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皇宫内院/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顿午膳,四个人,均是心思各异!吃的最为复杂的是庆妃!在临来凤仪宫之前,天磊刚刚告诉她,这个玉芊,就是在郡城跟在明辉身边的玉芊!她又惊又疑,天磊却非常肯定,她相信天磊不会认错,但她的身份也不会错,递进皇宫来的玉蝶那是做不了假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若这个玉芊就是农家女玉芊,那她一定知道明辉的下落!这个时间进宫来,莫非…。庆妃心里一咯噔,抬眼看了眼明显心不在焉的玉芊,放下手里的筷子,笑着道,“玉公主不合胃口吗?!”

玉芊收回脑子里乱七八糟的那些猪蹄,鸡爪子,笑着道,“多谢娘娘,玉芊已经吃饱了!”

张岚连忙也放下筷子,“玉公主太瘦了,多吃些才好!”

萧妃在一旁打趣,“到底是年轻,吃东西都秀气!”

庆妃一脸的关心,“玉公主吃的太少了!若是不合口味,你就说,本宫吩咐下去!”

玉芊将手规矩的放在前面,客气的道,“娘娘客气了,玉芊不挑!”

庆妃端起面前的杯子,若有所意的道,“咱们南璃味道普遍比上雄的口味稍重些!听说清州那边流行起吃番椒,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玉公主可有听说!”

玉芊眼睛闪了闪,刚兴致勃勃想要开口,话到嘴边,又咽下去,“番椒倒是听过,滋味却是没有尝过!”

庆妃没有错过玉芊那一刹那的表情,心紧了紧,后宫的女人,不但要头脑聪明,眼睛更要毒辣!放下杯子,轻柔的道,“玉公主若是吃饱了,随本宫去御花园看看咱们南璃的花色!”稍停了下,掩嘴笑道,“皇后娘娘和萧妃姐姐一向有午歇的习惯,本宫倒是习惯了用完膳小走一会儿,玉公主和本宫去吧!”

玉芊有些迟疑,说实话,她不想和庆妃独处,让她不是很自在,但一时又不知该如何拒绝…

信儿更是不愿意玉芊和庆妃去赏花,万一这个庆妃不死心呢,那可就不妙了,于是默默的上前一步,刚想开口,便听到皇后笑着道,“瞧妹妹说的,本宫虽然习惯午睡,但玉公主是贵客,自然不可怠慢!这赏花啊,还是人多热闹!”

萧妃自然是不甘落后,率先站起来,“就是,就是,贵客是不能怠慢的,被陛下知晓,要责怪臣妾们不知礼数了!”

庆妃压下恼意,笑着道,“那感情好,一起去吧!”

玉芊也只好跟着一起站起来,“那多谢各位娘娘了!”

一行四人,身后跟着太监丫鬟一路浩浩荡荡去了御花园!

八月的午后,阳光依旧,但是没有了那份燥热,再加上到处都是假山树木,倒是有几分凉爽!

一路上皇后和萧妃都争相给玉芊介绍各种开的艳丽的花朵,时不时的提起下德王和明王!

庆妃默默的走在一边,既不上前,也不落后,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心里却是如浪花翻过!天磊去查看跟着玉芊进宫的随从去了,她有种预感,明辉就在那些人一起!她心里隐隐有些紧张,这么久了,明辉原谅了自己没有?!现在玉芊并没有死,可嬷嬷却已经死了,明辉不会再责怪自己了吧?!她同意了,同意明辉娶玉芊了,明辉会高兴吧?!

庆妃一路脑子里都闪着明辉,忐忑的等着天磊的消息,时不时的看一眼玉芊,心里颇不是个滋味,早知道玉芊就是玉公主,她又何必费那么多功夫!若早知道她是个公主,又是上雄太子的亲妹妹,那她肯定不用明辉开口便促成此事,也不至于如今这般儿子与自己反目,还赔上了嬷嬷的命!庆妃眼神暗了暗,在路过一处千娇百媚的月季时,脸色更郁郁了几分!

萧妃一转头,看见庆妃的模样,也看到那处月季,冷哼了一声,扭头上前!

皇后热情的拉着玉芊,“玉公主,你瞧,这是南璃的…。”

玉芊正兴致勃勃的听着,眼角的余光又瞄到了在凤仪宫宫墙上的那个身影,这次他正大光明的朝这边走来,看方向是朝庆妃去的!玉芊仔细看去,心里一惊,居然是天磊!

玉芊暗道坏了,天磊怎么回在后宫里?!她不知道的是,从天磊带了嬷嬷的尸首回宫,便留在了宫里做侍卫。稍稍慌乱了一瞬之后,玉芊不动声色的随着皇后继续往前,眼角的余光瞄着天磊已经走到了庆妃身边,在低声说着什么!

