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清水怪事/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秦家院子里两位王爷同时争着要娶秦星的事儿一出,整个清水村,隔壁的边水村,临水村都沸沸扬扬的,甚至都传到了镇上,纷纷都在打听这秦家是什么来头。

秦家在清水村附近的四邻八乡的地位也是不可同日而语!每天来来往往的人见着秦柳氏都要笑着打招呼。秦柳氏本就是个善良温婉的女人,有人对她善意,她自然也是客气有加,但却不像从前那样对谁都掏心窝子。连程琴都笑她似变了个人,隔壁的李婶子也是欣慰不已!

“秦妹子。哟,在呢,快,这是东子爹在后山捡到的山鸡和野兔子,今儿月儿回门,你留着炖给程女婿吃…”一个大嗓门子妇女隔的远远的就嚷嚷着。

秦柳氏正在院子里边择菜,边看着秦钰和秦怜,还有红丝红钗在井边打水!忽然听到叫自己,转身一看,是村里都叫做宋扒墙的宋嫂子,手上左右各提着一只山鸡一只野兔子!站起来迎过去,“宋嫂子,你这是?”

宋扒墙利落的将山鸡和兔子丢到井边,“咳,今儿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运,东子爹今老早上山去想挖些草药卖钱,结果爬到了几十里外的南望山里,山药没挖到,倒是捡了不少这些山货。”

秦柳氏擦了擦手,拉了把椅子给宋扒墙坐下,“捡的?嫂子开玩笑吧!这可能卖好些钱!”

宋扒墙一屁股坐下,摆摆手,“那我还能说假!我家男人不会打猎,你知道的!”

秦柳氏皱着眉,“这玩意儿也能捡的上?!”

宋扒墙也觉得困惑不已,“听我家男人说他也觉得挺怪的,那一片塌了一大片,他隔的远远的听到轰隆声,没敢上前。不过,这山上啊,虽然有些奇怪的事,但这里塌一处,那里倒一片的还是头一次呢!”

秦柳氏心头有些堵,但也不知道哪儿堵了,接过话,“呀,那没有人塌到吧?!”

宋扒墙摇摇头,“我男人怂的很,嫂子你是知道的,哈哈,能走近捡这些山货就已经不得了了!不过,南望山那一片现在好像也没有什么人住了…”

秦柳氏笑了笑,“嫂子这话被东子他爹听到了可不依!”看了看地上的两只山货,道,“嫂子,这是东子爹弄回来的,我可不好就这么拿,这么的,我给银子你!”

宋扒墙唬着脸,唰的站起来,“这说的啥话!知道你现在大发了,不差这点银子,可我难不成是来你家卖钱的?!”说罢往院外走去!

秦柳氏连忙上前,“嫂子,是我错了,我这不是也想着都不容易嘛!”

宋扒墙这才笑呵呵的往外走,边道,“现在总比从前好些了,至少啊,拖二丫头的福,指着地里的那些番椒给东子娶媳妇儿嘞!”

送走了宋扒墙,秦柳氏看着地上那两只山货,总觉得不得劲儿!坐到椅子上,愣怔了一会儿!

秦钰走到秦柳氏身边,“娘,你咋了?!”

秦怜在一边道,“娘,是不是家里不热闹了,您不适应了?!”

秦柳氏瞅了眼秦钰和秦怜一脸关心的模样,噗嗤一声笑出来,“家里有你们俩呢,还有红丝红钗,怎么会不热闹!”

秦钰耷拉着脑袋,“娘,从昨天开始您就这样了,大姐嫁人了,二姐又忙,力哥哥也回他自己家了,现在只剩下我们三个了!”

秦怜走过去,拍了拍秦钰,“我看啊,不是娘不适应,是你不适应了!”

秦柳氏笑着摸了摸秦钰的头,正要开口说话,外面传来秦月的声音,“娘,我回来了!”

秦钰脸上一喜,站起来就往外冲,“大姐,大姐夫!”

秦柳氏整了整衣服,和秦怜一起出去!红丝和红钗也跟在身后一起出去!

程树驾着马车,刚从马车上把秦月接下来!红衣笑眯眯的站在秦月身边。

一身碎花长裙的秦月,梳着妇人常梳的发髻,脸色红润,一脸笑盈盈的站在马车前,眼里闪着亮晶晶的光!

秦钰冲过去,一把抱住秦月,“大姐,我想你了!”

秦怜和秦柳氏都眼眶红红的,程树恭敬的给秦柳氏行了礼,“娘!”

秦柳氏脸上带着笑,眼里却带着泪,“回来了就好…”转头看看秦月,亭亭而立的模样,一看就知道夫家对她极好,心里松快了不少!

时间晃的很快,晌午,秦柳氏带着秦怜和秦月在厨房忙着午饭,程树在外面教秦钰看书。红丝红钗和红衣在院里说着话!

