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一生一双/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笑着捋了捋耳边的头发,声音不高不低,却正好让这寂静无声的院里院外所有人都能听见,“我从小,就看着我爹娘恩感情深厚,相互扶持,相互钦慕,生下我们姐弟四个,虽然贫穷,也受了不少苦,但却一直恩爱如初。受她们影响,所以我若要嫁,不必一件聘礼,只需对我一心一意,不二心!”虽然有一半的假话,但她对秦信业和秦柳氏的感情,也确实为之动容,若说最开始还不以为然,但这些日子,看到秦柳氏对秦信业的执念,她能想到,秦信业生前,他们必是恩爱无疑!

秦星话落,赫连明德便迅速接道,“本王一定对你一心一意,不生二心!”

秦星笑着摇头,心知他是没有理解她的话,“德王殿下,你大约没有听清楚,是一心一意!你如何能做到一心一意?!你府里的其他妃子该如何!?”

赫连明德皱眉,“她们是她们,你是你,怎么能混为一谈?!”

秦星盯着赫连明德,步步紧逼,“德王殿下若是诚心,便要娶,而不是纳!但是德王是打算休了府上的妃子吗?!”不管是王府还是寻常人家,只有正妻,才是娶,其他不管什么身份,都只能是纳!

话一出,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都觉得秦星这丫头简直是疯了。

玄铁更是大声呵斥,“大胆!”小小一个农家女,胆敢开口让王爷休妻,简直闻所未闻!

赫连明德沉着脸,皱眉盯着秦星!

秦星便叹了口气,“德王殿下,我便这样说吧!我要嫁的人,他只能娶我一人,一心一意待我,与我一生一世一双人!而我,亦会为他至死不渝!无论他是何种身份!”

赫连明德愣住,不可置信的看着秦星,秦星却并没有看他,她的眼睛此刻只有那个对她笑的温柔无比的赫连明轩!

听了秦星后面这番话的众人,心里又是各种起伏!

秦柳氏听秦星提到秦信业,想起从前恩爱的点滴,一时悲从中来,看着几个孩子,却又欣慰不已,带着笑意去擦了擦眼角的泪!

站在秦柳氏身边的右相夫人想起了右相张勇,心里颇不是个滋味,想起她身子不好的这些年,陆续入府的那些妾室们,更是自嘲的笑了笑,伸手去扶住秦柳氏!

王白凤红着眼眶,念着一生一世一双人几个字,痴痴的看着张谦,而张谦也回望着她!想到这些年的相互扶持和坚持,一路走来的不容易,一时间都是感慨万分,未来的日子,也只想执手对方,这大约就是秦星说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吧?!

程树捏了捏拳头,在心里默念着,一生一世一双人,脑海里浮起的是秦月那张秀丽的脸…。

而院子里的乡亲们则又是震惊,又是讶异,又有叹息,还夹杂着一些不屑,是啊,不屑!和皇室的皇子,王爷说休了原本的妃子,只能娶她一人,不仅是不屑,更多的是觉得秦星就是痴心妄想!寻常百姓家,稍有家境的,哪个不是三妻四妾,更遑论是高高在上的王爷,皇子!就连村里,家境好点的,家里都偷摸着纳了两房妾…

赫连明德此刻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认为,这是秦星在搪塞他的借口,在众多乡亲们面前驳他面子的做法!

天下人都知道,他家里有正妃,有侧妃,也有妾室,但他开口许了她妃位,那必是极为看重她!想她一个小小的农家女,能做他德王尊贵的侧妃,该是何等的荣耀,可现在她却说,她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她以为是在唱戏文吗?!他非常坚定的认为,秦星这就是借口,她的这个要求,是任谁,都做不到的!

赫连明德阴鹜的顺着秦星的视线,看到了那一脸温柔的看着秦星的赫连明轩,他心里冷哼了一声,想不到他这个四弟还是个情种!从前何曾见过明轩这般模样?!他虽然现在是没有成亲,可是,只娶秦星一人,怕也是做不到的吧?!想到此,他又多了几分底气,冷冷的开口道,“二小姐此言未必太过苛刻!男人三妻四妾历来就如此,这天下,怕是没有谁能做到!”停了停,还意有所指的看了眼明轩!

明轩撇开缠绕着秦星的目光,转身看了赫连明德一眼,清冷的声音响起,“这天下女子,我赫连明轩便只要秦星一个!现在如是,今后也如是…”

话落,秦星倒是已经习以为常,反倒是秦柳氏,秦怜喜极而泣!秦钰和古力一脸的激动,明瑶却是仰着小下巴,得意的看着秦钰,眼里有掩藏不住的骄傲!

林嬷嬷眼眶有些红,她想起了林嫔,那个常常念叨,若是她嫁的是寻常人家该多好,相亲相爱,除了彼此,再无其他的人!那个为了她心里爱的人在吃人的后宫里艰难生存十几年的善良女子,不知道她若看到如今的明轩,会是如何的感慨!秦星是勇敢的,她敢于追求她想要的,而明轩却让她更是心疼,又欣慰不已!

所有人都在对明轩的话或震惊或不敢置信的时候,赫连明德又开了口,“呵…想不到四弟竟然还是个情种!只是,据本王所知,四弟的别院似乎还有金屋藏娇啊…这恐怕也算不上是一心一意吧!?”