玉芊有些急了,若是庆妃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那明辉就藏不住了,她得快些出宫去,明辉不能暴露。想到便做,玉芊轻轻哎了一声,一直盯着自家小姐的信儿连忙上前,“公主,您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玉芊笃着眉头,轻咬嘴角,“有些不适…”

皇后脸色微变,连忙上前问道,“玉公主这是怎么了?!”

萧妃也关切的道,“可是有什么不适?!”

玉芊也来的快,脸色有些发白,轻声似不好意思的道,“估计是初到南璃,有些水土不服,玉芊失礼了!”

皇后忙道,“那赶紧回凤仪宫歇着!”

萧妃道,“还是去本宫的昭阳宫吧,近!”

庆妃几步上前,皱眉,“这是怎么了?!”

信儿快嘴,“各位娘娘,公主身体不适,怕是不能赏花了!”

庆妃上前拉住玉芊的手,“那赶紧去延庆宫歇着!”

皇后和萧妃还没来得及反驳,庆妃依然拉住玉芊往延庆宫方向去!

玉芊不想去延庆宫,现在她能肯定庆妃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她必须赶快出宫,庆妃现在不会拿她怎样,她担心的是明辉,若是暴露了,那他这些日子受的苦就白受了!脚步一顿,轻呼一声,信儿连忙扶住玉芊,声音里带着哭腔,“公主,您怎么了?不要吓信儿!”信儿被玉芊之前中毒的事儿弄怕了,现在又在这吃人的后宫里,她没弄清楚状况,又急又怕!

玉芊也寻不到时机解释了,只是邹着眉,“娘娘,玉芊想回别馆歇息,那里有上雄的大夫,他们能帮助我!”

皇后上前,只要不被萧妃和庆妃带走,她乐得玉芊回别馆去!“那就赶紧出宫吧,本宫安排人送你…。”

庆妃松开玉芊的手,只停顿了一瞬,便道,“那还是本宫安排人相送吧!”说罢,朝天磊招招手,“你去送玉公主回别馆!小心伺候!”而后又对玉芊笑着道,“这侍卫是从小跟着明辉的,身手好,公主这几日在南璃的安全交由他最合适不过了!”

玉芊虽然一百个不愿意,但顾不得许多,只想着出宫了再做打算!便微点了头,“多谢娘娘!”

皇后和萧妃暗自不屑的撇了庆妃一眼,都不做声了!庆妃这一招高明的很!

玉芊在几位娘娘的目送下,出了御花园,由小太监带着到了马车处。

玉芊没有理会远远的跟着的天磊,慌忙上了马车,这一看,傻了眼,明辉不在马车里!当下急了,难不成已经被发现了?!正要撩开帘子,忽听马车外大飞的声音传进来,“公主坐好了吗?可以出发了吗?!”

声音沉着,没有丝毫的慌乱,玉芊稳稳神,“人可都在?!”

大飞沉稳的道,“公主放心,奴才们都在!”

玉芊这才放了点心,“那便出发吧!”

玉芊坐在马车里,胡乱想着明辉到底躲哪儿去了,庆妃这一发现,只怕明辉藏不住了,接下来要怎么办?!有些苦恼的掀开窗边的帘子,刚好看到马车旁边一个穿着太监服的小太监转过脸来!

玉芊讪讪的瞄了一眼,忽然看见小太监在朝自己眨眼睛!

玉芊定睛一看,这哪里是什么小太监,分明是赫连明辉啊!刚想开口,忽然想到天磊还跟在车后,闭了嘴,朝明辉做了个手势,将身子挪回车里!轻轻吁了口气,暗想,若是秦星在这里一定能想到更好的办法了!

应付了一上午,玉芊觉得有些累,靠在马车车壁上闭着眼睛养神,不管怎样,先出宫了再打算!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玉芊都快要睡着了,忽的马车停下来。玉芊皱眉,没这么快到啊…刚准备探出身子,便听见外面有人在说话,“这位大人您好,适才庆妃娘娘宫里有个小太监偷拿了延庆宫的物品跑了,在下奉命在此拦截!”

大飞冷着脸道,“延庆宫抓小太监与我们公主何干?!”

玉芊一听便明白了,想来是庆妃有所察觉了,玉芊不禁佩服起这个庆妃来,还真是能编故事,抓小太监,这样一来,另外两宫娘娘就算有疑心,也不会想到庆妃是在捉她的儿子!而刚好明辉换了一身太监服,若是被发现,正好理所当然的带进延庆宫去!

慢慢的探出身子,皱着眉,咳嗽了一声,“怎么回事!?”

宫门口一带刀侍卫连忙行礼,“回公主,庆妃娘娘在抓贼!”

玉芊冷着面容,“怎么?你是怀疑本公主的人里有贼?!”

那带刀侍卫一愣,信儿上前,板着脸,大声道,“你们南璃就是如此待客的吗?!”

