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明争暗夺/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这两日不太平静,各宫娘娘们都让后宫气氛有些诡异!

往日一向温婉贤淑的庆妃从李嬷嬷不知为何突然暴病身亡之后大病了,前几日才刚刚好转,可病好之后的庆妃变的脾气暴躁不定。伺候的丫头们每日都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娘娘!李嬷嬷一向是庆妃娘娘的心腹,整个延庆宫上下全是李嬷嬷在打点!现在忽然离开了,也不怪庆妃娘娘伤心到情绪不稳!只是这有些日子,咋还不见好呢…。小宫女们私下皱眉议论,惶惶不安!

对庆妃的这种状况,凤仪宫和昭阳宫那是乐得所见,开始几日还装作关心,来慰问一番。明着看望,暗则在疑虑,这李嬷嬷一向身康体健,怎么就突然暴毙了?但延庆宫一向口风紧的很,见着实在是探听不出什么了,便也罢了,因为她们各自也忙的很!

皇后张岚一想到赫连明晨,就头疼!那是她的命根子,也是她的希望,还是整个张家的未来,但他实在是让自己不省心,催了好几次都不回京,好在秋田去了,让她多少放了点心!

萧妃对赫连明德是不担心的,他一向有谋略,知道自己要什么,她要做的,就是在京城为他多多铺路!

只是她催赫连明德回京时,却被他的回信给吓着了,虽然他一再的说这个女子会是他今后最大的助力,但她怎么也不能相信!一个女人,再能耐,还能怎样?!但她不能硬来,她太了解自己的儿子,若她直接反对,不仅起不了作用,反而会伤了母子情分,干脆大大方方答应下来!再不济,只当是纳了个妾室也无妨!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赫连明德一开口就是要给那女子一个侧妃的位置…。

萧妃心里便打起了鼓,难不成这清州的女子个个有魔力?!当年的林雪莹便是如此,康顺帝去了趟清州带回个林雪莹,到现在都心心念念着!萧妃想到林雪莹,哼了哼,康顺帝心里只有林雪莹,她是知道的,当年几个嫔妃,算起来自己是最不得宠的,因为早早的生了皇子,虽然地位稳了,但皇帝对自己也只剩下一点最起码的情分了,所以她才能站在圈子外看的那么清楚!萧妃撑着头,懒懒的问一旁的嬷嬷,“嬷嬷,你说明德他要带回京城的那个女子真有那么多过人之处?!”

萧嬷嬷笑了笑,“娘娘,你又何必操这么多心!大殿下老奴看着长大的,是个有分寸的,再说,就算没什么过人之处,只要咱们大殿下喜欢,那又如何?!”

萧妃眼眸冷了几分,“一开口就是侧妃。这女子怕是没那么简单!若是个狐媚子,勾的明德和盛儿他娘离了心,那本宫也容不得她!”

萧嬷嬷一愣,连忙道,“娘娘就宽着心吧!小世子都大了,哪儿还会离了心!”

萧妃冷哼了一声,没再言语!德王妃身后的家族可是明德如今最大的助力,可千万不能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让她对明德失了心…。

萧嬷嬷打着岔,“娘娘也别多想了,殿下怕是已经在回京的路上了!”

萧妃脸上这才缓和了几分,“外面可有动静传来?!”

萧嬷嬷上前两步,才小声道,“萧大人最近一直在各城门巡查,娘娘放心!”

萧妃不屑的冷哼一声,“本宫有什么不放心的,本宫倒是希望赫连明辉那个傻小子能闯进来!”停了停,转头对嬷嬷道,“去和哥哥说,只要将那两个辽人杀了就好了,赫连明晨要进宫,不必拦着!”

萧嬷嬷心领神会,笑着道,“只怕凤仪宫的娘娘没那么容易让七殿下进来…”

萧妃拨弄着手里的琉璃珠子,嘴角勾起笑意,“这会儿最头疼的怕是延庆宫那位,哈哈…。”欢愉的笑声洒满了整个昭阳宫!萧妃心情颇好的站起来,“陛下应该下朝了,将本宫炖的雪耳莲子汤端着,咱们去给陛下请安去!”

萧嬷嬷笑着跟在身后,一主一仆出了昭阳宫!

萧妃没有说错,庆妃确实是又恼又怒,坐在梳妆台前,长长的头发垂着,几个小丫鬟抖着身子跪在一旁,轻轻綴泣!

听见小声压抑的哭声,庆妃更是火冒三长,将梳妆台上大小的装饰盒子扫到地上,“哭什么哭?!本宫还没死呢!”

小丫头一噎,慌忙止住哭声!一个年纪稍大的宫女从门外进来,看了看地上狼藉一片,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小宫女,在心里叹口气,上前两步,“娘娘,李大人来了!”

庆妃听说父亲来了,对身后的大宫女道,“过来给本宫梳头!”

