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不可言说/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日后,回到清水的秦星在幸福成衣店的后院里躺着晒太阳。她眯着眼睛,慵懒的看着头顶桂花树的树叶,枝头挂着零星几点的挂花瓣,飘散着若有似无的香气!

秦星深深的嗅上一口香气,穿过树叶,落下来星星点点的阳光温和不刺眼,叹谓不已,转眼,来到这异世竟有小半年了。

秦星慢悠悠的想着从初初来到这里,到一路走来发生的许多事情,都恍如一场梦。她轻轻闭上眼,任凭入秋的阳光包裹着她,从来没有这样安心过,想着家人,想着明轩,嘴角不自觉的便微微上扬。

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响起,秦星睁开眼,瞧见秦柳氏端着一碗汤从院门进来,秦星无奈的弯着嘴角,微微起了身子,嗔道,“娘,又是什么汤啊…”

秦柳氏笑眯眯的吹着碗里的汤,“这是今儿一早白老爹去接村里上工的人时老村长捉的,最新鲜的老母鸡,最有营养了!”

秦星摇摇头,“娘,我这几日天天喝汤,都胖了一大圈了!”

秦柳氏微嗔道,“哪里胖了!娘就是要看着你胖些,你看这些日子你都瘦成啥样了!?你大姐让红丝送来了一只新鲜的兔子,娘下午也给你煲上!”

秦星傻眼,无奈的接过秦柳氏手里的鸡汤,金黄色的汤色,看着确实很诱人!轻轻喝上一口,“娘,兔子煲汤不好喝,下午我来做,咱们烧了吃,让红衣去给程家送个信,让姐姐姐夫回来吃饭!”

秦柳氏思索了一会儿,“行,你这丫头做吃的在行,娘听你的!”

秦星故意不高兴,“娘,我就只会做吃的吗?!”

秦柳氏一愣,哈哈笑起来,“我家星儿最能干!又好看,性子又好,还会做营生…!”

眼看秦柳氏有一直夸下去停不下来的趋势,秦星连忙手一伸,“停,娘,您这是王婆卖瓜呢…”

秦柳氏笑的温柔而慈爱,“我家星儿就是天下最好的姑娘!”

秦星心头涌起一阵暖意,不是因为这明显就是一个母亲对自己孩子的美好期盼的话语,而是秦柳氏给秦星的无限的爱意!

秦星低头喝着秦柳氏炖的鸡汤,听着秦柳氏轻声说着家里的琐事,时不时的说上一两句,阳光洒在母女身上,安静而祥和!

晚饭时分,秦怜带着王白凤和右相夫人,还有古力,秦钰,还有秦飞四个一起回了家,秦月和程树也前后脚的回来了,家里一时又热闹起来!最开心的要数秦柳氏,上次秦月回门,秦星不在家,她心里一直悬着,现在看着齐整整的孩子们,心里欣慰不已!恨不得,日日这样一家人相伴在一起才好!

秦钰惊叫着扑到饭桌边,看着那一桌子红的白的绿的菜色,伸手就去抓那一只似乎在召唤他的猪蹄,手还没够到,秦月一巴掌拍过去,“洗手去!”

秦钰撇着嘴,不舍的朝厨房跑去,嘴里还念叨着,“等我回来啊!”

秦怜洗过手,帮着端菜上桌,笑着道,“二姐,你一回来,这小子天天都没心思上课了!只想着回来吃你做的好吃的!”

秦飞笑着道,“可不是,今儿课堂上都发呆了,我估摸着正在想这大肘子呢!”

秦星笑着看了秦飞一眼,“那你看见他流口水没?!”她知道了陈府发生的事,秦钰也和她说了秦刘氏被二伯接回去了,她没有多说,若是秦刘氏这次能吸取教训,以后老实过日子,她自然也不会去为难他们!这会儿看来,秦飞比从前要开朗多了,想来,秦刘氏最近和秦发业过的不错!

古力笑嘻嘻的接话,“课堂上我倒是没瞧见他流口水,只是午休时,我瞧着他嘴角流了不少…”

众人哄堂大笑,秦钰回到餐桌旁,顾不得问众人在笑什么,径直的去拿了个猪蹄儿,一屁股坐下来,便津津有味的啃起来!嘴里含糊不清,“二姐,你不在家的时候,娘也做过,可就是没你做的香…”

秦星摸摸秦钰的头,“慢点吃,二姐天天给你做…”

秦钰双眼一亮,停下啃猪蹄的手,“当真?”随即又垮下小脸,想了想,懂事的道,“我知道你忙咧,哪儿有时间天天做…”

秦星刚要开口,秦月接过话,“你二姐这么忙也是为了咱们,她这么辛苦,你舍得让她天天做菜给你吃?!”

秦钰认真的点点头,“嗯,不舍得!”

秦柳氏招呼大家坐下用饭,包括白老爹夫妇两个,秦星看着他们眼里似乎对自己的愧疚,抿了抿唇没有多说,关于白桃,她一个字也不想再提起!