被信儿一呵斥,带刀侍卫噗通一声跪倒地上!“公主恕罪,在下并不是说您的人里有贼,只是担心那小贼会混进您的人里!所以才想要查看一番,也是免得那小贼危害公主!”

“巧言善辩!公主身子不适,哪有这么多功夫来让你们查看!”信儿气势十足!

玉芊忍不住给信儿喝彩,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天磊走上前,恭敬且面无表情,一副从未见过玉芊的模样,“请玉公主恕罪!”

玉芊干脆道,“天伺卫也想来查看一番吗!?”

天磊顿了一下,直接道,“在下奉命办事,望公主恕罪!”

玉芊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你确定吗?!”

天磊脸上闪过一丝纠结,随即很坚定的道,“确定!”

玉芊泄了气,天磊对明辉太熟悉了,若是他查看,明辉必逃不脱他的眼睛!双眼瞪着天磊,一时也失去了言语!

随从最后的明辉此刻心情复杂,他心里也明白,这定是自己的母妃查到蛛丝马迹了!他低着头,脑子里飞速转动,若是一旦被母妃弄回去,其他的罪证不用担心,母妃不但不会阻止自己,反而还会大力相助,可庄严的罪证呢!背负了那么多条人民换来的富贵,庄严罪不可赦!明辉抬头瞥了眼天磊,他正面无表情的站在马车前,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他心里一阵疼痛,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可现在…。他明显是站到母妃那边去了!

玉芊明辉,还有大飞他们,都感到无能为力之时,忽然听到一声高呼,“玉公主,请留步!”

明辉大喜,一偏头,果然是连安,正快步朝这边走来!他心思定了定,打算干脆就在连公公面前亮出身份!毕竟连公公是父皇的贴身大太监,不管是谁,都还不敢当着他的面带走自己!

天磊皱眉,朝马车后面扫了一眼,回头看连公公已朝这边来,不得不往后退了一步!

玉芊就着信儿的手,下了马车,她不认识连公公,但已有在她身边的人轻声告诉了她!

连公公上前,笑呵呵的躬了躬身子,“杂家给玉公主请安!”

玉芊客气的笑了笑,带着几分虚弱,“连公公有礼了!”

连安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玉芊的随从,笑着道,“杂家奉陛下之命前来谢公主奉药!那药陛下午膳时用过了,感觉大好,得知公主有恙,要出宫,特让杂家来相送!”

玉芊眼珠转了转,笑道,“玉芊多谢陛下了!若是玉芊奉上的药能让陛下身子见好,那本公主的父皇也必是欢喜的!”而后转头对信儿道,“信儿,将哥哥留给本公主的另外的丹药拿出来!”

信儿不知所以,不太愿意,马车里只有一种丹药,那是给公主补身子的,这会儿公主却又要拿出来给南璃的皇帝,她不太情愿,本来上午进宫时就已经将难得的一颗回生丹送过去了,现在干嘛又给…。

玉芊笑着拐了下信儿,递了个眼色,信儿只好转身进马车去取!玉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让公公笑话了!”

连安笑眯眯的摆了摆手!

玉芊接过信儿递来的朱红色小盒子,拿在手里,转身对最后站着的赫连明辉道,“小辉子,你过来,跟着连公公,将这丹药去俸给陛下!快去,不得失礼!”

赫连明辉正绞尽脑汁怎么让公公注意到自己,这会儿听玉芊猛一叫小辉子,半晌没反应过来!

大飞最快反应过来,转身威严的道,“小辉子,公主吩咐你去奉药!”

明辉连忙低着头,躬着腰上前,刻意压低声音,“是,公主!”

玉芊将手里的盒子递过去,“在陛下面前不得失礼!”

明辉低沉的答了一声,“是!”

明辉一出来,天磊和连公公便都心知肚明了,都是往日里极为熟悉的人,哪怕明辉穿了太监服,头也没有抬起,但那身形一看,便知道了!

天磊眼神复杂的看了几眼消瘦不少的明辉,抿着唇,身子僵硬着没有上前!

连公公笑呵呵的作了个揖,“杂家在此就先谢过公主了!”而后对明辉道,“你随杂家来吧!”

明辉快速跟在公公身后,做恭敬的模样,朝御书房走去!

玉芊反身看了眼天磊,淡淡的道,“随便查吧!”

天磊随意的在随从队伍里看了一圈,低头抱拳,“公主得罪了!”

玉芊看着天磊,想了想,“对一个把你当兄弟一样的人这样,你不觉得有愧吗?!”不等看天磊脸色变了又变,玉芊上了马车,“走吧,出宫!小辉子自己知道如何回别馆!”

马车缓缓启动,出了宫门!

很快,这宫门口的一幕便飞快的传回到后宫各娘娘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