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同归于尽/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州多山,处处是高山,青山县更是以山命名!青山县下的清水镇,几乎四面环山,山里又环水,整个镇子,还有其他的乡村,以清水镇为中心,向周围扩散而建!古人的智慧和力量是无穷的,不仅造出了镇子,还打通了道路,早就了如今虽不是特别繁华,但也十分热闹的小镇!

看似近在眼前的山峰,实际出了镇子以后沿着镇外的河流走上一二十里后便是山路,若是靠脚力,怕是要一日的功夫!

秦星三人一路疾奔,红鸢和秦星都无恙,张谦受了不少罪,多年不怎么骑马,偶尔骑几次,也没有像这么奔波颠簸过,年轻时骑马玩耍那也是一路平缓,如今这山路崎岖,着实让他难受不已,可比起亲生儿子的安危,他受的这点罪也不值什么了!咬着牙,一路硬扛着不出声!

一个时辰后,天已大亮,三人行到山边,山林已经浓密起来,秦星下马,打算弃马步行上去。

张谦见状,也赶紧跳下来,抚了抚翻腾的胸口,长吁了一口气!

红鸢轻声问,“姑娘,马怎么办?!”

秦星扫了眼张谦,四周打量了下,凑到秦棕耳边,轻声耳语几句,秦棕扬起蹄子,进了山林!张谦骑的马也跟着奔过去!

张谦略有些讶异,转瞬又了然的道,“沧澜的马,不愧是优良的好马!”

红鸢瞧了眼张谦,“张先生果然学识渊博!”看张谦谦虚的笑了笑,接着问,“张先生可还好!?”

张谦一脸坚定,“我无碍,咱们赶紧赶路,星儿,你再和我说说,咱们要怎么办?他们是想要如何?咱们就三个人,要怎么才能救出钰儿和力儿才好!?”

秦星自顾往前,听到张谦在后面的追问,有些无奈,“舅舅,我保证,一定会救出他们!但一会儿,不管什么事情,您都要听我的才好!”

张谦愣了下,点点头,“好,我听你的!”不知道为什么,身单力薄的秦星就是有一种让人信服的本事!

又过去半个时辰,穿过一段稍微平缓的山路,便一直是向上的山路,小路是人走出来的,山上有人居住,也时常有人上山打些猎物,拾柴火!越往上,山林越茂密,只能透过密密的树木,有零碎的阳光照下来!

不多时,张谦便气喘不已!抬头看向秦星和红鸢,两个姑娘家,脸不红气不喘,有些难为情,咬牙快速跟上!

行至一半,一声类似鸟鸣的声音,让红鸢一喜,三人停下脚步,从书上蹿下一个身影,全身黑,只露出眼睛的装扮,把红鸢吓了一跳,疑惑的看着秦星,“姑娘,这就是你说的给他们特别的装扮?!”

秦星点点头,似乎很满意,这样的装扮出来,任谁也看不清楚!

张谦在树上的人窜下来时,一个箭步冲过去,想要护住秦星。

秦星有些感动,轻声开口,“舅舅,这是自己人!”

张谦有些意外,但瞬间又开心起来,至少,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是贤王安排的人!?”他只能这样想!

秦星想了下,也算是吧!来人抱拳,“姑娘,不出姑娘所料,他们在南边的山顶!”

“大约多少人?!”秦星看了看上山的路!

“大约在五十人左右!”来人答的一板一眼,显然都已经摸清楚了!

红鸢皱眉,“姑娘,那我们是不是人少了?!连上我们两个才二十人!”

张谦连忙道,“还有我!”

秦星别有深意的笑了笑,“放心,我们有帮手!我们的目标不是杀人,是救人!”

红鸢和来人均是愣了愣,不知道秦星说的帮手是从哪儿来的!

秦星知道他们不解,但也没有多说,只是又嘱咐了一遍,“按昨天的部署,你们只要救人,其他你们一概不要管!”

来人点点头,“姑娘放心,属下人们都已经就位,沿途都安排好了。只是今日凌晨时分,又上来了两个个女人,为了不打草惊蛇,属下们未加拦阻!”

秦星眯了眯眼睛,女人?!没有多费心思去想,挥了挥手,来人隐身而去,秦星三人继续往上!

晌午时分,秦星三人上了南面山顶,树木郁郁葱葱,似乎从来没有来过的痕迹,地上有些纷乱的新鲜脚印。

刚往前走了大约十多米,突然想起一阵掌声,“秦二姑娘,果然是好胆色!”

