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螳螂捕蝉/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星沉下心,她知道,一个人在越接近毁灭,力气会越大,那是她所有的力量。秦星不再试图挣扎,头脑飞速转动,冷静的道,“秦夏,你的一生都是被你自己毁了!”

秦夏眼睛里的恨意像两团燃烧的火苗,秦夏想到自己的脸,还有那恶心的乞丐,她控制不住的大声尖叫起来,抱着秦星的手臂越发的收紧!狰狞的带着秦星往悬崖边冲去!

所有人的心都高高悬起,勒着秦钰和古力的琅野停下,看着已经状似疯癫的秦夏,嘴角露出残忍嗜血的笑意,他要秦星死,必须死…

余盛却是深深皱着眉,捂着胸口,他一点儿也不关心秦夏的死活,她想要秦星死是无疑的!但他更想要秦夏手里的东西,秦星太狡猾,他不完全相信秦星的话,手里有筹码比没有筹码要好!但他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们越来越接近悬崖!

红鸢红着眼冲过去,刚一冲出去,便被地狱门的一门众给纠缠住!石磊沉着的往秦星处靠近,他心里也急,但他更相信秦星,相信他一定有法子脱身!

秦钰和古力拼命的晃动着身子,张谦在众人顾忌不到他的时候飞快的往琅野身后跑去!

世间仿佛静止下来,秦星闭了下眼睛,猛然睁开,将一直蓄起的力量猛的爆发出来,整个人似要爆开的炸弹,秦夏疯狂,秦星后发力十足,一时间居然僵持住,就在这僵持停顿的一秒,秦夏的背后忽然有掌风袭来。

秦夏没有武功,等她感知到掌风,已经离她只有一步之遥,她猛的松开秦星,改为抓住她的胳膊,转身还没看清,便被一掌打到胸口,整个人被击飞,她拉着秦星的手紧紧拽住,嘴角鲜血溢出,含着一起死的笑容,紧紧不松手!

秦星被带着往后连续两步,眼看要一脚踏空,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拉住手,嘶拉一声,袖子掉了一大片,人却被带回崖边。

秦夏拉着秦星的衣袖,如一只破败的蝴蝶朝身后的悬崖落去,她的眼睛圆睁着,不甘,嫉恨,夹杂着一丝悔恨,秦星站在崖边看着她落下去,心里并没有想象中的快意,因为她在秦夏的眼角看到了一滴眼泪!

秦星收回眼光,看了眼身边站着的赫连明德,撇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

有了赫连明德带来的人,红鸢得以脱身,快速跑向秦星,将身上的外罩衫脱下来挡住秦星失去了袖子的胳膊!

赫连明德眼神闪了下,扫了红鸢一眼,抿了抿唇,似乎对自己的人充满了自信,根本不去看身后的战况,带着些意味道,“秦姑娘都不打算说声谢谢?!”

秦星回过身,看了下已经倒下不少的地狱门众,而余盛和琅野都已经被控制住,张谦正慌张的在给秦钰和古力解绳子!收回视线,看着赫连明德,“德王若是再晚一点出手,我可能会说谢谢!”

赫连明德迟钝了下,反应过来,显然秦星一直都知道他在暗处,忍不住哈哈一笑,“秦姑娘…。很有意思!”眼里对秦星的狂热让红鸢看了微微有些心惊!

赫连明德转身,朝余盛走去!他的心情很好,秦星的表现越来越让他欣喜不已,了解越多,越让他欲罢不能,想要得到秦星的心也越坚定!走到余盛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余将军,我们又见面了!”看着余盛捂着胸口的痛苦模样,“想不到叱咤战场的余大将军也有今日!”

此刻的余盛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落到赫连明德手里,只有一条路,轻蔑的看了赫连明德一眼,“德王要杀就杀,又何必如此奚落本将军!”

赫连明德眼神暗沉,笑意不打眼里,“何必要如此心急求死?!”

余盛扬起脸,不屑,“难不成德王打算放了我!?”

