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出发营救/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带着红袖和红衣回到清水楼的时候已经夜深了,清水楼的大门已经关了,门前看演出的人都已经四散,此刻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只轻轻敲了两下,东子探出脑袋,连忙道,“快进来!”

秦星三个闪身进去,刚看清辛掌柜,还有红丝都在,秦柳氏便一个箭步冲上,一脸的焦急和担忧,抓住秦星的手上下看了个遍,“星儿,你有没有事?!”

秦星摇摇头,“娘,我没事!”停了停,低声道,“我没用,没能追上秦钰他们!”

秦柳氏顿了顿,眼里透出焦急,可还是轻声安慰着秦星,“不是你没用,你个姑娘,如何是那些坏人的对手!”

秦星眼眶有些红,她以为秦柳氏会责怪她,这些麻烦和危险都是她招来的!“娘,是我不好,这些人,都是因为我…”

秦柳氏打断秦星的话,“不管是因为谁,这都不是一个人的事!咱们现在要怎么做,娘听你的!”

秦星红着眼点点头,“娘,你放心,我一定会把钰儿和古力带回来!”

红鸢和红衣也齐声道,“还有我们呢!”

“怜儿呢?”秦星看了下四周,没看到秦怜。

“她醒了一会儿,辛掌柜点了安眠香,让她又睡了!红钗守着她呢!”秦柳氏给秦星解释!

“安眠?”秦星皱了皱眉。

辛掌柜连忙道,“那是安神的香,不会有依赖!”

秦星才点点头,“娘这两日,红钗和红丝会在你们身边”而后,又凑近了些,“暗处也有人在保护你们,所以你不用怕!最多明日,我便把钰儿和古力带回来!”

秦柳氏愣了下,摆摆手,“你不用担心我们,你打算如何救回钰儿和力儿?要不要报官府?!明轩现在又不在,咱们能找到帮手吗?!”

秦星眼神有些不屑,“娘,报官就不用了,也没用!”而后又坚定的道,“娘,我可以应付!”

辛掌柜看秦星的眼神又有了些不同,他一直知道秦星和其他的农家女是不同的,但这会儿从她身上流露出的杀伐让他微微心惊!

忽的,门外又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东子警惕的走过去,侧耳听了听,外面传来一声焦灼又急促的声音,“是我!”

秦星微微愣了愣,这是张谦的声音!向东子点点头,东子将门打开!

张谦冲进来,也顾不得看有什么人在,就冲秦星道,“是什么人?那是些什么人?”

秦星有些疑惑,看了看身边的人,她在想,是谁去告诉了他?!

张谦急急的道,“我也在这里,那时候陪着娘和白凤在看戏,眼睁睁看着力儿和钰儿被带走了!”张谦握紧拳头,双目有些发红,“可恨我没有武功!”

秦柳氏有些不忍,“白凤和娘都吓坏了吧?!”

张谦忍下情绪,“她们俩看戏,没注意!我怕她们担心,没和她们说,一直陪着她们看完,才送回去,这会儿她们歇下了我才出来!我先去了成衣店,白老爹说你们没回去,我猜想应该还在这里!”

秦星接过话,“您不和舅母和外婆说是对的!她们只能跟着着急!”

张谦点点头,“现在如何了?带走他们的是什么人,到底是为何?!”

秦星也不想瞒着了,干脆竹筒倒豆子,说了干脆。

张谦得知是西辽人,心头的担忧更是甚了几分!“西辽人的手段狠戾,尤其善用各种秘药!”

秦星眼神眯了眯,没有言语!

辛掌柜接过话,“我也听说西辽喜欢用一些害人的毒药,而上雄则专门有很多解毒的秘药!”

张谦点点头,“上雄人喜好养生,上雄皇室更是有许多不传的秘药都是顶好的疗伤解毒圣药!”

红鸢轻轻瞟了一眼秦星,她想到了秦星在前不久喂给玉芊的那颗药…。

秦星没有多说,只是道,“我们回成衣店,我想,带走秦钰他们的人,明日,或者过不了多久,就会找我了!”

张谦惊讶的看了会秦星,“我和你们一起回成衣店!”

秦柳氏劝道,“张先生还是回去吧,万一白凤找起,那可如何是好!”

秦星有些欣慰,经历了这么多事儿,秦柳氏再也不是那个一遇到事情就慌张着急的娘了,她现在更理智,更冷静。

张谦有些犹豫,想了一瞬道,“我明日一早去成衣店,我会和白凤和娘说去乡下看学生,以往也会如此!她们不会多想。所幸,钰儿和力儿这几日还在休沐!”

几人商量好,才各自分开!临走,辛掌柜给了秦星一个布袋,秦星有些疑惑,还是接下了!

此刻本应该安静的陈府,却是一片哭声!

陈常氏一脸的阴郁,坐在房间的桌边!外面院子里跪了一地的下人,从前院跑腿的,到厨房的粗使婆子,还有伺候的小丫头,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她去了一趟清水村回来,居然发现秦夏那贱蹄子不见了!她伤的不轻,死不了,但绝对自己跑不了!她认定这满院子的下人有她的内应!

“你们都给我好好想想,到底是谁帮助秦夏跑了!若是主动说出来,夫人还能饶她一命!若是不说,你们统统都得死!”小红一脸严肃,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跪了一片的人!院子门口堵着四个高大魁梧的护院,手里的鞭子又粗又长,吓的那些个小丫鬟们哭成一片大喊冤枉!

