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咎由自取/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色掩盖下,安静的翠柳园散发出一种让人忍不住沉醉的香气!

宽大的床上,一男一女的身影投在帷帐上,那喘息不止的声音让人红了耳根,更是让月儿躲进了云层不肯出来!角落香炉里香气袅袅,在上方轻轻散去…

兰兰撇了眼主屋,不屑的敛下眼神,闪身出了翠柳园!而当她再次回到翠柳园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本应该安静翠柳园内灯火通亮,下人围满了院子。兰兰压着狂跳的心,冲进主屋,这一看,更是三魂丢了七魄!愣在门口,进不是,退也不是!

陈老爷子杵着拐棍,坐在一旁的木椅上,身上搭着一件外衣,脸沉的犹如锅底!陈府的老官家一脸的担忧,给老爷子抚着后背!

秦夏披头散发,双颊殷红,身上裹着床单,一脸呆滞的坐在地上!秦刘氏恐慌的用衣服包住秦夏瑟瑟发抖的身子,这场景,让她此刻的脑海里是一片的空白!

而在地上的另一边,趴着一个身形消瘦,光着身子的男子,重要部位搭了一件不知道哪儿来的衣服,那一头乱糟糟,一看就无比恶心的头发,此刻正张扬的蓬着,看不到脸,但能听到睡的正香的鼻鼾声!

兰兰有些纳闷,不是说这个程树是个读书人吗?怎么这幅模样?倒像个乞丐一般…。这种时候居然还睡的如此安稳,也真是让她长了见识!兰兰稳了稳心神,装作刚进来般,冲到秦夏身边,“夫人!”

秦刘氏却在看到兰兰的那一瞬间,迅速反应过来,指着兰兰,大声道,“是你,一定是你陷害我家夏儿!”

兰兰脸色一沉,眼神犀利的看向秦刘氏,“我对夫人一直忠心耿耿,如何会陷害夫人!你不要血口喷人!”

秦刘氏眼眶通红,大声吼,“一定是你,不然我家夏儿放着好好的陈夫人不做,要和这个乞丐…。乞丐…。!?她还怀着身孕呢!”到底是说不出口,指着兰兰,半晌,“而且,你一直拦着不让我进来看夏儿,你说,你是何居心?”说罢,抱着呆滞的秦夏好一阵哭!“夏儿,我的夏儿!”

陈老爷子皱紧了眉头,老管家厉声道,“闭嘴!”

秦刘氏一噎,迅速朝陈老爷子爬过去,“陈老爷,陈老爷,我家夏儿一定是被陷害的…她还怀着陈家的金孙呢…。如何会做出这种事情!…陈老爷,您一定要明查啊!”

陈老爷子闭上眼睛,沉着脸不做声!老管家开口道,“等大夫来了再说!”

秦刘氏一把眼泪一把鼻涕,“陈老爷,您要为夏儿做主啊…。陈老爷!”

老管家拦住还要往前爬的秦刘氏,“不要再吵了,不然就出去!”

秦刘氏一愣,闭了嘴,连连点头,然后又爬回到秦夏身边,她用一万个理由也想不出来秦夏怎么会这样!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兰兰在有意陷害秦夏!她狠狠的瞪着兰兰,恨不得把她身上瞪个窟窿来!

而兰兰这个时候也很是想不通,为什么这时候,陈老爷子和这么些下人会来翠柳园…。她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陈老爷子正是秦刘氏给找来的!

秦刘氏在天黑时分来看秦夏却被兰兰拦住了之后,她便开始怀疑兰兰要害她的秦夏,于是在离开翠柳园后,直奔老爷子的梅园。在那里也被拦在了外面,怎么求门口的下人都没用,一直挨到很晚,也没见到老爷子。她是又急又气,一边担心这秦夏,一边又恼这些个下人没有眼力见儿!最后,秦刘氏只好说秦夏肚子痛,怕是有什么问题!请老爷子过去瞧瞧!

下人们知道老爷子对这陈府的金孙很是看重,只好去禀报!

陈老爷子一向不管外面的事儿,哪怕是王爷住在府里,他也是从来不出梅园!但一听秦夏的肚子痛,便起了身!他并不是多关心秦夏,他关心的,是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陈府唯一的后代!陈仁善下落不明,他心知也是凶多吉少,这么多年,陈仁善是个什么性子,作了多少恶,他心里明镜似的!所以,他也早早的做了思想准备!只是没有一个孙子一直是他的心病,所以秦夏肚子里有了孩子,他对她是无比的看重,整个府都交与她!这会儿听下人说秦夏的娘找来了,说秦夏肚子痛,他也有些着急,但多年信佛,也还是让他多了几分平常心。临去翠柳园之前,还去佛堂点了三炷香,请菩萨保佑陈家后继有人!

于是,在秦刘氏的带领下,陈老爷子,还有从秦夏掌家后就跟在老爷子身边的老管家,以及梅园的几个下人,便赶去了翠柳园!

进了漆黑的翠柳园,秦刘氏还在纳闷兰兰为什么没有挡在门口的时候,便听到了那令人羞臊的声音!秦夏的声音她熟,可另一个男人的声音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陈家姑爷回来了?!她心里一喜,便停下脚步,不上前了,只是耳里听着那粗重的喘息声,实在是让人羞臊不已!她拿眼去瞟了眼陈老爷子,却发现他的脸已经沉下来,整个人似乎在气的在发抖!

秦刘氏连忙红着脸道,“老爷子,他们还年轻,不懂事…。”

老管家脸色复杂的道,“还是请亲家夫人进去看看吧…”

秦刘氏笑着摆摆手,“这个,不好吧!姑爷好不容易回来了!”

