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 以权压人/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柳氏呆愣的看着手里的一串铜板,还有绣的几方鸳鸯帕,不是很好的料子,但绣的图案看得出很用心,不用问便知道是秦冬绣的!秦柳氏满是为难纠结的情绪,抬头去看,秦发业已经鞠偻着背,半是扶半是拖的往院外去!

秦星瞄了眼秦柳氏手上的东西,眼神闪了闪,这个二伯,她没有什么印象,最大的印象就是整日的一副愁苦的模样,老实的在家里说不上一句话!想必,秦冬出了事儿他也还不知道!

秦柳氏激动的心还没有从那张分家书里平复下来,此刻有些愣怔的捏着手里的铜板和手帕,又去看了眼秦发业的背影,叹了口气!秦信业在的时候,和这个二哥的感情便好一些,只是秦发业一辈子老实巴交,对他也帮不了任何…。

“娘,以后,咱们是不是再也不用理会老宅那边的人了?!”秦钰仰着小脸,急切的问!

秦柳氏满是欣慰的笑着连连点头,转身对村长道,“李村长,我还想麻烦您件事,您看能不能帮忙把这户主改成信业?!”

李村长这会儿对秦家的要求那是有求必应,只恨不得她们能多提些要求才是。“成,成,不过,也不急这一会儿,明日再办!”

秦柳氏将分家书小心的收进怀里,自言道,“明儿一早就办了…”放好分家书,才又扬起笑意,“明轩,今儿,真是多谢你了!”

明轩正站在秦星身边,听秦柳氏和他说话,连忙恭敬的道,“伯母说的哪儿的话,举手之劳!”

李村长的心里是感慨,又激动,瞧着贤王对秦柳氏的恭敬态度,又别有深意的看了眼秦星,这一家子以后的富贵,是自不必言了!瞧着天色完全黑了,识趣的道,“王爷,草民就先告退了…。”而后又笑着对秦柳氏道,“老三媳妇儿,天色不早了,老头子我便先回去了,明儿来喝月儿的喜酒…”

秦星忍不住有些好笑,这李村长也真是个人精,为了套近乎,老头子都用上了!不过,他也没有恶意,秦星也不在意!

秦柳氏倒是没注意这些,连忙道,“这会儿天都黑透了,吃了晚饭再回去罢!”

李村长摆摆手,“不了不了,家里估摸着还等着我呢!”他确实没有妄想还能和贤王一同用饭!说罢,向明轩行了礼,等明轩挥了挥手,才转身到院门口!到了门口,一瞧地上还跪着一片乡亲,回身看了看压根没看这边的明轩,声音不高不低,颇有威严的道,“都起来散了吧!以后不要瞎凑热闹!”

地上十多个乡亲连忙起来,站在最后的直接就快速的往家里去…其他人也不遑多让,赶紧回去,都一门心思的要回去扒拉扒拉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秦家这不得了,有了王爷撑腰,以后那可就不是富贵那么简单了。乡下人再无知,但也知道,这贤王是清州的封王,说白了,就是清州的土皇帝,这还得了,这秦家不巴结着,还去巴结谁?!

李村长笑着无奈的摇摇头,这些人啊,他都和他们相处了一辈子了,如何不知道他们的心思,只是这秦家…他转身看了眼院子里的人陆续往屋里去,再打量了下这满院子的大红灯笼,回身大步出了院门!

