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异姓兄妹/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站在风洞口,秦星已经将她如何来到南璃,如何到了秦家,还有和姜寒凌的关系都一一告诉了明轩!出于私心,秦星没有告诉明轩她在现代的职业。

明轩很早有了心里准备,对秦星说的这些除了一开始有些惊讶以外,并没有过多的情绪!但却在紧紧拥住秦星的时候,能泄露他内心最真实的情感,那是庆幸,带着无比虔诚的感激!

秦星静静的被明轩拥着,低声道,“明轩,你会不会觉得我就是一个鬼魂?!”

明轩抱着秦星,轻轻抚着她的背,“在我心里,你就是秦星,不管你来自哪里!我要的,就是你的灵魂!”

秦星轻轻笑了,心里松快无比,勾起嘴角,“明轩,我带你去看你一直在寻找的宝藏!”

明轩一愣,松开秦星,“宝藏?!”想到刚醒的时候,秦星提到的关于宝藏的事情,很有些不解!

秦星并不说话,拉着明轩的手,返回到适才经过的石室!在石室停下,指着她们落下的石道,“你看,这边石道是我们滚落下来的,这右边边还有一条石道!”

明轩左右看了看,从竹屋下来,左边是他们之前从暗道出来后落下来的石道,右边又是另外一条石道,正前方就是风洞!明轩在不大石室内走了一圈,摇了摇头,“这里没有其他机关!”

秦星拉着明轩,“这个石室之前放了许多竹简,你随我来看看!有些文字,我并不认识!”

明轩和秦星出了石室,秦星回身将按钮再按了一次,地面又再次合拢!

竹屋的外室姜寒凌在那里一一看那些竹简,瞧着明轩和秦星一脸轻松的出来,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但很快还是笑着道,“贤王对我们两个鬼魂有何感想?!”

明轩牵着秦星的手,“凌太子倒确实有些阴魂不散…”秦星没有和明轩说他对她的心意,但明轩如何看不出来!

姜寒凌稍愣怔了一下,随即哈哈笑起来,“以后本太子怕是要一直缠着我们家星儿了…。”

明轩脸色一变,不快的看着姜寒凌,“上雄大皇子最近好像窝囊的很啊…。”

姜寒凌又是哈哈一下,连连摇头,“他窝不窝囊本太子不知道,但贤王往日里确实表现的很窝囊…。”

明轩淡淡的道,“那你可以要小心了,有些窝囊,只是在表面而已!”

姜寒凌闪了闪眼,刚要开口,被秦星无奈的打断,“师兄!”秦星无奈的看了姜寒凌一眼,她能明显感觉到,从暗道出来后师兄有什么不同了,看自己的眼神不再那么灼热,带了那么一丝淡淡的,嗯…。秦星想了下,就好像是自己看秦钰的那种感觉,她有些说不上来!

姜寒凌瞧着秦星的样子,轻笑了一声,“都说女大不中留,玉芊如此,你也如此!也不知道这南璃的两个皇子给你们吃了什么!”而后很认真的对赫连明轩道,“贤王爷,本太子决定与秦星结为异姓兄妹,从今后,我便是她兄长了,她的谈婚论嫁,成亲生子,除了秦家伯母外,本太子的意见也要算上一份!待本太子回到上雄,便会昭告天下!”

明轩愣住,秦星也愣住!

姜寒凌往前走了几步,很认真的看着秦星,“星儿,既然你决定不走了,其实我觉得也确实没必要回去了!在这里我们都有牵挂,也有责任,该承担的还是要承担!现在,你找到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我…。也为你高兴。”说的很艰难,但是也无比的真心,“我想,以后就让我做你的哥哥吧,你不会反对吧?!”

秦星喜极,连连点头,眼里带着点点闪亮,这是她最乐意的结果,在她心里,他一直就是她的兄长啊!她希望姜寒凌也能遇上一个能让他为之生,为之死,为她甘之如饴一生的女子!毫不犹豫的,张口便道,“哥哥!”稍稍稳了稳情绪,又道,“昭告天下便算了,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亲哥哥!”

