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新的约定/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林一他们大规模的在后山寻找明轩和秦星的时候,他们和姜寒凌三人在竹屋里又过了一晚!

三人在那一堆从石室里搬上来的竹简上,整整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才将所有的竹简看完!

明轩握着一把竹简,靠在竹屋的墙壁边,哭笑不得的道,“原来,所谓的宝藏是这样…。”

秦星笑着道,“不离留下的这些宝藏可比你们那些所谓的真金白银可值钱多了!”

明轩拿过另一卷竹简,指着上面的文字,笃眉,“这些所谓的造纸,造船,还有什么发电之类的,是个什么意思!?”

姜寒凌笑着将那卷竹简拿过去,“这东西可是宝贝,见者有份啊!”

秦星眼神闪了下,将竹简夺过去,“师兄,这可是南璃的财产!”

姜寒凌略有深意的笑了笑,“星儿,你是担心我把这个造船术带回去吧?!可是你知道,若是我花些心思,这造船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秦星眨眨眼睛,想了想,好像他说的也对,可是…。

姜寒凌不在意的随手拿了一卷竹简,“近两百年来,沧澜,西辽,与南璃和上雄各有征战,但唯独上雄和南璃却一直相安无事,互不侵犯。凭着我对上雄皇帝的了解,他也是有野心之人,为何不肯出兵南璃,我想,最大的原因,并不是没有兵士过海的船的原因,而是皇室秘而不宣的约定!”

秦星想了想,“南璃和上雄有约定是一个原因,可若是有了牢不可破,又让托运兵士的战船,会不出兵?!”

姜寒凌苦笑道,“星儿,你还没嫁给赫连明轩呢,就这么护着南璃!”

秦星认真的道,“和这没有关系,我所有牵挂,爱的人,都在南璃!而且,师兄,我们曾见过战争的残酷!”

姜寒凌叹口气,前世和秦星满世界的执行任务,有很多目标最喜欢躲藏的地方便是有战争的国家,那里虽然乱,但只要有钱,还是安全的!最可怜就是那些孩子们,因为战争,流离失所…。“星儿,若我继位,我会继续与南璃皇室约定,两国永不交战!”

秦星一喜,立即道,“师兄,君子一言!”

姜寒凌似笑非笑的看了秦星一眼,“你能做了南璃的主?!”

秦星一噎,看了明轩一眼,一直没有说话的明轩忽然笑了,“她能!”

姜寒凌哈哈一笑,“看来贤王这头睡狮是打算醒了!”

明轩轻笑了下,不置可否。“这造船术,凌太子镌刻一份去吧!”

姜寒凌拱拱手,“多谢!”

秦星想着这事儿算是谈妥了,抱着怀里的竹简,唏嘘道,“想不到南璃这个名字原来是这么来的!”

姜寒凌笑着道,“我倒是没想到南璃的康平帝还是个痴情的皇帝!”

秦星不以为然,“痴情又如何,等失去了,再来痴情又有什么用!”

明轩捏着一卷竹简,轻声道,“这个不离姑娘会不会没有死,而是从那个风洞回去了?!”

姜寒凌和秦星都是一愣,半晌,秦星才道,“但愿是这样,不然就太悲哀了!”

“轰轰烈烈的爱过一场,也不算悲哀了!只是身在那个高位,也没几个人能由得了己!”姜寒凌若有所意的看了眼明轩,若他得了南璃,能保持现在这份心吗?凭着秦星对他的情意,怕是也容不下什么后宫六院吧!

明轩接受到了姜寒凌眼里的深意,却没有多做解释,只是看着正低头看竹简的秦星,忽然道,“这个主屋上的难离应该也是他们留下的!”

秦星打量了下这个主屋,难离,南璃,怪不得这个康平帝要将原来的国号改为南璃!

“几百年前,这整片大陆其实是统一的,只是当时的统治者太过昏庸荒淫,才引起天下不满,后来分裂成诸多小国,又过百年,逐渐分成如今的四国!”明轩放下竹简,“最初的南璃国名叫康定,是没有如今这样强大的,开国皇祖,康定帝没什么野心,只想安定百姓,没有征战就好了!但是西辽和沧澜野心勃勃,常常来犯!当时的二皇子,赫连南英勇善战,擅长领兵,也非常精通机关之术!他为人洒脱,自请常年守在边关,那时的边关还在清州!”

