷拉着脑袋跟在最后,居然还有秦连枝,一旁还有杵着拐棍的江成义!这是全家总动员啊!秦星看着秦连枝和江成义眯了眯眼睛,瞬间意识到,这秦罗氏和秦胡氏今天这最初的那一招,恐怕就是秦连枝授意!不然,这秦家,谁还有这个心思?!这连喊两声选二,便是秦连枝和秦兴业的声音…。

秦罗氏看到秦老爷子带着一家子都来了,这下底气稍微足了些,坐直了身子,就在坐直的那一刹那,只感觉身子忽然一阵战栗,而后软软的耷拉下来,感觉到手脚不能动弹的时候,她再次惊恐的睁大的眼,看向秦星,只见秦星动着唇形,似笑非笑,秦罗氏看懂了,她说的是,是他们要选的二…。她啊啊呜呜的,连连晃动着身子,却一点力气都没有,整个人栽到在地上!

秦胡氏连忙去扶,秦老爷子也快速走过去!老宅那一家子全都进了院子!

红衣也快速的蹿到秦星身边,快速的道,“我去的时候,他们一家子正在商量对策,等着这边事成的消息,我便故意去说姑娘让他们都过来,然后,他们便来了!”

秦星点点头,一起收拾最好!想必临来之前都是已经商量好了的,所以一进院子,听到自己在说选择一还是二,便都在喊二…

眼神闪了闪,看了一眼那一家子,又回头看了看秦柳氏和秦月她们,一样的同仇敌忾,秦星放心的勾了勾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本不想沾上血腥的,可这一家子实在是让人很不喜欢,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秦星向前两步,夜色掩盖下,出手太容易…手里的针还没有出去,忽然,门口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冰冷,却又让人安心!“这是何事,这么热闹?!”

秦星一喜,转头看去,院门口那一道修长又挺拔的身影,在人群中,都不用刻意去辨别,他的身后跟着林嬷嬷,怪不得这一下午都没有看到林嬷嬷!虽然秦星对他们一起出现有些不解,但显然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

明轩淡漠着脸,眸子却温柔似水的看着秦星,杂乱的院子里,秦星那双明亮的眼,直直的看到他的心里去,让他忍不住叹口气,这才一日不见她,心里的思念便要溢出来!

秦柳氏转头看到明轩,有些欢喜,又有些难为情,这么一个烂摊子,实在是有些羞于说出口!

张谦却是在看到明轩之后,松了口气,他不好出手,但明轩这个王爷的身份,对付这些无赖太简单了!

村长愣了愣,对于这个一看就尊贵无比,又器宇轩昂的陌生男子,有一种说不出的畏惧!不动声色的往边上站了站!

院门口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这个穿着不菲的绸缎,又仪表堂堂的男子难道又是秦家的亲戚?!本来他们就对张谦是秦月他们的舅父就感到非常惊讶,这会儿又来这么年轻一个男子,不怒自威的模样,让他们心里又疑惑,又好奇!

秦老爷子们也都纷纷看向从院子里走进来的明轩,既有些惊讶,又很好奇!只有江成义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退。

秦钰看到明轩,高兴起来,冲过去,“二姐夫,你怎么才来?!”

秦星正有些欢喜的心破了功,有些发恼的瞪着已经冲到明轩身边的秦钰!

明轩却似乎很是高兴秦钰对他的热情,摸了摸仰着头看自己的秦钰,“有些事耽误了!”

秦钰便撅着嘴,“你快点来帮忙,这些人想要霸占大姐的箱礼呢!”

秦月和秦怜看明轩来了,两人拉着手,安心的转身进了屋!

林嬷嬷看了眼站在一起的那一家子,上前,拉着秦柳氏的手,“钰儿娘,怎么回事?!”

秦柳氏有些难为情的低了低头,想了想,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她担心的是影响了星儿在林嬷嬷心里的印象!可如今人也丢了,不说也不成了,便简单扼要的三言两语说了个清楚!

林嬷嬷在宫里见惯了那些勾心斗角,对于这乡下这般的事儿在进宫之前也见识过,一时沉下脸,看向秦罗氏为首的那家人!