这一声哥哥出口,姜寒凌将心里的那点酸涩压到最心底,没有回应秦星后面的话,他打定了主意,要让天下都知道,秦星是他上雄太子姜寒凌的妹妹,若是秦星以后嫁到南璃皇室,他这个上雄太子哥哥,总会是她的一个有力的后盾!张开怀抱,对秦星道,“以后,上雄也是你的家,欢迎你随时到上雄!”

秦星走过去,紧紧的抱住姜寒凌,这一刻,她的心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姜寒凌紧紧抱了抱秦星,松开,认真的道,“你一定要幸福!”这是他能为她做的最好的事情了,不让她有心里负担,做她最可靠的兄长!

秦星也无比认真,“你也一定要幸福!”

姜寒凌挥挥手,“快到你们家王爷身边去吧,一会儿要把我盯个窟窿来了!”

明轩上两步,揽住秦星的腰,神色虔诚,“谢谢!”

谢谢两个字,包涵了太多,谢谢他前世对星儿的照顾,还有此生对星儿的成全,在暗道里护她周全,更重要,姜寒凌要昭告天下与星儿结为兄妹的心思,他多少是猜到了,虽然他认为没有必要,星儿不需要任何后盾,但姜寒凌的心意,他也还是领了!

姜寒凌哈哈一笑,“能的贤王一声谢谢,还是真是不容易啊!”说完又直接道,“玉芊那丫头铁了心要跟着赫连明辉,以后在南璃你们可要好好照顾她!”

秦星认真点头,“她也是我的妹妹!”

明轩他们死里逃生到不离村的时候,林五林九几人疯了的在沿着暗道的山脉寻找出口!但一路寻去坍塌的暗道让他们触目惊心,越找越绝望,到最后,几人的手,脚都出了血泡,也丝毫没有头绪!

关键是这暗道非常的长,而且中间还有不知道是在那个山下面的地段,找了连续两日都不得章法!不得已,林五将所有人都召集了过来,包括在沿溪村的鹰部众人!

当林一接到消息,顿时暴起,双目赤红,迅速将沿溪村的鹰部众人召齐,赶往清州暗道处与其他人汇合!

林一林二几人一碰头,彼此都没有说话,只有铁青的脸色泄露了他们的心情!

除了林六,还有林七,其他人全部集齐。

林二在见到林五和林九狼狈不堪的模样后,有心责怪的话语到了嘴边的又咽下去!

林一迅速将鹰部众人分成几个小队,一刻也不耽误的分头搜寻去!

林二黑着脸,问林五,“有没有可能王爷不在里面?”

林五摇头,“青言说德王的人看着殿下进去的!”

林二看了眼一旁整个人散发着毁灭气息的青言,眼神沉了沉,“凌太子为何也进去了?!”

林五愣了下,没开口!

红鸢接过话,“追我们家姑娘去了…”

众人稍沉默了一刻,这条暗道,一下子埋了一个王爷,一个太子…。

林一手一挥,“都分头去寻,没有见到尸首,我们就不能放弃!”

这一路寻下去,结果却让他们越发的绝望,有一段坍塌甚至整个的山林都塌陷了下去,有几户在山林边的庄户人家房屋塌了一半,正一脸绝望而无奈的看着那已不能住人的破败房屋!

沿路还有被突如其来的坍塌而压伤了的村民,都让林一他们是又急又痛心,但他们此刻心里充满了对明轩和秦星的担忧与焦急,对于这些村民,他们只能留下一些银两,安排人报给清州府衙后继续去寻找明轩的下落!

林二冷冷的道,“为了置殿下于死地,德王倒真是不惜一切!”

林五咬牙切齿,“这种不折手段的人,如何能服众!”

