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陈府没落/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人绕着陈府宅子很是跑了一会儿才摸到了后门,古力个子最高,眼尖的突然一个急刹车,拦住后面两个人,秦钰和秦飞立即收住脚步,好奇的看向古力,古力指指后门,秦钰和秦飞同时看过去,只见后面偏角门口停着一辆小马车,很是低调的黑色!

三人身子往后一闪,躲到一边的树后看着那辆马车!不多会儿,就见一个戴着斗篷的女人出来,一个高个子男人从马车上下来,接过女人手里的提着的东西,将她扶上马车,两人很快驾着马车离开!

古力盯着远去的马车,皱眉不语!

“力哥哥,那个人是谁?!”秦钰拉拉古力的衣角!

“那是陈家的主母夫人,陈夫人…”古力看着马车远去,若有所思!

秦飞讶异,“陈夫人,她为什么这时候走了?!”

古力摇摇头,“大难临头各自飞,官府说的是不追究其他人,自然就赶紧走了!”

秦钰抿抿唇,“那我们赶紧进去看看二伯娘吧!”他和古力商量了,秦夏的事情,不打算给秦飞说,他以后自然会知道的!

秦飞脸上带着担忧,快步朝后门走去!

陈家所有人都在前院,此刻后院到是安静的很,三人很顺利进去,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误打误撞的到处找,想找个人问问都找不到人!在一个挺漂亮的院子里,三人没了头绪!

“飞哥哥,你别急,我们到前面去看看!”秦钰看着秦飞着急的神色,也有些着急!

古力拉住他们俩,“你们别乱跑,估计都在前院,我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等我!”

秦飞和秦钰点点头,看着古力跑开,两人站在原地等着!

秦飞虽然来过,但从来没有认真在陈府走动过,那日进来找秦冬也心情也不比今天好多少,根本没有心思去看陈府有多大!耷拉着脑袋,一声一吭,心里七上八下的!但这会儿比刚开始要好多了,亲眼看见陈府的主母夫人都走了,想必他的大姐也可以顺利离开!他现在担心的是他的娘要怎么办…

秦钰四下里打量了一眼不知道什么院子的地方,嘀咕道,“这么大的院子,也不知道会怎么处理,要是能送给那些穷人们住就好了…”

古力回的很快,脸色有些不太好,他没有看到秦飞的娘!秦飞也是个聪明的孩子,一见古力的表情便知道前院也没有娘和大姐!勉强笑了下,语气似轻松的道,“说不定她们和陈夫人一样,走了!”

古力和秦钰也只能这么想,秦钰更是觉得凭着二伯娘的精明,估计早早的就离开了!

三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先离开。恰在这时,前院传来哭声,三人顿了下,继续往外走去,忽的,院子里其中一个小屋子里传来一阵推门的声音!

古力三个停下,转身去看,发现角落有个屋子的门上上着一把锁,里面似乎有人在推门,试图要将门打开!

秦飞心里咯噔了一下,没想太多,径直奔过去!

古力和秦钰对看一眼,也跟着过去!秦飞跑到门口,从缝隙往里一看,正是他化成灰也能认的出的娘!“娘,娘,您怎么关在这里?!”

“飞…。飞哥儿?!”秦刘氏有些不不敢相信,迟疑的开口!

秦飞激动起来,“娘,是我,是我!”再怎么恨,这也是他的亲娘!眼尖的发现她破烂的衣衫,披头散发,瘦骨嶙峋的模样,鼻子一酸!

“飞儿,飞儿…。你来救娘了吗?!是你来了吗?!”秦刘氏也无比的激动,身上的疼痛,加上多日来的提心吊胆,让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她无比的后悔,也无比的怀念从前安稳的日子!她试了很多次想要逃出去,都没有成,今日这陈府已经安静了大半日了,她又起了些心思,却发现一直没锁的门今日却上了锁,正绝望,却听到秦飞的声音,这声音让她激动,又安心!

“娘,您别急,我马上想办法开门!”秦飞着急的去看锁头,就是普通的锁,却愁着这一时半会儿去哪儿找钥匙!