明轩在一边儿自然也听了个清楚,对于秦星家里的这些事,他从不曾刻意的去了解,这会儿听说她之前受了这么多苦,这心里的心疼就直接表现在了脸上!

秦星朝明轩微微笑了笑,摇摇头!

明轩便收回眼光,转脸看向秦老爷子和秦罗氏,淡淡的,又威严十足的道,“就是你们想打本王送来的箱礼的主意?!”

本王…。两个字,简单,却十足十的将在场的人都吓住了!除了已经知道他身份的秦柳氏和张谦他们,其他人都是一脸的呆愣!

秦罗氏不知道是没听清,还是没听懂,盯着明轩,眼神恶毒!秦胡氏更是挥着胖胖的手臂,“你是打哪儿冒出来的!你的箱礼?这是送到我们家的,就是我们的!”

秦兴业好歹是个男人,对面自称本王的男子身上的那份尊贵,可不是普通人能学的来的,一把拽住秦胡氏,捂住她的嘴,“不要乱说话!”

秦老爷子瞪着昏花的老眼,死死的看着明轩,身子没法动弹,只能呆呆的问一边的秦连枝,“连枝,他…。他…刚才说啥来着?!”

秦连枝呆愣着看着赫连明轩,且不说明轩那张让人看了就没法忘记的脸,就是他那一身的气度,也让秦连枝一时失了神!江成义惶恐的躲在众人身后,不敢露出脸!

李村长却是在明轩话落之后,快速上前,跪到地上,“草民乃清水村村长,李元贾,拜见王爷!”虽然还不知道是哪个王爷,但自称本王,一定是王爷没错了!

明轩淡淡的看了眼李村长,“李村长起吧!只是你这村长大人好像做的不太称职…”

院外本还在诧异观望的乡亲们忽然看到村长居然在这个男子面前恭敬的跪下,这下炸开了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的林九忽然大声道,“贤王在此,勿喧哗!”

乡亲们一听,眼里是既震惊又意外,其中一个不知道是真的胆大还是存心找事的男人,大声道,“你说是贤王就是贤王?我们又没见过?!”

林九长剑一出,上前一步!

明轩偏头瞟了眼院门口的众人,依旧一副冷漠到让人不敢靠近的模样!

入秋时节,李村长满头大汗,对着院外的人斥责道,“不可造次!贤王殿下在此,你们还不快快磕头行礼!”

院门口的人听村长如此说,又见林九一脸的肃杀,还从身上拿出了一个类似令牌的东西,这下都惶恐的低下头,恭敬的跪了下去!“草民…。拜见…贤王…”参差不起的叩拜声,让秦老爷子一家子脸色发白,就连最迟钝的秦胡氏也惊慌起来!

“李村长,本王一直记得,南璃的民风淳朴,可不曾想,如今南璃竟然还有这种败坏风气之事!将亲孙女孙子赶出家门,不管其生死,实在是罪大恶极!”明轩背着双手,低头看着跪在地方的李村长。

话一出,秦老爷子不自觉得双腿一软便跪了下去,身后的秦兴业,秦发业,还有秦震他们都纷纷低头惶恐的跪下去!秦胡氏有些发愣,她还没弄清楚状况,她还没从这天下掉下来的一个王爷的震惊中反应过来,秦兴业看自家婆娘还在发愣,狠狠将她拽了一把,秦胡氏身子一偏,重重的跪了下去,只剩下秦罗氏软软的趴在桌上,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惶恐,还有不甘!

秦星好笑的看着那跪在地上的一家子,扫了一眼像只无力的狗般趴在桌上的秦罗氏,这一眼秦兴业瞧见了,他赶紧又一把将秦罗氏拽到地上,秦罗氏重重的摔到地上,嘴里发出啊啊呜呜的声音!

明轩瞧着那一家子都跪下去了,又接着道,“本王想问问李村长,按照南璃的律法,若有恶公婆欺负刁难虐待儿媳孙子孙女,该当如何?!”

李村长擦擦额头的汗,惶恐的道,“这个…。草民…草民…”

明轩沉下声,“林九!过来告诉村长,和众乡亲!”

林九便一板一眼,大声道,“按律当斩!”四个字,不仅让众人都呆住,秦星也忍不住看向明轩,有这个律法!?