和秦家这日的热闹相比,秦家老宅则是一片愁雾笼罩!秦胡氏直到回了老宅院子,才长长吁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身上的衣服都汗湿了,掬了一把汗,又歇了一会儿,才注意到院子里除了她一个人,连个影子都没有,整个宅子黑沉沉的,连灯都没有点!她摸索着去把堂屋里的油灯点亮,坐到桌子边,一口气灌了一壶水,这才好受了些!身子一松,心里就不是个滋味了…那可是王爷啊!怪不得秦柳氏那一家子又是做屋子,又是买宅子,还去了镇上的,感情这是因为有王爷在撑腰…。秦胡氏擦了下嘴角的水啧,砸砸嘴,如今秦柳氏若是手指缝里漏一点,恐怕就够他们一家子吃一阵子了…

秦胡氏正有的没的想着,秦兴业沉着脸出来,一屁股坐到桌子边,看到秦胡氏那一身横肉的也坐在那里,嘴角还有口水,拍了下桌子,嫌恶的大声道,“不用做饭啊!?想饿死我?!”

秦胡氏被吼声吓了一跳,看清是秦兴业,拍着胸口,不满的道,“你吼啥呢…。”话落,又凑近秦兴业,一脸的谄媚,“哎,我说相公,那秦柳氏如今搭上了王爷…不如,咱们…”

秦兴业条件反射的站起来,往后退了两步,指着秦胡氏道,“你这个贼婆娘,如今咱们家变成这样,你满意了?你还要打什么主意?我跟你说,你要是再敢出什么幺蛾子,你就给我滚出秦家去!”

秦胡氏被秦兴业一顿吼懵了,片刻反应过来,呐呐的道,“这次可不是我出的主意,是你那个好妹妹…”

秦兴业不耐烦的道,“我不管你们是谁出的主意,总之,你若是再去招惹那一家子,我便休了你!”说罢,袖子一摆,出了堂屋,回他自己房间去了!

秦胡氏愣愣的看着秦兴业出去的身影,她被秦兴业休了你三个字吓住了,跌坐在椅子上不吭声!一会儿,秦老爷子气喘吁吁的和秦发业拖着秦罗氏进来!秦胡氏又被秦罗氏吓了一跳。

秦罗氏四肢都耷拉着,嘴角歪着,啊呜呜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眼睛翻着白眼,在昏暗的灯星下,着实吓人的很!

秦老爷子看秦胡氏愣在那里,气不打一处来,“还不过来帮忙!”

秦胡氏本能的就要去帮忙,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一撇,干脆果断的绕过秦老爷子们三人,出了堂屋!

秦老爷子气极,却连吼的力气都没有了!这秦罗氏也真是够重,秦老爷子和秦发业两人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把她弄到床上去!提着一口气,一把将秦罗氏弄到了床上,气一泄,脚底一个踉跄,直直摔下去!秦发业吓的够呛,慌忙去扶,却怎么也搬不起来,大声喊了几声,一个人都没有回应,家里四个孩子也都不知道躲哪儿去了!

这一夜,秦柳氏抱着那张分家书,一遍又一遍的看,似在做梦!

秦月心里忐忑紧张,却又宽心不少,她其实一直担心的就是她出嫁了老宅会继续欺负娘,虽然有星儿在,娘受不了欺负,可心里还是挂念着,如今这心里的结了了,她便也安心了!秦怜陪着她,姐妹俩说着知心话!

清水河边,明轩和秦星两人坐在河里的大石头上,入秋以后的晚上,水汽伴着凉气,秦星刚摸了摸胳膊,便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她软下身子,懒懒的靠在明轩怀里,舒了口气,“早知道你这个王爷的身份这么管用,应该早拿来用一用的!”

明轩笑了笑,知道秦星也就这么一说,她还不屑于拿身份去对付什么人!不过,不得不说,以身份压人,有时候是最简单又有效的方法!

秦星仰头看了眼笑的温柔的明轩,知道他肯定看透了自己的心思,晃了下脑袋,又问,“你什么时候到的?那暗道里有什么发现?!”

说起暗道,明轩又想到了在那里遇到的姜寒凌,抿了抿唇,“我晌午之后便到了,去了外公那里!和林嬷嬷一起找外公商量点事情!”

秦星眨眨眼,“林嬷嬷去见过林老爷子了?!”

明轩紧了紧胳膊,“你应该叫外公!”