秦星略微眯起眼睛,看过去,虽然视线昏暗,但依旧一样就看到那瘆人的伤疤脸,还有怪异的独眼龙造型的琅野!“门主大人,别来无恙啊!”

红鸢和张谦分别站在秦星身边,戒备的看着前方的人!那树林深处影影绰绰的越有几十人!

琅野从秦星一出现,便狠狠的盯住她,似一条含毒的蛇,吐着信子,找着最合适的机会,就要上去咬上一口!“多日不见,秦二姑娘更加的手段了得!”虽然那个小丫头不在他们的计划内,他们掳走秦怜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走秦星,好让其他人顺利带走秦钰和古力,然后有时间来部署!但她轻而易举的就干掉了他的手下,他还是感到心惊的!

秦星不打算多浪费时间,“门主大人,你今日用我两个弟弟引我前来,不会就是为了和我叙旧吧!?”

琅野皮笑肉不笑,“叙旧是肯定的,不过,不是我!是另有他人!”话落,从他身后慢慢走出来一个人影,穿着黑色连着帽子的斗篷,看不清楚人脸!

秦星心里隐隐有些猜到了,只是这装扮,怎么看都像是她前世在电视或者书上看到过的女巫婆的造型,这么严肃的时候,她心里居然有些想笑的感觉!

穿着斗篷的人缓缓抬起头,秦星率先看到的是一双带着无尽的恨意的眼睛,再看到的是一张布满了刀痕的脸,横七竖八,丝毫没有章法,有些伤口已经干涸,有些还外翻着皮肉,让整张脸看起来恐怖极了!那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嘶哑的声音响起,“秦星,你想不到有一天会落到我手里吧?!”那声音如同一个死人的声音,充斥着无所畏惧的绝望气息!

秦星冷笑着哼了哼,“想不到地狱门的门主,从之前的西辽走狗,变成了如今陈府的一只走狗!”

琅野脸色一沉,还没开口,一直在一旁闷不做声的兰兰厉声道,“好个猖狂的小贱人!让你先尝尝我的厉害!”

琅野来不及阻拦,兰兰已经如离弦的箭,冲了出去。

张谦见状一惊,还没来得及动作,秦星身子已经动了,速度奇快,都没有看清她如何出的手,兰兰已经闷哼一声,不可置信的看着秦星,软软倒了下去!

红鸢撇了眼兰兰,不屑的嘲讽一声,“不自量力!”秦星没有内力,但速度和手法奇怪,连她这个有内力之人都常常看不清她是如何出的手!

张谦瞪大眼,看着面前倒下去的女子脖子上那一丝常常的泛着血丝的痕迹,带着深深的震惊看向秦星,她右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小匕首上面还滴着血…

秦夏惊骇的看着地上的兰兰,兰兰身手绝对算是高手,所以她在陈府在有恃无恐!她僵硬的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向秦星,“你不是秦星!”

秦星浑不在意的勾了勾嘴角,“噢?那你觉得我是谁!?”

那充满了自信的浅淡笑意,还有仿似掌控一切的自得,让秦夏是那么的熟悉,又无比的陌生,从小一起长大的秦星,确确实实变了,可她却不知道是哪儿变了!唯一不变的,她还是那么令人讨厌!这个从小闷不做声的秦星,是什么时候学了这么诡异的功夫?秦夏稍稍愣了下神,在看到秦星那娇俏的小脸时,脸上已经疼到麻木的伤口让她恨不得冲上去将她撕裂!狠狠的道,“我不管你是不是秦星,今天你都别想离开这里!”

琅野阴鹜的盯着秦星,兰兰的死,让他心里的最后一点念头断了!此刻他疯狂的想要取了秦星的命!他知道兰兰的心思,她想做他的女人,很久之前便知道,但那时,他是高高在上的门主,如何看得上并不起眼的兰兰!所以,把她调离身边,安置在很远的分点!那时候哪怕他脸上的伤疤让很多人都害怕,但他也从来不缺女人!直到他几乎成了废人,地狱门也基本覆灭,兰兰再次出现在他身边,不多说,但眼神他懂!他愿意甘心继续呆在余盛身边,为的也就是能借余盛的手,治好自己的疾!他甚至打算,这次成了,便带着兰兰回西辽隐世!

琅野幽幽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兰兰,他对她没有感情,但这些日子,她似乎成了他的寄托,看着她不瞑目的双眼,琅野闭了闭另一只完好的眼睛,再次睁开,看向秦星,“秦二,我们之间的帐,要好好算上一算了!”