姜寒凌轻轻一笑,笑意里带着点酸意,还略有苦涩,“有时候,先遇到其实也没有什么作用!”

秦星知道他在说自己,也在说不离!

根据竹简上的记载,不离穿越过来后,不像秦星和姜寒凌都有身份,她就是无亲无故的出现在了这里,她为了寻找回去的方法,去了很多地方,西辽,沧澜,上雄,去了个遍!

那时候去上雄的船要在海上走很久,若是运气不好,遇上海上的风暴,小命就完了!所以当她差点把胆汁都吐出来的时候到了上雄以后,她便不想再走了,打算就留在上雄。

一次偶然,不离遇见了上雄当时的大皇子姜宇珩!他们相识以后,她还帮他得到了太子之位,他爱上了她,要娶她为太子妃,她却忽然觉得自己却并不爱他…。随性的她留书一封,离开了上雄!

这一次运气没那么好,在海上遇上了风暴,吐的死去活来的不离一个不查被卷进了海里,不知道该说她命大还是运气好,总之,当她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像条咸鱼躺在了沙滩上!有人救了她,那个人便是当时康定皇室的二皇子赫连南!

两人一见钟情,在清州边关寻到了不离村,带着一个侍从,两人与世隔绝的过起了神仙眷侣的生活!

在不久之后,康定皇室爆发了一次夺嫡之事,太子在东宫暴毙!康定帝伤心病倒!皇室一片混乱!赫连南日夜优思,不离心疼他,主动提出与他回去看看!赫连南惊喜万分,答应不离只要看过父皇就回到不离村陪她一辈子!

赫连南带着不离回了京城,留下的随伺在不离村照看!他们这一回去,还是不可避免的卷入到了夺嫡的旋涡里!

不离凭着自己的头脑和聪明,帮着赫连南得到了太子之位,她成了他的太子妃!

他们夫妻同心,一起力图将南璃壮大!而他们也确实做到了,此后的几年里,南璃渐渐从四国最弱到与其他几国平起平坐。

这其中,不离在成为太子妃后的那年遇到了已经成为上雄皇帝的姜宇珩,那时他的身边也有了个女子,眉眼像极了不离!也就在那时,南璃皇室和上雄皇室许下约定,百年不交战!

两人一起过了两年幸福单纯的日子,赫连南立为太子的第三年,康定帝驾崩,赫连南继位!改国名为南璃,自称康平帝,不离为贤贞皇后!朝廷官员建议的选秀纳妃,康平帝也只当没有听过!第一年,帝后恩爱,风调雨顺!只是不离皇后却一直没有子嗣!帝后没有因此有嫌隙,但是却引得皇室朝廷的不满!皇帝后宫常年空置,只有皇后一人,却迟迟没有子嗣,这是万万不可的!于是,每天上朝就是各种上奏,最后甚至有老官员开始弹劾皇后,说皇后是妖女,是祸水,最后引的整个朝廷每日都是对皇后的各种不满!

康平帝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日日忧愁,而他也渐渐抵挡不住那些朝廷官员的轰炸,终于,有了第一场选秀!

不离皇后强忍心痛,亲自为康平帝选了十二个妃子!她以为自己能很好的去面对,却终究发现她受不了与这么多女子共伺一夫!她毕竟是个现代人!她的思想还没有那么大度!虽然康平帝一如既往对她呵护关爱,但她却知道,他们再也回不去了!终于在康平帝的第一个皇子诞生之后,她什么都没有带,依旧留书一封,离开了皇宫!

后面的故事,秦星之前在不离村的村长那里听说了,总之,伤心人伤心事,总是让人唏嘘不已!

明轩姜寒凌,还有秦星沉默了许久,姜寒凌打破了沉默,“不离对南璃的贡献,最终也抹杀在了一个皇嗣上!”

秦星抿了抿唇,整理着身边的竹简,没有说话!

