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以牙还牙/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府里的事儿并没有影响清水镇持续发酵的狂欢!头一天没有买到漂亮衣服的,没有吃到清水楼里美味的人,纷纷在清早就出了门,更重要是,那个叫红馆的“戏班子”居然免费连续表演三天,每天不重样!惹的周边村子里的村民们也纷纷到镇上,凑热闹!

整个清水镇热闹如过年,镇东的大宅子里的下人们按照主人家的吩咐,纷纷出去帮忙先排队占位置!生怕落了后!外面闹哄哄,陈府里却透出一种诡异的安静!

陈常氏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自己这些日子在柴房里关着关出了不少皱纹!摸了摸消瘦的下巴,将梳子丢到桌上,起身去桌上用早饭!她知道,就算陈老爷子把陈家重新交到她手里,但她也没了以往的那份气势了,毕竟,她也是有污点的人…如今陈仁善不在,若是他回来了,保不齐休了自己!想到陈仁善,陈常氏眼神闪了闪!这些日子在柴房想的很清楚,陈家是靠不住的,所以捞些银子傍身才是最要的!

“夫人,账册拿来了…”小红受了这些日子的苦,也瘦了不少,双眼都快凸出来了!抱着一摞账册,还有一个盒子快速进了房!

陈常氏放下手里的碗,将账册拿了一本到手里,慢慢翻着,越往后翻,眉头皱的越紧!将账册放下,拉过面前的盒子,打开一看,陈常氏的眼瞳缩了缩,赶紧伸出手去将那薄薄的几张纸拿出来,这一看,眼里透出的光,似乎可以吞没人一样!

小红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问,“夫人,怎么了?是不是有问题?!”

陈常氏将那几张纸丢进盒子,拿过桌上的毛巾,擦了擦嘴,慢慢站起身,沉着声音,“去柴房!”

小红身子抖了抖,她跟在陈常氏身边好些年了,从前只知道她跋扈的很,却不知道她的手段也是残忍无比!跟在她身后,低着头,大气不敢出!从前若只是恭敬,那现在就是恭敬和害怕了…

一路走到柴房,府里的下人见到陈常氏都毕恭毕敬,立在一边,等她走过,才敢轻轻吐一口气!昨儿个很多人都听到了秦夏的惨叫声,他们这些下人中很多都是秦夏买进来的,如今秦夏倒了,他们是又惊又怕,心里忐忑不安,就怕陈常氏将他们都赶出去!

到柴房门口,小红上前摸出钥匙,将拆房门打开,一进去,一阵腥臭味扑面而来,令人作呕!小红掩住口鼻,往后退了两步,陈常氏径直进去,一点儿没有在意!

秦夏爬在地上,慢悠悠的睁开眼睛,看了眼来人,又慢慢的闭上,一动不动!脸上的划痕钻心的疼痛已经过去,已经麻木了,那横七竖八的刀痕触目惊心,若是在夜里看到,胆小的人怕是会吓晕过去!

陈常氏不屑的用脚踢了踢装死的秦夏,“滋味如何?!你想不到自己也会落到我手里吧?!”

秦夏哼了哼,依旧闭着眼,“你最好弄死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陈常氏蹲下身子,盯着秦夏已经看不出原样的脸,“就凭兰兰那个贱丫头!?”

秦夏身子动了动,兰兰逃出去了,她心里其实是高兴的,她可从来都不觉得她们是可以同生死的关系!相反,兰兰能出去,表示她一定可以把自己的话带给琅野!她很高兴,她有信心,她手里的筹码足于让琅野他们心动!她现在得沉住气,她不仅要秦星一家子给她陪葬,更要陈常氏给她陪葬!

陈常氏不跟她啰嗦,开门见山的道,“陈家的房契地契,都在哪里!”

秦夏桀桀的笑起来,笑声粗噶,带着几分嘶哑,让站在门口的小红满身的鸡皮疙瘩!“你猜,我会不会告诉你?!”

陈常氏阴沉着脸,“你说出来,或许我还会给你留个全尸…”

秦夏睁开眼,幽幽的盯着陈常氏,“有本事,自己找!”那些房契地契是她最后的筹码,凭着这些,陈常氏还不会弄死她,凭着这些,琅野才会答应自己的要求!她毁容了,她知道,从被发现她和人苟且开始,她就没想活,而现在,拉着这些人一起死,是她的执念!

陈常氏皱眉,一脚踩到秦夏的手指上,狠狠的撵着,“我有的是时间和你耗…。”

谁也不知道柴房里的秦夏经历了什么,但那阵阵惨叫声,却是让整个陈府的人都不寒而栗!从柴房出来,陈常氏嫌恶的看了眼身上溅上的血,打算回院子去换衣服!掏出手绢,擦擦手,冷着脸道,“找个大夫,不要让她死了!”

小红颤抖着身子,低眉顺眼,“是,夫人!”她在柴房关着的那些天,确实天天想着出来后要变着法子的整秦夏,也幻想过将她抽筋扒皮狠狠打一顿,可现在看陈常氏用匕首一点一点的在秦夏身上划着血痕,那皮肉混着血一起翻起的样子,让她心里颤抖不已,打着冷颤。

陈常氏没事人一样的回到房间,看到桌上那剩下的几张房契,心里沉了沉,秦夏这是打定主意不开口了,可陈府那么多的房契地契,若是找不到了,陈府也就完了,不光陈府完了,就连这些年靠着陈府的清山县令,清州府尹,都估计要跟着一起完了…

陈府这么多年,一直和陈开富相互依靠,他们靠着陈府的钱,而陈府就靠着他们的权,才能积累下这么多的家业。更让她心惊的是,这短短一个月,整个陈府的产业都在严重缩水,最近半个月更是严重,有些店铺更是入不敷出!她这心里有些打鼓,她隐隐有些觉得,陈家是不是要完了…。

刚刚嫁到程家的秦月,一大早便起床忙碌着,她始终记着秦柳氏的叮嘱,做了别人家的媳妇儿,就要做个孝敬公婆,伺候相公的好妻子!

