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老宅下场/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夏在陈府奄奄一息,白桃的日子也很不好过!赫连明德把在秦家受的难堪全都算到了白桃的头上!若不是她弄不清楚状况,他也不至于失算这么多!对他无用的人,他向来不会心慈手软!所以一回到镇上,第一件事便让玄铁处理了白桃!

此刻被关在赫连明德在清水镇临时住处的后院里的白桃,心里是又惊又怕,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玄铁说德王要见她,她以为是有了贤王的消息,满心欢喜的前来,却连德王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随后便被玄铁丢进了这个黑漆漆的屋子里,她又急又怕,却又不敢高声叫人!德王说过,若是让人知道她们有来往,一切承诺就作废了!她不能冒险!可把她关进这里是个什么意思?已经被关了半日又一夜的白桃又饿又渴,可该死的,这整个院子里却还是连点声音都没有!

白桃若是知道德王的心思,怕是会庆幸自己运气好,刚刚被玄铁带来,赫连明德还没来得及发落她,便收到了消息,赫连明辉带着陈仁善和两个西辽的地狱门众到了京城边界!

汇合了赫连明晨,两人匆匆赶去了清州,玄铁自然是要先去保护主子!至于白桃,晚一日处理也无妨!

赫连明德和赫连明晨同时到了清州,心思各异,却不约而同的想到暂时不可以离开清州!两人第一次,齐心协力的去部署,不惜一切,杀无赦!京城是他们的后方,自然还有人帮忙,可清州他们一旦离开,就完全是赫连明轩的天下了,就没他们什么事儿了!

赫连明晨心里已经有了准备,陈家的产业若是完了,那么他唯一的指望的就是臧宝诗上的宝藏了!所以,他还不能走,至少在没有任何线索之前,不能走!

赫连明德心思更多,他要宝藏,要皇位,还要,秦星!他是要回京城,但一定是带着秦星一起回京城,他不管她是否和赫连明轩定亲,他要定了她!不光是她这个人,还有她手里几乎可以日进斗金的店铺和商户!

余盛和琅野也得到了消息,由于人手的缺失,还有消息的滞后,他们才刚刚得到了消息!比赫连明德他们足足迟了一日一夜!可这也足于让他们震惊不已,陈仁善一旦被赫连明辉交给了南璃皇帝,那这些年来,他的所作所为,足于让他死很多了次了,这个消息,彻底压死了余盛和琅野心里的那根稻草!而靠着陈仁善的财富的赫连明晨,对他们来说,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余盛狠狠摔掉手里的杯子,眼里的光,透着浓浓的不甘和绝望!这是他回到二皇子身边的唯一的筹码,是他重新拥有权力的唯一途径,可现在…。

琅野阴鹜的双眼盯着地面,似要盯出个窟窿来!整个地狱门都几乎被灭,他忍受着极大的仇恨,就想着能有一天借由南璃人自己的手,替自己报了仇!他的双眼被仇恨的火苗烧的通红,坐在椅子上,如老僧入定,一动不动,只有那周身散发出的杀戮证明他还活着!

兰兰看了看余盛,走到琅野身边,轻声在一边提醒道,“大人,咱们还有秦夏手上的房契和地契!”

余盛坐在椅子上,沉思,若是拿到那些房契地契,全部卖掉,那也是一大笔的银子,就算最后,还是不能回到二皇子的身边,余生的富贵,也自然是不愁了!缓缓抬起头,“其他人都召回来没有?!”

兰兰点点头,“已经发出召令了,今日晚上就可以到齐!”

余盛一拳头打在桌上,破釜沉舟的决绝在脸上!“好,人一到,我们就行动!”

晌午,秦家老宅,秦胡氏将几碗黑漆漆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菜不耐烦的摔到桌上,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愁眉不展,一脸倦容的秦连枝!

秦老爷子沉着脸坐在主位上,秦兴业不耐烦的催促着,“这都什么时辰了,还没做好!?”

秦震秦放,还有秦良三个都巴巴儿都看着秦胡氏!

秦胡氏敢怒不言,秦兴业说要休了她的话让她还是心有余悸的!讪讪的看了眼秦兴业,嘴里低声的骂骂咧咧的又去了厨房!

她一遍一遍的骂着,发泄着心里的不满!怎么着之前也有个秦刘氏和她一起分担家里的这事儿,再不济后来还有个秦冬让自己使唤,可现在倒好,她成了全家被使唤的人!

