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匹夫有责/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幕降临,漫天的繁星,伴随着阵阵的花香,秦星惬意的坐在竹屋前的台阶上,眯着眼睛,舒服的伸了伸腰!

耳边听着屋里传来的叮叮哐哐的声音,秦星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明轩一下午就忙着这张竹床,一直到现在。好在竹子多,回头看了眼那张无比宽大的竹床,脸上几不可见的红了红!她忽然想到,若是…。脸色微红,她看着面前的一片山茶,眼神闪了闪,记得上次来,他们之间刚刚定情,这次来,却已经又经历了数次生死,她觉得,若是真要迈出那一步,她也是愿意的,虽然放在现在,她的年龄是绝对让她接受不了的,但谁让她穿到了这个时代…。

又忙活了一炷香的时间,明轩才出了门,在小溪边洗了手,迈着长腿,笑着走向秦星。

秦星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心里涨的满满的,忽然生出了一种就在这里住到老的念头!她忽然无比的理解不离,也更为不离感到唏嘘!

秦星抛开心里一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扬起脸,笑着朝明轩伸出一只手。

明轩快走两步,伸出手,一把将秦星拉住,带起身,拉进怀里!

秦星顺势抱住他的腰身,“明轩,一定不要放开我的手!”

明轩揉了揉秦星的头,“我不会是赫连南!”

秦星叹口气,“南璃是你丢不开的责任!”

明轩笑了笑,“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

秦星扬起头,有些不解,看着明轩不语!

明轩不说话,轻轻勾起唇,“星儿,这么美好的夜晚,不要说这些无趣的话题!”

轻轻覆上秦星的唇,秦星猝不及防的被吻上,忽而一阵天旋地转,才惊觉被明轩打横抱了起来!

“试试我做的竹床牢不牢固…”恍惚间,秦星耳边传来明轩低声带着几分魅惑的声音!心里一阵慌乱,却又很快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安心的将自己的重量交给他!

姜寒凌快马加鞭赶往清州的时候,整个青云山脉差点就被林一他们翻了个遍!

清州一时都在议论纷纷,却都弄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陈开富带着府衙的衙役们,半是敷衍半是探查,跟在林一们身后搜寻着!

林一们一边不动声色的寻找,一边救治着山里受到波及而毁坏房屋,受伤的乡民!鹰部的铁鹰和黑鹰也带了物资和银钱,张恒更是当机立断,以秦氏商行的民义拨出钱财对那些乡民进行救助!

“红鸢,这都几日了,如何还没有头绪?!”张恒满是狼狈的脸上布满了担忧,憔悴的看着前面一大片的坍塌!

红鸢也不比张恒好多少,眼睛红肿着,“林大人他们找到了一处,在那里发现了姑娘随身的布袋,几里外的地方又发现了殿下的衣摆,他们现在在调集人马,打算就从那里开始挖!”

张恒点点头,“不能再耽误了…”一个大男人,哽咽的几乎要说不出话来!

红鸢脸上一片自责,“我负责跟着姑娘,照顾她的安危,却连续两次弄丢了她…”

张恒拍拍红鸢的肩膀,“你也别自责,咱们得尽快找到姑娘!他们一定没事的!”

红鸢坚定的点点头,“殿下和姑娘都会没事的!”

“秦家那边现在知道了吗?”张恒刚准备走,忽然又转回头!

红鸢摇摇头,“还不敢说!红钗红衣她们知道了,现在还瞒着秦家人在!”

张恒想了想,“先瞒着!张家那边也一并瞒着!”

山上动静这么大,秦家人不会想太多,但张谦和王白凤却敏感的察觉到了,当张谦和王白凤得知真相的时候,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王白凤着急的抓着张谦的手,“可先别让姐姐知道!”

张谦认真的点点头,“家里几个孩子也先瞒着,娘那里暂时也别说!”

王白凤一脸的痛心,“现在可如何是好?!若是姐姐知道星儿出了事,她…。她会受不了的!”

张谦拍拍王白凤的手,“你先别急,贤王身边的那几个伺卫都不是等闲人!他们会想办法的!”

王白凤站起身,“那我们能帮着做点什么!?”

张谦也站起来,“这样,你去把姐姐接到我们家来住几日,她如今一个人在家里,虽然钰儿和怜儿晚上都回去陪她,但白日里她一个人,免不得胡思乱想,也免得谁在她耳边说点什么!”

王白凤一听完,快速朝外走去,“昨儿个我就说让她过来,月儿回门后第二日就应该接来的!”

等王白凤走远,张谦才一脸沉重的坐下来!王白凤心心念念担心的是秦星,但他却还想着,若是贤王一并出了事,这南璃…。好不容易清州的军营肃清,等九月征兵开始,新的力量注入,又将是一个无所不摧的兵营!而今陈家这个蛀虫也差不多清了一半,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的时候,贤王却出了事!