大宫女连忙上前,“是,娘娘!”手脚麻利的梳了个发髻,庆妃也不在意了,站起身,看了眼两个小宫女,厉声道,“今日一天不许吃饭!”径直出了寝宫。

大宫女蹲下身去收拾地上,叹口气,对两个小宫女道,“你们啊,明知道娘娘近些日子不顺心,怎么也不小心着些!”

小宫女擦擦眼泪,委屈的道,“娘娘嫌我梳头发不好…”

另一个小宫女轻声道,“娘娘才不是嫌你梳头发不好,是因为你说娘娘头发掉了许多…”

大宫女叹口气,摇摇头,娘娘最近吃不下,睡也不好,掉头发也是自然的,可头发对宫里的娘娘们来说那是除了容貌外最重要的,你当着她的面儿说头发掉多了,怪不得娘娘发这么大脾气!

庆妃压了压心里的火,出去看到父亲在殿中央来回走动,一脸的焦急!

“父亲…”庆妃见此,心提起来,身体有些发凉!

李开明礼节性的行了个礼,这才道,“娘娘,老臣已经连续找了几日,也没有找到殿下的踪迹,这可如何是好?!”

庆妃的心沉到了谷底,咬紧牙,捏着拳头,“他还能上天了不成?!”

李开明有些急,额头冒出了汗,“娘娘,老臣担心,会不会凤仪宫或者昭阳宫先一步…。”

庆妃一下子跌坐到椅子上,浑身无力,她是又气又急,这心里一抽抽的,“这个逆子…。真真儿是想要了本宫的命么!”说着说着,不觉间泪流满面!“他不想争,不想夺,本宫给他争给他夺!他喜欢他的四哥,本宫便容他亲近他的四哥…。从小到大,哪样不依着他,护着他,可如今,父亲…。我该怎么办啊?!”

李开明一时手足无措,从这个女儿进宫,做了妃子,他便只看到她风光的一面,曾几何时见过这么无奈又沮丧的时候,更遑论如此痛哭…

深深叹口气,李开明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早已经忘了要如何安慰和劝解自己的女儿!李嬷嬷的死给她的打击也不小,如今明辉那孩子,唉…。李开明摇摇头,一时也没了言语!

庆妃哭了一阵子,缓缓坐直身子,冷声道,“父亲继续去找,宫里本宫来探!明辉没那么容易落到她们手上!”

李开明点点头,“娘娘,找到明辉后,老臣将他带进宫来?还是您借个机会出去一趟?!”

庆妃擦了擦红着的眼睛,一脸的沉静,“将他手上庄严的罪证都销毁,他带的其他,想办法一起送进宫来!”

李开明站起身,“那老臣还是继续去找!只怕那两宫如今也没闲着!”

李开明走了两步,庆妃站起来,“父亲,去白云寺看看,明辉一向喜欢去白云寺,他会藏在那儿也说不准!”

李开明转身皱眉,“上善大师上次进宫后出去便去云游了,还没回,只怕明辉应该不会去!”

庆妃眼神暗了暗,她心里是希望明辉会去白云寺的,最起码上善会护着他不被凤仪宫和昭阳宫的人给找到了!无力的摆摆手,李开明转身出去!

庆妃缓缓坐到椅子上,安静的延庆宫让她从心底里感觉到寒冷!天磊带着李嬷嬷的尸体回来的时候,她的心都碎了,李嬷嬷从小就在自己身边,比亲娘和自己在一起的时间还长,她一直依赖她,敬重她,可天磊却带回来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天磊说嬷嬷是自杀,可她想不出来,嬷嬷为何要自杀?难道就因为她杀了勾引明辉的那个农家女?她更心痛的是,若是这样,那嬷嬷就是明辉给逼死的啊…明辉他明明知道嬷嬷对自己的意义,可他却还是为了个农家女逼死了嬷嬷,她如何能不痛心,不痛苦!嬷嬷死了的事实还没能彻底接受,天磊又说明辉他再也不愿意回宫了,要去浪迹天涯…这一消息,彻底击垮了庆妃的神经,她病倒了,而且病的不轻!

太医看了无数次,宫里的各种名贵药草,李开明又从宫外搜罗的偏方,依旧不见好!前两日忽然传来明辉到了京城外的消息,她的病一下子好了!嬷嬷走了便走了,只要儿子还在,她的希望就在!于是她又有了盼头,只是再次传来的消息,让她急怒攻心!明辉居然带着庄严的罪证要进宫见皇上!不仅带着庄严的罪证,还带着对凤仪宫和昭阳宫有威胁的罪证!