明轩向秦星走过去,不动声色的从她手里接过还没有发出去的金针,轻声道,“交给我!”

秦星嘴角弯了弯,点点头!

李村长满脸疑惑,他在清水村做了三十年的村长,自认处事秉着南璃律法,公正公平,所以才德高望重!可刚才这贤王说的律法,他是真的没有听过!

秦老爷子被按律当斩几个字吓的不敢抬起头,一个劲儿的梆梆磕头,“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秦兴业也跟着头如捣蒜!身后的秦震几个小的,还有秦连枝江成义都惶恐的跟着磕头,倒是秦发业,却是一脸的沉静!

明轩往前走了两步,扫了一眼江成义,“据本王所知,江成义前不久刚伙同镇上陈府的家丁,为了强占秦家三子秦信业家的番椒,而致其养子古力差点丧命,可有此事?!”

跪在地上的江成义一个哆嗦,瘫到地上!从明轩进院子开始,他的心里就在打鼓,那日在山上的事儿,他还心有余悸!若不是自己被江家也赶了出来,他走投无路,他是真的不想再来招惹秦星这一家子,那小妮子太狠了,一看到秦星,他的腿就不自觉得痛!秦连枝吓的泪流满面,还是哆嗦着道,“王爷明察,这都是冤枉啊!”

明轩瞟了一眼秦连枝,又偏头看向林九,林九会意,从怀里掏出一张签字画押的罪状纸,“这里有陈府家丁的认罪书,李村长过目一下!”

李村长无力的摆摆手,“草民不敢…”他还想着能在王爷面前说上话,从而对整个村子都可以关照到,可现在,出了秦家老宅这一家子,怕是,怎么都落不到个好印象了!但他又还是不甘心,抬起头,不看明轩,看向一直安静的站在一边的秦柳氏,“老三家媳妇儿,这事儿,你想要咋整,村里给你做主!”

秦柳氏摇摇头,还没说话,秦星冷哼了一声,上前,“李村长,您一直处事公正,所以我也很是敬重您,平日里您也多有帮助,可对秦家老宅这一家子您的袒护也不少,上次我要告官说他们私闯民宅,您也是拦着,如今怎么又不拦了,要做主了?!”

李村长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是有私心,在清水村做了一辈子的村长了,实在是不想临了临了还闹出上官府的事儿来!这乡下,上官府,那可是大事!“唉,是我的错…”

秦星看村长有愧疚之意,之前也确实多自己家多有帮助,也不紧追不放,只是道,“村长打算如何做主!?”

秦柳氏有些紧张,上前一步拉了拉秦星的手,她是感激村长之前的帮助的,不想秦星难为村长!

村长苦笑着道,“星丫头想如何,只要符合律法,我都不拦着!”

秦星哼了哼,心道,有明轩在此,你拦的住吗!?但嘴上还是道,“那好!首先,我要秦家出书,将我爹,秦信业分出秦家!然后,秦罗氏给我娘磕头认错!另外,秦家老宅的人,不许靠近我家人十丈之内!”

秦柳氏拽紧秦星的手,有些不安,轻声道,“这么多要求,他们会答应吗?!”

秦星笑了笑,瞄了眼就那么淡淡的站在那里,却让跪在地上的人都大气不敢出的明轩,同样低声道,“有贤王在这杵着呢…”

秦柳氏便宽心的点了点头!

秦钰等秦星说的几条一完,赶紧又加了一条,“还要将江成义关进大牢去!”

秦星点点头,看向村长,“李村长,这些,都不违背南璃的律法吧!?”

李村长送了口气,他还真担心秦星这鬼主意多,给他出些难题,现在听她一说,都是合理的要求,便连连点头,“不违背,不违背!”而后站起身,一脸威严的对秦老爷子道,“刚才星丫头说的,你可都听见了?能做到吗?!”

秦老爷子到底年纪大了,这一吓,又如同老了好多岁,一时竟然答不上话来!秦兴业连忙道,“能,能,这就办!”林九眼快,将纸笔递过去!

