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招来杀祸/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水镇因为秦氏商行商户开业大酬宾,连续演出了三日,连着也热闹了三日!到了这日夜里,跟着闹腾了好几天的人都沉沉的睡去!

在一处不起眼的宅子里,赫连明德坐在一张柔软的床前,看着秦星的脸,眼神微暗。

好半晌,秦星慢悠悠的醒过来,长长的睫毛动了几下,睁开眼,进入眼帘的是一派陌生的景象,心里的警铃大响,身子一紧,便要起来,只是这一动,却让她心惊不已,她察觉到身子似乎一点力气也没有,她费了很大的力气,也只能半坐着,动了动手和腿,活动到是没有问题,就是提不起半点力气!微微有些慌乱,她发现自己歪过的脚已经绑上了纱布!诧异的偏头朝外看去,看见赫连明德带着几分不解的意味正盯着自己!

看到赫连明德,秦星反而镇定下来,软软的又躺回到床上去!嘲讽的动了动唇,“德王这是邀请我来做客?”

赫连明德站起身,抬起修长的腿,走到床边,眼神轻柔,“你的脚受伤了,要好好休息!”

秦星不屑的冷笑了下,“你给我吃了什么?”

赫连明德有些无奈的扶额,“你应该知道本王对你的心思。”

“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也不想知道!我现在要回家!”秦星毫不客气的顶回去!

赫连明德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坐到床边,伸出手去,秦星见状,将身子往里挪了挪!赫连明德的手在半空僵了一瞬,收回去,淡淡的道,“如今,你便知道了!本王要带你回京!路途遥远,你好好歇着,等到了京城,自然就好了…”

秦星惊讶的看着赫连明德,“你打算这样带着我回京城?带我回去做什么?我不可能嫁给你!”

赫连明德轻笑了一下,“本王还从来没有如此迫切的想要一个女人!所以,你做本王的侧妃做定了!”

“可是我不喜欢你,也并不想做你的什么侧妃!我要回去!我娘和家人都在等我!”秦星觉得这个赫连明德有些危险了!她无奈的瞪着他,身上还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赫连明德看着秦星瞪着他的眼睛,那双眸子充满的灵气,还有着少见的沉着和恬淡,就光是看着这双眼睛,就让他的心安静不少!“不必担心,你的那个随身丫头知道怎么和你家人说!等你到了京城,本王自然会安排人通知他们!若你想念他们,本王会安排他们进京去住!”

秦星毛了,这种什么都让别人做主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赫连明德,我不会做你的侧妃,我的家人更不会去京城住!”

被秦星连名带姓的这样叫他,赫连明德一点怒意也没有,这很奇怪,他似乎很享受,“一切到了京城再说,你会改变想法的!”

秦星泄了气,怎么会说不通呢?!她只好改变策略,迂回战术,“我现在一点儿也不喜欢你,你若是非要带我去京城,至少也要让我慢慢的接受你才行啊!你看我现在一点也不了解你,而你也并不了解我!我们总得相处一下才知道合不合适嘛!”

赫连明德嘴角勾了勾,“星儿不要倔了,本王现在没时间来慢慢的让你接受本王!这上京的路上,你有的是时间来与本王慢慢相处!而且本王也很了解你了!至于合不合适,肯定是合适的!”

秦星一听,干脆不做声了,她扬起脸,看着头上的纱幔,不打算继续理会赫连明德!

赫连明德见秦星不说话了,终究还是忍不住用手触碰了下秦星的脸,在秦星翻脸前,很快的收回来,站起身,“你好好歇着,本王先去处理事情!”

秦星没理会,身子也没动!

赫连明德走到房间门口,“星儿,你不要试图跑掉,本王不想为难你的家人!”他虽然给她下了药,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觉得她还是会想法子逃跑!