“娘,星儿又去哪儿了?!”秦月一回来便发现秦星不在家,有些失望!

秦柳氏手里切着菜,在想着前几日的事儿要不要和秦月说,这会儿听她问秦星,便道,“红鸢说她去清州去了!”

秦月皱了皱眉,“娘,星儿也大了,总是这样在外面跑也不是个事儿!”

秦柳氏叹口气,“唉,谁说不是呢,可这丫头主意大,为了这个家一直在外面奔波,也是辛苦她了…”

秦月想了想,“娘,咱们家现在这样也就行了,以后,就不要让她这样奔波了!”

倒是秦怜不赞同,“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二姐那么聪明,总是呆在家里多可惜!舅舅还说若二姐是个男儿,那必不得了呢!”

秦月笑着嗔了一眼秦怜,“你这丫头现在受你二姐影响太大了!”

秦柳氏欣慰的看着秦怜,“这样挺好!”罢了又看着秦月道,“月儿,程家对你可好?!还有树儿他…”

秦月羞涩的点点头,“对我挺好的!我说服了他们随我去镇上住!相公他,对我也挺好的!”

看秦月娇羞的样子,秦柳氏心知肚明,“那就好,娘没别的心愿,就想你们都能好好过日子!”又想到秦星和赫连明轩,叹口气,那不仅是富贵的人家,那可是皇家,也不知道…。唉!

秦月和秦怜知道秦柳氏在担心秦星的事儿,彼此看了眼,很有默契转移了话题!

母女三人在厨房里温馨的说着话,忙碌着,秦星在暗道里经历着惊心动魄的飞奔!

被姜寒凌说准,这暗道里隔一段隔着一处炸弹,引线埋在地下,他们每炸一处就要快速转移,还来不及找到引线掐断就又炸了,身上又没有水,只能不管引线,拼了命的往前跑,这一炮就是几个时辰,离机关处越来越近!而这时候的火药也越来越密集!

秦星透支着身体的力气,脚底已经跑出了血泡,脸上黑一块白一块,衣服也破了几个口子,狼狈不已,顾不得太多,她一门心思只想快点找到明轩!

刚逃过一处爆炸处,“星儿,你怎样?要不要紧?!”姜寒凌观察了下,幸好这暗道建的确实相当扎实牢固,还不至于一炸便全部坍塌,但现在他也不敢肯定时间一长,这里会不会塌下来,所以他们必须不停的往前跑!他们必须抢占先机,提前两个爆炸点到机关处,他们才有时间找到引线掐断,保证那一处的安全,寻找生机!

秦星摇摇头,咬紧牙关,“我没事!”

姜寒凌眼露心疼,也不敢久留,只能拉着她继续往前!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就在两人要筋疲力尽时,姜寒凌大喊一声,“星儿,马上到了!”这条暗道姜寒凌很熟悉,那处机关处他也研究了很久!虽然还没有破解法,但也是一线生机!

秦星心里一喜,没命的扑过去,却在那处没有看到明轩的身影!秦星的心直直的往下坠,一刻不停,又往前跑去,姜寒凌这次一把拉住秦星,“星儿,你要做什么!”这样往前跑,绝对是死路,趁这里还没有炸之前,他们必须找到机关的破解法!

秦星挣扎着,“师兄,他一定在前面!”

姜寒凌将秦星的身子掰过来,看着她的眼睛,那双一直淡然洒脱的眼睛此刻充满的疼痛和焦急,姜寒凌带着几分心疼和恼怒,“秦星,你听着,我们现在必须保证这一处的安全,我们才都有生机!赫连明轩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他没那么没用!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什么你要知道!”

秦星心里一阵阵无力,没有看到明轩的那种恐慌让她失去了所有的判断,整个人几乎撑不住,一直强忍的一口气提着就是心里有个声音在支撑她!

“秦星,你给我振作起来!若是等赫连明轩来了,这里也爆炸了,我们就都完了!”姜寒凌晃着秦星的肩膀,大声吼道!

秦星被吼的一震,瞬间又冷静下来,从清水到这处要远一些,说不定明轩就在前面了,现在她要做的不是担心,而是寻找生门!她看向姜寒凌,“师兄,要怎么做?!”

姜寒凌略欣慰的点点头,他一直知道秦星的韧性,遇事冷静沉稳,是很多男子不能及的,现在这样失态也是因为事关的人不一样了,从前从没见过她这个样子,应该是因为她心里从来没有装过谁…。看着这样的秦星,姜寒凌忽然想通了,他守在她身边那么多年都没有被她装进心里,而赫连明轩才几个月就让她能生死相随,也许,这就是宿命,注定了,他不是那个人,而赫连明轩是!姜寒凌苦涩的勾起唇角,“先把这左右的引线找到掐断!”

秦星点头,立即去另一头找引线!

------题外话------

下午带孩子去体检,明天多写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