关在另一侧小厨房的秦刘氏此刻心里是又恨又急,她还没有从秦发业真的休了她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便被陈常氏给带来关了起来!她虽然想到秦家老宅容不下她了,可她还真没往被休的那方面想!秦刘氏捂着胸口,隐隐有些痛!毕竟二十年的夫妻了!

稳了稳心神,这会儿得知秦夏跑了,她心里是又喜,又慌!喜的是,秦夏能出去,一定会来救她!而且陈常氏在找那些房契地契,很显然,是秦夏带走了!只要她能出去,就算是被秦发业休了又如何,凭着那些房产,秦家老宅的人只怕会跪着来求她回去!

可一转念,又慌的厉害,她担心,若是秦夏还没来救她,陈常氏便要打杀了她该咋办?!她惶惶不安的盯着小厨房的门,生怕陈常氏便冲进来了!

陈常氏紧紧捏着拳头,秦夏这个贱人,居然还能给跑了!她手上拿着所有的陈家的房契地契,那些房产,足够她好吃好喝几辈子了…。没有了那些地契,商铺更是入不敷出,陈家这是要被带进绝路了!

而她更担心,秦夏在暗,她在明,若是她来报复她该怎么办?!

陈常氏越想,越是恨的厉害,陈仁善贪恋女色,终究被一个女人给坑了,她的心里却又有了丝丝的快感!要找到秦夏,一定要尽快的找到她!否则,陈家就真的完了!

听到门外院里的压抑的哭声,陈常氏恨声道,“给我打,直到她们说出来为止!”而后又转头对站在门口的一个护院道,“去外面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护院低沉的嗯了一声,看了眼陈常氏,转身出去,赫然就是之前被捉奸的那个护院!

一时间,鞭子抽打的声音,哀嚎的声音,霎时充满了整个院子,听得小厨房的秦刘氏浑身发抖!

天蒙蒙亮,不出秦星所料,那些人也想速战速决。

一夜未睡的秦星坐在窗前的书桌上画着各种兵器式样!噹的一声,有小刀入木的声音。秦星快速站起来,拉开房门,门上钉着一把小匕首,匕首上有一个小布条!

秦星眼睛一眯,这匕首是她给古力留在身上防身的,这布条是秦钰昨日穿的衣衫!

红鸢和红衣也冲出来!红衣上前就要拔下匕首,红鸢拦住她,用衣袖护住手,小心的将匕首拿下来,散开布条,五个飞舞的字,镇外青山南。

红鸢递给秦星看了一眼,而后使内力,布条碎成几小块!

有了消息,红衣心情轻松了点,看着地上的小布条,笑眯眯的道,“师姐,你还得练练,我看师兄们,都可以直接化成灰呢!”

红鸢神色坦然的道,“你可以化成什么?!”

红衣撇了撇嘴,后悔挑起这个话题,她连小布条都弄不了!

红鸢不理会她,看了看天色,“姑娘,我们现在出发吗?”

红衣接过话,“师兄们应该已经早一步到了!姑娘算的真是太准了,居然连会在南面都算出来了!”

秦星挑挑眉,“这个不需要算!镇外的青山,树林茂密,易躲藏!南面有一面悬崖,崖底是河流,他们若是盘踞在那里,只需要收住前面就好,不必防着后面!”

红衣一脸的崇拜,“姑娘厉害!”

秦星不理会她的马屁,转身进屋,“红衣,你就留在这里!我和红鸢去就够了!”

红衣不依,“不可以,我虽然武功轻功都没有师姐好,但我也是能帮忙的!”

秦星摇头,“你得去程家,保护我大姐!”

红衣道,“不是有师兄已经在保护他们了吗?”

秦星利落的将衣服用腰带绑紧,道,“他们毕竟是男人,也不能离的太近,你跟着我大姐,正好!”

红衣想想,也对,“那行!我马上出发!”

秦星和红鸢在红衣走后,也收拾好,准备出发!

秦柳氏还未起来,她昨日回来后迟迟不入睡,秦星去她房间看了几次,她都还一脸担忧的坐在床边!

秦星知道她虽然嘴上大度,但心里肯定也是担心不已。秦星最后又进房间催促秦柳氏时,趁她不注意,也偷偷点上了临走辛掌柜给她的安神香!等她再次去看的时候,发现已经睡着了!

秦星不得不再次感叹,辛掌柜真的是非常的细心!

秦星和红鸢刚出门骑上马,张谦便来了,天色还未大亮,额头起了一层密密的汗珠!看到秦星要出门的样子,半是揾怒,半是喜色,“你昨日不是答应要带着舅舅一起的!?是不是力儿他们有下落了!?”

秦星有些无奈,带着不会武功的张谦,确实是个累赘!不仅帮不了忙,还要安排一个人专门保护他!可她现在很能理解张谦这个做父亲的心情,也没有劝他不去,只是对张谦道,“你可会骑马?!”

张谦点点头,“骑马是会的!”年轻时候在京城,世家公子,都是会骑马的,经常会约了去城外踏青作诗!他现在很是恼恨自己年轻时顾着吟诗作对,却没有去练武!

秦星朝红鸢递了个眼神,红鸢便跳下马,“张先生,您骑这匹,跟着我们!”说罢,轻松的跳上了秦星的秦棕。

秦星也不多说,缰绳一拉,两匹马很快出了镇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