秦家好些日子没有这么热闹过了,饭桌上热闹无比。

秦星却注意到王白凤的兴致不是很高,虽然也在笑,也会和大家一起闹,但眼底的愁绪却逃不过秦星的眼睛!瞅了个机会,拉着王白凤去了后院,“舅母,是在担心舅舅吗?”

秦星回来那天便知道张谦去了京城,林二向明轩汇报的时候,他们两人都很是意外!但很快,明轩他们便分析出了他这么做的原因!一时对他又是敬佩又是担心!毕竟他已经离开京城十几年,如今的京城已全然不是从前那般风气。

王白凤也不隐瞒,随意坐到树下的石桌边,轻轻叹口气,“唉,星儿,你一向主意正,你说说,你舅舅这番去京城到底是对还是错?!”

秦星想了想,坐到王白凤对面,“舅母,您觉得舅舅是个什么样的人?!”

王白凤一愣,脸微微红了红,看向秦星,以为她在打趣自己,刚想嗔她几句,却见她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便想了想,“有学识,有见解,正义,爱护家人…”

秦星在王白凤停了一瞬后,接口道,“我觉得舅舅其实是个很有抱负的热血青年!明轩也说他是个有真才实干的人!”

“热血青年?!”王白凤有些不解!

秦星顿了顿,“就是有抱负,有理想,若是给舅舅一个平台,一定能大有所为的!”

王白凤心里生出一股豪气,与有荣焉的感觉,想到若不是因为自己当初伤心难过,他也不会蹉跎这么久!“是我误了他!”

秦星不赞同,“舅母,这话就错了,若是当初留在京城,也许现在舅舅也不会有现在这番心性,也说不定,早早就沦落为他不愿意做的棋子!”

王白凤愣住,想了许久,“那现在呢?”

秦星认真的看着王白凤,“舅母,你应该是最了解舅舅的,我们应该相信他!”

王白凤摇摇头,“星儿,你不知道,如今京城太危险了,我就担心你舅舅一个不小心…其实在这个时候,我是不想让他去的,但是,他陪着我在这小镇上这么多年,也应该去一展他的抱负!”

“舅母,形势也许没那么糟糕…毕竟皇帝还在呢!”秦星这话其实说的也没底,一个老头儿,面对如狼似虎的儿子们,又能如何?不知怎么的,秦星心里忽然有点不安起来,但这种不安实在是又不知道从何而来!

“星儿,你不知道,前两日你舅舅来信,虽然没有多说,但看信上的意思,现在皇上很是信任器重德王,而德王在最开始之后,现在已经在慢慢有铲除异己的倾向!”王白凤压低了声音,这些她都没有其他人说起过!

秦星一惊,“皇上也默许?”

王白皱着眉头,满是担忧,“这就是我担心的地方。”王白凤又靠近了些,低低的道,“明王被罚在王府禁足,但私下皇后娘娘怎么可能甘心,朝中人脉不少,自然是少不得一番较量,。但好几次都被德王打压,而且,每次都是关键时候,皇上的旨意便下来了,处处维护德王!你舅舅如今资历尚浅,根基又不深,我担心,德王若是要对付他的话…。”

秦星彻底愣住,好半晌才道,“舅舅来信说的?!舅母也别太担心,毕竟舅舅背后是相府!”

王白凤摇头,“你舅舅每次来信都是提一两句,并未多说!这些都是我娘家哥哥来信说的,他们虽不为官,但在京城和很多朝廷大官也来往密切,所以有些事情,自然是知道的!如今夫君去了京城,他们更是关心的!”

秦星点点头,虽然王家没有人为官,但也是富贵大户,有人清贵,觉得商人满是铜臭,但却又有很多人离不开这些铜臭!王家自然也是不排斥这些达官贵人,毕竟,官商不分家才是最好的!思索了一会儿,皱着眉头,“这么说,如今皇上是打算让德王做太子了!”

王白凤忧虑的叹口气,“夫君曾经说过,如今的皇子中,继承大统的最好人选是贤王…。若是德王上位,我是怕…”

秦星眼神陡然变得凌厉起来,她能想象到,若是德王上位了,不仅是明轩,怕是明王,孝王,都难逃一死…。

之前劝明轩该争该夺都不要心软,是想着不想让他一味的退让,都欺负到清州地界了,如何还能避让,直面去迎敌才是上策!

但,他们在竹屋生活了这大半月后,心境都发生了变化,特别是秦星,她甚至开始想,若是德王明王退回京城,相安无事,那他们自然也不必去争,哪怕暗道之事差点让他们死在那里,但也因此因祸得福,得了那些竹简,也得了姜寒凌的放下!

再次死里逃生,让她的心变的更加的沉静,她只想守好爱人和家人,守好清州,将清州发展壮大,仅此而已!