赫连明德一脸笑意,“余将军觉得本王有如此好脾气?!当初拜你所赐,差点丧命于青州。”转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秦星,眼神柔和,“幸好本王命不该绝…。”

余盛顺着赫连明德的眼神,扭头看了眼秦星,眼瞳不自觉的缩了缩,“想不到德王还是个情种!只是,只怕她早已经是贤王的人了!…。”

赫连明德眼神一沉,伸手就是一剑,顺着余盛的左臂肩胛部位下去,霎时肉连着骨头一起分列,比起当初赫连明德受的伤有过之而无不及!

余盛狠狠咬着牙,似肩上的疼痛感觉不到似的,“德王这是恼羞成怒了?!要说,当初咱们的合作,若不是这个女人,如今,这南璃的江山怕已经是你的了…。可惜啊…。依本将军看,只怕德王不仅得不到这个女人,连南璃也要拱手他人才是…。哈哈哈…。”

赫连明德心头确实是一阵恼怒,长剑再出,直直插进余盛的心脏!堂堂一代西辽大将军,永远的失去了再次领兵打仗的机会!软软的倒下去,眼里带着不甘,不肯闭上!

远处一直看着这边的琅野见此,只是轻轻皱了皱眉头,脖子上的长剑让他很是难受,曾几何时,如此被人用剑指着!

他捏紧拳头,扫了一眼四周,自己的门众一个比一个少,倒下一个又一个,眼看就要死绝了,他心里一阵无力,地狱门他从十八岁接手,从二三十门众,到几百,到后来为西辽皇室所用,发展到几千,结果,一批又一批门众为了他们的西辽而丧命,到如今,剩下这么几个,还在为了西辽皇室拼命,而他们却连个安身立命的家都没有!落到日此境地,不知道该恨还是该说是咎由自取!…。

琅野凄惨的看了眼远处躺着的兰兰,眼神发狠,看到还在站崖边的秦星,他咬紧牙关,扫到了前方坐在地上的古力!他突然像只豹子般弓起身子,已经没有内力的身体依着最原始的力量,朝前猛扑出去,以最快的速度捡起地上的剑朝最近的古力砍去!

正在低着头查看古力之前受过伤的腿的张谦,猛然发现这一变故,眼睛爆睁,将古力一把抱起,奋力一转,噗呲一声,剑在张谦背上狠狠划下,血流入注!

一直压制着琅野的赫连明德部下一惊,上前一步,对着琅野一剑穿心!

来不及反应的古力被这一连串的变故吓懵了,反应过来,低下头,看到抱着自己的张谦背上的那一道剑伤,血肉翻飞,血很快浸湿了衣服。嘴唇哆嗦着,“干爹,干爹,干爹你怎么了?!…”

张谦嘴唇泛白,虚弱的笑着,“力儿,叫,叫我爹…。”

古力也来不及思考为什么张谦要他叫爹,但还是连声道,“爹,…爹,。你不要有事!”

张谦满意的笑着,缓缓闭上眼睛!

“爹…。!”古力的心一阵绞痛,声音里带着慌张和绝望。

“舅舅…舅舅…”一直坐在旁边的秦钰慌忙爬过去,带着哭腔,手忙脚乱,帮忙扶着闭上眼睛的张谦,手上顿时也沾了满手的血!

秦星听到这两声撕心裂肺的喊声,这一看,心惊不已,踉跄的跑过去,脚底差点被树藤缠倒,虽然没有摔倒,但还是崴了一下!忍着痛快速跑过去,拿起张谦的手,搭上脉搏,虽然虚弱,但没有死,又小心看了背后的伤,皮外伤,主要是张谦太虚弱,所以才晕厥过去了!

“星儿,我爹他没事吧?!”古力慌乱的看着秦星!

秦星摇头,“暂时无碍,赶紧送下山,去找大夫!”

古力和秦钰松了口气!

秦星转头看向已经瘫倒在地的琅野,秦星看了眼插在琅野左胸口上的剑,眼神闪了下!

琅野避着秦星的眼神,虚弱的道,“今日我琅野死在这里,来生又是一条好汉!”

秦星眼神狠厉,拾起地上的剑,一步一歪的走向琅野。

赫连明德已经走到了秦星身后,以为秦星要杀了一开始压制住琅野的部下为张谦报仇,不等秦星走到,一掌过去,那部下轻飘飘的便落下了身后的悬崖!“连个废人都看不住,本王留你何用!”