陈老爷低沉着声音,“你还是去看看你的好闺女床上到底是哪个姑爷的好!”

秦刘氏一头雾水,还是笑着道,“老爷子您说笑了,姑爷肯定只有一个啊!”

老管家扶着陈老爷子,重重的道,“陈家少爷并不在府中!”

秦刘氏一愣,反应过来,这才慌了神,不是姑爷!?那是什么意思?她这心里一炸,心跳变的飞快,如不是姑爷,那秦夏这是…。?她一时间,是进也不是,往后退也不是,正左右为难的时候,老管家已经安排了下人进去掌灯!

里面灯一亮,只听见秦夏连续不断的惊叫,秦刘氏慌乱的跑进去,一看傻了眼!

那宽大的床上,秦夏和一个男人,准确的说是一个乞丐,都一丝不挂,那乞丐一手抓着头发,一手去抓已经缩到床角去了的秦夏!他半眯着眼睛,砸着嘴,仿佛在回味,那陶醉的神情,还有一头乱糟糟脏兮兮的散发着臭味的头发,让秦夏恶心的想吐!她一边紧紧的往床角缩去,一边泪流满面惊叫不已…。

秦刘氏眼瞳缩了缩,一把将那还在企图去抓秦夏的乞丐给拖下床!连忙上前用床单将秦夏裹住。秦夏脑子里一片空白,轰隆隆作响,只能用尖叫来发泄,感觉到被床单裹着的身子上似乎有什么虫子在爬,掀开一看,身子有好几只的虱子在爬,更是连声惊叫,从床上跳下来,脚下一个重心不稳,狠狠的崴了一下,一屁股跌坐到地上!

秦柳氏连忙又去裹住她的身子,秦夏又急又乱,句不成句,只能啊啊的挣扎!秦刘氏紧紧的抱住秦夏,不让她动弹。

陈老爷子站在门口,看到地上的情形,拐棍重重的在地上杵了杵,“大胆的淫妇!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

秦夏陡然清醒过来,停下尖叫声,回身看到门口的陈老爷子,身子一抖,整个人如同气球给戳破了,瘫了下去!

秦刘氏急急的抱住秦夏,“夏儿,你怎么了?夏儿!”而后又转身对陈老爷子道,“老爷子,夏儿还怀着陈家的金孙呢,不能打死啊,老爷子!”

老管家在气的站都站不稳的老爷子道,“老爷,夏姨娘还怀着少爷的孩子…。不如,找个大夫先来瞧瞧吧?!”

陈老爷子盯着秦夏看了一阵子,狠狠的道,“去请大夫!”

老管家吩咐下人去请大夫,又把老爷子扶到一边坐下!

那乞丐被拖下床,莫名其妙的看了屋子里的人一眼,又色眯眯的看了看秦夏,之前黑漆漆的,啥都看不见,这会儿一瞧,想不到是这么一个美人儿,回味起先前的颠龙倒凤,砸砸嘴巴,暗想就是这么死了也值得了!打了个哈欠,实在是累的厉害,往地上一趴,居然睡着了!

秦刘氏又气又急,只得从床上随便拉了件衣服,随手一丢,搭在了那乞丐的屁股上!

秦夏这会儿脑子里慢慢似电影般回放,按照约定的时间,她在床上躺着耐心的等待着!院子里有响动的时候,她闭上眼睛,激动不已,身子紧张的有些发抖,当床铺上多了一个人的时候,她想也没有想,便摸了上去,她必须要先引住他,不然若他不愿意,叫起来,便麻烦了!虽然屋子里点了令人沉醉的合欢香,但她还是有些紧张!

合欢香,顾名思义,合欢,任何人闻了都会为之沉醉,特别的是男人,闻了此香,只想醉倒在温柔乡!

她刚刚伸出手去,便被男子的双手握住,一切都顺利的让她惊喜,她只以为是这香起了作用,虽然男子不说话,但她心里却是认定了,这就是程树,抱着自己日夜思念的程树,她犹如得到了所有!想到痛苦的秦月,痛心的秦星,她的心里更是痛快,更是情动不已!这种由心而发的情动,让她自动的忽略了那张扬着,碰着有些不对劲的头发,还有那似有似无的臭味…

当屋里亮起亮光的那一刻,她第一反应还是去护住程树,却在抱住他的那一瞬,她傻了,那分明是一张陌生到让她平日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脸,眯成缝的眼睛,满脸的麻子,还有那一脸猥琐的表情,让她乱了,慌了,怕了…。

呆滞在地上的秦夏在慌乱了一阵子之后,慢慢清醒,她动了动僵硬的脖子,扫了眼地上趴着睡觉的乞丐,强忍着心里的恶心,又去看了眼灯火通明的院子,想必,那里一定站满了看热闹的下人!再看到沉着脸,闭着眼睛,坐在那里的陈老爷子,她心里一阵抽搐,手指抠住手心,疼痛让她又清醒了几分!

秦夏恨恨的再次盯着地上的乞丐,她有脑子,她知道,这事儿一定是有人动了手脚,而这个人,她不用多想,便知道,一定是秦星!一定是她!捉奸在床,假孕,她还能活吗?!呵…她冷静下来,嘴角浮现出一丝嗜血的笑意,秦刘氏一直看着秦夏,她心里乱极了,此刻被秦夏这古怪的笑容弄的浑身都起满了疙瘩!轻声叫了声,“夏儿…”

秦夏没有理会秦刘氏,她偏过头,对着兰兰的耳朵,轻启唇,声音低而冷,“告诉琅野,我要秦星一家子给我陪葬…。然后,他会得到陈家所有的房契地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