秦星瞪着眼,翻身趴到床上,看着赫连明德的背影,狠狠的捶了两下床铺,“卑鄙!”捶了两下压根没有声音的床铺,秦星又翻回去,脑海里一阵闹腾!她就这么不见了,红鸢一定急坏了,她应该不会和家人说吧,不然他们会着急的!大姐明日要回门了,她不在家可怎么办!明轩有没有知道她不见了…。脑子里乱糟糟的,烦躁不已!开玩笑,怎么能上京,去了京城那就更恼火了!该死的赫连明德给自己吃了什么药?正乱七八糟的想着,忽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秦星以为是赫连明德又回来了,冷着声音道,“你又来说什么?!”

“呵呵,秦姑娘这是又爬上了德王的床?!”一阵轻笑声传来,带着几分轻佻!

秦星听着耳熟,转过头一看,居然是白桃!挑挑眉,“你不是心心念念要做贤王妃么?这怎么又和德王勾搭上了?!”

白桃脸色一红,“你乱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勾搭德王了!?”

秦星懒得理她,转过头去,看着头顶的纱幔,淡淡的“哦”了一声!

白桃慢悠悠的走到床边,看着秦星,“啧啧…这张脸蛋儿还确实是不错的,只是不知道这身段儿看起来如何?!”说着用手去揭秦星身上的薄被…

秦星被白桃语气里的轻佻惹毛了,转头看着白桃,“你敢揭开试试?!”

白桃被秦星的眼神和语气吓到,不自觉的退后了两步,讪讪的笑了笑,“至于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只是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吸引这些男人的?!”

秦星看着白桃一身桃粉色长裙,尖下巴,细腰,倒是一个美人坯子,想到那日在明轩的别院看见她一副春水风情的样子,忽然道,“你不是处子了吧?!”

白桃猝不及防,脸色忽变,一时青红交加,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变的扭曲,手指紧紧的绞着手里的帕子,关节有些泛白!眼睛瞪着秦星,似见到鬼一般!

秦星见她这个样子,就知道自己说准了,懒懒的侧过头,“不要以为有德王的帮助就可以当上贤王妃,不洁身自好的人,是不配得到喜欢的!”

白桃身子轻颤起来,她从秦星的语气里听到了轻视,她恨恨的盯着秦星,千万个念头从脑海里出来,她想起了那个夜晚,虽然她身不由己,可她确实也不是处子了…。她脑海里嗡嗡作响,心里对秦星的怨恨一下子都蔓延出来,若不是秦星去了清州贤王府,她不会被林三那么坚决快速的送走!若不是被送到了青阳,又将她交给青阳州府的官差,让他们把自己送到不离村去找大哥,她也不会在半路和那些官差一起喝酒,不喝酒便不会失身了…。

白桃心里的恨一下子将她整个淹没了,她不是处子了,贤王还会要她吗?虽然没有人知道,那两个官差知道她是贤王府的人,自然是不敢声张,但秦星…。她若是说出去…。

白桃的眼睛暗了暗,捏紧拳头,又往前走了两步,看着床上躺着的秦星,紧闭着眼睛,一派安然的模样,心里的恼恨更是如同洪水迅速将她淹没!同样是农家女,以前她的家里环境还要更胜一筹,从小因着父母做些小营生,也是衣食无忧的长大,若不是大哥赌博,他们家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她出声,姿色都不必秦星差,为何她就可以得到这么多人的喜欢,而且一个比一个身份高贵!她不甘心,她凭什么就可以如此坦然的得到一切!白桃越想心里的恨意便越大,她红着眼眶,在床边盯着秦星的脸,忽然伸出双手,掐住了秦星的脖子!

秦星一惊,难道因为自己窥破了她的秘密就要掐死我!?伸出自己的手,去拉白桃的手!