古力四下一看,正好看见墙边的一把斧子,二话不说,抡起斧子走过去,拉开秦飞,一斧子下去,锁头断了,门应声而开,秦飞迅速跑进去,虚弱的秦刘氏一把抱住秦飞,嚎啕大哭!

秦飞从秦刘氏怀里退出来,左右一看,“娘,大姐呢!”

秦刘氏一顿,半是痛心,半是恼,“你大姐早就跑了,她不管我了,把我丢在这里好些日子了,我被陈常氏那个贱人一直关着…”

秦飞叹口气,打断秦刘氏的絮絮叨叨,“我们先出去吧!”

候在门口的秦钰和古力抿唇不语,一会儿秦飞便扶着秦刘氏出来,秦刘氏看见秦钰和古力,有些难为情,不自在的低下头!

秦飞轻声道,“娘,若不是钰儿和力哥,我还找不到您!”

秦刘氏欲言又止,嘴巴蠕动了几下,终究还是没开的了口!

古力也没在意,帮着秦飞架着秦刘氏,对秦钰道,“钰儿你在前面探路,我们要赶紧出去!”

秦钰点点头,三人还是很顺利的出了陈府。在这边秦钰三人出府的同时,前院陈老爷子也从正门出了陈府,所有下人全部遣散,老管家亦步亦趋的跟在陈老爷子身边,提着为数不多的几件衣服,一脸痛心!

门口围满了来看热闹的人,在满是嘲笑或幸灾乐祸,还有解恨的眼神里,陈老爷子朝众人鞠了一躬,而后一脸坦然的和老管家慢慢离去!众人看着年事已高的陈老爷子这一举动,停下指指点点的议论,目送他离开!

随着陈府众人一一散去,谁也没注意到陈府的主母夫人不见了踪迹!

秦钰三人出了陈府后门,秦刘氏心里一松,整个人提着的那口气卸下来,一屁股坐到地上,嚎啕大哭了一场!这一段时日,简直就是一场梦!从最初的进陈府,在陈府风光度日,到脱离秦家,再伤了秦冬,到秦夏出事,最后被关起来,这一切的一切,让秦刘氏从美梦变成噩梦,她一生再也不想进这个门,她几乎都以为自己出不了这个门了…。

秦飞蹲下身子,扶着秦刘氏的肩膀,轻声道,“娘,以后好好过日子吧!”

秦刘氏停住哭泣,变成抽泣,“飞儿,娘错了…。娘对不起你,对不起冬儿,也对不起你爹!”

秦飞红了眼眶,他再怎么也还是个孩子,也想要爹疼,娘爱,一家和睦,像三婶儿家一样!

秦钰和古力站在一边没说话,心里却都隐隐起了恻隐之心!不为别的,就为她是秦飞的亲娘!

秦飞咬住唇,“娘,回去吧!”

秦刘氏想到秦发业的那封休书,又是一阵悲从中来,“你爹,你爹他不要我了…”

秦飞忍住泪,“我去求爹!求爹收回休书!以后您们好好过日子!”

秦刘氏停住哭泣,惊喜又迟疑,“你爹…他会答应吗?!还有你大伯他们,你爷奶…”她对秦发业这么多年是有了解的,他看似老实温顺,实则倔强认死理!

秦飞心里其实也是没底的,但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先安慰秦刘氏,“娘,只要爹愿意,别人不用管!”

母子俩正说话,秦钰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即大声道,“二伯!”

秦刘氏和秦飞同时一惊,顺着秦钰的视线看去,那不是秦发业是谁?!虽然看起来苍老了不少,但身形还有样貌还是让秦刘氏都一眼都认出来!

正朝后门走来的秦发业猛的听到喊声,停下脚步,仔细看去,一眼就看到地上坐着的秦刘氏,衣衫褴褛,消瘦的脸,他心里一惊,快速几步走过去,这些日子,他几乎隔一日就来这里瞧上一眼,虽然当初休书写的干脆,但这么多年的情分也不是虚的,更何况妻子,两个闺女都在这里,他怎么会不挂心!

