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执念魔障/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申时还未到,镇中心的戏台前就站慢慢了早早来抢占看戏好位置的人!

整个戏台子犹如一个大红色的盒子,静静的矗立在那里!戏台前隔着几步远便站了一个壮汉,前方四个,左右两方,一边一个!眼光鼻,鼻观心,一动不动,只在有好奇的人要上前掀开戏台的幕帘时才伸手拦一下!

那大红色的幕帘将整个戏台遮挡的严严实实,看不到一丝里面的动静,这神秘的戏台,还有谁也不知道来历的戏班子,让人都充满了好奇!

戏台下,三三两两的人聚集在一起,都在相互打听着这神秘的戏班子的身份!经过层层分析,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估计和这个秦氏商行也有关系…

众人都敏感的觉得,这陈家的生意,怕是要大大的受到冲击了,毕竟,相比较起来,他们更喜欢这秦氏商行的成衣店还有超市!尤其是那个超市,几乎都囊括了陈家最少十间铺子的营生!有了方便的超市,谁还去一家一家的买呢!

人群里,赫连明晨带着些意味不明的表情站在那里,让人猜不出他在想什么!耳里听着人群的议论,回身看了看那亮闪闪的清水楼,眼神闪过阴鹜。

秋田在一边低眉顺眼,一言不发,这个秦氏商行的出现,确实让他们方寸大乱!之前只知道有些陌生的商铺开起来了,但着实没有想到竟然是同一个人的!这是他的疏忽,本不应该犯的,若不是出了陈仁善失踪的事儿,是不会这样的!按目前的状况,整个清州的收入,将减少五成!这五成还是保守的估计,若是陈仁善一直下落不明,没有人能好好打理…

秋田不动声色的撇了赫连明晨一眼,在心里叹了口气!

赫连明晨盯着对面的清水楼,眼里有些不明的两光,以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安排人联络余盛!”

秋田吓了一跳,“殿下这是?!”

赫连明晨嘴角勾了勾,一丝残忍浮现,“反正他的目标是本王,本王就给他个机会!如今这般模样,他若有本事将陈家的产业起死回生,本王便允了他又如何?!”

秋田急忙道,“万万不可,殿下,这西辽人狡诈!更何况,当初他们与德王有过合作!撕破了脸才窝在这清水寻找机会,您万不可与他们合作!”

“若不与他们合作,难道让本王眼睁睁看着清州的一切都付之东流?!”赫连明晨有些咬牙切齿!

“殿下,不如给娘娘去信,让娘娘安排人来接手这些产业,干脆,趁此机会,彻底的抓到自己手里!”秋田觉得,最放心,一劳永逸的方法就是将陈家所有的产业都一起抓到自己手里!虽然会有些麻烦,毕竟,要凭白的把别人的产业弄到自己手里来,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更何况,陈家老爷子还健在!虽然强行也不是不行,可,陈家产业遍布南璃,若万一一个不小心,引起祸端,那就得不偿失了!

都弄到自己手里,赫连明晨何尝不想如此,可陈开富看似对自己恭敬有加,实则狡猾的很,一直都只让自己看的到,却摸不到!而偏生,陈家所有的产业里,清州占的最多,所以每年几乎大部分的银两都来自于清州。因着这,他不得不对府里的侧妃多一份恩重,不得不对陈开富多一份礼遇!而现在,陈仁善更是不知道在哪儿!想到陈仁善,赫连明晨又是一阵恼怒,那日发现陈仁善被人带走的踪迹之后,自己在清州布了天罗地网,却到今日都还没有下落!“事权缓急,现在最要紧是保住这些产业不被打垮!等母后安排人来,怕是已经无力回天了!”

秋田还是想劝赫连明晨不要和西辽人合作!“可是殿下,和西辽人合作,风险太大,万一…”

赫连明晨撇了秋田一眼,“本王所需要的,是清州的银两,而他们…。想要掌控本王,哼…”

发自内心的不屑,让秋田一愣,终于明白,这个明王,实在是太过自负!西辽人就犹如水蛭,一旦吸附上,想要甩掉,不死也得脱成皮,德王就是最好的例子!“殿下,请您三思!”

赫连明晨摆摆手,“去安排!”

秋田深深的看了赫连明晨一眼,默默的向身后打了个手势!他的心里,此刻有些无奈,这个三皇子平日自视甚高,头脑却太过简单,忍不住摇了摇头!

从远处走进一个人,快速靠近秋田,而后在秋天的耳边轻声耳语几句,秋田大惊,慌忙压低声音对赫连明晨快速禀报!赫连明晨脸色骤变,袖子一甩,两人匆匆出了人群!

赫连明晨两人的离去,没有影响依旧兴致勃勃的等待好戏开场的人群,他们不时的看看天色,又看看紧紧拉着帘幕的戏台,眼里充满了兴奋和期待!

