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死要见尸/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朗的声音在这安静的黎明显得无比的突兀!

马车内的秦星猛然睁开眼,姜寒凌?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是来救自己的?!秦星抬眼去看一只坐在马车门口的赫连明德,他正皱眉,一脸的疑惑,作势去掀开马车门帘!

秦星没有出声,瞧着赫连明德出了马车,静下心去听外面的动静!

“上雄太子?!”赫连明德在见到站在马车外的人时,满是惊讶不已!

姜寒凌客气又疏离的笑了笑,一派温文尔雅,“德王别来无恙!”

在震惊了一瞬后,赫连明德冷静下来,脸上带了几分外交的笑意,“上雄太子何时到了南璃?怎么没有递交玉蝶入京,反而出现在这荒山野岭?!”

秦星悄悄坐起身子,掀开一点点马车窗帘,打量了下外面,此处已到清州边,正是她第一次到清州时的山洞出口不远处!就在前方的树林里,救了明瑶!轻轻放下帘子,靠在马车边,揣摩着姜寒凌等在这里的用意!

“本太子近日闲来无事,便四下游历大好河山!世人都知道南璃风景秀美,所以…”停了下,姜寒凌又道,“至于玉碟,本太子胞妹玉芊公主已然递进宫!”

秦星心里一惊,玉芊进了宫?!

赫连明德也是震惊,关于玉芊的身份,他也是在最近才刚刚知晓,想到赫连明辉为了她一怒之下把陈仁善弄进了大牢,他的眼神暗了暗,嘴角带了几分嘲讽的笑意,“想不到堂堂上雄太子也会耍这种潜伏的把戏…。”

姜寒凌依旧温和的道,“皇妹年纪小,贪玩…至于潜伏,德王说笑了…。”姜寒凌笑不达眼底,若有所指的看了眼一旁的马车,“难不成,德王因为皇妹贪玩而对秦家二小姐有所怀疑,要将其带回京城受罪?!”

赫连明德脸色一变,语气里带了一丝警惕,“凌太子此话为何意?!”

姜寒凌不理会赫连明德,带着笑意道,“星儿,你打算藏到什么时候!?”

秦星皱了下眉,声音不高不低,“你怎么在这里?!”

姜寒凌朝前走了几步,依旧笑的如沐春风,“本太子在这里等你!”

秦星实在是忍不住,一把掀开门帘,出了马车!躺了太久,身子居然踉跄了一下,惹来姜寒凌的一阵笑意,“星儿,你近日偷懒了!”

秦星有些难为情,最近忙着生意,操心秦月出嫁,又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确实让她松了警惕,忽略了锻炼,被姜寒凌促狭的笑意惹的有些恼,却还是扬起下巴,“你怎么还在南璃?!”

赫连明德看着秦星就这么自如的出了马车,又似与姜寒凌极为熟悉的模样,心头一时又惊又怒!难得的头一次傻在原地,就那么不可置信的看着秦星!

秦星偏头看了眼赫连明德,淡淡的道,“你的药很厉害,但我有更厉害的解药!”

玄铁瞪着双眼,看着秦星,又看了看姜寒凌,对赫连明德道,“殿下…。”

赫连明德看着秦星,他知道玄铁的意思,看样子姜寒凌是冲着秦星来的,而秦星现在并没有被困住,那么只能抢行将她带走!赫连明德转头看向姜寒凌,他身边只带了一个伺卫!他绝对有胜算!但他很好奇,秦星为何和上雄的太子如此熟悉?!而听上雄太子的语气也不是一般的亲昵!莫非…。一个念头在心里浮起,他们?

姜寒凌对赫连明德的每一个表情都有所了解,轻轻笑了笑,“星儿,跟我走吧!”

秦星有些纠结,她一直不逃,就是想弄清楚赫连明德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可现在他知道自己的药性解了,一路上会怎样防备自己,要怎么对付自己,是她不知道的!凭她的身手,不是赫连明德的对手!但她若是现在跟姜寒凌走了,那她就一点弄清楚的机会都没有了!秦星笃着眉,站在那里,仔细思索!

姜寒凌始终带着笑,站在那里,一副自信的模样!

赫连明德盯着秦星,“星儿,你不是答应本王随本王回京?”

秦星听着赫连明德叫自己星儿,一阵鸡皮疙瘩,她从想要弄清楚他在打什么主意之后,确实没有再多抵触跟他回京之事,但自己什么时候答应进京了?!皱眉不语,她的心里在天人交战!这时候和姜寒凌走,绝对是摆脱赫连明德最好的时机,可走了,他的阴谋自己就彻底没有办法知道了…。

“星儿,你不会真想进京?!”姜寒凌似笑非笑的,又带了几分调侃!

秦星皱眉看向姜寒凌,总觉的姜寒凌出现在这里不太对劲,但一时又想不清楚,偏头看了眼姜寒凌,她决定还是现在就走!不管怎样,她更相信师兄!至于赫连明德的阴谋也好,阳谋也罢,等见到明轩再做商量!一想通,秦星便动了,抬脚朝姜寒凌走去!