张谦心思沉重,赫连明德和赫连明晨,一个都不是理想的帝王人选,而赫连明辉…长长叹了口气,张谦心里堵的慌,走到窗前,看着窗外一抹斜阳,笃眉深思!

“爹,您怎么了?!”古力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药,进了房,看见张谦皱眉站窗边,关心的道!

张谦转身看见古力,脸色缓了缓,“无妨,就是在想些事情!”

古力将药碗放到桌上,“爹,大夫说您身子还没完全好,不要太过操劳,也不宜忧思!”

张谦轻笑了笑,“爹没有忧思…可有看见你娘?!”

古力点点头,“风风火火的出去了,问我秦钰和怜儿回去了没,我说已经走了,娘便更快了!”

张谦摇摇头,还是一副急性子,端起药碗,吹了吹,不得不说,古力真的是一个很细心的孩子,药碗虽然冒着热气,入口温度却是刚刚好!

“爹,三皇子是来请您回京的吗?!”古力看着张谦喝完药,递上擦嘴的毛巾,还是忍不住问,但是那声表哥,却还是叫不出口!

张谦愣了愣,继续苦笑了下,“请我回去做颗棋子!”

古力皱眉,想了下,“爹,恕孩儿直言!就算是做棋子,也可以做一颗好棋子!”

张谦愣住,半晌才略有些激动的道,“力儿,你说说,如何做颗好棋子!?”

古力稍稍思索了下,这些日子张谦一直与他像朋友般交谈,让他体会到了另一种父子之情,所以,这会儿,他便按照心里所想,慢慢说出来。“爹,虽然我不懂什么朝局,也不懂国家大事,但我听你上课说到的一些,我想,一个国,想要好,君王必须要好!所以,君王的选择就是非常重要的!”停了停,古力看着张谦鼓励的眼神,继续道,“现在看来,京里有三位君王人选,还有一位贤王在清州,不管他是不是不受重视,他现在都没有另外三位的优势大!那若是万一是德王,又或者是明王,这南璃会怎样,爹觉得呢?!”

张谦沉思着,没有开口,示意古力继续说!

古力便接着道,“我想,依爹的学识一定可以在朝堂上有一席之地,那有了这一席之地之后,很多事情,您便可以发言,可以发表意见!还有,若是七殿下继了大统,您也完全可以做一颗辅助的棋子!再万一来说,若是您真能上朝堂,您心目中的人选,贤王殿下说不准也会更有希望!”

张谦越听,眼神越亮,最后忍不住激动的站起来,“力儿,爹不如你!我一直只想着京城是爹的伤心地,以为自己不按他们的意愿,就是对他们无声的抵抗!却忘了我也是个南璃人,对南璃也是有责任的!”

古力笑着道,“爹,这叫匹夫有责!”

“好个匹夫有责!”张谦一脸欣慰带着激动的看着古力!

古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爹,这是星姐说的!”

张谦来了兴致,又坐回去,“来,和爹再好好说说你的想法!”

古力也不矫情,父子俩在房里一直聊到亮起了灯火,一直聊到王白凤风风火火的把秦柳氏母子三个都接进了张府!

月亮升起的时候,林十和林三各自带着从军营里带出来的两对人马,在离清州几十里外发现秦星和贤王遗留下物品的山体边准备开挖!

青言双目通红,撑着最后一口气,像个雕塑散发着冷气,立在那里,准备加入挖山一员!

红鸢看着他眼窝都已经陷下去,才三日间就已经瘦的不成形的身子,有些不忍,拿着手里的水壶,递过去。

青言干涸到已经裂缝的唇抿了抿,摇摇头!他在自我惩罚,在不找到姜寒凌之前,他不吃不喝,硬撑着,心里有个信念,不找到主子,他便也长眠于这青云山!

红鸢皱眉,忍不住道,“只有活着才有希望,你若是就此倒下了,你家主子谁找?我们可只会找自家主子!”

青言身子僵了僵,转头看着红鸢很是认真的眼,只想了片刻,接过红鸢手里的水壶,狠狠喝了一口,握紧拳头,紧盯着不远处的山体!

忽然,天空亮起一缕亮光,在夜幕下尤为显眼,青言仰头看去,手里的水壶啪的掉到地上!青言的脸一时分不清是哭还是笑,红鸢还没来得及开口,只见青言像阵风朝山下奔了出去!

正在分工的林一见此,愣了一瞬,转头继续分工,忽然身子一顿,手一摆,也立即跟着奔下去!

------题外话------

差点给忘了这茬!在办公室写好了,想着回来传的,结果一忙完,上了床才想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