想到更早以前,家里的活儿基本都是秦柳氏在做,想到秦柳氏,心里又恨又烦,又止不住的羡慕!她昨儿没敢去看秦月的婚礼,但管不住有人在她面前说!回想着那一摞一人高的随礼,眼睛闪个不停!再想到秦放的亲事,狠狠的将手里的锅铲扔进锅里,心里更是窝火!本来定好的亲,可姑娘家不知道怎么又反悔了…!

秦胡氏一屁股坐到灶间,烦闷不已!愤恨的朝院子里看了眼,正瞧着秦发业背着篓子从地里回来!心里顿时又把火气都撒到了秦发业的身上,都怪他没用,连个女人都管不住,让她一个人受这份罪!气匆匆走到厨房门口,“哟,二叔这地里的活儿做完了!?”

秦发业面上没什么表情,“下午便完了!”说着从背篓里拿出水壶,往堂屋走去!

秦胡氏高声道,“哎呀,坏了,我以为二叔会把活儿做完了回来,今儿中午没做你的饭!”

秦发业顿了顿,还是继续往屋里走,“我不吃,弄些水就走了!”

秦胡氏这才怏怏的又回了厨房,认命的去伺候那一家子老小!

秦发业进了屋,看到桌上坐着的人,没说话,径直去一边的桌上往壶里灌水!

“老二,爹说的话你想好了没有!?”秦兴业一看到秦发业,赶紧站起来!一大早起来就不见了人,这会儿好不容易逮着人!

秦发业灌水的手僵了僵,淡漠且坚定的道,“我不去!”

秦兴业一愣,想不到老实的老二还有这么硬气的时候!回头看向秦老爷子,“爹,你看老二?!”

秦老爷子冷着脸,“老二,你想好了?!”

秦发业不回头,声音不高,但都能听到,“想好了!”

秦兴业有些急,“老二,你可想好了,若是你不去,你就得休了她!”

秦发业依旧面无表情,似他们说的话与他没有多大关系,“嗯!”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现在是在商量!你们都夫妻这么多年了!你咋能说休就休?!”秦兴业这下真急了!他实在是没想到秦发业居然真能把秦刘氏给休了!都说老实人性子倔,看来不假!可他们的目的可不是想让他休了秦刘氏!秦柳氏那边是不能再想心思了,可镇上的秦夏那里,一样只要指缝里漏点,就够他们吃香的喝辣的了!再加上秦刘氏现在住在陈府,稍微给他们给些银子,他们的日子便能又回到村里数一数二的了!

秦发业似乎不想多说,水灌满,抬脚往外去,“爹,我去地里了!”

秦老爷子沉着脸,不做声!

秦兴业上前拉住秦发业,“老二,你不会是为了糊弄我和爹,故意说要休了她吧?!”

秦发业冷漠的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秦兴业,“这是休书,早上我去找刘先生帮我写的。”说罢,径直出去!

剩下秦兴业拿着那休书,震惊不已!转身快速朝秦老爷子走去,“爹,老二他,他真的…”

秦老爷子的脸更是沉了几分,紧紧的闭着嘴巴,一个字不说!

秦连枝瞄了眼休书,不屑的哼了哼,“活该…”她现在是恨死了陈仁善,恨死了陈家,若不是陈仁善,江成义怎么会落到个哐当入狱的地步!落到个有家不能回的境地!所以,秦夏在陈家,她恨秦夏,秦刘氏住进陈家,她也恨秦刘氏!可是她却不想想,秦夏是为什么会在陈家…。

秦兴业拿着休书,一脸的不敢相信,“老二他为什么宁愿休了他媳妇儿,也不愿意去找秦夏拿点银子回来?!”

秦连枝撇了眼秦兴业和秦老爷子,“你们不会指望着二哥去陈府找秦刘氏和秦夏要银子吧?!”

秦老爷子脸不自然的皱了皱,秦兴业一脸的理所应当,“那是他的婆娘,秦夏是他闺女,陈家那么有钱,给些银子又怎么了!?之前给娘请大夫,都把银子花了,现在我们家都要揭不开锅了!”然后又埋怨的看了眼秦老爷子,“早知道娘又瘫了,先前就不应该花那么多银子找大夫的!”

秦老爷子神色未变,心里却还是认同了秦兴业的话几分!想到如今家里的穷困潦倒,秦老爷子一口气哽在心里,从前,他们一家子在村里怎么说也是大户,可现在却成了这般模样!环视了下坐着的正值壮年的儿子,还有几个一副没睡醒没点儿精气神儿却体壮如牛的孙子,总觉得哪里不太得劲,却又说不上来!鞠偻着背,喝了一口老酒,不吭声,一时都沉默下来!

秦胡氏端着两碗菜进了堂屋,一眼便看到了秦兴业手上的纸,她大字不识一个,看着好奇,“这是啥啊?!”