秦星刚一抬步,一直紧盯着秦星的玄铁腰间的长剑抽出!同一时间,姜寒凌身边的青言也抽出长剑!剑拔弩张的局面让秦星皱眉,停住脚步,看向赫连明德,“多谢德王殿下抬爱!但我消受不起!现在这局面,若是真打起来,恐怕谁也占不了好!更何况,男欢女爱,本就是你情我愿,我既是不愿,你又何必强扭!?”

“星儿,想不到现在也学会讲道理了!”姜寒凌满是笑意,朝秦星啪啪啪鼓了几掌!

姜寒凌的这一番作态,落到赫连明德眼里,那就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嘲笑,那就是一种炫耀,脸色更加阴沉,一字一句道,“你可想好了?要随他离去?!”

秦星点点头,“我想好了!你赶着回京,我也赶着离开,就不要互相耽误时间了!”

话一出,赫连明德的心居然狠狠一痛,这是从来没有过!他眼里蒙上了一层不可置信,秦星要跟着姜寒凌离开的话让他理解成了她是要跟着姜寒凌去上雄,让他直接认为,秦星心里的人一直都是姜寒凌!

姜寒凌面带微笑,注视着一脸痛心的赫连明德,对他的误会,他乐见其成,他更希望秦星是真的愿意跟他离开去上雄!

赫连明德看着秦星毫不犹豫的点头,脸上带着自嘲的表情,“本王自作多情,可你如此愚弄四弟,又是何意?!”

秦星莫名其妙的看着赫连明德,愚弄明轩?她什么时候愚弄了明轩?!这是什么意思?而且,他什么时候还关心起明轩来了?!正要开口说话,姜寒凌轻柔的道,“星儿,好了,走吧!”

秦星扫了姜寒凌一眼,转头看向赫连明德,“德王告辞了!”说罢,转身朝姜寒凌走去!

赫连明德僵硬着身体,盯着秦星的淡然离去的背影,终究是忍不住,“想不到秦姑娘还真是手段高明!一面与四弟周旋,一面又与上雄太子交好!果然是好手段!”

秦星顿了下身子,抬眼看了眼站在前面微笑的姜寒凌,又回头看了眼此刻脸上只剩下阴鹜的赫连明德,撇了下嘴,没说话,继续往前走,只当是赫连明德误会了,她也犯不着给他解释!

“很好…。很好…。想必四弟泉下有知,也是不瞑目了!”被秦星的态度激怒,赫连明德咬牙切齿的连说两个很好!

秦星猛然顿住,转身盯着赫连明德,“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秦星她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叫泉下有知?什么叫不瞑目?他在说什么?秦星的心里一阵慌乱!嘴唇不自觉的咬起!

姜寒凌忽然出声,“星儿,走吧,德王想来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秦星倔强的盯着赫连明德,一瞬不错的盯着他的表情!

赫连明德看如此的秦星,心情莫名的好了一分,嘴角带起一抹残忍的弧度,“你不是要和这位上雄太子离开吗?还有心思理会赫连明轩的死活?!”

秦星心跳加快,预感告诉她,赫连明德此话不是在乱说!大吼道,“赫连明德,你快说,你到底什么意思!?”

赫连明德哈哈一笑,只是这笑看起来多了几分萧瑟,“秦星,你的心可真够大的!能同时容下这么多人,嗯?!”这一声嗯问的让他的心里更是一痛,她心里能容下赫连明轩,能容下姜寒凌,为何就是容不下自己!?

秦星此刻没有心思管赫连明德是怎样想自己的,她一门心思只想只知道他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她不管不顾朝赫连明德冲过去!

就在秦星身形动的那一霎,姜寒凌也动了,他速度奇快,一把将秦星拽住,“星儿!”

秦星回头看着姜寒凌,眼里的焦急掩饰不住,看的姜寒凌心里也是又痛又酸!“师兄,帮我!”

相求的话第一次说出口,秦星眼里带着乞求看着姜寒凌!姜寒凌看着秦星如此模样,心里一阵痛意,紧紧的捏住秦星的胳膊,“你从未求过任何人!”

秦星连连摇头,“一定是明轩,一定是明轩出事了!”她挣扎着朝赫连明德吼道,“你到底想要怎样?!明轩到底怎么了?!”

两个男人看着秦星似乎要发疯的样子,眼里都同时染上了一丝绝望。赫连明德的心里却也起了一丝快意,盯着秦星,眼神暗沉,不说话!

秦星又怒又急,反手抽出姜寒凌腰间的剑便要朝赫连明德冲去!

姜寒凌忽的抓紧秦星,对秦星现在这个样子是又惊又痛心!他何尝见过秦星这般模样!暂且不说她是不是赫连明德的对手,如此不冷静的去和敌人拼命,这绝对是致命的!她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姜寒凌狠狠的将秦星的胳膊捏住,厉声道,“星儿!你冷静些!”

秦星被姜寒凌的吼声一惊,果然冷静下来,只是依旧将长剑指着赫连明德,“若明轩有任何闪失,我秦星此生不杀赫连明德不罢休!”