程树不忍她这么辛苦,也跟着一起起床,在她身后帮忙打下手!

秦月赶了他几次,他都不出去,秦月只好羞红着脸嗔道,“一个大男人,在厨房里呆着像什么话?一会儿婆婆看到,要说我了!”

程树一脸不的不以为然,“我心疼自家娘子,给娘子帮忙,咋不像话了!?再说了,我娘才不会说你…她可稀罕着你了!”

秦月满脸羞红,刚要开口,门口传来一阵笑声,“树儿说的对!他帮你也是应该的!”程吕氏笑呵呵的进了厨房,看到秦月羞红了脸,又看看自家儿子正在手脚麻利的生火,笑着责怪道,“这么早起来做啥?”走到秦月面前,笑盈盈的道,“昨儿个累着了吧?!”

秦月一听这话,偷偷拿眼去瞄了眼程树,刚好程树也一脸深情的看过来,更是让她羞的恨不得找个洞钻下去,点点头,又摇摇头,“月儿不累!娘,你去歇着吧,我来就行了!”

程吕氏满意的拍拍秦月的手,“你去歇着,娘来就行了,咱们家啊,没那么讲究,你也不用想着伺候我们啥的!我和你爹啊都硬朗着,只要你们小两口好好的过日子,咱们就高兴了!”

秦月点点头,但还是坚持要做早饭,程吕氏便也不拦着,一早上,厨房里三个人一起,说说笑笑的很快就做好了早饭!

程学礼在院子里准备着要去镇上东西,听着厨房里传出来的饭菜香和笑声,也憨厚的跟着笑!

早饭时,秦月拿出了秦星给她准备的镇上的小宅子的房契和地契,笑着道,“爹娘,你们和我们一起去镇上住吧,反正每日都要开铺子,每天来回的,也不方便,咱们一家子都住到镇上去了,也都方便些!”

程学礼看了看那两张纸,再想到昨日跟着秦月一起来的陪嫁,那些箱子他们虽然都还没有打开,但看着都价值不菲,心里有些复杂!程吕氏更是羞愧不已,“月儿…嫁到我们家,让你委屈了!”

程树抓紧秦月的手,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秦月大大方方的笑了笑,“娘,您说这种话,我可不爱听了!我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闺女,我喜欢树哥,他不嫌弃我,愿意娶我,我已经很高兴了!”

程树满脸的激动,将秦月的手,握的紧紧的!

程吕氏一脸爱怜的看着秦月,“月儿知书达理,又乖巧懂事,咱们家树儿啊,能娶到你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程学礼不善言语,在一边附和着点点头!

“娘,咱们现在是一家人,就不要再说这些话了!等我和树哥回门以后,咱们就搬到镇上去!”秦月脸庞有些发红!

程吕氏摇了摇头,“我和你爹啊,就不搬过去了,你和树儿住过去!等你们有了孩子,我再去给你们打下手!”

秦月不肯,“那若是爹娘不搬过去,我便也不去了,让树哥还是住书院吧,我在家里伺候爹娘!”

程树急了,放着如花的娘子在家里,他一个人在镇上,他可不愿意!只好道,“那我每日下课了再回来…”

“不行…!”秦月和程吕氏同时开口!婆媳俩相视一笑!秦月才道,“这样太辛苦了,晚上下课都很晚了,早上还有那么早,你怎么休息的够,而且,还要看书,明年春上的应试,你得去!”

程吕氏惊喜的道,“树儿你要参加应试!?”

程树点点头,“月儿鼓励我参加,张院长也觉得我应该去参加,所以,我想去试试!”

程吕氏连连点头,“是的是的,都怪爹娘没用,耽误了你!”

秦月脸上有些动容,想到了秦柳氏,眼眶有些发红,还是扬起了笑脸,“爹娘,现在也是来得及的!树哥很聪明,又努力,一定能考上秀才,还能考上举人!”

程学礼满是激动,程吕氏一脸肯定,“我家树儿一定没问题!”

秦月赶紧趁机道,“所以,娘,您和爹就随我们一起搬去,咱们一家人在一起,树哥也好安心看书!”

程吕氏想了一会儿,点点头,“那行!就听月儿的!”

秦月舒了口气,一家人商量好,这才高高兴兴的吃起了早饭!

秦家早饭一般很早,因为家里人都在秦星的影响下习惯了起早,所以太阳刚刚出来,别人家才开始吃早饭,秦家已经都收拾妥当了!

送走张恒他们,林嬷嬷带着明瑶也回了镇上!临走,秦星轻声问林嬷嬷,“嬷嬷,明瑶见过林爷爷了吗?”

林嬷嬷笑着道,“还没有,时日还长,等都安定下来,再见也不迟!”

秦星点点头,朝马车里撅着嘴巴不太高兴的明瑶道,“明瑶,你先回镇上,我马上就回去了哦!”

明瑶有些不高兴,因为秦钰古力还有秦怜都没走呢,就她一个人回去了,她不高兴!

林嬷嬷无奈的摇摇头,笑了笑,才看向秦星,一脸认真的道,“明轩临走的时候交代我们今日隐秘的回清州去,我担心是不是又会有什么变故?!”

秦星心里明白,明轩是担心有人狗急跳墙,不顾一切了!明瑶是他的软肋,回清州,比在清水安全!“嬷嬷放心,没有什么变故,他有他的安排,您尽管带着明瑶去,我会安排人路上保护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