没人理她,她瞪了秦震一眼,秦震才懒懒的道,“二叔给二婶儿的休书!”

秦胡氏眼睛一亮,一把夺过来,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休书啊,哈哈…。秦刘氏啊,秦刘氏,都说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你没想到老二这个老实巴交的兔子还会休了你吧,哈哈…。”

这笑声让秦兴业气不打一处来,这休书压根就不是他想要的,他就是捏着秦发业不会休了秦刘氏这个弱点而要他去要银子,没想到,他是宁愿写休书,也不去要银子…。这下,他们家唯一的路也断了!狠狠的瞪了秦胡氏一眼,饭也吃不下了,站起身,出了堂屋。

这一眼,落在秦胡氏心里,那意义又不同了,她不知道秦老爷子和秦兴业的小九九,她的心里,是另一种可能!秦刘氏比自己年轻,身材和模样都要好上许多,她在想,秦兴业是不是对秦刘氏…。要不然,老二写休书,他咋这么大反应?!这一想,让她心里是火冒三丈!却也不敢去兴师问罪,只能狠狠的啐了一口痰,端起饭碗,大口的吞下碗里的粗疙瘩饭!

众人正都各怀心事的吃着难以下咽的粗粮!突然,外面哐当一声响,院门推开的声音!紧跟着是脚步声!

秦胡氏好奇的转身去看,却正好看见秦刘氏火急火燎的走进来!心里一阵火气,好你的秦刘氏,居然还敢回来!抓起桌上的休书就要迎出去!却有人比她更积极先一步迎出去了!

“是弟妹回来了啊?!发业在地里,你吃了吗?!”秦兴业的声音里多了几分从前不曾有的和善!这听在秦胡氏耳里,更是怒火中烧!

秦刘氏不理会秦兴业,她是回来找秦发业的,她觉得,她应该和秦发业一起去求秦柳氏胜算更大一些!听说秦发业在地里,转身对在一边耷拉着脑袋,坐在地上喘粗气的秦顺道,“快去把你爹找回来!”

秦顺只顾着喘气,不说话,连连摇头,现在他一步也不想动!

秦刘氏不想等,准备出门自己去找!

秦兴业连忙道,“弟妹歇会儿,我让震哥儿去喊!”说罢,走到堂屋门口,朝秦震使眼色,秦震不大乐意,但秦老爷子到底是了解儿子的,秦兴业的声音一出,他便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于是带了几分威严看了眼秦震,秦震只好万般不乐意的站起来。

秦胡氏三分不解七分火气,这父子俩是个什么意思?秦兴业变了个人似的也就算了,这老爷子是咋了?!难不成还要把这秦胡氏供起来?!秦胡氏耸着胸脯,往大门口一堵,不让秦震出去!对着秦刘氏,叉着腰,大声道,“你个不要脸的女人,这会儿又跑来做啥?你不是去镇上吃香的喝辣的去了?咋地又回来了?!”

秦连枝冷眼看着秦胡氏叉着腰开骂,秦老爷子脸色阴沉,秦震乐的不用跑这一趟,而秦放秦顺自顾吃饭,一点反应没有!秦兴业一把拉过秦胡氏,恨声道,“你乱骂个啥!”

这一拉,秦胡氏心里那点火苗彻底燃烧起来,朝秦兴业就是一把抓过去,尖利的手指很快划破秦兴业的脸,秦兴业气急,反手就是一巴掌,两人扭打到一起!

秦刘氏看着莫名其妙打起来的两口子,懒得管理会他们,转身打算自己去找秦兴业,她能等,秦夏也等不得!

秦胡氏眼尖的看见始作俑者要走,秦兴业更是还有算盘没打完,两人同时松了手!这次,秦胡氏占了先,几步冲到院子里,将手里已经捏的邹成一团的休书朝秦刘氏扔过去,大声道,“你给我站住!”

这一扔,秦老爷子和秦兴业都焉了气,眼睁睁看着那张休书飘飘荡荡的飘到了秦刘氏面前!

秦刘氏愣在原地,有些莫名其妙,看到地上安静的躺着的纸,再看了看站在对面一脸幸灾乐祸秦胡氏,秦刘氏慢慢弯腰去捡起地上的纸!

秦刘氏也不认识几个字,但这最上面的休书二字是她刚好认识的几个字之二…。一时愣怔在原地,大脑反应不过来!这是,秦发业给自己的休书?!他怎么敢,怎么能休了自己?!半晌,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休书,回不过神来!

秦胡氏一脸的解恨,得意的瞅了眼焉了气的秦兴业,回身盯着秦刘氏,“你看清楚了,这是休书!你不是咱秦家的人了,你去镇上吃香的喝辣的做你的夫人去吧!”