庆妃简直是苦笑不得,她想到头疼也没想出明辉这到底是要做什么!他终于知道对付那两宫了,她是真的欣慰又开心,可他还带着庄严的罪证,这是要砍了自己的手臂?!不用吃任何药,庆妃从病床上起来了,她太了解张岚和萧妃的手段,明辉太年轻,身边又没人,若是落到她们手里,明辉就没了!她心里恼,但更多的是对明辉的担心,所以她要父亲动用所有的力量,要抢在凤仪宫和昭阳宫之前找到明辉!那样,她才可以占得先机!

庆妃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她似乎听到明辉喊自己母妃的声音,又恍惚看到李嬷嬷笑着朝自己走来!她惊喜的站起来,却发现偌大的殿里只有她一个人!

凤仪宫,张岚手里拿着一张明黄的绢布,皱眉,“让本宫去接待上雄的公主?!”

小太监恭敬的道,“是的,娘娘!”

张岚眉头皱的更深,这个节骨眼上,她哪里来的功夫去招待什么上雄的公主!?她现在要忙着找赫连明辉!切不能让萧妃那个贱人的人抢在了她前面!

小太监见皇后娘娘皱着眉却不说话,有些疑惑不解!

张嬷嬷连忙在皇后身边轻声道,“娘娘,历来别国的皇室女眷都是由后宫娘娘接待的!”

张岚还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这是哪里来的一个小公主,还要本宫去接待?!”

小太监皱了皱眉,低头不语!

张嬷嬷轻声道,“娘娘,这位公主是上雄太子的亲妹妹,陛下让您去招待上雄公主,你何不…。”张嬷嬷附身在张岚耳边轻语几句!

张岚连连点头,眼睛亮了亮,随即又道,“可是,晨儿他已有正妃…”

张嬷嬷小声道,“若是公主喜欢上了咱们殿下,愿意做个平妃呢!?”

张岚喜不自禁,将圣旨一收,“你去回皇上吧,本宫一定把上雄公主招待的仔仔细细的!”

小太监恭敬的行了礼,转身出了凤仪宫!

不出一盏茶的时间,后宫其他娘娘都知道了凤仪宫皇后娘娘要招待来自上雄的公主!各人都怀着心思!

萧妃和庆妃却是想到了一处,她们同时换上衣裳,出现在了凤仪宫!

“姐姐您操劳后宫已经很辛苦了,妹妹实在是有愧,所以,这上雄公主,便让妹妹代劳吧!”萧妃笑呵呵的一脸笑意,心里却是不屑,这个张岚打的什么主意,她用脚趾头都能想的到,这种好事,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得!她也有皇子,还是南璃的大皇子!

庆妃也不落后,温婉的道,“皇后娘娘,臣妾病了这些日子,也没帮着分担这后宫琐事,如今臣妾病已大好,这事儿,就让臣妾来吧,也算将功折罪!”庆妃低眉顺眼,很是温顺,她的明辉可还没娶亲呢!太尉府的亲事固然好,可这毕竟是公主,更是上雄太子的亲妹妹!当然是这个公主更合适自己的明辉!

张岚笑不达眼底,将茶杯放到一边,“唉,要说啊,本宫最近也真是累,陛下身子不爽利,本宫格外操心!可是这事儿吧,是陛下下了旨的,本宫也是推脱不得!”

萧妃还要说些什么,庆妃站了起来,恭敬的道,“臣妾愿意和皇后娘娘一同招待上雄公主!”一起招待,就有机会!

萧妃见状,也连忙起身,“臣妾也愿意!”

张岚脸色有些不好看,张嬷嬷在一边儿使了个眼色,张岚才不情不愿的道,“两位妹妹有心了,如此甚好,咱们一起把上雄的公主招待好,也让陛下省心了!”

萧妃和庆妃异口同声,“是,皇后娘娘!”

这日,宫里三位娘娘破天荒的坐在一起商量如何招待上雄公主!却在安排公主住处的时候,又发生了争执,皇后娘娘觉得应该离凤仪宫近些,毕竟是贵客,凤仪宫是后宫中殿,贵气!

萧妃觉得还是离昭阳宫近些好,公主不是国母,住的如此尊贵,以后若有别国的皇后来访,那安排到哪儿住呢!?

庆妃不做声,只是轻声道,“听说一般皇室来访的女眷都是住在别国的公馆,这次,估计也这样吧?!”

张岚脸色更是不好了,那上雄公馆就建在离督察府不远的街道!萧妃狠狠的瞪了庆妃一眼。

庆妃轻声道,“其实住公馆也好,毕竟是女眷,又是公主,万一有点事儿,也好说不是?!”

张岚撇了下嘴,“那既然住公馆,这住的事儿,咱们就不论了!”懒懒的动了动身子,“今儿就这么定下了,明儿个一早公主就进宫了,你们都早些回去歇着吧!”

萧妃和庆妃站起身,俯了俯身子,出了凤仪宫!

------题外话------

一到这个季节,就忙的像狗!

大家都有安排出游的计划吗?若有的话,尽早定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