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一家团圆/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色微暗,已经在山上找了一日的红鸢狼狈不堪的下了山,带着几分侥幸试着呼叫了一声秦棕!当秦棕脚步踢踏而来的时候,红鸢感觉到了一阵绝望,很快又打起精神,秦星十有八九被赫连明德带走了,照着德王对秦星的心思,不会有危险,只是,德王到底把秦星到底带去了哪儿?!

红鸢坐在山脚稳了稳神,秦星被德王带走的事儿还不能声张,她以后是要嫁给贤王的人,名声声誉很重要!再则为了不让秦家人担心,她也不能说!她坐了片刻,仔细捋了下思绪,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赶往镇上,她得赶紧想办法联系贤王!救下秦钰他们之后,以防德王小人,秦星让石磊他们一刻不停留的分散快速回沿溪村去!红鸢想碰碰运气,看他们是否还在镇上,他们找人总比自己厉害些!

回到镇上,红鸢第一站便去了贤王的别院,找了林九,告诉他秦星不见了,让他赶紧联系贤王!林九一脸慎重,仔细询问了以后,半晌才说了一句,“你暂且不要找了,若是猜的不错,德王带走秦姑娘,是想逼着贤王去找他!”

红鸢有些急,摇头,“我怕不光是这样!”

林九一愣,“还有哪样?!”

红鸢脸色有些红,“德王他,他,他对我家姑娘不一般!”

林九眼神沉了几分,红鸢的话他懂了,转身朝院子里走去,“我这就给殿下传信!”红鸢走了后,林九快速的写好信,用飞鹰传了出去!他站在院子里,看着鹰盘旋的越来越高!没有贤王的命令他没法出去,陈家现在安静的很,不需要他盯着,白桃那个麻烦精居然也不见了。他想了很久,决定去探一探白桃的踪迹!贤王说那个白桃有可能和德王有关系,若是能顺着白桃的线找到德王,说不定也可以找到秦星了!

红鸢第二站去了张恒的调味铺子,石磊他们若是暂时没走的话,一定就在调味铺子!她抱着侥幸,等在调味铺子的后院看到石磊的时候,她一下子心就定了!“师兄,秦姑娘不见了!”

石磊在井边大口喝水,他掩护着其他队员离开了清水镇,自己最后,打算在这里休整一下夜深再走,按秦姑娘说的,不能留下痕迹!听红鸢说秦星不见了,石磊一口水喷出来,“红鸢,你说啥?!”

红鸢急着上前两步,“你们下山后,我们也随后下山,姑娘的脚崴了,走不快,我便在前面开路,哪知走着走着,回头发现姑娘不见了…”

张恒端着两盘菜出来,刚好听到说姑娘不见了,心里一惊,盘子掉地上,“红鸢,到底怎么回事?!”

红鸢被盘子摔碎的声音吓了一跳,只是这一吓,反而镇定了几分,快速道,“我猜测是德王带走了姑娘!”

石磊皱眉,“德王为人虚伪,表面君子,实则不折手段,难不成他想用秦姑娘威胁贤王?!”

张恒呆愣了片刻,“若是仅仅这样,那也罢了!”

红鸢和石磊均看向张恒!

张恒才道,“听说德王前两日带着聘礼去了秦家!”

话一出,红鸢脸色变了,石磊点点头,“我知道,那日我在!”

张恒转头看向红鸢和石磊,“你们觉得德王此举有几分真?!”

红鸢走到张恒身边,“前些日子我就已经看出来德王似乎对姑娘有别的心思!不止一次的去成衣店找姑娘!”

石磊捏着拳头,“秦姑娘以后可是贤王妃,如何能让德王带走?!”

张恒思索了半晌,“师兄,你暗里追查一下,也别通知其他师兄弟了,这事儿咱们先别声张!不管德王是什么心思,秦姑娘暂时都不会有危险!”

红鸢涨红了脸,“那若是,若是德王要对姑娘…。对姑娘无礼呢!”

张恒和石磊都一愣,他们是男人,都知道红鸢在说什么,张恒咬着牙,故作轻松的道,“秦姑娘那满脑子的主意,而且她也不是逆来顺受之人…”

红鸢还要说什么,石磊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说了!红鸢略带疑惑的看了眼张恒,但还是将嘴里的话咽了回去!