赫连明德一霎被震的站在原地,一双紧盯着秦星的双眼充满的恨,狠,绝,和一闪而过的痛苦!震惊过后,赫连明德轻轻笑起,只是那笑容看起来更像痛苦时的掩饰,“就算本王告诉你,此刻,也是来不及了!”说罢,看了看天色,“大约再过最多半个时辰,他将永远的埋在那条暗道里!”

秦星手里的长剑哐当一声落到地上,“暗道?什么暗道!?”

赫连明德勾起唇角,看向秦星身后的山林,“你对那条暗道不是极为熟悉吗?!”

秦星脑子里一轰,整个人僵硬住,但马上又回过神,“那暗道没有那么容易塌!”那暗道都是光滑的石壁,人为是绝对不容易弄塌的!

“难道你不知道有火药这种东西?!”赫连明德狠绝的话语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快意!

“就凭那点火药?你太低估那暗道的抗击性!”秦星仔细研究过那暗道,石壁光滑,空间也够大,一点火药,也是不会有损害的,更何况古代的火药威力并不是很猛!

“星儿,不是一点,而是整条隧道……都布满了火药!”姜寒凌闭了闭眼睛,开口的有些艰难!

秦星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向姜寒凌!

姜寒凌一脸认真的点点头!

赫连明德嘲讽的看了眼姜寒凌,“没想到凌太子对南璃的事情也如此熟悉!”

没有理会赫连明德的嘲讽,姜寒凌认真的看着秦星,“整条隧道,从清水,到清州,都是火药!”

秦星后退一步,“你都知道,明轩怎么会不知道?!”

“那气味我太熟悉了…。德王心思缜密,火药埋的相当隐秘,气味掩藏的很好…。”姜寒凌看着秦星慢慢变的苍白的脸,有些不忍心,但还是继续说,“从清水到清州,那条暗道是最快的路,你应该知道!”姜寒凌转头看了眼赫连明德,“我想,德王把时间也把控的相当精准…。”

秦星脑子缓缓清醒过来,怪不得出了宅子却并不急着赶路离开,反而等到夜深之后再走,她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为了掩人耳目!她忽然想起来昨日早上她听到的什么山上安排好了没有的事,此刻她才弄懂了,赫连明德好狡猾的心思,不仅要带走自己,还要利用带走自己这事来除掉明轩!“你为了对付赫连明轩,居然要炸掉整条隧道!?你知不知道那隧道外面是什么地方?有没有居住乡民,你有调查过吗?!”

赫连明德阴沉的看着秦星,这些都不是他要想的问题,除掉赫连明轩才是重点!

秦星看了赫连明德的表情,显然,他并不关心这些!这种人,为了自己的目的,就算明知道那隧道外有乡民又如何?!在知道了真相以后,秦星反而冷静下来,看向姜寒凌,冷冷的问,“你怎么会知道我会出现在这里?又如何知道那密道里有火药!?”火药的气味他能闻出来,她知道,那东西在前世他们都经历的多!但他怎么会刚好出现在这里,还要带自己走!

姜寒凌知道多说也改变不了什么了,干脆道,“前几日我准备回上雄,经过暗道,意外的闻到火药的气味,于是退出了暗道,让青言私下里查了查,发现山上一连多日都有人带着火药上山,然后查到了德王,在跟着德王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他带走了你。”

简单明了的几句话,秦星听完,不再多问,姜寒凌的心思她知道,她不怪他一开始不和自己说,只一味的要带自己走,但她的心里注定只会有明轩!她不再说话,转身径直朝山上跑去!

姜寒凌一把上前,却没抓住她,大急,“你要做什么?!”

秦星头也不回,“我也去找他!”

姜寒凌和赫连明德同时大声道,“已经迟了!”

秦星脚步不停,声音坚绝,“死要见尸!”

姜寒凌紧跟着跑上去,“你现在进去,也是去送死!”

“死就死,也不是没死过!”淡然,却充满了坚定!

赫连明德站在山下,看着秦星快速远去的背影,还有姜寒凌追去的身影,眼神暗了暗,盯着那两个身影,脸色变幻莫测!

“殿下,秦姑娘她…”玄铁收回目光,不确定的提了一句!毕竟赫连明德势必要得到的秦星的心思他是一直看在眼里的,可现在秦姑娘若是进了暗道,那就必死无疑了…。

赫连明德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几乎就要看不见的背影,眼里的痛心一闪而逝,决然的转过身,“走!回京!”

------题外话------

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有人留言说我弃文了呢?!我说了一万遍了,不会弃文,只是更新有些慢而已。

我不是专业的写手,写文也是一时兴起,我平日有自己的工作。我一开始说过,我是做旅游的,大家都知道,暑假是旅游的旺季,每日真的是很多事情要做,下班了还要带孩子,因为老公今年工作的调整,导致今年一直是我一个人带,没人帮忙!

责任编辑也和我说过,说我这样更新会影响推荐,意思是没办法上推荐,但我真的是没有办法,所以,我也只能不上推荐!因为情况不允许!经常在潇湘看书的亲应该知道,若是不能上推荐,在上万本书的网站上,几乎都如石头沉入大海。即便如此,对于加更这种事情,除了慢慢来,我也别无他法!

再一次感谢一直支持我的你们,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