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神仙眷侣/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一阵清脆鸟鸣声中,秦星缓缓睁开眼睛,不期然的,撞进一双温柔的眸子,带着满满的温柔和欲说还休的情意,秦星眨了咋眼睛,这才意识到,她居然枕着明轩的胳膊,躺在他的怀里!动了动身子,身上穿着单薄的中衣!有些羞赧的低下头,昨夜的场景像回放电影般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居然在他的亲吻中熟睡过去,秦星的脸红的像只煮透的虾子,恨不得钻进洞去!

她很久没有这么安稳的一觉睡到大天亮了,连梦都没有,就这么整整一晚好眠!她轻轻收回搭在明轩腰间的手,明轩将她楼的进了些,轻声在她耳边道,“星儿,快点嫁给我吧…。这样可真受折磨…”

秦星更是脸红似血,昨夜她以为他会要了自己,可他却硬生生的忍住了!秦星的心里,除了感动,也被他的心意包裹的满满的!放下忐忑的情绪,身心放松的依偎着他!

两人在竹床上腻歪了一会儿,才双双起了床!

早上,秦星随便用青菜做了个汤,将明轩带回来的土豆一煮,简单的早餐,两人也吃的很是满足!吃完早餐,两人又将竹屋附近都收拾了一番。秦星将溪水煮沸,拣了山边桂花树下落的花瓣一起煮开,坐在竹屋前,闻着茶花香,喝着桂花茶,细细的看那些不离留下的竹简…。讨论着如何将这些计划付诸实际!

日子过的缓慢而充实,两人似平常夫妻那般过着甜蜜隐居的生活!明轩时不时在后山林弄只野兔,在不离村的竹林逮只竹鸡,又或者在竹屋前的溪流里捉条鱼,秦星则在屋前屋后,山林边发现了许多可以吃的青野菜,两人饮食规律,日子恬淡,倒把两人操劳的那段时间的清瘦都给填补了回来!

秦星更是日日炖着汤给明轩喝,让他养着身子,以至于明轩这次受伤比以往恢复都要快!两人站在竹屋前的溪流边,秦星戳着明轩身上硬邦邦的肉,不满的道,“喝了这么多汤,怎么都不见长肉啊!?”

明轩捉着秦星的手,放在唇边,笑着道,“为夫消耗太大…”

秦星笑着嗔道,“你哪里消耗了?!”

明轩在秦星耳边轻声道,“我倒是想要多消耗一些。”

秦星嬉笑着掬了一把水朝明轩洒去,转身跑开,留下一串笑声,飞出去好远!

日子如白驹过隙,咋眼便又是几日过去,明轩和秦星在难离竹屋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两耳不闻村外事,外面却又是另一番光景!

在林一跟着青言下山的那日晚,他得知了贤王和秦星安好无恙的消息,五大三粗的男人,当着上雄太子姜寒凌的面儿,喜极而泣!青言也不遑多让,看到姜寒凌的那一瞬,整个人便如同充满气的气球,软到了地上!

姜寒凌带着青言离开后,林一仔细想了想,阻止了红鸢他们要去接贤王和秦星回来的心思,并且在撤下了大部分人后,还是留下了一小部分在山中继续搜寻。

一直都在只敷衍不出力的陈开富觉得蹊跷,几次询问林一为何不加大力度寻找了,林一都回答的滴水不漏,“都这么多天了,只怕希望渺茫,若是王爷在,一定不希望我们大动干戈,劳民伤财!”

陈开富总觉得这事不对,但赫连明晨已经回京去邀功,他有些忐忑,但又得不到更多的信息,只能安排了人跟在林一的那些人后面,假意尽力寻找!

有林一的吩咐,留在山上搜寻的人,大多仔细找寻因暗道坍塌而受到波及的村民!对这些出来的乡民们尽心尽力的进行援助。

林一的人在前面搜寻,张恒紧随其后便以着秦氏商行的名义,不仅提供银钱,更提供人手重新帮忙搭建房子。虎子带着他的建筑队,没日没夜的帮助乡民们重建家园!

一时间,贤王和秦氏商行的声望在整个青州如日中天!

贤王的仁义仁德,让村民们感激膜拜,整个清州都为之轰动!

而秦氏商行在各地的商铺和生意更是日进斗金,不光青州这一带,其他有秦氏商行的郡城,风城等地,一时间都只见秦氏商行的风头!

而此时,京城传出去来的消息更是让整个南璃哗然!

太和殿传出圣旨,郡城府尹庄严贪赃枉法,枉顾人命,削官去爵,打入大牢,择日问斩!消息一出,郡城上下无不欢欣,更有名众喜极而泣,连夜放鞭炮以示庆祝!这其中就有肖东他们,他们回到一号码头,虽然已经完全看不到当初那个小渔村的影子,但他们在那里足足坐了一夜,炸了鞭炮,烧了纸钱,带着酒菜,与故人相谈,潇然泪下!

另一道圣旨直接让一直忐忑的陈开富更是忐忑不已!传来的圣旨上明确写道,“清水陈仁善,罔顾法纪,草菅人命,欺行霸市,抄没家产,将陈仁善打入大牢,其余无辜人等不做论处!”