红鸢从调味铺子出来,打起精神,想好说辞,赶往成衣店!

到成衣店的时候,门口的灯笼已经点亮,白婶儿开的门,红鸢有些意外,“家里没人吗?”

白婶儿连忙道,“张先生不知道打哪儿受了伤回来,夫人和钰少爷都去张府了。”

红鸢点点头,转身又出了成衣店,往张府赶去!

陈府的后院,秦刘氏披头散发的坐在仄仄逼人的小角落里,惊恐的听着外面被打板子的声音!心里暗自祈祷秦夏能快点回来救她!她心里越来越不安,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心里有些发慌,但又说不上来!只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陈常氏瞧着院子里被打的血肉模糊的一堆人,皱了皱眉头,看样子,她们是真的不知道了…她不相信会有人能撑到现在,唯一的,就是她们的确是不知道!她朝小红看了一眼,小红心领神会,走到门口,马上有几个新买的粗使婆子上前将这些打的都快奄奄一息的下人们抬回去!

粗使婆子们忙碌着抬着还在流血的小丫头们出去,门外匆匆进来一个男人,之前的护院!一脸严肃,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径直走到主屋门口,开口道,“夫人!”

陈常氏懒懒的抬起头,转头看了眼男人,又转过去,“可有消息?!”

男人摇头,“暂时没有!”

陈常氏狠狠的握紧手里的杯子,“难不成上天了?!”

男人上前了一步,轻声道,“城外的南山上,有打斗留下的尸首…。”

陈常氏皱眉,转头盯着男人,“有秦夏?!”

男人摇头,“没有,但有之前在她身边伺候的兰兰!还有另外的男人,看样子,是辽人!”

陈常氏心里打起了鼓,“兰兰?怎么还和辽人扯上了!?”

男人看了眼陈常氏,“这个小人不知道!小人去周边找的时候,无意中听有从山下下来的人小声谈论,便上山去看了眼,找遍了也没找到秦姨娘!”

陈常氏看了眼男人,“她不是陈府的姨娘了!说话注意着些!”

男人点头,“是,夫人!”

陈常氏站起来,走到门口,“明日继续找,安排人去她的老家守着。”

男人低着头,神情不变,“是,夫人!”说完转身离去!宽厚的背让陈常氏眼神深了深。

小红安排人将院子里打扫干净,走到陈常氏身边,“夫人,秦刘氏如何处置?!”

陈常氏扫了眼一侧的小厨房,“不用管她,先饿着,说不定秦夏还是个孝子呢!”

红鸢赶到张府的时候,张府一片灯火通明!管家带着红鸢朝主屋走去!断续听到有哭声。红鸢心里有点惊讶,按说张先生背上的伤无大碍啊,姑娘说是皮外伤,不会伤及性命!这哭声…。

刚进了主屋,眼前的景象让红鸢有点摸不着头脑!古力穿着崭新的衣裳,正跪在张母右相夫人面前,端着一碗茶,高高举着!

红鸢进去,没人察觉,屋里虽然都泪流满面,但气氛却并不伤感,反而有点淡淡的温馨!

等古力将茶递到右相夫人手里,秦柳氏看到了红鸢,连忙走过去,“红鸢,星儿了?!”

红鸢赶忙露出一个笑容,拿出想好的说辞,“姑娘去家具厂视察去了,听说这几日卖的很好,差货了!”

秦柳氏松了口气,“这丫头,整日忙的不见人影!”随后又笑了起来,看着古力,还有王白凤她们,一脸的感慨,“可惜她没见着这一家人相认的场面!”

红鸢惊讶的看了眼古力,又看着秦柳氏,“相认?古力不是早就拜了干娘吗?”

秦柳氏笑着道,“那是干娘,可现在是正儿八经的娘,亲娘!亲爹,亲奶奶!”说着,不自觉的又红了眼眶!

古力端着一碗茶,走到秦柳氏身边,噗通一声跪下去,“干娘,您永远是我的干娘!”

秦柳氏连忙扶起古力,“是是是,我是干娘,以后啊,你就有两个娘疼你爱你!”

古力红着眼,“不,古力有三个娘!”

秦柳氏一愣,王白凤走过来,拦住古力的肩膀,“对,力儿有三个娘!我和你爹商量过了,等他身子好了,给你的养父母找一个好地方,给他们造一个衣冠冢!以后,你也可以时不时的去看看他们!”