明轩杵着额头,轻声且客观的道,“继承者也是一个国家稳定的大因素!”

姜寒凌认同的点点头,笑着看着那一大堆的竹简,“这个不离姑娘也是个专情之人,纵使被伤了,却还是撰写了这么多的宝藏在这里!”

秦星扬起手里的一卷简,丢给明轩,哭笑不得,“明轩,你仔细看看这卷,我就说你们这什么不准伐树,不准捕鱼的规定这么奇怪…。你来看看!”

明轩好奇的接过,仔细一看,笑起来,“想必是当初大臣理解错误…而康平帝当时因为不离的离开伤心伤神,也没有及时纠正!”

原来,所谓的不准伐木,是分地区的,平原地方因为鼓励植树,保护植被,而对伐木有硬性规定,而对一些山区,则没有那么严厉!还有捕鱼,更是严重错误,这里说的不准捕鱼也是针对沿海边,每年有三个月的休渔期,也是为了更好的让鱼类繁殖…。

秦星仔细看着竹简上关于医院的设立,学校的设立,居然还真有打通水路的计划,连声赞叹,“明轩,有了这些,南璃不出五年,绝对是四国里最强盛的!”

姜寒凌眯了眯眼睛,“别忘了还有上雄!我们也一定不会落后太多!”

秦星好笑的白了姜寒凌一眼,“你在海的那边,我们在海的这边,那就共同进步吧!”

姜寒凌笑着摇摇头,放下手里的竹简,“原来南璃关于征兵要审核家庭的主意也是不离姑娘出的…。”

“我就说这征兵的审核条件和现代怎么这么像呢!”秦星也感慨道!

三人一边对赫连南和不离的爱情故事唏嘘不已,一边又探讨着关于不离留下的这些宝贵的计划和好点子!秦星惊喜的发现不离的好多想法和自己不谋而合!她心里生出一股豪情,一股要把南璃带向一个更高度的豪情!

明轩握着那些竹简,虽然有很多他从未曾听说过的词语和想法,但他信秦星,隐隐也对未来的南璃充满了期待!

他们一直不知疲倦的翻阅着竹简,直到日上三竿!秦星听到肚子咕噜的声音,这才捂着肚子,对明轩道,“明轩,我饿了…”

明轩轻轻一笑,“等着我…”站起身,像阵风出了竹屋!若是从前,他是断不会让姜寒凌有机会和秦星独处的,经过这暗道的死里逃生,亲眼见了那能随时带走秦星的风洞,现在他无比的坚定,他的秦星,就是他的!

赫连明轩离开竹屋后,姜寒凌沉默了一会儿,看着秦星,“你们有计划过吗?!”

秦星低头看着竹简,她知道姜寒凌说的是夺嫡之事!她轻轻一笑,自信且嚣张,“需要计划吗?这南璃除了他,还能有别人够格吗?!”

姜寒凌一愣,继而哈哈大笑,“在你眼里他就是最好的!”

两人说着话,不到两盏茶的时间,明轩便提着一只野兔,一条鱼回来了,还是收拾的无比干净的!

三人吃了顿没有调料的烤兔子烤鱼,姜寒凌提出了离开!

明轩握着秦星的手,犹豫了一会儿,看着秦星,“我们住两日再走吧!”

秦星有些犹豫,他们已经耽误三日了,外面红鸢他们只怕要急疯了!

姜寒凌开口道,“你们好好歇两日吧,等一出去,我估计还有硬仗要打!我先行出去,会转达给你的属下!”

明轩感激的看了眼姜寒凌,“那便多谢了!”

姜寒凌举了举手里镌刻的一些宣纸,“当做酬谢了!”

姜寒凌走后,秦星将竹屋收拾了一番,明轩趁空出去了一番,等回来时,手里拎了被子,还有日常的用品,以及厨房的用品!

秦星惊喜的接过被子,“哪儿来的!?”

明轩笑着道,“从这里上去,穿过竹林,就到了旁边的不离村!我去找村长借了些用品!一会儿我再去弄些竹子,得重新弄个床…”

秦星听明轩说到重新弄个床,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