秦兴业强硬的扶起秦老爷子,拽着他的手,快速的将把秦信业分出秦家的分家书写了出来!双手恭敬的递给村长,村长又惶恐的递到明轩面前,明轩接过去,扫了一眼,转身交给秦星,秦星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递给巴巴儿的看着这张纸的秦柳氏。

秦柳氏双手颤抖的接过去,看着分家书三个字,喜极而泣!从前多少次,做梦都想拿到这封书,却连和秦信业提都不敢提!秦信业爱她,敬她,但他更是孝顺的儿子!所以她一直藏在心里!没想到…。秦柳氏捧着这张纸,捂住脸,止不住的泪流!

王白凤在一旁轻轻拍着秦柳氏的肩膀,给予无言的安慰!

半晌,秦柳氏才恢复情绪,挺直了脊背,在昏暗的灯笼光线里,看向秦罗氏,大声道,“道歉吧,我等着!”

秦罗氏一万个不愿意,缩着使不上力的身子,摇头!

秦星似笑非笑的道,“李村长,看来我说的,他们觉得轻了,他们更愿意遵守另一种律法!”

按律当斩几个字又出现在秦兴业的脑子里,他一个激灵,上前就去拽着缩着身子的秦罗氏上前,他拽了几次,居然拽不动,气喘吁吁的冲秦胡氏喊,“你傻了!?快来帮忙啊!”

秦胡氏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帮忙,两口子一边一个,拽着秦罗氏的胳膊,在秦罗氏不甘的呜咽声中按着她强行磕头,那模样,那行为,让所有人都觉得滑稽,却又寒心!纵然这秦罗氏平日里确实不是个东西,可秦兴业那是嫡亲的大儿子!如此对自己的亲娘,让院门口的乡亲们,眼里多了一份鄙夷…

压着秦罗氏磕完头,秦兴业满是急切的道,“村长,江成义您带走吧,他本就是我们家的人,和我们没有半点关系…”

秦发业苦着一张脸,欲言又止,叹了口气,又老实的跪下去!

秦连枝哭着喊着,“大哥,他是你妹夫啊,你怎么能如此…”

秦兴业大声道,“他若不做那些坏事,如何能关进大牢!?若他不进大牢,那我们就该去大牢了!”

一听说要进大牢,秦震秦放大声哭道,“把他带走,把他关进去,我们不要坐牢,不要…”

秦连枝气急,爬起来就要去打秦震和秦放,被秦兴业一把拦住,“连枝,你不要闹了,不然,你也滚!”

秦连枝愣住,哭闹变成泪流满面,她能滚到哪儿去啊,她和断腿的江成义被秦胡氏赶出了秦家,回到江家,虽然不如从前,但总算江家还是疼儿子的,饭食不愁,可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被江家给赶了出来,决绝而不留情!他们只好又回到清水村,得知秦月出嫁得了不少好东西,出谋划策要占为己有,和秦胡氏秦罗氏一拍即合…。她本以为这事儿成了,以后就在秦家能安心的住着了,可现在…她抽着肩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林九上前,一把拉起江成义,江成义的断腿疼的一抽,却被即将要入大牢的恐惧淹没,一个大男人,高声哭喊着,“连枝,连枝…救我…。爹…。娘…救我啊…。”

秦星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明轩手轻轻一挥,江成义哭喊的声音戛然而止…秦钰一脸崇拜的看向明轩!秦星则是无声的笑了笑!

江成义被林九带出院子,秦连枝一路跟着哭着喊着爬出去…院门口人都嫌弃的撇开身子…

秦星冷眼看着,又看回秦老爷子他们,淡淡的道,“既然都没有什么关系了,你们就走吧!”

秦兴业着急忙慌的便往院子外跑去,生怕一个慢了,就被“斩”了!秦胡氏也跟着匆忙往外跑,秦老爷子颤颤巍巍的扶着成了一滩泥的秦罗氏,“震儿,放儿,扶你们奶一把!”

秦震秦放,秦良秦顺都似没有听到似得,头也不回的飞快跑出去!

秦发业从地上爬起来,锤了锤有些发麻的膝盖,去帮忙扶着秦罗氏,走了两步,又快速折回去,掏出一个小纸包,有些拘谨,又有些难为情的递给秦柳氏,“他三婶儿,这是飞哥儿和冬儿早先攒下的,加上我平日里攒了一点儿…飞哥儿临去书院前,一再的叮嘱我,要来给他月姐姐添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