古力顿时哭的泪流满面,扑到王白凤的怀里,“娘,…娘…。娘,你咋不早些找到我…。”

王白凤搂着古力哭的上气接不上下气,抚着古力的背,“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对不起我的孩子…。”

古力在王白凤的怀里,絮絮叨叨的说着他的委屈,他的不满,他似乎要把这十三年来的苦都倒出来…。在王白凤温柔的劝慰和安抚下,好半晌才慢慢的安静下来!

秦柳氏欣慰的看着这对母子,抓着一旁努力克制自己不上前的右相夫人,轻声道,“让他们好好哭一哭吧!力儿这么些年太苦了,小小年纪,比大人还要沉重,这才像个孩子!”说这话的时候,秦柳氏心里一闪而过的是秦星的影子,她又何尝不是早早的将一家子的沉重都扛到了肩上?!秦柳氏的心里有些疼,那孩子还从来没在自己面前叫过哭,叫过累!

右相夫人双眼通红,“谦儿这伤啊,真是焉知非福啊…”

秦柳氏点点头,“这也是注定,谁知道力儿他爹会受这伤…不过,这也是天性,在危险面前,做父母的,肯定都是第一时间顾着孩子的!”

秦钰走过去,拉了拉古力,“力哥哥,你以后是不是就叫张力了啊?!”

古力从王白凤怀里退出来站好,看到秦钰有些难为情,在比自己小几岁的秦钰面前这么哭鼻子,实在是…。他拿眼偷偷看了眼秦怜,见她也哭的鼻头红红的,心里稍稍安定了下,这会儿听秦钰这么一问,有些为难的拿不定主意!

王白凤手一挥,“没事,力儿喜欢咱们就不改!”其实她怎么会不想让古力认祖归宗,他始终都是张家的孩子!可现在孩子已经和他们相认了,姓也就是小事了!

右相夫人也点点头,“只要力儿高兴!”

古力看看王白凤,又看看张母,认真想了想,“娘,奶奶,我改!”

王白凤和张母真是喜出望外,一下子喜极而泣,上前狠狠将古力抱住!

张谦在下人的搀扶下慢慢走出来,脸色苍白,但脸上的笑意却是掩藏不住,“力儿,爹给你改个名字,叫张古力!你觉得如何!?”

古力惊喜不已,连忙跪下,朝张谦磕了个头,“力儿谢爹爹赐名!”

王白凤瞧着古力的样子,古力这个名字,在他心里想来是极重的,他对之前的养父母的感情,想必也是极为深的!王白凤的心里有那么一瞬的酸楚,但很快又释然,这是个好孩子,重感情,重情义,她应该感到骄傲!她弯腰将古力扶起来,“傻孩子,自家爹给取个名字,有啥好谢的?!”

古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上前将张谦扶住,“爹…你还疼吗?!”虽然这声爹叫的有些生涩,但听在张谦耳里,已经是最好听的一个字了!

张谦笑着点点头,“有我儿子的关心,爹早就不疼了!”

王白凤上前扶住另一边,笑着嗔道,“你啊,看你以后还瞒着我!若不是我老觉着心里不得劲去姐姐那里去一趟,怕是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呢!”

张谦便讨好的笑着,“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还一家团圆了!”

秦柳氏跟着打圆场,“你们啊,夫妻情深,都相互担心。如今又一家团聚,该高兴!”

右相夫人叹口气,双手合十,“天可怜见,保佑我们一家子终于团圆,我老婆子愿意折寿十年!”

王白凤和秦柳氏同时道,“娘,你说什么呢!”

右相夫人笑起来,拍拍秦柳氏的手,“娘啊,是太高兴了!”

王白凤假意生气,“娘,咱们一家子如今得以团圆,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您还要抱重孙子的!”

右相夫人连连道,“是的是的,我还要抱重孙子!”

一屋子人都笑起来,古力脸红的像只熟透的大虾,偷偷用眼去看秦怜,秦怜跟着一起笑的没心没肺…

------题外话------

我安静的写,你们安静的看…最近评论区好安静,哈哈!

最近是真的忙,旅游这个行业真是让我又爱又恨!操着卖白粉的心,赚着卖白菜的钱,这就是现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