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德王提亲/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屋里的拜别温情伤感,院子里十桌流水席热闹无比,桌上的菜色让不少人都暗暗咂色,恭贺新居时来过的乡亲这会儿更是笑着摇头,向边上的介绍这次比上次的菜色更好!

院外站着乡亲笑着谈论着,这村里多少年来,秦月这婚礼的热闹,怕是第一人了!有些另有心思的人,却频频往院子里去瞧,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有王爷在!

乡下的婚礼,没那么多规矩,但也有些必须要有的规矩!新郎官来接新娘子时开席,敬完父母,还要敬乡亲们一杯,然后再接走新娘子,新娘子由娘家的兄弟送到婆家,代表娘家有人!秦家安排了秦钰和古力相送!这日,新娘子不可以吃娘家的任何东西,这日过后,成了别家的人,怎么能再吃娘家的?老人家说这样吃娘家的,会吃穷娘家!

程树在婆子的带领下,站到院子的台阶上去敬乡亲们的酒!

院里院外的乡亲们都纷纷看向程树,一时热闹的场面安静下来!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程树,纷纷暗自交头议论,小伙子相貌俊朗,为人也谦和礼貌,赢得了不少的赞许!

“各位爷爷奶奶,叔伯大婶,感谢大家来喝月儿的喜酒,在此特别感谢!也望在场的各位做个见证!我程树在此立誓,从今天起,一心一意对秦月!无论何时,都不离不弃,一生只娶她一人,绝不负她!”程树端着酒杯,站在台阶上,神色动容且坚定!

话一出落,李村长带头鼓掌,高声道,“好孩子!”众人也是纷纷鼓掌,感慨秦月找了个好夫家!却也还是有人不以为然,认为也就嘴上说说而已!

主屋里等着的秦月,盖头盖着的脸上已经是泪流满面!程树和她说过很多次,他只会娶她一人,但她从小生活在这个男尊女卑的世界里,而且她觉得程树那么优秀,以后前途无量,又怎么会只娶她一人,虽然她每次都点头表示相信,但心里其实是没有底的!却万万没有想到,程树会在乡亲们面前,说的如此郑重!她这心里便又是甜,又是酸…

秦柳氏带着欣慰的笑,眼里虽然还含着泪,但心里也是欢喜,程树那孩子不错,没选错!

秦星则是得意的朝秦钰挑挑眉,轻声道,“这下你放心了?!”

秦钰便高兴的点点头,“只要他对大姐好,我就不揍他!”

所有人笑起来,冲淡了先前淡淡的悲伤!秦怜不知从哪儿端来一碗饭菜,走到秦月面前,“大姐,你吃些吧,一早到现在还没吃,到了姐夫家不知道还要等多久呢!”

秦月被盖头盖着,轻轻摇摇头,“怜儿,不合规矩!”

秦柳氏便道,“没那么多规矩,月儿你填填肚子!”

秦钰也把碗往秦月面前推,“大姐,你就吃点吧!”

秦月还是坚持摇头!

秦星便笑着道,“大姐,你现在不管怎么吃,可都吃不穷我们的!有贤王在后面撑腰呢?。”秦星朝后门处的明轩眨了眨眼,带了几分揶揄。

秦钰回头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明轩,高兴的叫了声,“二姐夫!”

这一叫,让所有人都笑起来,明轩更是理直气壮的答应了!只有秦星满头黑线…不是说古代最重名声啊什么的吗,怎么她这还没有一撇呢,大家就都默认了?!没等她徘腹完,屋外忽然传来一声清亮又沉稳的声音,“本王来恭祝秦家大小姐缔结良缘…”

声音一起,秦星和明轩相互对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意外!

张谦王白凤还有右相夫人均是一惊!他们心里都清楚,这来人,是赫连明德!昨日送来的那一车箱礼,被秦星挡了回去,他这会儿亲自来了,是何意?冲秦星还是冲明轩?!张谦站起来,朝明轩点点头,出了屋子!

秦柳氏也快速站起来,“本王”二字她听清了!这是哪里又来的一个“王”…她心里有些惴惴不安,看向秦星,秦星朝秦柳氏笑着摇摇头。屋里几个人都安静下来,听着外面的声音!明轩漫步走到秦星身边,抱着胳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知德王殿下驾到,有失远迎,还望见谅!”张谦快速迎上赫连明德。

赫连明德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张谦,颇感意外,却还是客气有加,笑道,“张先生好久不见,没想到在这里见到先生!”

张谦笑着道,“缘分,缘分啊!今儿我家外甥女秦月出嫁,不知德王前来道贺,实在是有罪!”

赫连明德一挥手,后面出来跟着的七八个人,每人手上捧着七八个盒子,虽然不大,但个个精致,且看起来分量不轻!

乡亲们一阵哗然,昨日有目睹秦星挡回那一马车箱礼的乡亲,这会儿又炸开了锅,德王啊…。

李村长更是激动的连忙离开桌子,几步走到赫连明德跟前,噗通跪下去,“草民李元贾,拜见德王殿下!”这两日,连续见到两位王爷,他这心脏实在是有些承受不起!一位是当朝大皇子,很有可能是未来的皇帝,另一位,清州的土皇帝,贤王,虽然他有意讨好讨好,也好让村子得到照拂,但这般忽然就出现了这么大两位人物,实在是让他这心里是又紧张,又激动!