秦刘氏一看到秦发业,那眼泪又是止不住的往下流,秦飞却欢喜的叫道,“爹,爹…”

秦发业几步过去,看着秦刘氏的惨样,忙蹲下身子,“飞儿他娘,这是咋了?!”

秦刘氏哭的是上气不接下气,连连摇头!

秦钰和古力一看,估摸着收回休书是没问题了,两人相互看了眼,古力开口道,“秦飞,带着你爹娘快离开这里吧!我和钰儿先回书院,给你请个假!”而后又对秦钰说,“咱们先回去!”

秦钰看了眼秦发业和秦刘氏,想了想,轻声道,“二伯娘,飞哥很担心你们的,以后好好过日子吧!”

秦刘氏止住哭,重重的点点头!

古力和秦钰回了书院,还没来得及给秦飞请假,张谦告诉他们,他决定回京一趟!明轩和秦星无事的消息他已经知道了,那日听了古力的一番话,他后来也和王白凤细细的商量了一番,感慨的同时又无比的欣慰。

这几日连续两道圣旨下来,外人看着都是问罪的圣旨!但他毕竟一直有关注着南璃的朝政,这两道圣旨,无疑就是砍断了明王和孝王的一条手臂,除了这道圣旨,其他的,什么消息都没有,张谦敏锐的觉得不对劲!德王在清州造成的伤害按道理已经传入京城,但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旨意下来,也没有任何对德王的处罚出来…。

张谦自从古力和他说了那番话后,有些关于朝政的事儿便也会和他讨论!

古力犹豫了一会儿,才道,“爹,皇上会不会已经想把皇位传给德王了?!”

秦钰一听急了:“皇位!?那咋行?!万一又来找我二姐咋办!?”

古力一愣,张谦也愣住,两人不约而同的笑起来,古力戳了戳秦钰的脑门子,“我说你平日里聪明的很,这会儿咋就笨了!若等他成了皇上,你二姐早嫁人了!”

秦钰这才放心的松了口气,又愤愤的道,“真不希望他能做皇上!”

张谦听着他孩子气的话,摇了摇头,转头给古力道,“我离开后,你要好好照顾你娘和奶奶,用功学习!”

古力用力点头,“爹,你放心!你一个人也要多注意!”

张谦又对秦钰道,“你也一样,要听程先生的话!”

秦钰自然也是点头答应!

再晚的时候,秦飞回来了,半喜半忧的神色,不等秦钰和古力追问,竹筒倒豆子说了一通!秦家大伯大伯娘自然是不答应秦刘氏回去,秦连枝更是不同意,秦罗氏瘫痪在床无人问津,秦老爷子只好自己伺候老婆子,对子女的事情也无力去管了!

秦发业不管不顾,将秦刘氏直接带进了门,一向老实的秦发业铁了心,任其他人如何不依都没有让他有所动摇!

古力听完,开口道,“那是好事啊,只要你爹不动摇就行了!”

秦飞心事忡忡,“我娘她是真心知道错了…。”

秦钰皱眉,安慰秦飞,“这样的话,以后会好好过的!”

秦飞担忧,“我是怕娘的日子会不好过!”

古力直接道,“那还不简单,让你爹也分出来啊!单过不就好了!”

秦飞眼睛一亮,很是心动,“是啊,分出来!”

秦钰弯了弯眼睛,等回到家,和秦柳氏前后一说,秦柳氏愣了一会儿,才道,“分出来也好,各自过活,也没那么多糟心事儿!”

陈开富和陈贤进赶到清水的时候,陈府已经贴上了白色的封条!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傻了眼!圣旨下来说抄没家产,按以往的常规处理,一般都是由当地州府的府衙来抄没,但这次居然越过了州府,甚至县衙,直接由京城来的人办了这事儿,两人心里顿时狠狠的打了鼓,意识到此事的严重性!陈开富当即决定上京去探明情况!

------题外话------

大热天的,孩子发烧了,无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