秦刘氏呆愣着,半晌说不出话来!

一阵马蹄声在门外响起,惊醒了呆愣中的秦刘氏,也让秦家老宅的人心里都是一紧!纷纷朝门口看去!

陈常氏嫌恶的看了眼乱七八糟的院子,一眼看到了站在院子中间的秦刘氏,朝身后的几个男人招了招手,“小红,将她带回去!其他人给我搜!”

其他人不认识陈常氏,秦刘氏是认识的,心里虽然害怕,但还是大声道,“陈夫人,您这是做什么?!为什么带着人来抓我?我回我自己的家怎么了!?”

秦胡氏虽然没什么脑子,但一看来人就不是善茬,此刻听秦刘氏叫她陈夫人,心里竟有了几分明白来人是谁,虽然奇怪为什么要来抓秦刘氏,但只要不管自己的事儿,她都是高兴的!连忙道,“她已经不是咱们家人了,你尽管抓走!不过,为啥要搜我们家?!”

秦兴业瞧着这阵势,几个大汉已经满屋子不知道找什么去了,心知秦刘氏怕是惹上什么事儿了,也急急的道,“她已经被我们家老二休了,你尽管带走!”

秦刘氏是又急又恨,手里的休书却又真是存在,一时被小红拉着往外走,挣脱不得!

几个大汉一阵翻找,几个屋子里的东西都翻了个遍,一时整个院子里都是杂物,连秦老婆子的房屋都没放过,可怜不能动弹的秦罗氏,口不能言,被几个男人拖到地上扔着,找了一阵子,一无所获,出去向陈常氏汇报!

陈常氏阴沉着脸,对恐慌的秦家人道,“秦夏与人苟且,被陈老爷捉住了,她私自偷拿了陈家的财产,若是你们有份参与,坦白出来,本夫人还能饶你们一次,若是不坦白…。”

秦胡氏连忙大呼,“冤枉啊,秦夏那妮子,自从去了镇上,连面儿都见不上,哪儿还会拿财产给我们…”

秦兴业更是连声高呼,“陈夫人明查,我们从未拿过陈府一分银子…”想到先前的计划,这会儿后背的汗直冒…

秦老爷子和秦连枝,秦震他们窝在堂屋边上,连呼没有。

秦胡氏看着小红拉着秦刘氏往外去,大声道,“一定是那个女人藏起来了,你找她…。我们家已经把她给休了,她怎么会给我们拿银钱来,不会的…。”

陈常氏看他们不想说假,而且口口声声说银钱,并没有提到房契,看来真没有拿回来!想来,只能在秦刘氏身上找线索了!扫了一眼惊恐的秦家人,不屑的转身,带着几个大汉,拖着秦刘氏扬长而去…。

陈常氏带着人一走,秦胡氏瘫坐在地上!

好半晌,秦兴业恢复过来,沉着脸,对躲在院门后面的秦顺道,“顺哥儿,刚才的事,不准告诉你爹,不然,你也和你娘一样,滚出去!”

秦顺吓的连连点头,“我不说,我不说…。”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都明白,秦夏算是完了,居然做出与人苟且这等不要脸的事儿来,完了就完了,只要不牵连到家里来,就好了…。

不知道是从哪儿传出来的,也不知道是谁传的,总之,不出一个时辰,整个村子都知道了,本已经掌管了整个陈家的秦夏在陈府与人苟且,被人当场捉住了…

一时间,叹息声,讽刺声,恶毒的冷嘲热讽声,到处都谈论着这桩丑闻!却都很有默契的,都不在秦发业面前谈论!而秦发业一门心思在地里刨着,丝毫不关心外界,这么大的事儿,他全无消息!秦家老宅的人更是将他瞒的严严实实,全家好几口,都指望着那几亩薄地过活,怎么会告诉他!?若他知道了,肯定要去为秦夏着急上火,不管地了!那一家子吃什么!?

不出两日,整个村子,甚至邻村,都有人知道了这件丑事!秦家老宅的名声,从此臭不可言,每一个人连门都不敢出,就连脸皮最厚的秦胡氏,也成日的躲在家里,除了咒骂,就是和秦兴业吵架,打架。

秦老爷子不问不管,秦连枝窝在屋子里,只有到了饭点才会出来一会儿…

那以后,秦罗氏更是一连几日被遗忘在房里,没人问津,那屋子臭的,连只老鼠都不愿意进去!

------题外话------

老宅便算是交代完了,后面会带着写一点秦飞,秦冬,其他的不会着重去交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