青言抱着最后一点信念,提着心,仔细的寻找有可能进入暗道的洞口!

将这一片山脉坍塌的狼藉都看在眼里的赫连明晨心里无疑是暗喜的!在赫连明德离开清州之后他没有立即离开,就是因为他在等着看这赫连明德连日里到底在忙什么!而这一切,无疑给了他巨大的惊喜!

没了陈仁善,他隐约知道自己算是失去了一条臂膀,按照皇后的吩咐,他再次去找张谦,试图劝说他和自己一起回京,按照母后的说法,当年父皇对其非常看重,若是能将他带回去,再入仕途,想必一定会对他有所益处!能再次捡回一条臂膀也说不定!

但当赫连明晨再次入张府的时候,还是没有说动张谦,他们一家依旧对自己客气有加,丝毫没有半点热情!让他尤其意外的是,他们居然找到了丢了十几年的孩子…赫连明晨猝不及防的狠狠意外了一把,看着那张冷着脸和张谦神似的脸,愣了半晌才吐出几个字,“恭喜舅舅舅母了!”

王白凤让右相夫人带着张古力出去之后,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对赫连明晨道,“既然明王知道了,等回去的时候便一并给父亲带个信吧!”

张谦带着几分赌气,“给他带什么信?!在他心里,何曾有过这个孙子的存在?!”

王白凤拍拍张谦的手,他才略有些酸涩的道,“也罢,如今我们在这里很幸福,你就给他带信,往后,我们便不再回去了,母亲也很好,让他不必挂心!”

赫连明晨愣怔了一会儿,忽然道,“舅舅不带着表弟回京去认祖归宗吗?!”

张谦直接道,“他的父母,祖母都在这里,不需要再去哪里认祖归宗!”

赫连明晨继续道,“毕竟,他是外公的亲孙子!”

王白凤见张谦眼看又要来脾气,连忙道,“明王殿下先回吧,相公日前受了些伤,还在养着,脾气不太好,怕冲撞到了殿下!”

赫连明晨看张谦果然黑着脸,想着改日再来劝说他们带着那找回来的孩子回京去,这样,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刚站起来,张谦便冷冷的来了一句,“殿下不必再来了,还是赶紧回京去想法子坐稳东宫的比较好!在下这一教书先生,实在是犯不上殿下如此花费心思!”

赫连明晨一噎,感觉受了羞辱般狠狠一甩袖子,出了张府!

带着不甘和沮丧准备回京的赫连明晨却被陈开富报来的消息喜了起来,当他得知赫连明轩死在了暗道,而清州往清水一带的山脉塌陷与赫连明德一手造成时,他觉得,他的机会来了!

“殿下,此刻属下认为您应该现在安抚安顿受伤受灾的山民!”秋田在陈开富离开后,沉思一瞬便道!

赫连明晨摆摆手,“此事不急,本王要立即回京将此事上报给父皇!”

秋田不赞同,“殿下,您大可以将这些村民先安顿好了,再启程回京,那时…”

赫连明晨站起来,快速道,“京里传来的消息秋先生难道不知?赫连明辉已然回了孝王府,而且是从皇宫回去的,虽然父皇现在暂时没有旨意下来,但这其中的变数谁也说不准!赫连明德这么急着回京是为什么?还不是急着去父皇面前表现去了!?”

秋田还想再劝,但赫连明晨已经大步出去了,只留下一句,“明日一早启程回京!”

秋田深深皱着眉,颓然的坐回到椅子上!赫连明德此举冒险,他急着赶回去,只怕不是为了表现,是为了掩盖,当着陛下的面,他完全可以说自己并不知情,毕竟谁也没有亲眼看到他去做这一切!秋田叹口气,若是明王此刻第一时间去救那些受伤的山民,而不是急吼吼的去上报给陛下,那绝对会让陛下对他对一份另眼相看!只是,现在…。秋田走到窗前,对着京城的方向,轻声道了一句,“臣有负娘娘重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