秦星没有停顿,还是径直走过去,那人是赫连明德的手下,他要杀要留,是他的事,她也不会为了那人而惋惜!

玄铁皱眉,殿下为了这个女人把自己的部下给杀了,虽然部下是犯了错,可是罪不至死…。玄铁盯着秦星的身影,思绪复杂!现在他也相信,若是殿下能得到这个女人,一定会是一大助力!可若是不能得到,殿下会除了她吗!?

赫连明德见秦星已经走到了琅野身边,也往前走了几步,看秦星究竟要做什么!

秦星蹲下身子,看着琅野,“上次让你跑了,你以为,这次,我还会犯同样的错误!?”

琅野眼神微闪,看了眼从背后穿心的剑,虚弱的笑了一下,“若此我琅野还能活,那定是阎王都不肯收我!”

秦星将手中的剑,狠狠的朝琅野的右胸口上插过去,“这样能不死,才算是阎王不肯收!”

琅野脸色剧变,胸口的血喷涌而出,不可置信的指着秦星,“你…。你…。”

秦星站起身,睥睨的看着琅野,“本姑娘就让你死个明白!上次你中了我的针没有死,我就知道,你和常人不同!你说,我还会犯同样的错吗!?”

“你好狠毒的心…”看到余盛死了,门众全灭了,他忽然升起了一丝求生的意愿,本以为就这样让他们认为他一定会死了,便不顾他了,只要等他们全部一走,他下山去找个医生,说不定也是能活命的,可现在…琅野带着不甘心,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

秦星冷冽的看着他,“我狠毒!你们杀了那么多村民的时候没有觉得狠毒!?要将整个村子屠村时,没有觉得狠毒!?这一剑,也算是为他们报了仇!”

琅野彻底没有了声音,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赫连明德惊异的看了眼秦星,没有多说,向自己的部下挥了下手,都快速的站到一边去!

秦星转过身,扫了一眼自己的人,没有人倒下,有些皮外伤,也无碍!打了个手势,很快,训练有素的撤退了一大部分!不一会儿,两个人弄出了一个树藤和木棍做成的担架,小心的将张谦抬上去!石磊带着秦钰和古力,护着张谦下山!

赫连明德和玄铁将这一切都默默的看在眼里,除了惊讶,还有些复杂情绪在心里!

秦钰皱着小脸,转身看了眼秦星,抿了抿唇,不说话,转身跟着石磊下山!

秦星哪里不知道秦钰的心思,高声说了句,“我随后就来,你们先去给舅舅找大夫!”

秦钰咧嘴笑了笑,快步跟上!

等自己人都退完,红鸢在秦星身边,轻声道,“姑娘,我们也下山吧!”

秦星扫了一眼四周,只剩下赫连明德的部下,她留着最后走,就是怕赫连明德这个伪君子趁机对明轩的势力下手!看人都退完了,又看了看地上的死绝了的地狱门众,意有所指的对一边站着的赫连明德道,“德王殿下好一招螳螂捕蝉…。”

赫连明德低头一笑,“秦姑娘过奖了!”看了眼远去的石磊等人,他又何尝不知道秦星的心思,想到她无时无刻对赫连明轩的维护,心头沉了沉,脸上笑意不减,“秦姑娘请!”

秦星也不扭捏,带着红鸢朝山下去!山路陡峭,秦星脚崴了不太方便,红鸢便走在前面,小心的将山道上的石头都清理干净,她没有伸手去牵秦星,因为她知道秦星一向不喜人碰她!

红鸢小心仔细的在面前清理道路,眼看难走的山道快走完,嘘了口气,心道,果然是上山容易下山难!转身去看一直没说话的秦星,这一看,顿时心凉了半截,秦星不见了!

------题外话------

表妹成绩出来了,我觉得已经可以了,她觉得不太理想!

担心我弃文的读者朋友们大可放心哈,我是绝对不会弃文的,慢是慢了点,但都是我花心血一点点写出来的,若是弃了,暂且不说对不起花钱看我书的你们,就是我自己,也是一万个对不起!对不起那些熬夜加更的日子,对不起这么长时间被这本书占据的心思!所以,再次申明,弃文,是绝对不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