听了王白凤几句话,让秦星意识到,一切并没有停止,谁都能想到,若是德王继位…。秦星黯了黯眼神,陷入了沉思…王白凤也在自己的忧虑中沉默下来…。

直到夜深,王白凤与古力和右相夫人离开,秦星才回到房里,坐在书桌前,思绪万千!那些豪言,那些想一争高低的心思,本就是为了明轩,她能看得出,明轩也志不在那个位置!否则也不会自请离开京城…

秦星忽然想到最近几次说到南璃时明轩明显不想多提的神情,不知道他是不是心里有了主意…。从青州回来三日了,当时他们是为了明辉担心赶回来,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秦星起身,她知道林七在暗处,她打算问问他知不知道情况…

“星儿…”拉开门,秦月正在门口端着一碗汤水温柔的看着她。

秦星心底荡起软软的暖意,“姐!”

秦月上前腾出一只手,将她带回房里,“娘给你炖的汤,你喝一碗!”

秦星扫了一眼外面漆黑一片,罢了找林七的心思,想着明日白天问也一样!跟着秦月返回屋里,“大姐,你没回去?”

秦月把汤放到桌前,佯装生气,“怎么?赶我走?!”

秦星讨好的笑着,上前一步,“哪儿能啊,我巴不得姐就在这里不走才好!”

秦月忍不住笑起来,“你瞧你,这都是上哪儿忙去了,瘦成这样了!”

秦星无奈的看了自己上下一眼,虽说是瘦了,但却更高了,在竹屋的那些日子其实也没怎么瘦,但回来家人都说瘦了,每天都弄了各种新鲜的食材来炖汤给她喝…她一边无奈的喝着那些汤水,一边无比享受这种被疼爱的感觉!

秦月好笑的瞧了一眼秦星微微无奈的模样,上下打量的秦星一番,瞧着秦星胸前鼓鼓的,忍不住促狭的笑道,“我家小妮子长大了,可以嫁人了…”

秦星脸色一红,迎上秦月促狭的笑意,故意傲娇的挺了挺,一屁股坐到桌前埋头喝汤,又偷摸的瞄了眼自己的胸部,心里嘀咕,想不到这具身子虽然瘦,但发育倒是不错…忽然想起前些日子和明轩在一起,夜夜相拥而眠,每每半夜醒来,都会发现明轩一脸无奈而温柔的看着自己,心里一阵狂跳,脸色陡然绯红!

秦月瞧着秦星忽然没来由的红了脸,惊奇的盯着秦星,眨眨眼,“星儿?!”

秦星胡乱喝着汤,也不抬头,任凭秦月看着自己!

一直到汤喝完,秦月收了碗,才冒出一句,“星儿,你莫不是…。?”

秦星一噎,口里最后一口汤差点喷出来,推着秦月出去,“你快走吧,姐夫要等急了…”

秦月看秦星这般模样,有些急,想还说些什么,转身,秦星却已经关上了门!

听着秦月走远,秦星才嘘了口气,低头看着胸前,撇撇嘴,走上床躺下!

第二日一早,秦星便早早起了床,刚拉开门,便瞧见秦柳氏神色有些纠结的站在院子里!忍不住叫了一声,“娘,您怎么了?”

秦柳氏显然吓了一跳,转过头,看见秦星站在门口喊自己,踌躇着上前,眼神不自觉的瞄到了秦星的胸部,神色更是有些不自然。

秦星没注意到秦柳氏瞄自己的那一眼,她伸着懒腰,朝秦柳氏走过去,“怜儿和钰儿呢?!”

秦柳氏心不在焉,“怜儿和秀坊了,钰儿和飞儿去书院了!”

秦星站在院子里活动手脚,最近她倒是发现身手又好了不少,想来身子养好了,再勤加练习,回到以前,也很快了!“您这么早在想什么呢?!”

秦柳氏愣愣的看了一会儿兀自锻炼的秦星,又想了一会儿,像是下定决心般,就要开口,忽然,院门打开,闯进来两个人!

秦柳氏一惊,下意识的将秦星挡在身后,秦星反应迅速,往前两步,护住秦柳氏,定眼一眼,只见一个身影直冲过来,居然是玉芊,身后还跟着明显有些狼狈的明辉,最后是一脸凝重的明轩!

------题外话------

再多的抱歉也不能表达我的歉意!之前在留言板解释过,也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到!七七从上上周三放学回家就开始发烧,持续发烧不断,时好时坏,因为一直没有带她去过医院,所以一直在家里细心观察体温。武汉四十度的天气,想着带她去山里住几日可能会好些,没想到去了山里,一样高烧,只能又回了武汉,查血项又没有问题,但就是发烧,一到夜里更是烧到39°,实在是让我心力交瘁。直到上周五才稳定下来,今天送去了学校。

这个星期争取能结尾,我也就安心了!今天还在想,若是能写下一本,我一定先存稿完了,再上传,这样每日更每日传实在太多变数!

请大家理解,多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