申时整,随着一声悠扬的琴声,大红的帘幕在人群期待的眼神中缓缓拉开!随着帘幕的拉开,除了优美的琴声,喏大的街道,大几百人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等帘幕越拉越大,纷纷张大的嘴巴,那舞台上十三个女子,个个千娇百媚,身材婀娜,或抚琴,或吹笛,有人拿着乐器,有人跟着音乐声起舞,看的众人都目瞪口呆,一时都忘了言语!

虽然表演的都是女子,但奇怪的是,却一个人都没有往别处去想,因为在她们身上看不到风尘,看不到暧昧,更看不到挑逗!只有优雅的演奏,那翩翩起舞的女子,让人心生欢喜,却起不了一丝亵渎的心!

随后没有见过的独舞,剑舞,袖舞,还有没听过的歌曲,独奏,一个节目连着一个节目,叫好声,喝彩声,不绝于耳!

清水楼的三楼,张恒和辛掌柜看着下方的舞台,脸上的惊喜之色不比下面的人少,辛掌柜忍不住赞道,“秦姑娘是个奇人!”

张恒脸上神情复杂,轻声道,“我倒希望,她没有这么奇…”

欢呼的叫好声将他的话语淹没,辛掌柜没有听见他的话,笑着道,“若不是这镇上走不开,秦大姑娘的喜酒是应该去喝一杯的!”

张恒这才笑起来,“可不是…秦姑娘把开业弄到今天,难不成真是怕我们去喝了酒?!哈哈!”

辛掌柜也跟着笑起来,“日后啊,一定要去讨上一杯!”

张恒接口,“您还别说,今儿腊梅还在说,等这三日忙完,要去程家讨上一杯!不过,别说咱们,就是程嫂子她们,为了今天的开业,也都没回去!”

辛掌柜笑着摇头,“等忙完这阵子,咱们找个时间,去找程树那小子好好喝上几杯!”

张恒自然是笑着点头!

天色越来越晚,戏台子前人越围越多,这个镇上的人,怕是都集中到了这里!有些家里,几乎是倾巢而动,都出来逛街,看表演!清水镇一时热闹到了顶峰!

与这热闹相反的是镇东的陈府,安静的有些诡异!尤其是府里的翠柳园,早早的便熄了灯,看不到一丝光亮!

秦刘氏去了几次,都被兰兰挡在院外,说是夫人身体不适,早早歇下了!天黑透了,秦刘氏不放心,又再次到院门口,要进去瞧瞧,“我是她娘,她如今怀着身子,若是有个什么闪失,你能负责吗?!”

兰兰仰着脸,硬邦邦的道,“能!”

秦刘氏气极,这府里上下都对她恭敬着,除了这个兰兰,心里一直气不顺,这会儿连自己闺女都看不成,她更是来气。加上今天听门口的丫头说秦顺来找过自己一次,却被这个兰兰给赶出去了,等她找出去,却没了人影,这心里更是窝火的很!此刻见她对自己一副冷硬的模样,心里忽然想到,会不会是这个兰兰有意要害她家夏儿!毕竟,现在这个府里,似乎除了夏儿,就是她最大了!

这一想法,让秦刘氏霎时惊出了一声冷汗,一个哆嗦,却也让她突然冷静下来,硬来,她肯定没法子,她得想别的主意!于是,她软下口气,“那行,你多看看她,若是有什么事儿,记得通知我!”

兰兰依旧一副冷淡的样子,冷冷的嗯了一声!

这更让秦刘氏觉得这个兰兰有古怪!夏儿若是不舒服,肯定要找大夫,可天还没黑,她就来了,说歇下了,到现在已经几个时辰了,也没看见大夫的影子!她这心里越想越害怕,转身匆匆朝另一个院子找去!

兰兰看着秦刘氏远去的背影,不屑的瞥了一眼,返回屋子!

翠柳园,秦夏的卧房里,一片漆黑!

此刻秦夏正坐在换上了大红色床单被褥的床塌边,只着了大红的中衣,长发披散在脑后,描绘过的精致眉眼,嫣红的唇,十足一个待嫁的新娘!她安静的坐着,脸色虽然平淡,心里却是激动又有些紧张!

她看着房间角落那一个小红点,散发出的香味让她有些沉醉!默默念着程树的名字,脑海里浮现出那张让她一直念念不忘的脸!她抿了抿唇,似乎又看见秦月那痛不欲生的模样,还有秦星对她恨之入骨却又奈何不了她的样子!嘴角轻轻浮现出一丝笑意…

整个清水镇都安静下来后,月儿似乎也累了,疲懒的躲到了云层后面!一个身影闪进陈府,肩上扛着一个似人不是人的麻袋,径直去了后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