白桃红着双眼,脸上带着毁灭的意味,她狠狠的掐住秦星的脖子,狠狠的道,“你去死吧,死了就没人和我抢了!也没人知道我失身了!你去死吧…。”

秦星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想要拉下白桃的手,却使不上力!秦星的脑海里慢慢的模糊起来,她知道,她在开始缺氧!她有些后悔说破这事儿了…。秦星眯着眼睛,看着白桃狰狞的面容,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身上也一点儿反抗力都没有,意识渐渐飘离,仅存的一点清醒只想到,没想到最后死在了这里…。

嘭的一声,秦星的身子一松,大脑迅速回氧,耳边传来焦急的疾呼声,“星儿,星儿!你怎么样?星儿?!”

虽然着声音不是她喜欢的,但还能听见声音的这种感觉她实在是觉得美妙极了,她还真是不想死的!咧了咧嘴角,喉咙间一阵发痒,不停的咳嗽起来!

赫连明德见她咳嗽了,眼神也恢复,像是没事儿了,将她扶起来,顺了顺后背!怀里的柔软让他是心思一荡!

白桃整个人像一个破布娃娃,趴在门口的地上,嘴角溢出了血,半晌慢慢的抬起头,惊恐的看着一边阴沉的脸看着自己的玄铁,再去看正一脸温柔的给秦星顺后背的德王,脑子瞬间清醒过来!“饶…。饶命…。饶命德王…”

赫连明德收起那异样的心思,将秦星放回去,轻柔的盖上薄被,转头看向白桃,面无表情,“谁给你的胆子?!”

白桃匍匐着朝前爬去,“德…。德王,我…。我…。我一时糊涂…”

玄天一脚将白桃踢回原处,盯着她,不做声!

赫连明德扫了一眼玄铁,“这就是你办的事?!”

玄铁低头抱拳,“属下领罪!”

赫连明德站起身,“下去领三十棍,将她送去边关军营!”

玄铁身子一凛,“是!”上前一把将白桃提起,点了她的哑穴,大步朝门外走去!

他狠狠的提着白桃,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

适才办完事回来,想起这个女人还没处理,想着趁夜深,早些处理了,免得德王问起来自己还没办!哪知关她的屋子里居然没有人,找遍了宅子也没找到,他正打算出去找的时候,遇上了德王,德王一听,径直到了这里,若是再晚一步,秦星怕是就要见阎王了!若是秦星死了,他离死也就不远了!想到这里,玄铁又加重了手上的力气。

白桃被衣领处勒的一阵发昏,她满脑子都在想,为什么要把她送到军营?那是什么地方?她去军营能做什么?她不要去军营,去了军营就再也见不到贤王了!她使劲挣扎,晃着头。

玄铁恼怒的将她扛上肩膀,快速的出了院子,将她丢到一辆马车里,对一旁的男人道,“殿下吩咐,将她送到边关军营!给那里的人交代一声,好好看着!让她好好享受!若有闪失,提头来见!”

男人身子一紧,迅速明白玄铁话里的意思,都是男人,他可不认为殿下真的是将这个女人送去军营“享受”的,低头恭敬的道,“是,大人,属下一定办好!”

房间里,秦星缓缓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吁了口气!她懒得操心白桃被送去哪儿,对于一个要自己死的人,她一点同情心也不会有!她本来就不多的同情心也犯不着给她!

赫连明德坐到床边,“你别怕,本王将她送去军营为妓,以后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秦星冷冷的看了眼赫连明德,“你这么温柔的说着这么残忍的话,还真是符合你这个人的个性!”

赫连明德愣了愣,嘴角勾起,“本王温柔也好,残忍也罢,对不同的人罢了!”

秦星不再理她,闭上眼睛,“你走吧,我想睡了!”过了好一阵子,秦星听到关门的声音,睁开眼,撇了撇嘴!她不想杀秦夏,可秦夏死了!她也不想对付白桃,可被送去军营做妓,也算毁了吧?!她心里有些复杂,说不上来什么感觉,虽然不伤心也并不难过,但却有些沉重。昏昏沉沉中,迷糊着睡了过去!

------题外话------

别以为白桃还会出来蹦跶,不会了,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