这道圣旨让陈开富以及青山县令陈贤进惶惶不可终日,陈贤进连夜进了青州府,找到陈开富密谈!陈开富是赫连明晨的岳父,哪怕是侧妃,但毕竟也沾着亲,可陈贤进毕竟还隔着!忐忑不安之下,只能想陈开富求助!而此刻的陈开富也是一筹莫展,陛下这道圣旨着实也让他摸不着头脑!照说这处置了陈仁善,就意味着陈家在清州的事儿陛下摸了个清楚!可陛下这圣旨又丝毫没有提起陈贤进和陈开富,所以这才是让他们揪心的地方!

陈贤进眯着小眼睛,试探的道,“大哥,莫不是陛下有意让三殿下继承大统?!”

陈开富神色不见乐观,“若有意三殿下,只怕这圣旨也不会下才是!”

陈贤进不赞同,“也许是为了做做样子?”

陈开富眉头展了展,从赫连明晨离开回京,一直没有给他任何指令和消息,他等的心焦,又不知该如何,现在几位皇子都回了京城,贤王生死未明,如今这么多天过去,死了的可能性要大太多,这罪魁祸首德王应是脱不了干系才是!孝王年纪还小,明王那是最有希望做太子的人选!如此前后一想,陈开富心里松了松,脸色缓了缓,才道,“想来,也有可能!”

可这话还没捂热,便被清水传来陈家被抄没家产的消息惊的半晌回不了神!

陈家抄没家产,倒是正好救了秦刘氏!她被陈常氏关在陈府已经多日,日夜受到惊吓,从最初盼望着秦夏去救她,到慢慢的绝望。

陈常氏找不到秦夏,焦虑不已,只能拿秦刘氏出气,挨饿受冻暂且不说,时不时的便让小红去抽打几鞭子,没几日,秦刘氏便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眼窝深陷,听到一点动静都惊恐不已!夜深的时候,她缩成一团,开始想念秦发业的好,想念对她孝顺又乖巧的秦冬,想念时不时气气她,却又善良的秦飞!

她后悔了,从最初的所有,她都后悔了,她无比怀念外面的日子,哪怕穷,可是那里有自由…。

随着陈家抄家的消息传开,秦飞着急了,他虽然恨秦刘氏,恨秦夏,可是那毕竟是他的亲人!他在几次被先生点名回答问题却回答不上来时,被秦钰发现了,秦飞有心事!

于是,在下课后,秦钰古力找到了神情有些恍惚的秦飞!

“飞哥哥,你是不是有心事?!”秦钰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秦飞有些难以启齿,毕竟秦刘氏和秦夏对秦钰他们一家实在是…欲言又止,深深低下头!

秦钰看了眼古力,古力摇摇头。那日秦夏摔下山崖他们俩都看见了,可他们都选择了沉默,不和秦飞说。秦夏要杀秦星,在他们心里秦夏死一百次都不足惜!可秦飞不一样,那毕竟是他的亲姐姐!

秦钰抿了抿嘴巴,“飞哥哥,你是不是在担心你娘和大姐?!”

秦飞意外的抬起头,半晌,艰难的点点头,“陈家要抄家了,她们…。我爹前日来说,他把我娘给休了…”

这次轮到秦钰意外,二伯在他眼里一直都是唯唯诺诺,二伯娘说什么就是什么,怎么会把二伯娘给休了?!秦钰小心的问,“冬姐知道了吗?”

秦飞摇摇头,“我没和她说!她现在挺好的,昨晚上告诉我她要和红英姐姐她们去外地演出了,她很兴奋,她还从来没出过清水!”

秦钰点点头,“不说也好!”想了想,看秦飞难过的样子,又看了古力一眼,开口道,“飞哥哥,不如,去陈府看一眼吧,舅舅说圣旨说的是其他无辜人等不做论处,那便是没事的,你若担心的话,我们陪你一起去看看!反正我估计看热闹的人也很多!”说罢,秦钰又看着古力道,“力哥哥,你觉得呢!”

古力看了秦飞一眼,笑着道,“那正好,我们一起去,我也正好解解气!”

秦飞一阵难为情,又低下头去!和古力混熟了以后才知道原来是陈仁善逼死了他的养母!

古力到底大几岁,拍了拍秦飞的肩膀,“一码归一码,我的仇人是陈仁善!”

秦飞感激的看着秦钰和古力,小声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若是她们愿意跟我回去,我便回去求我爹!”

秦钰点头,“你想怎么办,我都支持你,飞哥!”

古力也搭在秦飞肩膀上,认真道,“我也支持你!”

秦飞忽然就红了眼眶,双手搭着秦钰和古力,用力的点点头!

三个小兄弟,中午一下课,便溜出了书院,直奔陈府!他们赶到的时候,陈府门口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除了大门口有官兵把手留出了一条路以外,外面都是看热闹的人,这里面有纯凑热闹的,大部分却是去看着陈仁善被抄家,一解心头之恨的,比如白老爹夫妇!

秦飞皱眉踮脚往里看了看,却什么都看不到!

古力拉着秦钰和秦飞,朝另一边跑去,他知道陈府的后门,那边有个缺口,可以摸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