秦星嘴角弯了弯,“你们商量什么事儿!?”

明轩低头吻了吻秦星的头发,“我老大不小了,有了中意的姑娘,想要娶她,所以和长辈们一起商量商量如何提亲的事儿!”

秦星身子僵了僵,脸红起来,嘀咕道,“你为什么不和我先商量!”

明轩抬起秦星的下巴转向自己,看进她的眼里,“你之前答应我了…”

秦星忽闪着眼睛,“可没说这么快…。”

明轩心里叹口气,“可是我想快点!”他要快些把她定下来,姜寒凌是个有实力的对手。

秦星皱着眉,“为什么呢?!你不是还要带我去京城?!”

明轩紧紧的拥住秦星,“带你去京城只是一个形式,不管他同不同意,我都只要你!”停了停,又道,“星儿,若是有一天,你发现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或者,你忽然发现你可能喜欢的另有他人…你会不会…?”

秦星动了动身子,转过身,认真的看着明轩,平日里对着自己总是一脸温柔,就算冷着脸,也不会有现在这种似担忧,又似害怕的情绪,秦星觉得不对劲,轻声道,“明轩你怎么了?!”

明轩叹口气,“星儿,我发现我也有害怕的事情…。”一把将秦星紧紧抱紧,“我现在最害怕,失去你!”

秦星似乎有些了然,扑在明轩怀里,扬起笑,“你永远都不用害怕这件事,因为你是赫连明轩,我是秦星!”

明轩僵了一瞬,心里溢出满满的情愫,恨不得将秦星揉进自己的身体!静静的拥抱着,过了半晌,明轩才轻声道,“玉芊…没事儿了!”

秦星一喜,扬起脸,看着明轩,“你怎么知道的!?”

明轩看着秦星,薄唇抿了下,“我在暗道内,看到了姜寒凌!”

秦星愣住,低喃,“师兄?!”

“师兄?!”明轩耳尖的听到了这两个字。

秦星摇摇头,岔过话题,“他也在暗道?他和你说的玉芊没事了?!”

明轩压下心里的好奇,点点头!

秦星便高兴的抓住明轩的胳膊,“太好了…。太好了…”这真的是一个太好的消息!

明轩看着高兴的秦星,压下就要问出口的话,附和着道,“确实是个好消息!”

秦星敏感的察觉到明轩的异样,忽然便明白了明轩先前的不安全感从哪儿来的了!但她现在确实还没有做好坦白一切的准备,沉默了一会儿,撇过姜寒凌,开口又问,“暗道那边,你有什么发现?!”

明轩又慢慢将秦星拥住,“我找到了你说的那处机关,顺便也发现了一些文字,但很奇怪,我看不懂…”

秦星疑惑,“文字,在什么地方?!”

“就在那两处机关的最上方,靠近顶处。”

“怪不得我没看见!那机关你有方法破解吗?!”秦星看着明轩!

明轩摇摇头,“暂时没有找到方法,不是我曾见过的任何一种机关!所以有些拿不住!我要再查阅下古书!”

“你说的那些文字,都是些什么字,你还不认识?!”秦星有些奇怪!

“从来没有见过那些文字,也无从查起…。”明轩似乎也有些无奈!

“无从查起的文字…。”秦星撇了撇嘴,不再追问,只是道,“既然没处查,先不理会了!”

明轩点点头,安静了一会儿,忽然道,“我临摹了一些,你要不要看看!”

秦星摇着脑袋,“你都人认识,我又怎么会认识…”

明轩自顾从怀里掏出一块娟帕,说道,“你这么‘厉害’…。博学多才…说不准,你就认识呢!”

秦星听出明轩话里的调侃,转过身就要反驳,却在看到明轩手里那块绢帕后呆住,什么鬼?英文?!

------题外话------

昨天陪了一天孩子,第一个只有妈妈陪的儿童节!到家已经很晚了…

多多谅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