乡亲们见村子一跪,也纷纷跪下来,匍匐在地上,心里是惊的不行!这秦老三家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还一下子来了两位王爷!还有些村民心里更是惶恐,昨日他们可是听到了秦钰叫贤王二姐夫,姐夫,那意味着秦柳氏的女婿是位王爷!这心里便开始回想,从前有没有哪里得罪了他们,更甚至恼恨从前没有对这一家子好些!想到隔壁的李家,还有程寡妇,可不就是和这秦柳氏走的近,现在日子都过好了?!一时间是悔恨不已!

赫连明德含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温文尔雅,“乡亲们都起来吧,本王今日是微服私访,不必多礼!”

李村长便站了起来,笑着对跪了满地的乡亲们道,“德王仁德,不在意虚礼,你们就赶紧起来吧!”

“多些德王”随着参差不起的声音,乡亲们都站起来!恭敬的站在原地。

张谦眼神闪了闪,多年不见这位德王,还是一如既往的虚伪,既然是微服私访,又何必一出场就自称本王!但还是带着笑,向程树招了招手,“树儿,快来见过德王,他能来道贺,你也算是有幸了!”

程树带着不卑不亢的笑意,上前向赫连明德鞠躬行礼,“草民多些德王殿下!”

赫连明德笑着摆摆手,“本王今日来,一是恭祝秦家大小姐成亲,二是,要向秦家二小姐提亲!”

话一出,直接让所有人都僵在原地!屋里的明轩更是身子一僵,林嬷嬷担忧的看了眼他,沉下脸去,这个赫连明德,在京城就和明轩不对付,现在明轩都到了这个地方,却还来和他抢心上人!

秦柳氏更是惶恐不安的看向秦星,“星儿,这是怎么一回事!?”

秦星皱着眉,她也实在是没想到这个赫连明德会来这一出,这是要闹哪样?!她回头朝明轩看了眼,明轩神色自如的拉着秦星的手,“出去看看!”

秦星点头,两人还没来得及动,秦钰和明瑶已经冲了出去!大声嚷着,“我有姐夫了!”“嫂嫂是我的!”声音很大,足以让所有人都听到,秦柳氏怕秦钰和明瑶冲撞了外面的德王,也赶紧出去!林嬷嬷也一起跟了出去!还有王白凤,右相夫人梁氏!

秦星和明轩见此,反而不着急了!双双坐到秦月身边,不出去了!

秦月顾不得许多,一把掀开盖头,惹的一边正在打量明轩的刘奶奶惊呼,“月儿,使不得!”

秦月扯掉盖头,一把抓住秦星的手,“星儿,到底咋回事?!”星儿和明轩是一对儿,他们家早就默认了,虽然明轩还没来提亲,但他们潜意识里都是把他当做自己家人来看的,可现在半途又出来一个什么德王,她心里有些不安!

秦星还没答话,明轩在一边儿幽幽的道,“星儿她…”欲言又止的话,一副幽怨的表情,看的秦星目瞪口呆!

秦月却是以为是星儿辜负了明轩,招惹了这个什么德王,又急又气,拍了秦星的胳膊一巴掌,“星儿,你怎么能,怎么能这样!”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找不到合适的词!

这一巴掌吓了秦星一跳,却是让明轩心疼不已,连忙拉过秦星,护住,“大姐,别打星儿!”

秦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还护着她!”

秦星眨眨眼,看了眼气呼呼的大姐,又看看将她护着的明轩,又好笑,又恼,一把推开明轩,“你在我大姐面前乱说什么呢!”

明轩掩唇笑了笑,无辜的道,“我什么都没说啊!”

秦月一头雾水,看着面前两个人,皱着眉,“你们在搞什么?!”

刘奶奶上前,给秦月盖住盖头,“我说月儿啊,你呀,就出嫁了,星儿的事儿,你娘会操心,你就安心做新娘子!”

秦月任由刘奶奶给她盖上盖头,嘴里却道,“我就算出嫁了,也是她大姐!她若是不听话,我照样要管!”

秦星拉住秦月的手,“是是是,我的好大姐,可你也不能帮着外人打我啊!”

秦月笑了一声,隔着盖头嗔道,“贤王才不是外人,你可不要欺负他!”

明轩掩唇低笑,秦星朝他翻了个白眼,顺便揪了他一把,却因为都是结实的肌肉,而什么都没有揪道,不免撇了撇嘴,“让你嘚瑟!”

刘奶奶在一边儿看着秦星和明轩笑笑闹闹,忍不住笑道,“看来刘奶奶我很快又要喝星儿的喜酒了!”

秦星还没来得及反驳,明轩便接口道,“是的,很快!”

院子里,赫连明德陡然看到这么多熟面孔,乍然之下,很是震惊,这么一个小农家,居然不仅林嬷嬷明瑶在这里,连右相夫人也在这里…他眼神沉了沉。

他知道明轩和秦星的关系,林嬷嬷和明瑶的出现也说的过去,只是,按说秦星对明轩已经有了嫌隙,她们不应该在这里才是!更意外的是这张谦一家子,居然也和秦星一家这么亲近,他心里想到了无数的可能,然而最让他心惊的想法是会不会右相私下在支持明轩!但这个想法很快推翻,毕竟宫里那位皇后,可不会任由他们如此!那么,难道赫连明晨和明轩合作了?!他想到了若是这样,那赫连明晨完全就是在一面和自己联合,另一边却又和明轩合作!若是这样,秦星又在其中起着怎样的作用?!

他越想越心惊,内心已经起伏不已,面上却还是一片沉静如水,温文尔雅的笑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