秦星垂着双手,瞄了眼地上的兰兰,琅野脸上的表情她看的清楚,但眼里却没有半点情感,不屑的撇了撇嘴,“不是应该还有一位老朋友吗?不出来一起算?!”

话落,余盛从后面走出来,一脸的阴沉,想自己堂堂的大将军,不仅西辽皇子对自己礼遇几分,就连赫连明德也对自己要让三分,可居然栽到了一个小丫头手上,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将军,到一个依靠着戏班子掩藏的半废人,他心里的恨,让他只想将秦星碎尸万段!

在余盛的身后,两个高大的男人,分别扛着两个人,看身形,就是秦钰和古力!

张谦一见,一直没有做声的他激动起来,“你们把两个孩子怎么了?!这是大人的事情,为何要牵扯上孩子?你们这些辽人,怎么能在南璃的地盘上如此乱来!”

秦星回身看了看激动的张谦,叹了口气,果然是读书人,这个时候还在讲大道理!

余盛有些兴味的看着张谦,“想不到右相大人的公子会在这个偏僻的穷地方…。”

张谦对余盛的话没有多大的反应,他一心挂在余盛身后的古力和秦钰身上!

秦星却是皱眉看了眼余盛,这个余盛还有这个地狱门一定要除掉,他们居然连张谦都知道,想来,他们在南璃做了许多的小动作!“放了你身后的那两个孩子,你们要算账的人是我!”

张谦连忙大声道,“放了孩子,我来和你们算!”

余盛哈哈一笑,“送命都抢着来?!”

秦夏有些不耐烦,盯着秦星,一字一句的道,“何必要说这么多?!我要他们都给我死在这里!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

余盛没有理会秦夏,“秦二姑娘,贤王殿下为何没有与你一起前来?!”

秦星嗤笑道,“若他来了,你们还可以在这里说这么多废话?!”

余盛一噎,脸上阴沉下来!

秦夏却听到了,贤王两个字,不是德王,也不是明王,而是贤王!想到先前明王在大街上对她的维护,如今居然又搭上了贤王…。秦夏捏紧拳头,转身朝扛着秦钰和古力的两个男人走去!

秦星眯着眼睛看过去,手在背后打了个手势!秦钰和古力从出现,她便一直分神注意着,他们被扛着,一动没动,心里焦急,脸上却不显!视线看过去,被树木遮挡的脸看不太清楚,但只那么一瞬,搭在男人肩膀上的秦钰给了秦星一个手势,那是一个v,秦星心一松,不动声色,看向走过去的秦夏!秦星知道秦夏想要自己死,但她没弄明白为何余盛和琅野会帮她,按说秦夏现在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秦星还没想明白,秦夏对扛着秦钰和古力的两个男人道,“给我先弄死这两个!”说完,回头得意的看了眼秦星,脸上露出一个无比骇人的笑容!

秦星盯着秦夏,抿唇不语!张谦却是大急,慌张就要上前,被红鸢拉住,轻声道,“张先生稍安!”

秦夏没见到秦夏着急的模样,回过头去,却见两个男人并不动弹,大声道,“我说赶紧弄死这两个!”男人依旧不动!秦夏气极,转头对琅野道,“琅野大人和余将军不想要我手上了的东西了?!”

余盛缓缓看向秦夏,“如今你已经不是陈夫人了,你说你手上有陈府的房契地契,可我们并没有看到,为了诚意,你是不是也给我们先看看?!”

秦星懂了,房契地契吗?!呵,这个秦夏倒是未雨绸缪,早早的将陈府的根本弄到了手里,不过,若是陈家一旦被赫连明晨交给了皇帝,这些房契地契…。眼神转了转,开口道,“两位大人,你们消息真是太不灵通了,陈仁善已经被带进皇宫,陈家一旦被皇家定罪,这些房契地契,对你们来说,又有何用处?!据我所知,南璃虽然不反对别国人在此定居,但你们的身份…。怕是…。”

话未说完!但意思谁都懂,余盛和琅野脸色未变,倒是秦夏,脸上神色不知道是吓到了还是不信,“你胡说八道!陈仁善怎么会被送去京城?!再说,陈家家大业大,如何会被定罪!还皇家,秦星,你唬弄谁!?”她有点慌乱,被兰兰他们把她从陈家弄出来后,她又不想死了,她手里还有筹码,不愁吃喝,为什么不好好活着!所以,她不想死了,但她却还是依旧想让秦星死,所以她打了好算盘,利用余盛和琅野杀了秦星,她再趁机跑了…。可现在,秦星居然说这些房契地契或许将一点用处都没有?!她不信!