一直在灶边帮忙的白老爹和白婶儿,此刻听德王提起金屋藏娇,老两口的脸上一红,从他们见到贤王在这里出现开始,他们心里就隐约感觉白桃那孩子是一厢情愿!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住到贤王的别院去,但这老两口的心里,却是已经愁绪万千了!

白婶儿先前更是纠结矛盾的想着,若是万一,贤王不嫌弃,收了她的白桃做小,她们也不拦着,虽然会觉得对不住秦星!她甚至想今后更加卖力干活儿来报答秦星都可以!可现在贤王一句话,让她明白,她家的白桃,是一点点机会都没有的!此刻,她为这金屋藏娇四个字脸红,也更为自己可耻的想法而羞愧,低着头,站在角落。

赫连明德的话让秦柳氏刚才还在欣慰不已的心又提起来,紧张的看向明轩,她今儿这心一松一紧的,都快崩溃了!右相夫人在一旁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臂,她才稍微又松了点,却还是一瞬不错的盯着明轩,她急需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星抢在明轩之前盯着赫连明德道,“既然是金屋藏娇,何以德王殿下知道的如此清楚?!难不成,这个‘娇’与你有关?!”

赫连明德脸上带起了薄怒,显然,这个白桃丝毫没有引起秦星对赫连明轩的任何误会和猜忌!

他心里的怒气此刻都表现在他紧握的拳头上,他第一次在明轩面前有了种挫败感,这是从前从未有过的!这让他心里非常的不痛快,他甚至恼怒秦星的这种信任为何不是对他!盯了秦星三秒钟,她的话里明显是在怀疑自己在这件事上做了手脚!他知道秦星非常聪明,多说多错,所以聪明的放弃金屋藏娇这个话题,但却又依旧不死心,“四弟今日也打算向秦家二小姐提亲?!”打量了明轩一眼,赫连明德认为当着这么多乡亲的面儿,拿不出像样的聘礼,也是很丢人的一件事吧!而且,他更希望赫连明轩今日提不了亲,那么,一切,便还未成定局!但很快,他眼里闪过一丝狠绝,就算定局又如何…。

明轩微微笑了笑,“这是本王的私事,就不劳大皇兄操心了!”提亲是肯定的,但也不能是今日,星儿需要更尊重的提亲,而不是这样匆忙之下!

秦钰撇了撇嘴,“反正你已经是我的二姐夫了…”言下之意便是,提亲不提亲的,又有什么关系!

秦星有些无奈,秦钰这是多怕明轩跑了?!还是担心自己嫁不出去?刚想开口,又听见秦怜居然脆生生的也跟着叫了声,“二姐夫!”

古力也赶紧跟上,“二姐夫!”还煞有介事的弯腰行了个礼!

明瑶连忙跑到秦星面前,仰起小脸,“嫂嫂!嫂嫂!”

秦星哑然,哭笑不得的呆愣在那里!秦钰鬼精灵的也就算了,古力和秦钰一条心,也能说的过去,可一向胆小腼腆的秦怜居然在昨天怒怼秦家老宅之后今天更是当着这么多乡亲的面叫明轩姐夫,让秦星实在是又是欣慰,又是无奈!

赫连明德见此情形,脸上的表情几乎挂不住,为了维持他的温文尔雅的形象,手握成拳,平复了一瞬,才冷声道,“本王还有要事,今日就暂且告辞了!”衣袖一摆,转身离去!

捧着盒子的几人面面相觑,玄铁扫了他们一眼,低沉的道,“跟上!”而后快步跟上赫连明德!

李村长拍了拍悬着的心,慌忙跪下,“恭送德王殿下…”

村长都跪下了,乡亲们自然都跟着跪下,高声道,“恭送殿下…”只有秦家人,还有张谦他们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秦星偏头去看赫连明德的背影,那明显气匆匆,但却还是走的一派自如的样子,让秦星嗤了一声,“装模作样…”而后才低下头,拍了秦钰一巴掌,“你小子,做什么乱呢!”

秦钰捂着头,几步跳到明轩背后,鼓着小脸,“二姐夫,二姐她太凶了!”

明轩笑的肆意,“没关系,我会让着她…”

张谦看德王走了,笑着大声对还低头恭敬的站着的众人道,“大家都随意…不必拘谨!”

李村长扫了一眼台阶上的贤王,见他没有一点儿在意这些乡亲的表情,便也笑着道,“既然贤王不是外人,大家都随意些…”

秦星好笑的转头看了眼李村长,这个老头儿还真是近乎越套越熟练,现在都用上不是‘外人’了…

乡亲们也都笑着点点头,看秦星和秦柳氏们一家的眼光,那就更是变了,羡慕,嫉妒,什么都有…

热热闹闹的喜宴,程树挨桌的敬了酒!众人看程树也就更不一样了,这和王爷做了连襟,往后的前途自然也是不可估量!再看出落的更加水灵的秦怜,还有越长越俊朗的秦钰,总之,这秦家一家子,在乡亲们的眼里,那以后就是不仅仅是富贵了,二丫头以后可是皇家的媳妇儿,想想就让他们羡慕不已!

院子里的流水席一直不断!

吉时一到,程树便抱着秦月上了大红的马车,临走,秦怜几度哽咽,秦柳氏更是泪流满面。

秦钰和古力一人骑着一匹马,跟在马车后面!

只有秦星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和来接亲的队伍里的其中一个男子低声交代着…。

------题外话------

一个个解决啊…都别急,真的在收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