余盛和琅野却是对看了一眼,彼此交换了信息,他们知道陈仁善到了京城外,但还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被带进了宫!他们打算的也是趁快,将房契地契从秦夏手里拿来后尽快脱手…

“你们若是不信,我也无法,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们不要被人当了抢使!”秦星慢悠悠的道,人却在悄无声息,不动声色的向前走了几步!等看到古力给出的那个手势后,她的心彻底松下来,手在背后一挥!在余盛,琅野,秦夏三人都在各自思考秦星的话的真假时,忽然四周突然出现了十几个黑衣的蒙面人。

秦星也动了,瞬间大乱!

张谦慌忙朝前扑去,红鸢再次将张谦拉住,有些无奈的道,“张先生,姑娘体谅您的心情,但请不要添乱,姑娘一切都安排好了!本来我可以去保护姑娘的,可如今,我只能保护您了!”

张谦又是急,又是难为情,只能焦急的站在一边,“红鸢姑娘,你去照顾星儿,我一个大男人无妨!”

红鸢没有理会张谦,警惕的盯着四周!

秦星第一时间冲向了余盛,琅野如今使不了功夫,等同于废人,不用管他!

扛着秦钰和古力的两个男人将他们丢到地上,与其他的人围成一个圈,将秦钰和古力围困在其中,与秦星带来的黑衣人打起来!

秦星分神看了一眼,秦钰和古力身上捆着绳子,两人都在动,想来没有大碍,凝下心思,专心对付余盛!

余盛有所准备,虽然赫连明轩不在,但留着人手是一定的,所以他们才召集了剩余所有的门众,又选择了这个能够很好隐藏的地方。余盛和秦星缠打在一处,若是之前,秦星断然不会是余盛的对手!可如今只剩下左臂的他,剑法再熟练于心也挥不出来!一时间,秦星还占了上风!

秦星记着余盛的剑法套路,生涩的很,眼睛一闪,一脚踢过去,手腕一疼,剑松掉!秦星暗想,这次回去,一定要鹰部的所有人还要学一项技能,那就是左手剑法!

秦星带来的人虽然少,但个个精良,除了石磊先前带的十个队员,再加上秦夏的事儿之后秦星就有了准备,早早的去了信到沿溪村又来的十个,都是好手!四十几对十九,打了个难分难舍!

一时间,整个山林里,都是刀剑的声音,秦夏茫然的站在原地,她懵了,这不是她想到的结果!兰兰带她上山来的时候,她就在疑惑,对付一个秦星,值得如此大费周章吗?!可现在看来,这个秦星真的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秦星了!她愣在原地,看着秦星身手敏捷的和余盛打斗!

秦星飞身一脚,重重的踢在余盛的胸口,一口血喷出来,跌坐到地上!秦星上前,打算速战速决,干掉他!

忽然,张谦一声大喊,“力儿!”

秦星心里一慌,朝秦钰和古力看去,只见琅野将秦钰和古力用胳膊勒着,正往悬崖边上带!心滞了一秒,又是一个突然,一个突如其来的冲力,狠狠的撞向她,飞快的往悬崖边跑去!

秦星定下神,发现居然是秦夏抱着自己,在往悬崖边冲,她那张伤痕密布的脸上带着决然的毁灭,发出桀桀的怪笑声,“秦星,你去死吧!”

树木遮挡的缘故,之前没有发现他们所站的位置离悬崖边已经很近!

秦星稳住心神,奋力挣扎,但秦夏此刻似乎怪力俯身,整个人呈现出一种疯狂的模样,紧紧的抱着秦星,连路都不用看,飞快的冲向崖边!

秦星干脆不挣扎了,任由整个身子被她带着往崖边而去!

秦钰和古力嘴被堵住了,看着疯狂的秦夏,眼看她们就要到崖边,两人就惊骇的连连摇头,嘴巴呜呜发不出声音!

红鸢双目赤红,但又不能松开张谦不管,张谦大吼,“快去救星儿!”

红鸢咬牙,松开张谦,朝前冲去!

三米,两米,一米,秦夏丑陋无比的脸在秦星眼前放大,笑的无比欢畅,“秦星,到了阴间,我会继续缠着你!…”

------题外话------

兰兰对琅野的小心思,你们看出来了吗?那些小眼神,虽然写的很隐晦,但应该还是能看出来吧?

谢谢大家的宽容,昨天又断了一天,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谢谢大家不催我…。鞠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